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川康之戰地下工作爭鬥內幕。--《1949,國共最後一戰》

2015/9/12  
  
本站分類:創作

國共川康之戰地下工作爭鬥內幕。--《1949,國共最後一戰》

作者劉錦親歷其境,以忠實客觀的角度,記錄無人道及的國共川康之戰地下工作爭鬥內幕。

川康之戰是1949年國共在大陸的最後一戰。國軍雲集在四川的軍隊當時有六十萬之多,而共軍卻只有十萬,但為時不到六十天,沒有發生過一場像樣的會戰,國軍卻全面潰敗。
1949年12月24日午夜,胡宗南所派成都城防部隊撤離成都,五天後共軍賀龍率第十八兵團趕到成都,成都正式易守。兩個月後,西昌也被「解放」,國軍西南軍政副長官唐式遵在西昌戰死。何以如此,是士兵無戰志?是指揮官太無能?抑或其他因素所致?本書將一一揭開川康之戰的內幕。
本書收錄國軍將領胡宗南、楊森、孫震、盛文、鍾樹楠、賀國光、周君亮等人的珍貴親歷記,將成都淪陷、西康淪陷與整個國軍撤守等的經過,帶領讀者從各個不同將領的眼界來看這場至關重要的戰役。

淪陷內幕,一一揭密! 

 

內容試閱

一、川康之戰的經過概略

所謂川康之戰是在廣州易守之後,隨著中共對整個西南的攻勢而來的。那時候,正是民國三十八年即一九四九年的秋天,中共派第二野戰軍司令員劉伯承指揮所屬部隊向西南區川滇黔各省進攻。第二野戰軍所轄之陳賡兵團,進攻雲南,楊勇兵團進攻貴州,陳錫聯兵團進攻重慶。攻擊重點則指向四川。中共認定西南戰役之關鍵在四川。事實上,雲南盧漢的兵力不大,很快就以「起義」名義靠攏了。貴州根本就沒有什麼抵抗力,只有四川區幅員最廣,人口最多,地方部隊及中央部隊都很多,劉伯承用陳錫聯一個兵團來「解放」四川,在兵力上講,如果真要作戰的話,當然是不夠的。因為陳錫聯兵團只有十萬人,而雲集在四川的國軍則號稱六十萬。所以當劉伯承向大西南進軍的時候,中共中央又從第四野戰軍林彪那裡撥了十幾萬人臨時歸劉伯承指揮,以加強劉伯承的兵力。林彪所統率的四野,原在中南地區,從湖北與湖南越過川鄂邊區及川湘區去攻打重慶,極為便當。除劉伯承指揮所屬第二野戰軍及所配屬的第四野戰軍的一部分進攻西南以外,中共中央當時又派第一野戰軍副司令員賀龍率領第一野戰軍的十八兵團即周士第兵團由陜西攻擊四川,對四川形成夾擊之勢。
至於國軍方面,這時候,胡宗南所指揮的三個兵團在寶雞一帶,守住川北的大門,內有秦嶺及劍閣之險可守;孫震、宋希濂、孫元良等部在川東;羅廣文兵團在重慶外圍;楊森與其他各部在重慶城內外;郭汝瑰軍駐在川南瀘州;鄧錫侯,潘文華等部隊駐川西;劉文輝軍駐西康及川康邊境;中央軍校在成都。
依理,如果單以兵員數字來說,國軍是應該足以應付劉伯承的攻擊而有餘的。因為不止國軍在數量上佔著優勢,同時地形有利,且又有空軍助戰。但自從一九四九年即民國三十八年十一月初川邊首次發現共軍蹤跡之後,為時不到一個月,十一月廿九日重慶便失守了。中間除了重慶外圍曾經有過零星戰鬥之外,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次正式的會戰。宋希濂大軍由川東退到川南,再由川南準備循樂西公路向西康撤退的時候,宋希濂本人及另一兵團司令鍾彬就在途中被俘了。羅廣文、楊森、孫震、孫元良各部紛紛循成渝公路或循遂寧到綿陽的公路撤退到川西綿陽、三台、金堂、什邡、新繁,灌縣一帶。共軍先鋒部隊只落得分成若干小組在後面追趕,如入無人之境一般。這時候,劉伯承就將攻擊重點指向樂山縣。樂山縣是川南的一個大縣。它是進入西康的樞紐。樂西(樂山到西昌)公路就是以此為起點的。劉伯承取了樂山之後,由川南退到由康省西昌縣的交通就被截斷了。國軍要想退入西康,就只有走另外僅有的一條公路―成(都)雅(安)線了。但劉伯承取了樂山之後,跟著又指揮他所屬的部隊繼續進攻,並將攻擊重點指向新津縣。新津縣是成雅公路的中點,新津被共軍佔了之後,國軍就無法入康了。當然,這並不是劉伯承用兵如神,稍有戰略戰術頭腦的人原都知道如此,獨惜它的敵人太不知道用兵罷了。否則,川康之戰,還是不會那樣快就結束的。共軍佔了樂山和新津之後,劉伯承本人才由重慶繼續前進,一直到達距離成都只有五十華里的龍泉驛大山,指揮一切。在劉伯承進入川東,佔了重慶,繼續向川西進軍的過程中,胡宗南的部隊已由陜西退入秦嶺,又由秦嶺退到劍門關。但賀龍所率的第十八兵團始終沒有對胡部採取強大攻擊,而只輕輕的保持接觸。其用意就在實現中共中央所預定的戰略計劃,故意保留川西、川北的地區給國軍,使國軍各部自動縮集在川西、川北,使之成為甕中之鼈。而國軍各部之行動,則恰巧無意陷入了共軍的安排。終而致於六十萬人一起在川西解甲投降,這真是最怪不過的事。
若干年來,西南軍政長官都是張群。迨川康之戰發生前夕,西南軍政長官一職才改由顧祝同擔任。而以胡宗南擔任副長官,並代行一切。以沒有戰略戰術眼光以至造成若干措施的不當來說,似乎應該責備顧、胡,然而事實上,西南方面,尤其川康方面對於糧食、彈藥等有關作戰條件,確實並無充足準備,這又似乎不能專責顧、胡了。
重慶撤退後二十天,國民政府的各院、部、會及國家若干高級將領都飛去了台灣。留在川西的六十萬國軍便各自通電起義投降了。於是,所謂川康之戰便在這樣沒有經過激烈戰鬥的情況下結束。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廿四日午夜,胡宗南所派的成都城防部隊撤離成都,西南軍政副長官兼國軍西南第一路游擊總司令王纘緒便以早與劉伯承有接恰的名義接收了成都。五天之後,賀龍率領第十八兵團由劍門關趕到成都。成都才正式易守。兩個月後,西昌也被「解放」。胡宗南駐在西昌的少數部隊被解決,西南軍政副長官唐式遵在西昌戰死。
以上便是川康之戰的概略情形,總而言之,地面上是沒有發生過什麼激烈戰鬥的。但這其中所包括的地下性質的戰鬥卻很精彩。這裡先談羅廣文的地下活動。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9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