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欽點抗日女特務。--《從名媛到特務:北平李麗》

2019/8/23  
  
本站分類:創作

戴笠欽點抗日女特務。--《從名媛到特務:北平李麗》

1938年,漢口槍決了一位美麗女間諜──韓李麗,據傳是紅極一時的「北平李麗」。
北平李麗究為何人?是否已經身亡?一切從她如何成為北平李麗說起……

李麗(1910 ~2002),活躍於1930~40年代。
18歲時赴哈爾濱,開始交際生活,以「名媛李愛蓮」之姿轟動哈爾濱。20歲時至上海參加電影演出,因電影工作並不穩定,李麗便開始在上海舞廳伴舞。為了打響名號,亦避免名字與他人混淆,李麗取籍貫北平二字冠於其名之前,稱「北平李麗」。1935年當選「上海舞后」。1939年至香港拍攝電影《一代尤物》,自此 「一代尤物」成了李麗另一稱號。因工作所需,多在北平、上海、青島、香港等地停留。直到1955年,定居台灣,在台灣終老。
關於李麗的傳奇人生,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是她與國民政府的軍統領導人戴笠之間的關係,傳聞兩人生有一子;也因戴笠之故,李麗成了「抗日女特務」。她運用其交際花身分,接近日方軍事高層人物,趁機獲取情報,立下不少功績。可惜,隨著戴笠飛機失事身亡,李麗的情報工作檔案也隨之銷毀。

本書為李麗密友──清秋執筆,記述李麗從一無所依靠的小女孩,如何成為無人不曉,婦孺皆知的名女人。書中雖未對李麗的特務身分多所著墨,但可與李麗自撰的回憶錄《誤我風月三十年》相互對照、補充,是了解「一代尤物」李麗傳奇人生的珍貴史料。

書中另收錄多幅當時新聞報導與照片,以及陳定山〈歷盡滄桑一美人──北平李麗的故事〉一文,「北平李麗」的時代風采躍然紙上。

立即訂購《從名媛到特務:北平李麗》

 

