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穆紫荊(德國):男人之家

2019/10/11  
  
本站分類:生活

【歐華作協專欄】穆紫荊(德國):男人之家

        妹妹要到療養院去療養五周,家就交給了其丈夫和兒子。松田帶著妻子賀利用週末的時間頂替妹妹去看望住在老人院的母親,落腳就在妹妹的家。

        妹夫把他們迎進家中,抱歉地說了聲:“現在是男人之家,請多多將就。”賀一眼望去,也沒覺得有啥異樣,走廊還是換鞋和掛外套的地方,客廳也沒啥變化,只有餐廳的桌子上,堆了好幾瓶可樂、芬達和苦味檸檬水以及幾個杯子,桌布依然在桌面上,椅子也都圍在桌子的周圍。就笑著和丈夫一起在桌邊落座。高高大大的侄子,一邊為大家往杯子裡倒喝的,一邊問:“我們幾點出發去吃飯?”

        原來家中無吃的。賀走進和餐廳相連的廚房,這才一下子傻眼了。只見廚房裡面,到處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一台油炸機橫在洗碗機上,下麵墊著的報紙上油蹟斑斑。看來這兩個男人,在家頓頓都在吃炸土豆條配番茄醬或蛋黃醬。賀注意到廚房工作臺上的另一邊,還有一包已經打開的從亞洲店裡買來的龍蝦片幹。估計炸龍蝦片也是他們的最愛。於是這頭一頓晚餐,就到外面去吃了。由做大哥的松田買單。

        第二天呢?自然就是賀下廚了。賀是此時屋子裡面唯一的女人,下廚自是責無旁貸。於是她卷起袖子,準備上崗。踏入廚房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圍裙在哪裡?妹夫和侄子低頭彎腰在廚房一通亂找,沒找到。賀就用三塊長方形的大擦碗布角角相結後圍在腰上,倒也正好有一塊布是擋住了胸下。侄子主動將油炸機搬走。看來他們也是吃膩了。那麼做什麼呢?冰箱裡面除了香腸和黃油,找不出可以做菜的材料。松田提出說做包子。一來可以拿去給老人院裡的母親嘗鮮,二來第二天妹夫和侄子他們上班時還都可以帶去當午飯。於是賀就忙開了。

        和麵的乾酵母和盆都有了。面板也找到了。單單缺的就是根小小的擀麵杖。賀心下歎息,早知如此,就從家裡帶一根了。在廚房的桌面上,她找到一個乾淨的吃空了的小果醬瓶。將其橫過來拿在手心上滾了滾,手感可以。就用它來趕皮了。蒸籠是有的。雖然是德國式的蒸鍋,但是原理相同就行。最棘手的就是切菜了。肉末可以從店裡買到。整顆的大白菜要切成碎末可不是個容易的事。好在找到了廚房用的粉碎機。一切都在五分鐘內被解決了。唯一忘記買的就是雞蛋。雞蛋一般來說是德國家庭的必備,賀沒想到這男人之家,會連雞蛋都沒有。

        一頓包子宴終於粉墨登場,多了很多餡,賀將它們都做成了菜肉餅子。賀發現,這妹夫和侄子第二天早晨都不吃早餐就走了。雙雙帶走了吃剩下的包子。菜肉餅子放如了冰箱。賀將廚房各處能收拾和歸整的地方,都順手做了。廚房看上去是地方又多了很多也整潔了很多。

        一個小小的家,沒有女人就是亂。她一邊收拾一邊感歎著。臨走前,她和在療養院裡的小姑子通了電話,說:“你不在家他們爺兩可湊合了。”小姑子聽了無語。於是賀又後悔自己說了這句話。

        一個女人的心是永遠離不開家的。即便是療養,但是獨自一人,無家無男人,讓女人又如何療養得好?幾十年來,賀自己一直拒絕使用這種德國醫療保險所提供的福利也就是這個原因。對男人來說,一個家什麼都能省,就是不能省女人。而女人呢?是什麼都可以省,就是不能省家。

        一個週末兩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松田帶著妻子賀開車往家裡趕,賀覺得和丈夫在一起,對她來說就是療養,只是生出如此的念頭,也是到了接近花甲的時候。由不得又是一聲感歎。

        車子一路行走在開滿了春花的鄉間公路上,人生是多麼短促呀,似乎也就是在廚房、客廳和臥室裡來回走了幾圈,一轉眼就是花甲。她看著松田一邊開車,一邊時不時地咳嗽一聲的樣子,想:在一起,就是好。

 

首發德國《歐華導報》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