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車奇幻小說獎優選強作。--《馭夢少女.麼姆國度》

2019/9/12  
  
本站分類:創作

金車奇幻小說獎優選強作。--《馭夢少女.麼姆國度》

「麼姆世界藉由夢和每個人類的內心世界相連結,從遠古的原始人開始,最純淨的內心世界提供了莫大養分,讓我們的世界漸漸滋養茁壯,靠著你們的夢,我們繁衍進化了兩百多萬年。如果麼姆世界被烏后統治,人類世界也將瘋狂,人人非癲即魔,世界末日轉瞬就到!」
金車奇幻小說獎優選強作.遠古神話異世界X天馬行空的想像X驚險萬分的冒險X青澀刻骨的戀情!超值收錄作者親繪十二張精緻劇情插圖!
有鹿文化社長/詩人許悔之、野鵝出版社發行人嚴曼麗、作家夏瑞紅、知名小說家邱常婷、奇幻小說家月亮熊──幻想推薦!

與人類世界互為表裡,從人類的夢中汲取能源的「麼姆世界」──在殘暴烏后的肆虐下,瀕臨破毀邊緣。為解末日危機,薩忒國特派出天覺者前往人類世界,目的即為找到預言中的救世主「女卡羅」。
亮晴,是位愛幻想的十七歲少女,因其操控夢能的「麼離」豐沛,終讓天覺者從茫茫人海裡找上她。在返家的公車上,亮晴遭遇烏后的黑鯨龍大軍襲擊,幸獲麼姆勇士及時搭救,才得以穿越夢界,來到薩忒國。
其實烏后的真實身分是薩忒國的公主海倫,她為醫治弟弟桑迪王子危在旦夕的雲岩病,特組隊遠征巫打谷的地底城──「瘋狂之城」,期向兩位孿生城主求得能治百病的「孤獨水」,然而,要得見兩位城主,唯有照規矩,先闖過層層殘酷又險峻的關卡一途。
不過,海倫公主和遠征隊員闖關過程中幾乎全軍覆沒,麼姆世界的邪惡存在「烏撒韃亞」,乘機脅迫慫恿,以公主變成祂的傀儡替身「蒐孤」為條件,來換取桑迪王子的健康痊癒,就這樣,海倫公主淪落為邪惡的傀儡烏后。
據傳,麼姆人在變成蒐孤前,必須先捨棄身上一樣被烏撒韃亞相中的東西,才能完成轉換術。因此亮晴的任務,就是進「瘋狂之城」闖關,取得兩位城主提供的線索後,找到烏后的失物物歸原處,如此方能破解蒐孤轉換術,讓她變回海倫公主,一併解除麼姆世界的危機。
原先抱持好玩心態的亮晴,打算匆匆學學離術就出發。卻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掌控麼離,在戰場上比任何一個麼姆人都要脆弱,頓時感到自己的無力與渺小。但天覺者與遠征隊員們仍願意相信她,決心誓死保衛她完成任務。似龍似狼的不死聖獸「青牙」,為了救回被烏后擄走的伴侶,也紆尊降貴地請纓加入遠征隊。
集結眾志成城的夥伴,重新建立決心與信心的亮晴卻不知道,一切皆在烏撒韃亞的算計裡,祂想利用來到麼姆世界的女卡羅,反向侵犯人類世界的野心陰謀,正按照計畫一步步地遂行著……

立即訂購《馭夢少女.麼姆國度》

 

