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文學宗師徐訏評論文壇時事經典著作。--《場邊文學--三邊文學之一》

2019/8/23  
  
本站分類:創作

海派文學宗師徐訏評論文壇時事經典著作。--《場邊文學--三邊文學之一》

「本來場外的人很多,有的遠在階下,以為場闈之中都是英豪,高調必有根據,文藝豈敢亂碰。而我偏在場邊,看清楚闈中慌張恚恨面紅耳赤的嘴臉。」──〈《三邊文學》序〉

  《場邊文學》為《三邊文學》中的第一編,書中收錄十五篇「海派宗師」徐訏對當時中國文壇、政事概況的觀察及批判。以其深厚的文史哲底蘊觀照文壇變化,並以精闢且犀利的理論,破除當代文學一派高超神祕、不染泥土氣息的階級意識。秉持個人覺醒與民主自由的精神與呼喊,橫跨至今依然能帶領讀者反思文學創作的本質,亦對海外自由主義文學思潮有著重要影響。

立即訂購《場邊文學--三邊文學之一》

 

內容試閱

〈談巴甫洛夫的交替反射之研究——巴甫洛夫生忌百二十年祭〉

今年是俄國生理學家巴甫洛夫(Ivan Petrovich Pavlov 1849—1936)生忌一百二十年,中國人說起來正是兩個甲子,可說是一個重要紀念年。我不是研究巴甫洛夫的專家,讀他的書也是多年前的事,但他的心理學方面的研究與所建立的學說,影響我對於「人」的了解很大,所以寫這篇小文聊充紀念。

  巴甫洛夫於一八四九年九月十四日生於雷生(Ryazan),在教會學校裡讀了四年後,轉而研究自然科學,又轉入列寧格勒聖彼得堡大學習醫。一八八三年醫學畢業後,到德國從兩位大生理學家魯威格(Karl F. W. Ludwig)與海登涵(Rudolf Heidenhain)研究生理學。兩年後回到聖彼得堡,於一八九年任軍醫學院藥物學講席。

  一八九一年他在新的實驗醫學研究所生理實驗室創立手術部。一八九五年他任軍事醫學學院的生理學教授。

  巴甫洛夫對於血循環與腺在消化上功能的研究馳名於生理學界,一九四年以消化的生理學獲得諾貝爾獎金。但是他影響於學術界最大的則是他的對於狗與其他動物的實驗,以二十五年的時間發明所謂「交替反射」(或譯作制約反射,conditioned reflex也稱為conditional reflex)開闢了以後半世紀來心理學的研究的新途徑。

  他的關於血循環的著作初發表於一八七八年,關於消化生理的研究發表於一八九七年,初在

  俄國,以後在德國、法國、英國。

  他於一九二○年後專從事於交替反射的研究,足足有二十五年。以後他的興趣轉入人類變態心理的研究與治療。一九二八年起,他專心於將他研究所得關於交替反射的學理應用於心理病的治療。他於一九三六年二月二十七日死於列寧格勒。他死後,他的研究影響了全世界心理學的學說,因而擴展到較高級的人類的神經活動的研究。

  巴甫洛夫所建立的交替反射的學說,完全由於他的對於動物,特別是狗的實驗而來。他的對於狗的實驗,在外行人看起來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明達如蕭伯納,似也不甚了解他的研究的價值,在蕭的《黑女尋神記》的作品中,對他有很幽默的譏笑。

  我現在簡單地介紹一下巴甫洛夫對於狗的唾液的實驗。

  他把一隻狗單獨的放在一個房內,他自己在另外一間房間內觀察狗,但不為狗所見到,並可以從特別設計的儀器上數狗的唾液的分泌。

  先是,他用一種音樂節拍器(metronome)發聲,那隻被試驗的狗向這聲音來源注意,但並無反應。但多少次以後,這隻狗對這聲音就再也不注意,因為它已經習慣了。

  這個聲音雖是一種刺激,但不發生關係,故可稱為中立刺激(neutral stimulus)。

  現在我們用點食物來餵狗(它是已經有好幾個鐘頭沒有吃東西了)。這食物,心理學上稱之為非交替刺激(unconditioned stimulus),因為不用「交替」,狗就自然地會流唾液了。

