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一瞬,念念一生。--《幾許溫柔》

2019/8/30  
  
本站分類:創作

相遇一瞬,念念一生。--《幾許溫柔》

♥年差相戀x微酸微甜,三段愛戀,三種溫柔。
♥特別收錄〈番外一,冬陽微暖〉、〈番外二,良辰〉、〈番外三,她的少年〉、〈小段子,彷彿若有光〉

時光匆匆,有誰留下,又誰離開;
歲月漫漫,是你留下,不曾離開。

外冷內熱青年x文藝清新少女
  ──我的心都給妳了,怎麼變?
闔上眼簾,她腦海裡浮現的,總是他冷雋生溫的眉目。
多年來,他們陪伴彼此,走過萬千燈火、離合悲歡。那一夜,藍耘凝睇季長河懸而未墜的淚,心底閃過無數個意念,才察覺,這份難以割捨的情感,是喜歡,更甚為愛。

淡漠無口少年x軟萌可愛導師
  ──我的餘生,不能沒有妳。
當她的世界再無色彩、徒留灰白,他的出現,讓一切有了改變。
余笙長年活在暴力的陰影下,面對陸之辰予以的溫柔,她自認不配擁有、也不敢回應。
然而,稍微想起他,她的胸口便為之悸動……

腹黑率性教師x傲嬌彆扭少女
  ──寂寞了、想哭了,就來找我,我會在。
他深知,她的孑然僅為表象;她明悉,他的輕佻實為虛飾。
外界如潮的惡意,使溫南枝選擇自我沉淪。闕家樊最初只想幫助她,卻逐漸放不了手。
兩人偶爾小吵小鬧,看似並無意義,但來日回溯,又珍貴無比。.

立即訂購《幾許溫柔》

 

內容試閱

│楔子,何處聽雨│

  冬日將來,秋時已盡,一季拂過的葉都落下。
  濕潤的傍晚,雨水痴纏,天是迷茫的灰──
  季長河坐在休旅車裡,膝上放著背包,左肩半倚車門,雙眸時睜時閉。當車輛在一個紅燈前停下,她目光偏了偏,望向斜前方的後照鏡。鏡裡,一對深邃眉眼顯映,屬於那個年輕男人,藍耘,也是她最熟悉的人。駕駛座上,他肩背微垮,顯得有些寥落。她凝視著他,欲說些什麼,但最終選擇沉默,無法言明的情緒於心底蔓開。
  又經過幾條車流壅塞的街。
  他們來到人車交匯的十字路口,縱向行駛道路的綠燈亮起時,忽然有名行人不顧號誌,快步橫越了斑馬線。他為閃避突發狀況,不得不踩下煞車,車身由於慣性作用,驟然朝前一陣猛晃──
  季長河未有心理準備,身軀頓失平衡,整個人磕向他的椅背。縱然撞擊力道不大,卻造成不小的動靜。藍耘有驚無險地穩住車子,隨即轉頭檢視她的狀況。
  雲幕低垂,光影昏昧。她辨不清他的神情,但留意到他眼尾泛起的歉意,然而那份歉意裡,包含太多複雜。
      ✿
  幾小時後,他們抵達在新城市承租的公寓,藍耘將休旅車停放於公寓下方。
  湖水綠的車棚邊緣墜落成串水滴,季長河欲伸手承接,被他輕輕按住。
  「不要碰。」他說:「會冷。」
  聽到她「嗯。」了聲,他搭著她的手,才緩緩放開。
  藍耘從後車廂取出所有行李,提入陰暗的水泥梯間,她發現自己沒東西可拿,但也不知如何開口。按照往例,他只會說:「很重,我拿就好。」便結束對話。
  一如預期,今日的她,依然什麼都沒討到,一雙手空著,唯肩上背了一只深藍色小包。她習慣跟在他幾步之後,望著他的背影、確認他的存在,獲取一份有所依傍的安然。
  梯間空蕩,雨聲迴響,屋頂有幾處皸裂,足底踏過盡是濘滑。他每跨幾階,就會回過頭,似乎怕她不慎跌倒。
  新租的房間在四樓,樓層其實不高,她卻感覺走了很久,遲遲無法抵達。
  來到寫有數字四○三的門前,暗銅色漆痕已然斑駁。
  寒風夾雨吹入走廊,他捨不得她淋濕,翻找鑰匙的同時,把她好好護在身前和門板之間。
  開了門,屋內漆黑一片,直到他觸及開關,一室才瞬間通明。
  縱然行李不多,全部堆進房裡,凌亂依舊。他們一邊打掃、一邊整理,幾個小時一晃而過。直至夜半,他們仍未能整頓好新居。
  平日接近午夜,她早已就寢,他不意外地看見她打了一個小小呵欠。
  「先睡吧,明天繼續。」他點了點她的鼻尖。
  當藍耘攀上雙層床架,發現樓板邊角有些霉斑,幾個地方因而不停滴水,導致上鋪床單被打濕。他告訴季長河漏水的情況,「上鋪沒辦法使用,妳睡下舖。」
  「你呢?」
  他幾乎不假思索,「地板。」
  「可是──」她總覺不妥,「地板又硬又冷。」
  「沒關係。」
  她停頓半晌,又開口喚他:「藍耘。」
  「嗯?」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睡在下舖?」她把枕頭抱在胸前,遮住下半張臉。
  他摸摸她的頭,「不怕我把妳擠下去?」
  「我可以睡靠牆那一側。」她很小聲咕噥:「說不定被擠下去的是你。」
  聽到她的話,他笑了笑,「那我得小心點了。」
      ✿
  就寢時,兩人背對著背,不過身後是藍耘,季長河難免感到緊張,此般思緒令她睡不著。因為有多少喜歡,就有多少不安。她是喜歡他的。十六歲的她,喜歡著二十五歲的他。然而,他們的關係如同彼此咬合的齒輪,看似時刻鑲嵌,可稍有不慎,又將輕易鬆落。所以,這份延續了九年的情感,是她埋藏心底最深的祕密。
  不久,季長河察覺他翻了身,他均勻的呼吸拂過她耳尖,帶來一絲癢意,令她忍不住顫了下。
  藍耘似乎被她那一動吵醒,「怎麼了?」
  他摻著一點嘶啞的嗓音低沉好聽,她不禁覺得臉頰略微發燙,但故作鎮定。
  「……沒事。」
  「是不是會冷?」
  他們已躺了一陣子,她隱約碰著他小腿的腳仍然很冰。
  「還好,沒很冷。」
  有他在,她其實不冷,只是血液循環不好,手腳末梢體溫經常偏低。
  「妳轉過來。」
  聞言,她身子微微一僵,缺乏勇氣配合動作。
  他見她沒反應,又重複了一次,「長河,妳轉過來,把手給我。」
  「嗯。」她懷著些許忐忑,緩緩面向他。
  他把她一雙小手放進自己掌心,來回揉了揉,再輕輕捂著。
  「這樣有比較暖和嗎?」
  因為過於害羞,她喉嚨發緊,講不出話,只點了點頭。
  「早點睡吧,晚安。」
  「嗯,晚安。」
  她聽著他如潮騷的心律,一起一伏,逐漸侵吞她的意識……
  ──藍耘。
  朦朧間,她默讀他的名字。
  ──希望你能一直留在我身邊。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