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橫亙九十載的歷史證言。--《懷元廬存稿之三:風雨聲中,初到臺灣的那段歲月》

2019/8/29  
  
本站分類:創作

一本橫亙九十載的歷史證言。--《懷元廬存稿之三:風雨聲中,初到臺灣的那段歲月》

本書是民國史學者、年屆九十三高齡的李雲漢教授的第三本文集,並紀念來臺七十年。內容上,有思親懷鄉、壯懷激烈和記事論述的文章,以及文藝與閱讀心得和殘留的日記。這些作品共七十七件,寫自民國三十八年八月至四十三年八月,即作者從大陸來到臺灣的初期。本書收錄的作品,在精神上和實質上發自真誠,有靈魂,無矯飾,除了記錄作者青年時代的境遇、生活、心理狀態和寫作風格,更是當時臺灣獨特的歷史寫實。

立即訂購《懷元廬存稿之三:風雨聲中,初到臺灣的那段歲月》

 

內容試閱

【晨思/民國三十八年十月】

清爽寂靜的早晨,
我獨自走出營門。
坐在密麻排行的石堆上,
看著碧藍的天,
想著後果前塵!
後果是不能逆料,
前塵又那堪追尋!
一把烈火燒遍了祖國的原野,
那裏還有方寸之地讓我安身?
我已失去了活力?
失去了意志?
失去了青春?
如此渾渾噩噩的混下去,
埋葬在險惡的洪流裏,
又怎能甘心!
又怎能甘心!
清爽寂靜的早晨,
我獨自走出營門。
坐在密麻排行的石堆上,
看著藍天,
想著前程。
哦!是誰贈與我智慧的利刃?
勇敢的面對,
堅毅的苦撐,
弱者那有畏縮的餘地?
瞪大眼睛,前衝!

  此詩寫於民國三十八年冬,刊布於第三中隊壁報,早已忘得無影無蹤。八十九年八月二十七日卞玉玟兄來信中,將其日記中錄存之原稿寄贈,不勝欣喜,錄之留念。九十一年三月二十四日重寫一遍,末段略作修改。

------

【心願/民國三十九年六月】

淚的歲月,
血的記憶!
永遠不會忘記,
那兩個肝裂腸斷的日子:
四月十一,辭母!
六月二日,別父!
東楊莊南郊柳蔭下,
白狼河沿土地堤旁,
青島觀象台的山路上,
爹娘的酸淚,
沁進我悲痛欲絕的心房!
恨不能,
一口吞進那群赤色豺狼!
滿懷仇恨出海而去,
航向浪翻濤嘯的汪洋!
遍身創傷!
浪跡四方!
終能駐足在這海島上,
熱血無時不在衝騰在胸膛!
報仇雪恥的意志堅如金鋼!
我只想:
血仇血報!
血債血償!

  永別父母週年紀念。斷腸人李雲漢淚筆於臺北圓山,不知何日始能報此血仇也!

------

【寫給父親/民國四十年四月十七日初稿,八十六年元月十六日重寫】

父親:

  離開你,已經是兩年又三個月了。在這段漫長的日子裏,我沒有給你寫半個字;但,我卻從數不清的夜夢裏見到你!
  想到父子在青島相聚又相別的日子,我的心就悲痛得碎成片片。爸,我不知道如何對你懺悔,因為我實在對不起你!我縱有不得已的苦衷,也不該隻身南行,把你這個貧病交加的老人留在青島!
  我們從是地獄中逃了出來,冒了九死一生的危險來到了自由地區。心理上,生理上,你都是受到創傷的老人,恐懼和憂愁的陰雲仍然掛在蒼老的臉上。我們一貧如洗,除了身上一襲已髒得不忍目睹的破棉衣外,別無他物。要不是表哥鞠家和英平族兄借一塌之地給我們暫時安身,我們真的要流落街頭!那悽慘的情景何堪想像!
  爸,你說你不灰心,你不畏懼,因為你已逃離了共區,又有兒子在身邊。這是真的,父子能從死亡邊緣逃出來相聚一起,的確算是幸運的。然而,面對的現實卻沒法解除我們的困厄,我們要工作,要吃飯,可是青島已是人心動搖百業蕭條,工作在那裏?想賺吃飯的錢又談何容易!流亡在青島的同學和鄉親雖也想幫忙,但他們也一樣是自顧不暇,如何顧得了我們?況且時局越來越險惡,我們在青島究竟能偷安到幾時?爸,為了使你創深痛劇的心不再受到更大更多的刺激,很多事態變化和人情冷落,我都有意的隱瞞了你!也知道隱瞞不了幾時,但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辦法使你獲得暫時的安寧?
  我是兒子,我有責任想法賺錢來養活你。我終天在想,在探聽,在嘗試,自己究竟要找什麼樣的門路,來解決我們生活的問題。想來想去,只有一條路:從軍。這是為了報國,為了復仇,唯一可以走的路。但我有些猶豫。因為這條路只解除了我自身的問題,可是衰老的父親靠誰來照顧呢?
  爸,你還記得嗎?在那短短相聚的日子裏,我曾陪侍你去過太平頂,也曾靜靜的走過幽靜的海濱,更曾一步步的登上觀象山頂,遠看汪洋中的點點帆影,仰視天空中悠悠而過的白雲,甚至我還曾笑逐顏開的講一些可能讓你感到安慰的人和事。可是,爸,我內心的深處是哀傷的,沉重的,也是無奈的,每次伴你漫步回來,都會偷偷的流下酸淚!五月的初夏天氣了,你仍是身著一件破舊的棉衣,由於缺乏營養兩眼已暗淡無光,鞋子破了也沒另一雙來替換……我不忍心再想下去,我真的感受到有生以來最大的痛苦和挫折!
  風雲越來越險惡,我曉得,爸也曉得,我們該做最後的抉擇了。告訴爸,我要從軍入伍了,爸沒有表示同意或否定,用無奈的眼神和沉默的表情暗示了我。我昂然走進青年教導總隊去當學生兵,可是才兩天,我就又走出了軍營。我覺得,這不是解決困難的最好辦法,我要顧全自己,更要顧全爸。我最後的選擇是「賣兵」──就是把自身賣給有兵役義務的人家,獲得一部分錢可以贍養家人,這和古代的「賣身為奴」以養親的情形相類似。我記得很清楚,我是賣身給「瑞蚨祥」,身價是四十四元銀圓。我把這筆錢送到爸手中作為贍養費時,爸用顫抖的手接了過去,眼角上已流下了淚!父子相對無言,倒是英平族兄說了一句話:「這份孝心,一定會有好報」,「勇敢的去吧,不久就會凱旋回來的!」
  理智使我堅強起來,武裝起來,隨軍撤離了青島──那是民國三十八年即一九四九年的六月二日。海船徐徐的駛出膠州灣口,進入波濤洶湧的汪洋裏。我屢屢回頭張望,希望能再看到老爸的身影,但,一切都是徒然。任我翹起腳跟眺望,再也看不見那綠林紅廈的地方。聽到的,只是蕭蕭海風;看到的,只是滔滔白浪;想到的,是那些無可避免的悲慘命運的挑戰!
  爸,離開你,我才真正長大成人,成為一個有勇氣和命運戰鬥的人。從青島,到臺灣,去海南,再回到臺灣。八百多個日子裏,無日不在艱難困苦中戰鬥著,疾病,饑餓,災難,都曾撲向我,一度面臨著死亡的威脅。但我沒有屈服,永遠也不會屈服!因為我有無可推卸的使命,要實現你的心志!復仇的火焰燃燒在心頭,成為我必須生存下去的最大動力!不是嗎?只要有我這個兒子勇敢的戰鬥下去,你和媽才會有安慰,才會有希望!
  我流過不少淚,眼神已有些乾涸。寫過不少家信,一封也都沒法寄出去。如今啊,我決心不再哭泣,也不再消耗無謂的筆墨,因為在忠孝不能兩全的情勢下,移孝作忠是唯一的選擇!爸,放心吧,為正義而奮鬥的道路上,我以秉承你的志節,傳承你的精神為榮!