內容試閱

一道刺耳的鈴聲揚起,亮晴睡眼惺忪地望向窗外,熟悉的街景,讓她像看到老友般輕鬆自在。她坐挺身子,理理頭髮,拉拉衣領,然後像忽然想到什麼似地摸摸嘴角―還好,沒流口水。接著,她再以眼尾餘光偷瞄那位最近常同車的不知名男生―不曉得他剛剛有沒有看到我的瞌睡樣?有人擋住,應該沒看到吧。
再過兩站,就要下車,然後走過兩個巷口,便到家了。亮晴接著想,回到家,想請教媽媽,該如何幫最近情緒變得低落的死黨曉玲;提醒爸爸,明天一定要記得去唱片行幫她領預購的周董新專輯;還有警告愈來愈叛逆的弟弟,別再亂拿她的慕絲梳公雞頭。
下了車慢慢走到家,亮晴先從書包掏出鑰匙打開鐵門,再推開鋁門,但門後景象立刻教她整個人呆若木雞。
亮晴沒見到預期中自家陽台的景象,反而看到一堆奇人怪物!
他們圍著她,像在動物園圍觀可愛動物一樣。
在這堆奇人怪物裡,有正常人,有大蟲,有獸頭人身怪物,還有其他模樣詭奇的生物。亮晴沒看到爸爸、媽媽和弟弟,但卻先後發現了熊先生、斯文蚱蜢和粗魯瓢蟲,最後還驚覺自己正躺在床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已經醒了,怎麼還在夢中?
亮晴一臉茫然。「我覺得真的不是她。」粗魯瓢蟲又說同樣的話。
聽粗魯瓢蟲這麼一說,群眾紛紛搖頭離開,最後只剩六名人物圍在亮晴身邊。
戴著高帽子的豬先生第一個打破沉默:「根據麼姆經預言,這次女卡羅出現會有六大異象―烏啼、紅起、青明、黃開、藍方、紫落。烏仙島的烏仙石已發出啼聲,紅盤湖裡的紅水正莫名掀起巨浪,不死獸青牙的視力也恢復正常,現在還剩三大異象仍未顯現。」
「所以囉,一定是時機未到,女卡羅不會是她。」粗魯瓢蟲斬釘截鐵地宣佈大家都白忙了一場。
戴高帽子的豬先生卻輕輕搖頭:「不,不,在麼姆經卡羅篇裡有進一步陳述,其他三大異象,得等到女卡羅出現後才會一一顯現。」
戴眼鏡的老狼接著說道:「要成為女卡羅的先決條件,就是『麼離』要高。」
「你們看。」戴眼鏡的老狼指著左手拿的怪儀器。
大家像小學生發現獨角仙一樣圍攏在老狼身邊,個個瞪大眼淨瞧怪儀器。
「這女孩的『麼離』超高,已經破表。」戴眼鏡的老狼說得平靜,其他人卻先後轉頭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直盯亮晴。
「你的破離擋是不是該換了?哪有人的麼離會破表的?」粗魯瓢蟲仍舊不以為然。

「不過,有件事,讓我相當困惑……」戴高帽子的豬先生忽然淡淡說道:「今早,我又重做了一次占卜,卦象相當奇怪,是個虛虛實實、真假難分的霰變卦。」
「好個虛虛實實、真假難分……喂,我們真能指望她嗎?」粗魯瓢蟲高分貝地叫嚷起來。
心情漸漸調適的亮晴,雖對眼前這六名陌生人,一味在旁品頭論足而不顧她內心感受的做法,相當不以為然,但換個角度想,既來之則安之,這夢新鮮有趣,不如先靜觀其變,看他們在玩什麼把戲再說。
穿著紅袍的老者終於開口:「亮晴,烏后已經知道我們找到妳,在完成任務前,妳不宜再回到人類世界,否則,一旦妳在人類世界閉上眼睡覺,烏后便能乘機逮住妳,然後再將妳的靈凍凝在無望塔裡,就跟我們的許多同胞一樣。」說到這,六名陌生人都不禁哀戚低下頭。
「這怎麼可能?我不相信。」亮晴話才出口,即自覺蠢,這是夢,何須當真。
「亮晴,妳不覺得每天在報紙、網路和電視新聞上看到的,都是些瘋狂的事?父不父,子不子,財殺情殺一堆,更可怕的,還有那些殺人不眨眼正在世界各地蔓延的恐怖活動。其實,這些瘋狂的人,都是受烏后影響才這樣的。」紅袍老者語重心長地喃喃道。
亮晴靜靜期待這夢能變得更有趣些。
紅袍老者接著說道:「你們人類從出生開始,世界即一分為二,一個是外在的花花世界,另一個是孤獨的內心世界。接下來的每一天,當妳面對外在世界時,會跟親人、朋友、陌生人互動;但面對內心世界時,卻只能跟內心的妳互動。」
「在妳飽經挫折、矛盾不滿、妒嫉忿恨、癡戀狂亂,甚至悲慟逾恆時,這些感覺只有妳自己在真正承受,這些屬於個人內心世界的迷障,即使外在世界有心幫忙,也都無法真正去除。是故,所有的心結,都得靠自己解開,但人類解開自己心結的能力,已漸漸失去―因為烏后已經一次次、無聲無息地,慢慢從你們的內心世界偷走它們。」紅袍老者像在傳道。
人真有解開心結的這種能力?這好玩。亮晴不由邊聽邊想。
紅袍老者清了清喉嚨:「麼姆世界藉由夢和每個人類的內心世界相連結,從遠古的原始人開始,最純淨的內心世界提供了莫大養分,讓我們的世界漸漸滋養茁壯,即使後來,人心愈來愈貪婪,幸好想像力一直都在,就這樣在人類不知有我們的情況下,靠著你們的夢,我們繁衍進化了兩百多萬年。而麼姆世界的生命泉源『九陽』,自始便靠著人類的夢發光發熱,但現在因為烏后日益壯大,九陽不但只剩一陽,且日趨黯淡,氣候更因此變得怪異嚴峻,大小天災不斷。」
「烏后這麼厲害,而我不過只是個平凡小女生,怎會是她的對手?會不會瓢蟲先生說得對,你們真找錯人了?」這個夢固然有趣,但亮晴實在不希望辜負別人。
「亮晴,妳還不明白幫我們等於是救妳自己嗎?如果麼姆世界被烏后統治,人類世界也將瘋狂,人人非癲即魔,世界末日轉瞬就到!」紅袍老者像是要叫醒亮晴似的,嗓門突然變大。
「是哦,那好,快教我神功,給我寶器,還有什麼密法口訣之類的,這樣我才有本事去跟烏后對抗!」亮晴想到許多奇幻電影和小說裡的主角,都是一下子從凡人搖身變成酷炫高手,如果她在這個夢裡也能那樣,鐵定好玩。
亮晴輕率的態度惹惱了紅袍老者。
「唉……」紅袍老者的嘆息聲,像卡車喇叭聲低沉刺耳得出奇,一團黑煙冷不防地直朝亮晴襲來。

