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婚姻往事》(第九部分)

2015/9/29  
  
本站分類:創作

中篇小说《婚姻往事》(第九部分)

10

亞光是從家蓓的學校回來的,要高考了,老師勸她們棄考。家蓓的成績實在太糟糕了,除了英語,語文數學都不及格。老師告訴她,家蓓喜歡的那個男生,成績也受到了牽連,從全班的正數,變成現在的倒數。老師給她們指出了很多路,有些成績不好的同學,男生去當兵了,女生去職校。當兵是一條路,讀職業學校也是一條路,還有,出國留學。去國外讀大學,就是花點錢,那兒的教育,跟咱們不一樣。很多在國內讀書不行的孩子,去了外頭,倒好了。

小周老師的目光,和嘴角兩邊的白沫,讓亞光終於有了勇氣,她瞬間就不再焦灼了,而是輕鬆,解脫。此前,她還想讓家蓓熬到畢業,現在,她突然想,如果早晚是這樣,何不早些呢?她向老師點了點頭,說行,我把家蓓領走,不考了,不影響人家那孩子了,也不影響你們的總成績。

小周老師說不是那個意思,他沒想到亞光答應得這麼痛快,他倒有些慌亂了,兩隻手一下一下搓起來,不知該怎麼安慰這個看似平靜實則灰心的母親。

亞光拍了下家蓓,讓她去收拾書包。亞光說,今天我們先走,週末,再來拿行李。

小周老師急說行,行,什麼時候拿都行。畢業證呢,肯定沒問題。

亞光說謝謝周老師,就牽上孩子的手,走了。

一路上家蓓小心的看媽媽的臉,她覺得平靜之下也許有雷霆之怒。可是媽媽一直很平靜,還拉著她吃了肯德基,然後,開車來到大姨這兒。

大姨這兒哪都好,就是頭髮碴子太多,埋汰。家蓓進了門,像每次那樣,大姨要求貼個臉兒,這一親昵動作,是她小時候就養成的,大姨對她,比母親待她還親。大姨人窮,但脾氣好。家蓓總覺得大姨和大姨父倒像她的父母,而媽媽,像一個客氣的姨。

貼一下臉兒,家蓓覺得有頭髮紮,她對著鏡子,往下捋擼頭髮。

“這小多多,越大越像你媽,事兒多。”大姨嗔怪。

家蓓做個鬼臉,吹了吹塑膠椅子上的頭髮碴兒,坐下來,專心致至翻她的畫報了。上面的每一款髮型,都是她喜歡的。但她知道,大姨做不出任何一種。媽媽都說了,你大姨剃個板寸還行,讓她燙頭,那是把頭髮交給她糟蹋呢。

亞傑問她吃沒吃飯,亞光說吃了。又反問大姐吃了嗎?亞傑說吃了。她知道,如果把那碗有頭髮碴兒的麵條再端出來,讓亞光看見,肯定比兒子批評得更嚴厲。

不晌不夜,也沒打電話,就來了,有什麼事兒呢?“多多不是上學嗎?怎麼出來了,今天也不是禮拜天。”

“大姨,別叫我多多了,我現在叫家蓓,孟家蓓。”家蓓在一旁訂正。

“這孩子,我說她越大事兒越多,我就叫你小名兒。”

“小名兒也是家蓓,我不叫多多啦。”

亞光心怪大姐怎麼那麼粗心呢,這孩子都大了,多多多多的,如果她明白了當初的含義,會多傷心呢。亞光岔開話,說:“家蓓不念了,不參加高考了。”

“咋?不上大學了?現在的大學不是挺容易上的嘛。”連亞傑都知道現在的大學拿錢就上,考多少分都有學上,容易。

家蓓快速的翻完了畫報,一扔,說你們聊吧,我出去玩啦。

亞光感到這孩子心裏長草,有事兒。

“是,三本學校都招不來生,拿錢就收。可我不想花這個冤枉錢了,聽說一學期都沒幾節課,錢白花,孩子也耽誤了。”

“那,咋辦?去哪兒?”亞傑迷惑了。

“我想讓她留學,出國。”

“老三,這你可要想好了,出國,那可不是一個錢兒倆錢兒的事兒。剛才我家那要賬的,說去歐洲,走一趟就得三四萬。多多要去那兒念書,我的媽呀,一個房子錢也打不住吧?”

“是呀,我想把房子抵押了,供她讀書。說不定像老師說的那樣,出去了,倒好了呢。”

亞傑歎了口氣,不再接話了。人家房子都抵押了,也缺錢呐。欠的三萬塊,還有辦退休那五千,都沒給人家呢。看來今天,是催賬來了。

亞光說大姐,老家那邊,田琳給盯著呢。我姐夫的事兒,她說一有消息,馬上就來電話。

“是啊,都這麼長時間了,也不知啥時候能辦下來。”

“家蓓出去念書呢,錢是分批的,也不用一下匯完。我想了,現在的錢貶值這麼厲害,房子買不成,供她出去讀書也划算。”

“還是你有錢呢。”亞傑再次歎了口氣,“老三,你缺錢,我也知道。可是剛才,棟棟還跟我說,要結婚呢。這回,不辦了,說要出去,什麼歐洲,得三四萬塊。我知道一說了這個你准不贊成,可是,剛才我說拿不出錢,他生氣走了。”

亞光一下笑了,冷笑,接話接得極快,她說贊成,怎麼能不贊成呢,我舉雙手贊成。他出去玩,長見識,好事兒啊。可是,他不該再跟你要,他都工作幾年了,出國,遊玩,再結婚,由他自己想轍啊。他有本事,別說歐洲,就是美洲非洲七大洲都走遍了,我都贊成!絕對贊成!

“老三你別說我,你對家蓓,不也這樣嗎?抵押了房子讓她留學,不比我花的多?哪個當媽的不這樣兒,當媽的就是賤!”

“家蓓跟棟棟一樣嗎?”亞光問完這句,滿胸膛一下變成了黑洞,一個巨大的,無底洞,黑了,暗了,空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