當代崑曲史的重要史料。--《花開闌珊到汝--京都聆曲錄Ⅲ》

2015/10/15  
  
本站分類:創作

當代崑曲史的重要史料。--《花開闌珊到汝--京都聆曲錄Ⅲ》

本書分為四卷。卷一為戲曲劄記及北京大學昆曲課日記。北京大學昆曲課程為白先勇先生發起的北京大學崑曲傳承計劃之主要部分,每年邀請海內外著名崑曲表演藝術家及學者主講,具有較大的影響。此次選錄的日記所記二○一四年昆曲課程,具有一定的親歷性與史料性。卷二為以崑曲為主的隨筆及時論,描述與崑曲相關的人與事,並探討非遺十二年之後的崑曲發展態勢。卷三為論文,論述崑曲史的寫作及重要歷史現象。卷四為青春版《牡丹亭》大事記,為第一份較完整的關於青春版《牡丹亭》的檔案整理,亦是當代崑曲史的重要史料。

 

內容試閱

漫齋戲筆之續
061禪語
地鐵上翻讀《明末清初的思想與佛教》,書中分析多名思想史中的「失蹤者」,多儒禪者。明末思想之複雜,遠非三教合一之說所能描述。禪宗之至明季,既是盛世,亦是末世。因其主要範式已在唐宋確立,後代禪僧只能別出一門,生活於前輩的身影之下也。此書作者為日人荒木見悟,我喜此名,於荒木而見悟,確是禪宗之道也。書中另一名為忽滑谷快天,亦是日人,曾撰禪宗思想史,亦是奇異有悟之名也。

062鳥語詩
與吾同名者多矣,古今不知幾許人也。每思之輒有虛無之感。古人有二常見於吾所覽之文獻,一人寫《畫眉筆談》,一人編《皇朝編年備要》。前日偶讀《畫眉筆談》,文甚短,亦無可特別道之,然文之前後有張潮序跋,幾與文之長短相若也。跋云:嘗欲以鳥語作詩,細聽畫眉音似云如意如意。此語亦不奇。然吾念至「如意如意,可能如意」時,亦是一陣心酸,蓋天地之間,何嘗有一二如意事也。吾亦作張潮之落拓之歎也。

063打油詩
張先生衛東,京華奇人也,號「京城最後一個遺老」。吾在《坑爹戲語》裡常摘其言談笑語,有俗世之智慧。年來吾編其論崑曲一書將出,張先生發信作打油詩(又稱之為竹枝詞)曰:「播遷六十載,粹存望臨安。遺產成泡影,傳承苦堪言。碎文皆暴露,無意合集刊。幸遇陳君均,秀威著大全。」吾回信贊其文字味道十足,可多寫。彼又回信云:「文章不過閒來消遣,唱戲本是命中註定。亂世出生今平平,全仗先祖陰功。歷朝梨園內訌,生機困擾優伶。只要賺錢作場成,終生絕不孝奉。」此二詩亦能表其心志也。

064亞克力
近來水晶亞克力材質家俱偶現於舞臺,譬如上海史依泓張軍所演《二○一二牡丹亭》,傳統之一桌二椅皆成透明之物也,甚乃頭頂上空懸一巨大水晶光環,變幻不已,據稱代表封建禮教之束縛也。睹北崑某現代戲,亦是幕布作什剎海景致,前擺放一水晶橋,推拉移挪,演員於橋頭躍之、謳之。水晶橋為銀錠橋歟?堪可一笑。知情者云:所謂水晶者,不過玻璃罷了。

065作戲
今夏因天熱戲雷,未曾攜妻女去蘇州觀看崑劇節。於網間見收徒合影照一幅,為十一名師,每人各收二徒。其實內中頗有多次拜師者,可號為「二次三次郎」,此次又逢場作戲也。(豈藝人諳熟人生如戲之理耶?)場中觀者云會議氣氛恰似生產大隊集會,多有三大姑八大姨者,多聊天走動亮燈採訪者,全不顧場上尚載歌載舞也。(或是司空見慣。)幕板繡有「名家傳戲―當代崑曲名家收徒傳藝工程」字樣,僅是一次儀式,又談何「工程」?不倫不類也。令吾念起某部某官,動輒名之「工程」方才遂意。此工程又隸屬於崑曲搶救保護工程,大工程套小工程,即是國中官僚制度一景也。

066苦水
常聞顧隨課堂大談楊小樓事,然除一二傳言外,未知其詳。偶翻近日所購《中國古典詩詞感發》一書,忽於第九十七頁讀到苦水講太白詩之秀雅與雄偉,曰楊小樓演戲便是秀雅雄偉兼而有之,而老杜不秀,有些像尚和玉,翻筋斗簡直要轉不過身來。寥寥數語,李杜便如楊尚立於舞臺一般也。苦水此意似可用卡爾維諾之「輕與重」形容之。此書乃苦水講、迦陵記之全記錄,以往所出《駝庵詩話》諸書未載。噫,此聞洵不虛也。吾亦滿心歡喜於今夜。

067轉世
夏日炎炎,微博遽現註冊名為梅畹華譚鑫培程豔秋韓世昌武生楊小樓者,成群結隊,於戲曲時事多冷嘲之,章詒和氏呼為「京劇在微博上振興」,傅教授曰「他們不談過去的事,而喜歡擺出一副樣子批評」云云。雖然如此,這般遊戲仍可謂是消夏良品也。吾揣度其現身之因,一為吾所編穆儒丐小說《梅蘭芳》,一為微博上興起之《魯迅微博》《民國微博》諸篇,一為絕版賞析之電視。何也?蓋最早出現、名為梅蘭芳V者,曾讀吾所贈穆儒丐《梅蘭芳》一書,初現時亦說書中之語也。如有人問及他以前叫什麼,則回曰:以前叫畹華,再以前叫群子。邇來每思此事輒發笑。