Φ

嘆息聲還在耳邊迴盪,一道鈴聲卻已像利刃利索劃開亮晴眼前的黑幕。
亮晴終於醒了,她急著從窗外風景確認自己身在何處,深怕怪夢讓她睡太久,以致過站還不自知。
幸好,還剩兩站。亮晴摸摸嘴角,確定沒流口水,這才緩緩起身走到駕駛座後方,然後,等著按鈴,等著下車。

Φ

亮晴打開家門,發現陽台小燈沒亮,客廳燈也沒開,納悶之餘,只好先借路燈幫忙,如常在陽台脫掉白色球鞋,再整齊擺進略帶酸味的鞋櫃裡,接著,拉開落地窗嚷道:「媽,我回來了。」
沉默像一直坐在客廳等候似的,亮晴不僅沒聽到熱絡的溫柔回應,也沒見到迎面而來的慈愛笑容。
亮晴獨自站在黑暗客廳門口發愣約五秒鐘後,才忐忑地打開客廳大燈,再一個個房間找,結果媽媽、爸爸和弟弟全都不見人影。
這麼晚了,他們會去哪?亮晴在心底反覆問自己。
哦,對了,今天早上,媽媽在我急著穿鞋出門趕公車時,曾提到,弟弟的球鞋底磨平了,晚上會跟爸爸陪他去買新鞋,順便也幫爸爸買條牛仔褲。
再等等吧。紛亂的夜讓亮晴暫時讀不下書,索性先去洗澡,洗完澡回到客廳,泡了碗泡麵,再隨手打開電視,但映入眼簾的斗大標題,馬上教她心頭一凜―
瘋漢引爆自殺炸彈 賣場宛如人間煉獄!
電視台正以現場直播的方式,將半毀的賣場、猛烈的火勢、驚險的搶救、惶恐的傷患、哀慟的家屬以及看熱鬧的群眾畫面,全一古腦兒送進亮晴眼裡。那是個相當知名的賣場,會發生這麼慘烈的災難,實在令人難以相信。報導說,有一名瘋漢不知何故,在賣場裡胡亂喊叫一陣後,即引爆綁在身上的強力炸彈,接著就發生台灣治安史上傷亡最慘重的爆炸事件。檢警都強烈懷疑,這是一起恐怖行動,但是,由誰策劃?目的為何?一時皆尚難查出,不過,政治口水早已滿天噴飛。
亮晴仔細盯著螢幕左側詳載死傷名單的跑馬燈,她沒發現熟悉的名字,頓時鬆了口氣。
因為太緊張口乾舌燥,亮晴打開冰箱,正想為自己找罐飲料,就在這個時候,她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而這聲音來自電視,聽起來已屆瘋狂邊緣。
「誰?誰能救救我可憐的孩子?我,我先生為了救他,也,也不見了。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只是出來買雙鞋而已呀!居然就這樣讓我失去先生和孩子,為什麼?為什麼……」
那是亮晴媽媽,亮晴的眼淚決堤似地汩汩流出,她也在嘴裡喃喃唸著:「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沒一會兒,亮晴咬牙拭去淚水,在準備了點隨身物品後,便出門搭計程車趕赴案發地點。
到了現場,救難人員說媽媽已經送到醫院,亮晴再趕到醫院,好不容易才在一片哀號聲中找到媽媽。
媽媽失神安靜,亮晴叫她,始終沒反應。
亮晴難過地流淚嚷道:「媽,妳醒醒呀!媽,妳不要這樣好不好?還有我,我是亮晴啊!媽,我已經失去爸爸和弟弟,不能再失去妳呀!媽,妳快醒醒,我以後會很乖,很聽話,不再頂嘴,妳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媽,是我呀!我是亮晴……」
亮晴知道自己一定要堅強,但畢竟她只是名高二女生:「媽,我好希望時光能夠倒流,讓我有時間告訴弟弟,不要急著換鞋,只要晚一天就好,晚一天,我們就不會碰上這麼可怕的事。」
亮晴忽然眼睛一亮,她擡頭望著蒼白的天花板喃喃道:「紅袍老者,不知道這是不是夢,如果是的話,我已經非常深刻感受到人心瘋狂的可怕,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打倒烏后……
亮晴話還沒說完,媽媽便突然抓狂地狠狠轟她一巴掌,接著還推她一把,亮晴踉蹌後倒,不幸後腦著地,頓時眼前發黑,意識像被拔掉插頭似地戛然而止。