------

【國民黨改造的特質/民國三十九年,《自由青年》】

  中國國民黨在它五十年的革命過程中,已經有過五次的改組,因了當時時代反應與環境需要的不同,每次改組都有它獨具的特徵:一、由興中會改組為同盟會,目的在強固組織,驅除韃虜;二、由同盟會擴組為國民黨,目的在團結力量鞏固基礎(雖然沒有達成目的);三、由國民黨改組為中華革命黨,目的在整肅革命陣營,重振革命精神,掃除專制勢力,重建中華民國;四、由中華革命黨改組為中國國民黨,目的在揭櫫政綱政策,號召民眾運動,冀能一掃橫戾跋扈之軍閥勢力,從事政治社會的澈底改革。
  雖然,在精神上有這些不同的特徵,但在實質上,動機上,卻具有同一的時代背景:那便是由於反革命勢力的擴展膨脹,使革命的前途上發生了障礙,因而促成每次的改組,由改組而得到新生,由新生而能糾合群力,掃除當前的革命障礙,完成某一階段中的革命任務。
  此次中國國民黨的改造,無論在精神上本質上都不能與以往的幾次改組相比擬,因為中國國民黨目前所遭受的危機是歷史上空前未有的嚴重;同時,時代所賦予中國國民黨的任務也是歷史上空前未有的艱鉅。這嚴重的危機,艱鉅的任務,促成了中國國民黨第五次改造的獨具的特質與精神:
第一、中國國民黨此次改造,是堅決澈底的整肅,不是應付敷衍的口號;大陸上慘痛的教訓告訴我們,國民黨這個龐大的有機體,已經遍體膿菌,滿體瘍傷,要想新生,就只是把己經腐爛的部分除去、重新攝取新的血輪與細胞,國民黨的此次改造,便接受了這個慘痛的教訓,做了堅決、澈底、剛毅、果斷的決定:對黨員無分上下,無分新舊,重新甄審,澈底整肅;對政策,重新估價,重新制定,務使吻合主義,適合民情;對領導,打破以前的封建觀念,採用一元的民主領導:對作風,掃除衙門官僚的習氣,走向群眾路線,與眾共存,與眾共生。
  第二、中國國民黨的此次改造是徹頭徹尾的全面政造,不是片面局部的改革刷新。在今天國民黨這部大機器每個部分都發生故障,不能靈活運用,因此需要把每個零件,都要經過一番擦拭。所以國民黨在此次改造中,無分黨員幹部,無分下級上級,都要革心洗面,從頭做起,不允許有一個人猶豫徬徨,不允許有一個人醉生夢死。
  第三、中國國民黨此次改造,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中國國民黨是中華民國的創造者,也是中華民國的保衛者,命運緊連在一起,不能分開,目前國家面臨著生死存亡的最後關頭,黨的改造新生就是國家的起死回生。成,則中國四千年悠久光榮歷史可延續,敗,四億五千萬同胞將永淪為奴隸,因此,國民黨此次改造,我們特別強調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黨國存亡,在此一舉。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