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戀日記》最終改寫版!--《路過你的時光漫漫:傷秋》

2019/8/29  
  
本站分類:創作

《單戀日記》最終改寫版!--《路過你的時光漫漫:傷秋》

他像是一顆小太陽,不過站在那裡什麼事也不做就會發亮。
2018POPO華文創作大賞決選入圍話題作品──《單戀日記》最終改寫版!
作家絢君全新加筆三篇番外.收錄最完整故事實體書的唯一典藏!

青春之於我就是那個初春午後,陽光灑落樹影,在你的背後剪影。
你邁開步伐,揮灑汗水,一步一步,離我越來越遠。
我伸出手,大步奔跑,那句「等等我」卻哽在喉中。
而你不曾發現我在身後,只是前進,任憑我怎麼賣力也追不上。
我曾以為義無反顧,全力以赴,一往直前就能勝利。
我曾這麼以為……

「文胤崴。」
「怎麼了?」
我就這麼愣住,想了許久的說詞,最後還是轉頭望他,扯出一個比哭還要醜的笑容,縱使心中波濤洶湧,我還是沒有勇氣說出口。
「沒事,就只是想叫你。」

每個女孩的青春裡都曾有那個在光影交疊的走廊上,迎著陽光昂首闊步的人。
這是一本不能說的日記。日記裡頭全是你,我那漫漫青春歲月,全部都是你。

「單戀是苦澀的,但很多時候那種心情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會明白,而我也認為這個故事不只是屬於李如瀅和文胤崴的單戀日記,更是屬於曾經偷偷在心裡藏著一個人的每個女孩或男孩的單戀日記。」
──作家盼兮 真情推薦

「謝謝緣分讓我們相遇,不管是胤崴、如瀅、抑或是作者絢君,也謝謝妳,為了我們這些庸庸碌碌、卻為了每一個文胤崴,成為世上最平凡、卻是最勇敢的女孩,道出一聲:『今晚的月色真美。』
——因為與你共賞,今日的月色,才格外無與倫比。」
──讀者飯陌陌 感動推薦

立即訂購《路過你的時光漫漫:傷秋》

 

內容試閱

第一章 蘋果

秋天來了。
夜風輕輕拍打窗子,拂過桌曆,「2013年9月」的字樣晃動著,我被風吹得有些不耐,便伸手準備關窗,剛觸及窗子,便看見對面窗口的少年正在低頭寫字。
我停下了動作,低頭看桌上的美術作業,塗了又改,改了又塗,一顆蘋果被我畫得骯髒不堪,我嘆口氣,我果然沒有藝術細胞。
再抬眼看一眼對面少年,我不服輸地翻頁,落筆,臨摹他低頭寫字的模樣,追了這麼久,我有闔眼就能勾勒出他的輪廓的自信。
我迅速地描繪他的面容,一對劍眉,一雙充滿幹勁、總要與人較勁的眼神,他認真時抿起唇的模樣……
不一會兒,那張熟悉的容貌躍然紙上,我忍不住揚起嘴角,果然比蘋果來得簡單。
「李如瀅!」他忽然喚我,我嚇得趕緊收起美術作業,忽然想起他根本不會知道我在做什麼,便覺自己這樣有些好笑。
我若無其事地答:「怎樣?」
「沒什麼,就只是想知道妳在讀什麼,會不會威脅到我跟蘇墨雨的地位。」他笑說。
我忍不住笑,隨口答:「沒什麼,量子力學而已。」
「量子力學?」他誇張地叫:「妳一個文科生讀什麼量子力學?」
我沒有理會他,而是輕輕地將美術習作收進書包,然後朝他喊:「文胤崴!我先睡了,你也早點睡吧!」
文胤崴聞言,也沒有多說什麼,便「嗯」一聲,「晚安。」
我沒有留戀,輕輕地關上窗子,只留一個小縫通風,卻在關窗的那一刻多看了他幾眼。
是在算數學嗎?為什麼眉頭擰得那麼緊?
我甩甩頭,遺忘這些問題,關燈上床,進入夢鄉。