Φ

亮晴眼睛再睜開時,即見一片白茫,過沒多久,晃動的人影慢慢清楚浮出,她才認出眼前人影就是紅袍老者他們。
不過,這次重逢的感覺很不一樣,亮晴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也多了許多複雜矛盾的情緒。
突然,臉頰上又燙又麻的灼刺感讓亮晴震驚―媽媽的那一巴掌是真真實實的,怎麼會這樣?到底哪個是夢?她疑懼自己是不是也瘋了。
「亮晴,妳剛剛遭遇的變故是真的,就在妳望著天花板向我們求援時,我們便逕自妳置身於未來的軀體抽出靈魂,再穿越時空至此。也就是說,此刻的妳在麼姆世界,而妳眼前的每一個人,也都真實存在這個宇宙裡,就像妳活生生地生存在地球一樣。」紅袍老者語氣和緩地幫亮晴解惑。
「就你們科學家的說法,姑且可說麼姆世界存在於異度空間,也就是說,除了長、寬、高、時間這四個次元之外,麼姆世界存在於你們人類尚未發現的異次元裡,雖說藉由夢,我們可自由進出你們的內心世界,但這也讓我們常常會有類似暗渡陳倉的莫名罪惡感。」紅袍老者說得很玄。
紅袍老者接著說道:「九陽能預示未來,妳剛剛所經歷的劫難,即將在三個月後發生,我原本不打算讓妳知道此事,但是,妳之前的態度實在教人失望。」
「如果我辦到你們要我做的事,我的爸爸、媽媽和弟弟真的就會沒事?還有時間呢?等我完成任務,也不曉得是多久以後的事,那我在公車上睡覺的肉體怎麼辦?」亮晴不得不認真面對麼姆世界。
「亮晴,只要麼姆世界恢復正常,烏后自然控制不了那名瘋漢,瘋漢也就不會發狂殺人,況且,九陽一定會為妳治癒他,所以,妳根本無須擔憂這件憾事還會發生。另一方面,不光他,許多受精神疾病所苦或心靈正飽受煎熬的人,只要他們的內心世界沒崩解得太厲害,都將因九陽的復元而掙脫枷鎖。」亮晴一時尚難消化紅袍老者的話。
「至於時間,妳放心,九陽不但能預示未來,還會駕馭時間。麼姆時間和人類時間同步,九陽要送妳回到原來該醒的時刻輕而易舉,不過,妳勢必得在三個月內完成任務,才來得及阻止慘案發生。」
亮晴對現況的疑惑仍困擾著她:「那我現在,到底算不算在夢中?」
「精確地說,我們是利用妳正在作夢的時機,將內心世界的那個妳帶來麼姆世界。簡言之,妳正在作夢,但妳不在夢中。再換個更淺白的說法,就是妳的肉體正在睡覺,而妳的靈魂在麼姆世界。」紅袍老者的話教亮晴覺得自己像機器人,彷彿靈魂可以同記憶體般任人插取。