  接著我們進行交替程序,即是我們在中立刺激(音樂節拍聲)發生後,用少量食物來餵狗。

  這樣試驗十幾次後,一種新的現象就發生了。那就是音樂節拍器一響,不給他食物,狗也會流唾液。如果再多試幾次,最後,單獨的中立刺激可以使狗產生等量的唾液,這我們說所謂交替反射已經建立了。

  巴甫洛夫這個細致的科學的實驗,在人類日常生活中也正是常有的事。如學校裡鳴鐘就跑去吃飯,習慣了聽到鳴鐘也就以為是吃飯了,我們叫做「上當」。而在肚子餓的時候,每逢鳴鐘,還是自願跑去「上當」。這雖有淺深粗細之分,但原則上是一樣的。可是我們且不要像蕭伯納的《黑女尋神記》的黑女,去笑巴甫洛夫,以為如此簡單的事實,何必要有廿五年工夫去實驗。須知科學不光是要證明與確定事實,而是要建立原理。

  巴甫洛夫在進一步的研究中,作了「否定歸納」(negative induction)的實驗,下面是否定歸納的實驗的一個例子。

  一隻狗現在已經是被音樂節拍器交替了。於是我們用另一個中立刺激如鈴聲來同時刺激狗,並且每次以食物隨之餵狗。如此者幾次後,鈴聲(不伴食物)可得到的反應是四滴唾液(這就是說,這交替反應建立還不十分堅固)。這時,我們再以音樂節拍器伴著食物刺激狗。只要一次,以後再用鈴聲,而狗對鈴聲就沒有唾液的反應了。

  這就是說,一個較強的正面的交替刺激(conditional stimulus)禁止了較弱的交替反射。這也就是說,狗腦中某一部分的動作因另一部分的動作而停止。

  巴甫洛夫的實驗,產生了許多有趣的發展。

  由於建立的交替刺激,如音樂節拍器,可以完全不用食物而交替到另一個中立刺激如一種燈光。這即是說用燈光與音樂節拍器同時刺激狗(不伴食物),多次以後,燈光也可以獲得狗唾液的反應。這我們稱之為第二個交替刺激。這樣下去,也可以建立第三個交替刺激。這些刺激可以變化無窮。

  還有一種特別的使狗產生一種線索反射(trace reflex),即我們每隔一小時給狗吃點東西, 以後時候到了它自然會流唾液。如果我伴以鈴聲,再將鈴聲與食物的時間距離拉長。這就是說,於鈴聲刺激後隔些時候如四分鐘,給它食物,以後把食物取消,狗也會在鈴聲響後隔四分鐘流唾液。

  還有更進一步的發現,叫做刺激普遍化(stimulus generalization)。

  譬如說,我們用很快的節拍如十六分之一音樂節拍器的聲音建立了狗的反射;現在用四分以一拍的聲音,與八分之一拍的聲音刺激狗,狗是不是會反應呢?如果狗所交替的是聲音,則應當都有反應。如果狗所交替是十六分之一拍聲音,那麼對別的聲音就不會有反應。巴甫洛夫的實驗發現狗的反應是有普遍化的趨勢,即對正確的節拍它反應很多(多量的唾液),對於其他的不同的節拍有較少的反應(少量的唾液)。

  巴甫洛夫用拍狗的大腿的刺激建立了狗的交替反射,以後試以拍它的身體各部分求狗的反應普遍化情形,得下表的結論:

  這就是說,對於狗相仿的同類的刺激有相對的成比例的反應。

  上面所介紹的那些實驗中的反應,巴甫洛夫稱之為興奮(excitation)。這就是說,感官接受了一種刺激,如眼之於光,耳之於聲,觸覺之於拍擊,神經上就產生一種興奮,這興奮由神經原傳達到中樞神經,到腦皮而與他種神經接觸,同樣產生了神經興奮。這是神經學上的課題,我們這裡不必細述。我們只要知道神經在連鎖傳導後,神經的狀態是有了變化,這是有許多實驗證明過的。這變化主要是在神經與神經的交接點,叫做synapses,這交接點等於是電流的轉接站,每當神經衝動在一定的方向通過後,就留下了一種影響,可使同樣的神經衝動在同一方向中通過時較易。

  這個學說,推翻過去心理學的許多假定。雖然以後有新的心理學的學派加以修正,但動物以及人類的學習歷程與習慣的養成則都是基於這個事實。要詳細說明這知識與習慣的養成在神經系上的變化並不是如此簡單,這裡自亦不必細述。這裡應了解的是巴甫洛夫學說中所謂興奮的意義。

  巴甫洛夫在興奮的學說下發現許多重要的事實,但進一步,他又發現了與興奮相反的阻抑(inhibition)的事實。

  巴甫洛夫發現所謂「阻抑」有兩種,一種是外界的阻抑,一種是內在的阻抑。

  外界的阻抑是很容易找到的事實。在實驗中,任何較強的外來的刺激都可以使交替反射中斷,內在的阻抑則不甚明顯,而且種類甚多。

  現在我們假定我們已經用蜂音器建立了一個交替反射,使狗流唾液。接著再繼續用蜂音器刺激狗,多次以後,如果一直不給狗以食物,則唾液的分泌慢慢減少,一直到了完全沒有。這叫做實驗的消滅(experimentally extinguished)。這時,照說蜂音器已經變成中立刺激,同沒有建立交替反射時是一樣了。但是事實上並不,這只是一種「阻抑」作用。

  因為,如果隔了一天,並不給以食物,再用蜂音來刺激時狗又會有流唾液的反應。如此再試下去,這反應減少,最後以至消滅。但隔了一些時候,又會恢復。總之,這交替反射建立以後,可以消滅多次,而仍能恢復。這現象,叫做復原現象。

  由這個事實,巴甫洛夫發現了一個原則。如果把「興奮」與「阻抑」定出一個單位,則「消滅」現象之出現,正是「興奮」量等於「阻抑」量的交點上。可是到了第二天,沒有給狗新的訓練,仍會產生正面的反應,這就是指明那時的「興奮」單位又超過了「阻抑」單位。換句話說,「阻抑」的消散比「興奮」的消散為快。

  進一步,巴甫洛夫又發現「解除阻抑」的事實。我們在上面談過「興奮」,可以用外界的刺激將它打斷。但如果我們用「阻抑」清除了「興奮」,恰到了實驗的「消滅」階段,這時我們外界的刺激襲來,則正好解除了「內的阻抑」,興奮就此復起,正面的反應(如流唾液)馬上就出現了。

  我們說到過「興奮」現象在神經的變化,「阻抑」現象,也正有許多神經學專家用顯微鏡,直接的或間接的在作解剖與研究,但還沒有太切實的收獲。不過巴甫洛夫的發現,則是一個客觀的事實,神經中因何產生這種現象,則是神經學的責任了。

  阻抑現象中還有一種叫「差別阻抑」(differential inhibition),這是一種在相仿的刺激中定出一個差別,上面談到刺激的普遍化,即是相仿而不同的刺激可以產生輕重不同的反應。如我們圓形的交替刺激,使狗流唾液;現在我們再以橢圓形刺激狗,則狗將視其圓度的正確度,而有輕重不同的反應。但如果我們必在正圓形刺激狗時餵以食物而在橢圓形刺激時絕不餵以食物,這樣,它對於橢圓形的反應就「阻抑」了。即是說,它對橢圓形的刺激就不再流唾液。這個發現,使我們可以測驗出狗對於刺激差別的辨別能力,如逐漸試以不同的近圓的橢圓形而看其反應,直到一個交點―他的辨別力的極度。即:雖非正圓形而它也以為是正圓形的限度。同樣的,我們也可以光或聲音以及別種刺激,來作為測驗其視覺或其他感官的辨別能力。