隔天一早洗漱完,我從書架上拿出《4500核心單字》,認認真真地背等會兒早修週考範圍,一背就忘記時間,等回神時已是六點半。
「李如瀅!上學要遲到了!」爸爸焦急地喊,惹得我更加緊張,迅速地把課本、文具放進書包,換上制服,梳頭紮起馬尾辮,拎起書包就往下跑,向爸爸道別後就推開家門奔出去。
一關門就見文胤崴倚在柱子旁,看見我姍姍來遲便忍不住奚落:「不是比我早睡嗎?妳是考拉啊?」
我思考一下什麼是考拉,這才憶起是大陸音譯的無尾熊,沒好氣地睨他一眼,「等一下要考《核單》,我一背就忘了時間。」
他沒有理會我的辯解,拉著我的書包背帶就跑。
臺灣的秋天並不明顯,要不是昨天餐桌上多了秋刀魚,我實在分辨不出初秋與盛夏間的差別。
下校車後我依舊戴著耳機默背英文單字,深怕等會看見考卷腦袋一片空白,非得要把所有字母狠狠刻進腦袋裡似的。
當我在默念永遠記不起來的environment時,文胤崴突然停下了腳步,我的鼻樑就這麼撞上他的後背,疼得我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我摘下耳機,想要罵他幾句,正要開口他就轉頭朝我笑,指著左邊說:「學校換紅榜了,都過了一個暑假才換,翰青的行政效率果然不高。」
我轉頭一看,這次結果果不其然,又是蘇墨雨第一,文胤崴第二,緊緊挨在旁邊的便是我。
「哎呀!李如三尚須努力呀!」文胤崴露出慧黠的笑容,揶揄我。
我斜睨他一眼,沒好氣地說:「二爺不也是應該繼續努力嗎?」
他沒有理會我的抗議,自顧自地說:「可要是妳考得比我好,我可不想剛好跟在妳的屁股後面,這樣把我們的名字看下來,不就變成『淫威』了嗎?」
我忍不住笑,又在胡說八道什麼啊?
我笑著捶他一拳,「要也是我考第一名,蘇墨雨第二,再來輪到你。」
他吃痛,誇張地叫了聲。
我嘿嘿笑說:「對不起。」但絲毫沒有悔改的意思。
我盯著紅榜上緊緊挨在一起的兩個名字,不知怎地,心情特別好。
「不過妳去了文組,搞不好真會考第一名。」
文胤崴突然說,明明是句輕描淡寫的話,我卻不知該如何搭茬,想了許久該怎麼答,最後還是輕輕地說聲:「噢。」
連我自己也不曉得怎麼了。

社會組的生活確實快活,不少人覺得都是書讀得不好的人才會去社會組,所以在高一最後選類組時,班導趁著下課時間把我找去走廊上問話,非要遊說我去自然組。
「妳的自然科也不差啊!為什麼就是想去社會組呢?」班導垮下臉,眉毛還皺成了一個倒「八」字,一個中年,髮線都往後退的男人此時此刻看起來特別地疲倦,好像我是壞學生似的。
我緊緊揪著剛才班導退還給我的選組單,咬著怯生生的聲線,堅定地說:「我想選社會組,待在自然組太無聊了。」
下課的走廊上人來人往,我的音量並不小,頓時半個走廊的人都在看我,因為老是考全校前三名,我在學校的名氣也不小,顯然有人認出我就是李如瀅,跟旁邊的同學竊竊私語,還不忘偷瞄我幾眼,顯然是盼著我失敗,抑或因為我選文組自己選理組而心生優越感。
我沒有因此而遲疑,而是依舊注視著老師,好像要把他的眼睛穿出一個洞。
老師鬥不過我的執著,只好嘆口氣,語氣疲憊,「那就去社會組吧。」說完便示意讓我離開,我也沒有戀棧的意思,迅速轉身回教室,臨行前聽見了他低低地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以後就不要後悔。」