內容試閱

│一 她怎樣成為北平李麗│
  
  數月前,有一則美聯社的漢口電報幾乎轟動了整個的上海。那則電報說:漢口槍決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間諜韓李麗;據上海諸報的按語,這韓李麗就是紅極一時的名舞女北平李麗。韓李麗的確就是北平李麗嗎?我們不敢斷定。因為在北平李麗被槍決的消息傳到上海以後,這裡還有人收到她的信,那麼韓李麗不是北平李麗嗎?這我們也不敢斷定,因為從許多方面傳來的消息都使我們相信這一代尤物已經不在人世了。總之,她的存亡至今還是一個謎。
  這裡,我們請北平李麗的數年膩友清秋先生把她的身世用生動的手法寫出來。北平李麗是不是間諜?北平李麗是不是還活在世上?請細讀本文,便會知道一切。
  距離現在十八年之前,揚州有個小酒樓──小有天──那館子雖然不大,生意卻很好。老闆李瑞林,是一個在揚州住上將十年的常州人,他有兩男一女,大兒子叫德寶,在歐戰時候懷著一颗冒險而好奇的心,跟著一條到英國去的郵船到了倫敦。第二個兒子叫德康,是一個十足的不肖子,既沒有父親的商業才能;又沒有哥哥那樣跨洋過海的大志,只是天天在爸爸的櫃台裡偷錢去賭博。小女兒叫寶珍;就是現在的李麗,她那時候只七歲,卻已經能夠認三百多個方塊字。李老頭子雖然為了小兒子不長進時常懷念他在外洋的大兒子,可是膝下有了這一個乖巧的女兒,在寂寞的晚境裡,也有了不少安慰。
  但人事變幻真是無常,李老頭子一來因為年老體弱,又以天天念著他在英國的兒子,二來因為小兒子的劣性難馴;因之積鬱成疾,在那一年的秋天就悄悄的死了,隔一年的冬天這馳譽於一班揚州老吃客們的小有天,也就關上了門。
  李麗的流浪生活就在這時期開始;那時她還只八歲,還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跟著她母親又在揚州住了一年。她的母親是一個只知錢鈔,腦筋頑固的舊婦人,而且重男輕女的心理非常厲害;因為自己不識字也做了館子店的老闆娘,兒子雖然不上進,可是大了可以「傳宗立代」,女兒到頭來總要嫁出去的,何況兒子也沒有上學堂,女兒讀書有什麼用?因此三百多個方塊字在李麗的小腦袋裡,日久就漸漸的糢糊起來了。
  她的父親死下來以後,雖然沒有多少遺產,可是在揚州八九年的時間裡,也掙了好幾十畝田和那家馳譽一時的「小有天」,本來母子三人也可以好好的過日子,無奈這位流蕩成性的哥哥一等老子死去,愈加漫無羈束。因為父親開酒館子,所以兒子嗜酒,就不足為奇,因為母親的驕養縱容,所以兒子嫖賭,也不足為怪,十八年前的揚州,本來在江南也是一個稱得起繁華的地方;「十年一覺揚州夢,羸得青樓薄倖名」,當時紙醉金迷的景象,在這兩句詩句裡,也可以約略的窺見一二了。
  一個遊蕩成性無拘無束的青年,在這樣一個環境裡,墮落起來是再容易也沒有了,不上一年,李老頭所有的一些血汗辛勤換來的產業,统统都改了別人家的姓。
  這時李麗母親的手裡還有一點私蓄,眼看得在揚州是不能再住下去了,想著還有一個堂叔在天津開雜貨鋪,不如到那裡去多一個依靠,就在這時候,李麗的一家開始從江南遷徙到北方。
  到了天津以後,她們就住在堂权附近的一條街上;那條街是出名的藏垢納污之處,不但平津聞名,而且在國際上,也有著相當熟悉──讀者也許也聽見過「旭街」這個所在吧?
  這條街彷彿是上海的虹口;完全是友邦人的勢力,你只要說得世界上足以陷害人類的東西,它那裡都有。
  像李麗哥哥這樣一個人,到了這麼一個地方,自然是適投所好,不上半年,酒樓茶肆娼寮烟間的一班人物,結識得非常廣闊。
  這時李麗已經在一個叫培真的小學校裡念書,她之所以能夠得到母親的允許給她去讀書,完全是靠了她堂叔的力量。許多譬解的話都不能印進她母親的腦子裡;只有一句話,卻深深的打動她母親的心!「現在年頭兒女兒家能識得幾個字,就可以嫁得著好人家。」兒子是這樣的不長進,眼看得沒有靠他養老的可能,女兒倒一天一天的長大起來了;十一歲的小姑娘,看起來已經很動人,再過五六年,給她揀一門好好的人家一嫁,五千一萬的聘金是不會少的,現在給她讀書好比放本錢。在她母親這麼的一個「下意識」下,李麗才得到一個讀書的機會。
  李麗進學校以後,她的過人聰明,頗得教師們的歡喜,而她的學時髦和愛打扮的程度,也著實使一班教師們吃驚,因為這麼個小姑娘已經懂得賣弄風情,裝扮得妖妖嬝嬝像一個小女人。
  安安靜靜的生活在李麗的命運裡,似乎是不易獲得,因為那一年的冬天,她的堂叔又死了。李麗的母親感到在自己的依靠上,好像失去了一個保障,立時有些徬徨起來了!李麗的哥哥適巧在娼寮裡賴了一筆債,被逼得無法脫身,就乘機向他母親遊說;不如搬到北平去,說北平地方怎麼好,生活又是怎樣低,謀事又是怎樣容易,而且自己又有許多要好朋友在軍界裡做事,如果搬到北平去,他一定可以得到軍界裡的朋友介紹,謀到一個差使,他要從此好好的做起事來,再不糊塗了。
  他的母親經他這樣花言巧語的一說,就信以為真,全家搬到了北平。她哥哥雖然因之賴掉了一筆債,而李麗也就此又喪失了一個求學的機會。
  李麗此後所以被人稱為「北平李麗」,也許是因為她從那時候起有一個很長期住在北平的緣故,否則她應該是常州人,或者也可以叫她為「揚州李麗。」
  她們那時候是住在東單牌樓紫竹胡同的一宅大院子裡,房子是相當的寬大,只是破舊一點;但在看房子人說起來;這宅院子也是一個曾經有過榮耀歷史的房子,因為這是滿清某貝勒的一所官邸,現在雖然顯得衰頹一點;但是單看那庭前的兩株大棗樹,已經足夠保持它當年的身分了。
  在天津住膩了的人,一到了北平,真像換了個天地,就是空氣都好像新鮮一點。北平沒有天津那麼煩擾,而天津也永沒有北平那麼寧靜。李麗在這樣一個清新的環境裡,真有說不出的喜悅!她也不管哥哥是否真能在軍界裡找到事做,現在只希望他不要再出別的主意,住不上半年又要搬到不知什麼地方去。
  她要求她媽允許再讓她繼續讀書,她的母親居然也答應了,只是讀不上一個月,就要放寒假了,所以祗能等到明年春季開學的時候再去讀。
  一顆求學希望的萌芽滋長在她的心頭裡,直盼望快快過年,就可進學校,但是不幸的事又把她讀書的機會打斷了。
  過新年的時候,她的母親接連的打了幾夜牌,老年人的眼睛是早已失掉了精力,加之深宵的疲憊,心火上冒,眼睛頓時紅腫的像核桃那麼樣。這時家裡的事情只能由李麗來料理了,小小的一個人,煮飯洗衣之外,還要服侍母親。
  開學時期過去了,她母親的目疾還沒有好,一天一天的捱延下去,竟生了兩個多月的眼病,好了以後,左眼還時時要發,後來左眼就變得比右眼小了許多,一直到老沒有好。
  因為李麗能夠做得許多家事,她的母親病好了以後就把這責任推到她身上,這位老太太平時是只疼愛她那沒出息的兒子,從來也不留出一點慈愛來顧惜自己的女兒!李麗就在她母親過分輕視女兒的心理下,在家庭裡做了兩年牛馬。
  當她十四歲那一年,她母親的一點私蓄除了平日一些清苦生活以外;其餘早已被她哥哥陸續騙用完了,這時她母親才感到生活的恐慌,但是已經沒有補救的辦法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40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