Φ

「那接下來,我該做什麼?」亮晴想趕快知道任務是什麼。
「妳只須幫烏后找到失去的東西,再交還給她。」紅袍老者緩緩道出這句話。
「烏后失去的東西?她為什麼不自己找?我們幹嘛幫她找東西?她不是大壞蛋嗎?我們為何要幫她?」亮晴不禁連珠炮似地說出心底的疑惑。
「唉,其實烏后原本是我們漂亮善良的公主――海倫。」紅袍老者一臉惋惜的表情。
「!」亮晴聽得既驚且疑。
「亮晴,人心有善有惡,無論人類或麼姆世界都一樣,邪惡力量總在暗處蠢蠢欲動。事實上,人類史上的多次戰爭,像英法百年戰爭、美國南北戰爭、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是人類惡念與麼姆世界邪惡力量結合後的災難。麼姆世界的這股邪惡力量叫做『烏撒韃亞』,祂只要一有機會就會找『蒐孤』,也就是分身,來幫它遂行恐怖統治。」紅袍老者開始詳述潛藏在麼姆世界的黑暗勢力。
「兩百多萬年來,早期曾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人類和麼姆世界除偶發的小型動亂外,大致平安無事,等到人類進入文明時代,戰事才陸陸續續在人類和麼姆世界發生。其中發生在麼姆世界的戰事,都因蒐孤的壯大而讓九陽日漸衰竭,直到女卡羅出現消滅了蒐孤,危機終得解除,不過,烏撒韃亞仍會不死心地再次伺機而起,戰事接續重演……」紅袍老者無奈地說明麼姆世界裡的善惡爭鬥史。
紅袍老者接著說道:「但是這次很不一樣,九陽傷得很重。以前情況再惡劣,麼姆史上記載的,至少剩三陽,可是這次,不僅只剩一陽,且在快速頹敗當中,沒人知道祂還能撐多久?」
「您剛剛說,消滅了蒐孤,麼姆世界的危機便可解除,但您現在要我做的,卻只是去幫烏后找回失物,難道這是因為烏后原為你們的公主才手下留情?」亮晴覺得事有蹊蹺。
「不,不是妳想的那樣。」
紅袍老者語氣略急地解釋:「之前的那些蒐孤,都是些野心邪惡之人,本就死有餘辜,但是,海倫卻是位非常溫柔善良的姑娘,她是為了救弟弟性命,不幸落入烏撒韃亞設下的陷阱才變成蒐孤的。而女皇也因公主的遭遇得了怪病,群醫束手無策,都覺得那是心病,只有公主平安歸來方能治癒。更糟的是,女皇健康和九陽相連,九陽這次會傷得這麼重,我們一致懷疑導因於九陽、女皇與公主間的連鎖關係。唉,烏撒韃亞歷經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後,終於想出最狠、也是最具破壞力的辦法。」
「我們為何不直接消滅烏撒韃亞?如此方能斬草除根、一了百了。」亮晴不解地問。
「生與死,日與夜,正與負,輸與贏,陰與陽,美與醜,愛與恨,善與惡……從亙古至今它們無處不在,也從未消失過,它們不但是天地運行之道,也是萬物生存所本。我們儘管不喜歡這類負面事物,但也只能勉強接受它們,烏撒韃亞無法被真正消滅,雖教人氣餒,但為了生存,我們也只得不斷跟祂對抗。」紅袍老者的說法教人氣餒。
「海倫公主到底失去了什麼東西?」亮晴的疑惑不斷。
「不知道,我們只知道麼姆人在變成蒐孤前,必須捨棄身上一樣被烏撒韃亞相中的東西,聽說只要能找到捨棄物並回歸原處,便可解除魔咒。」亮晴覺得紅袍老者的回答很不負責。
「你們要我去找一個,連你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這,太過份了吧!」亮晴覺得整件事開始變得莫名其妙。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0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