進到教室以後我放下書包,環顧班上同學睡眼惺忪,卻依舊費勁地背單字,然後從容地拿出早餐來吃,我曾把這個行為告訴國中好友徐以恩,她憤慨地罵我沒良心,最起碼要裝出臨時抱佛腳的樣子啊!
我一邊啃早餐一邊看白板上學藝股長抄寫的功課清單,看見美術作業今天就要交便從書包裡拿出美術習作,一翻便翻到昨天速寫的文胤崴的畫像,忍不住揚起得意的笑容。
「如瀅!」
一聽見叫喚我的聲音,我立刻闔上習作,把它塞進抽屜裡,轉頭故作鎮定,看見來人是張文茜便鬆了口氣。
張文茜把手機遞給我,笑指著螢幕上的十二個少年,說:「我昨天又看了一次EXO的MV了!妳看這個地方帥不帥?」
張文茜和我高一就同班,新的班就只有我們兩個原本就同班,再加上我們有相同的興趣―追星,自然就處得不錯,偶而我們還會以妯娌相稱,因為喜歡的是同一團。
高一時韓國男子天團EXO用一首︿狼與美女﹀風靡全班純情少女,此後我們班上女生的對話就繞不開EXO了。
「啊!我好喜歡校服風格,我們伯賢實在是太可愛了!」
「我好喜歡燦烈的RAP啊!」
「MV裡鹿晗那個轉身真的看得我小鹿亂撞!」我敲擊著胸口,喜歡了EXO幾個月,整天遭到文胤崴白眼,還記得前幾天專輯寄到時,我的臉貼在鹿晗的寫真照的樣子恰恰好被剛打球回來大汗淋漓準備去洗澡的文胤崴撞見,只見他一臉茫然,好像看見了痴漢,然後非常「體貼」地拉上窗簾。
喜歡偶像的心他怎麼可能會懂啊!
「依我看啊,妳心頭那隻小鹿大概一直朝鹿晗那撞吧!」
我笑得花枝亂顫,直點頭,好個比喻,這樣也能扯到鹿晗。
要是文胤崴看到這畫面鐵定會搖頭嘆氣,嘆本校第三名已淪陷於韓流之中。
瞅見我們一大早就在討論迷妹日常,林書榆馬上就走到我們身旁,笑說:「都要考單字了還聊哥哥們。」
林書榆的聲音很細很柔,和張文茜這種大姐頭氣勢完全不一樣,她原本在十七班,跟文胤崴同班,因為開學時看見我跟張文茜兩個人在分享代購的EXO周邊,就跑來跟我們搭話,後來我們三個就常聚在一起,只是林書榆還與我們倆有些生疏,老是一副放不開的樣子。
「妳不也是嗎?還敢說我們。」張文茜訕訕地撞了林書榆一下,林書榆也跟著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噹―噹―
早自習鐘聲毫不客氣地終止了我們的對話,英文小老師邊整理考卷邊走進教室,我們只好各自回到各自的座位上等待考卷發下來。
考的內容基本上都是我背過的單字,就連閱讀測驗也是單字書裡的課文,我連考卷上的文章都沒看就直接作答,不出五分鐘就寫完卷子。
我輕吁一口氣,解決了例行公事,抬頭看見白板上的「交美術作業」五字,這才想起剛才還沒整理完作業。
我從抽屜裡拿出美術習作,隨意翻了幾頁,又是這張畫像,我很慶幸剛才沒有讓張文茜、林書榆看見這張畫,否則他們鐵定會問個不停。
我還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祕密,至少這件事我目前只想細細地用日記記錄下來,不用任何人來品頭論足。
那麼這張畫就沒有給人看見的理由了。
我從筆盒中拿出尺,對準邊線,小心翼翼地把它撕下來,然後收進書包裡的資料夾裡。
習作裡頓時只剩下那顆髒兮兮的蘋果,我盯著蘋果,實在不怎麼好看,於是又抹了幾筆,可惜依舊沒有好轉的趨勢。
唉。
除了嘆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當我苦惱該怎麼解救這幅畫時,下課鐘聲已經領先我的思緒響起了。
「考卷往前收。」英文小老師喊。
美術小老師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職責,忙站起身,跟著喊:「美術習作也由後往前收哦!」
我只好任由這顆髒蘋果攤在桌上任人觀賞,坐在最尾的吳睿鈞過來收我的作業時還多看了幾眼,然後看起來憋笑憋得很辛苦,最後憋不住才說:「李如瀅,沒關係,會讀書就好了,畫畫這種事交給美術班吧!」
我白了他一眼,然後把英文考卷扔給他,他接過考卷以後也沒有立即離開,而是拿出自己的卷子來對答案,發現幾乎跟我答案一樣後就鬆了一口氣。
「我還是不敢相信自己跟全校第三名同班,這樣才能好好對答案,可是妳沒去自然組真的很奇怪耶!」他說。
我被這個問題給問得說不出話來,只好擺手要他快滾。
看他悻悻地離開後,我才手撐下巴,原本的好心情都被這段話給毀了,就像那顆髒蘋果,怎麼也修不好。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5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