  由這一發現,進一步,巴甫洛夫又發現了一個反常的現象。就是當兩種刺激的交點接近之時,即狗在無法辨別兩種不同刺激的不同之時,這隻被實驗的狗忽然不安起來,它狂吠,它不願安定,它對實驗者有敵意,它失去了已建立的交替反射,它不願回實驗室,它不願吃東西,甚至離開實驗室後仍是如此,有時且失去了「性」的能力。

  這是狗的精神崩潰的現象,是很接近所謂「實驗的神經病」。巴甫洛夫的解釋是腦皮上的興奮潛力與阻止潛力在無法辨別的刺激下的衝突。這當然只是一種假定,但以後,許多醫生與科學家以巴甫洛夫的實驗觀察人的神經病,也正是暗相符合,則是事實。

  所謂「實驗的神經病」,乃是巴甫洛夫創制出來的東西。他實驗一種強力可致痛的刺激―對狗會產生保衛機動停止分泌與消化機能的一種刺激。如較強的電擊。這當然有明顯的「阻抑」作用。如果以此作為交替刺激以求狗的流唾液反應,則這個刺激起了「阻抑」作用,同時又起了「興奮」作用,這就發生了衝突,產生了一種神經病,這就叫「實驗的神經病」。

  此外還有許多不同的「阻抑」。

一種叫做交替阻抑(conditioned inhibition)。上面談到過,交替反射的刺激可以再進而交替到另一種新的交替刺激。這個交替是由第一個刺激同新刺激同時刺激,多次以後而形成的。但每次交替之間,必須有一個間隔幾秒鐘的時間,如果不間隔,或間隔時間不足,則新刺激就產生了阻抑作用,這個巴甫洛夫稱之為交替阻抑。

  一種叫做稽遲阻抑(inhibition of delay)。上面談到過一種交替反射可稽遲幾分鐘,即在交替刺激後隔幾分鐘才反應。這稽遲的間隔很顯然即是阻抑作用。因為,如果我們用「解除阻抑」的方法,則被試驗的狗馬上會有正面的反應。

  還有一種是加強法的阻抑(inhibition with reinforcement)。這是一種很特殊的現象。即如果一隻狗已經被建立了一種交替反射,如以鈴聲獲得狗的流唾液的反應。以後如再在鈴聲刺激它時,餵以食物,繼續數百次,則狗忽然會失去了這個交替反射,即對單獨的鈴聲反無流唾液的反應了。這個現象,巴甫洛夫認為動物的大腦皮上在交替反射的影響下,總有回向阻抑的狀態的傾向,雖然有時候很遲緩。

  巴甫洛夫這些實驗的結果,說起來好像很簡單,可是他費了二十五年的時間,以後許多科學家,設計了許多相仿的實驗,(當然不是唾液的計算)來試驗人。所得的結果與巴甫洛夫的結論很相符。這就打開了心理學神祕的門,引起了許多新的理論。於是對人的看法也換了新的方向。

  巴甫洛夫在得到這些結論後,他又發現一個事實。那是在他所作實驗的數以千計的狗中,似可分為兩種不同的類別。一類是易於養成交替反射,但難於「消滅」;一類是難於養成交替反射,但易於「消滅」。巴甫洛夫認為這是狗的神經系統中內在組織有不同。平均來說,狗的興奮與阻抑應當是平衡的,但有些狗的「興奮」強於「阻抑」,有些狗則「阻抑」強於「興奮」。

  前者就是易於養成交替反射而難於「消滅」的狗,後來則是難於養成交替反射而易於「消滅」的狗。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