068贅語
讀明代崑曲之史述,常見有引顧起元《客座贅語》之「戲劇」者,以證萬曆前後,崑曲已取代北曲、南戲之海鹽腔,風靡全國云云。如「今又有崑山,較海鹽又為輕柔而婉折,一字之長,延至數息,士大夫稟心房之精,靡然從好,見海鹽等腔,已白日欲睡,至院本北曲,不啻吹箎擊缶,甚且厭而唾之矣。」豈不知此條所言之地為「南都」,而《客座贅語》即是有名之「金陵故事」也,其語僅可描述金陵一地,何至於全國耶?然崑劇史學者喜引之,但恐少人查證之也。由是可知,一是無學,二仍是無學也。

069曹安和
晚飯後閒讀揚之水記王世襄文,結穴處寫曹安和事甚謔,可謂神來之趣。念起數年前與內子讀曹傳、聽曹授崑曲之錄音,只恨不及見曹氏,至今已是又一重世界矣。因之特錄曹之事蹟以存之、神往之。曹與楊蔭瀏為表兄妹,但楊自幼訂親,故曹楊相依為命,卻未能結婚也。曹去無錫錄音,恰有空餘磁帶,故錄瞎子阿炳數曲,次年再去,阿炳已西去矣。曹晚年獨居,購一冰箱,某日忽問同事,你家冰箱是否也是嘎嘎叫,晚上須用繩子捆上?同事聞此大笑,速引其退貨也。曹楊均在音樂研究所工作,亦是吾廣義之前輩,圖書館蒙塵之索引櫃猶能尋得其所撰若干手寫目錄也。去歲在國家大劇院偶遇吳釗先生,談起曹之崑曲,他答曰:曹,不是彈琵琶麼?

070斷橋
據云五十年代上海戲曲學校治校甚嚴,有二崑曲班學員,一與男同學聊天,另一與男同學看電影,即被開除。此二伶後皆入北崑。吾曾訪其中一位,因與男同學看梅蘭芳之電影《洛神》而被開除。其云本是一起看夜場電影,戲畢散場已晚,公汽亦絕,遂一起步行至親戚家求宿,又因太晚不敢敲門,便與同學在馬路邊走邊聊天,清晨才返校。此後不知誰人告發,便被開除。從此成不白之冤,糾纏終身。直至暮年仍不時告白與呼冤也。被開除之二伶如今很少往還,一伶抱怨:入北崑高訓班後,她教了另一伶一齣《斷橋》,而另一伶竟以此吃了一輩子云云。

071拜師
網間偶見俞振飛書信片段,言程繼先白雲生事。白雲生為北方崑弋之藝術家,善屬文、喜活動,北方崑曲劇院之成立即是彼之功也。然又有多事常被譏,如其行當由旦轉生,如榮慶社之分裂,等等。後因生活所迫,曾改學皮黃,拜程繼先為師。此信片段亦暴其辛酸史。俞信云:程本不欲收白為徒,孰料白一見便拜。程勉強教白《射戟》定場詩,不料白帶有口音,卻言是崑曲字音。程怒曰:你認為我不懂崑曲,我們小榮椿科班學生,入科後,都要先學卅齣崑曲戲才能學皮黃戲!未知後事如何。白至南方巡演時,又拜吳梅為師,亦為後人議論久矣。俞信以白為高陽口音,其實白乃白洋淀安新人,非高陽人氏也。

072白雲生
白雲生之平生可歎、可笑、可聞、可紀,吾嘗欲撰其傳記,惜未遇時機也。初,白氏中學輟學,為堂兄白玉田之跟包,赴上海演出。見白玉田包銀為二百大洋,自己僅兩塊大洋,甚豔羨之,遂習崑曲。始工旦角,為並起之龐世奇所掩。後改行與韓世昌配小生,亦成名角。據云其在山東濟南演出時,演唱皮黃,為台下哄笑,白氏遂脫帽言道:本習崑曲,演唱皮黃亦是無奈,不如獻唱一段崑曲吧?劇場乃靜。又據老伶云,白氏在山東與某軍閥姨太太有情,所得金條盈箱。不料為軍閥察覺,雖免遭不測之禍,卻是人財兩空。去歲北崑新編某戲即指涉此事,座中老伶多為白氏之子侄徒輩,邊觀看邊指點邊議論之。

073瞿安
日前與友人劉濤閒談,恰其撰周汝昌一文,慨歎周之一生居然能僅研究紅樓也。吾亦說非不能其它也,乃無暇顧也。此感因瞿安而起,瞿安於經史皆通,然其一生以「曲學大師」名,實如莊子所云人之生有涯知無涯也。據民國間文壇逸話述,瞿安任教南雍之際,與季剛同事,一日文酒之會,二人誇談文章第一,季剛自許,瞿安則曰:文章未知誰為後先,以言詞曲,則當今之世,捨我其誰。於是詬怒,以致不歡而散。吾查閱彼時之國學季刊,初並有瞿安季剛之文,後瞿安之名消失矣。瞿安於抗戰亂中,避居滇南僻鄉,意在撰述胸中之書,豈料遽然故去,怎不令人歎息良久、且難消爾萬古愁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4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