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在美國異鄉百轉千回的愛情故事。--《茉莉花酒吧》

2019/8/15  
  
本站分類:創作

一段在美國異鄉百轉千回的愛情故事。--《茉莉花酒吧》

茉莉花女郎看似嬌柔卻寄宿著高潔堅強的靈魂,
就算被運命無情操弄也無法讓她的意志折損一分。

湯姆是個亞裔記者,歷經了美國大城市裡勞心費神的採訪生涯後,選擇在偏遠小鎮的報社重新開始。在同事約翰的介紹下,得知了《茉莉花酒吧》的存在。酒吧主人余丹卉收容在美國輾轉流浪的中國女孩,建立一個「亞裔女性避難所」。在她美艷的外表下,隱藏著一層層的神秘面紗。湯姆與英俊瀟灑的同事凱文周旋在她身邊,難以自拔的同時,深陷在復仇計畫的中心,湯姆要如何全身而退?報社老闆暗中將女兒──艾瑪跟湯姆湊對,為這段複雜的人際關係,增添了更多的變數,湯姆最後情歸何處?一段在美國異鄉百轉千回的愛情故事,由茉莉花香開始,以茉莉花語結束……

「《茉莉花酒吧》把家族、民族、種族多重的愛恨情仇融為一體,超越了職場小說、婚戀情節、移民悲歡的單一模式。以敏銳的問題意識,揭出了現代社會的重重危機。其情節撲朔迷離,文筆深入淺出,是一部真正的好小說!」──山東濟南大學教授 宋曉英 專文推薦!

立即訂購《茉莉花酒吧》

 

內容試閱

【第十一章】

就在我最揪心的那些天裡,艾瑪也像熱鍋上的螞蟻,時不時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有一天早上,我剛走進去,還沒有坐下,忽然看到那扇玻璃門無聲無息地被推開,周圍安靜得出人意外。這個兇悍的女強人,一反常態,突然間變得像根長長的竹竿,搖搖晃晃彷彿被風吹進來。她的臉色陰沉,滿臉淚光,嘴唇乾裂,手指顫抖,全身的骨架像錯位一樣扭曲著。她是來找約翰的,鼓著嘴低聲嘟囔道:「你得幫我把他找回來。」

約翰坐在我的後面,雙手一攤,表示無能為力。我敢肯定她要找的是凱文。艾瑪說:「你當過私人偵探,我付錢。你說,要多少?」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約翰私人偵探的身分。我只覺得眼前一陣漆黑,頓時天旋地轉。他們說什麼我都聽不見。好一會兒才回神。我抬起眼皮,回過頭去瞥了他一眼。黑色捲曲的鬍子貼著雙頰,從耳朵兩邊四十五度向下巴匯攏,讓一張四方臉改了形。如果他把鬍子刮乾淨,走在馬路上,恐怕沒人認識他。我不禁回想到那天晚上從鎖眼裡竊聽到的談話內容,丹卉妹妹中英文夾雜地描繪一個中國人的形象,終於恍然大悟,原來約翰是來破案的!

【第十二章】

美國人喜歡用錢說話,所謂「Money Talks」,既簡單又實用。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老闆對我的要求迴避再迴避,一定有難言的苦衷。

「出了什麼事?」

「沒什麼,唉,」他嘆氣,猶豫了片刻才說,「艾瑪進了醫院。」

「怎麼啦?病得很重嗎?」

「她說凱文遭人陷害,快死了。」

「這和她進醫院有什麼關係?」

「醫生說這是她的幻覺。」

握電話的手抬在半空中放不下來,好像托著舉重的啞鈴,重量通過手臂壓到肩膀,從肩膀垂直往下沉,壓到兩條腿。我站不穩,扶著檯面坐下來。胳膊底下,兩條汗腺迅速分泌,熱汗像蟲一樣往下爬。後來他說了什麼我都沒有聽進去。過了好久,我朝右手看了看,電話還被托著,已經沒有了聲音。凱文被陷害死了,艾瑪得了精神病。聳人聽聞!這是記者最喜歡的消息,也往往是最不可靠的。如今出自老闆之口,他是消息來源,還會錯嗎?但是,我怎麼能相信,怎麼敢相信,我的兩個同仁竟然落到這個地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老闆說了嗎?我不知道。知道了又怎樣?一死一瘋,我能做什麼?不論是真是假,我得趕快離開,這個地方我根本不該來!眼皮沉沉的,一會兒看見凱文,一會兒看見艾瑪。我就這樣睡去了。一個推銷電視衛星的電話把我吵醒。醒來後發現內衣濕漉漉地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我把衣服脫了,披上浴袍,走進浴室,準備好好泡一下。就在擰開水龍頭的一剎那,突然,聽見隔壁有聲音。我的手自動地把水龍頭往回擰,我的腳自動地跨進浴缸,我的心自動地停止呼吸,耳朵自動地貼在牆壁上。整個人強硬成雕塑一樣紋絲不動。只聽見「砰」的一聲,腳下震了震,像是關門又像什麼東西掉在地上。這響聲讓我彈跳起來,連鞋子都來不及穿,直往外衝,好像跑去抓小偷一樣。開門一看,外面下著鵝毛大雪,花園裡的松柏灌木和花草都被白茫茫的雪花兒覆蓋,如同穿了白色的浴袍。走道的地上結了薄冰,磷光閃閃,一腳踩出去,凍得馬上縮回來。通往隔壁的地上留下了一串模糊的腳印。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