媲美納米亞傳奇奇幻之旅。--《聖誕小公公》

2015/9/8  
  
本站分類:創作

媲美納米亞傳奇奇幻之旅。--《聖誕小公公》

小學四年級的吳小康,聖誕節當天黃昏在臺北市某大百貨公司內遭遇了時空錯置的意外來到了北極的雪花島,卻因此掀開了多年來一直盤據心頭自以為是的節慶傳聞,原來千百年來的傳聞並非全然無稽。聖誕老公公的真實性就在這一夜裡揭開,然而吳小康卻必須如同世界上已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們一樣,將此機密藏在內心一輩子。

你是否也相信有聖誕老公公的存在呢?
讓我們與吳小康展開一場愛與勇氣的冒險!

 

內容試閱

楔子
雖然冷得要命,但我還是再一次把兩隻手伸出外套口袋,用右手將外套左袖口往上拉開看了一眼手腕。沒有錯呀,現在的時間是八點三十八分,在8:38數字後面的兩位比較小的秒數格還在跳動,57、58、59、00,手錶上的數字時間跳成了8:39。
媽媽的聲音好像還在耳邊響著,那是在整整三分鐘之前她開口告訴我的一句話「八點三十六分!」,怎麼搞的,媽媽去了哪裡?!
我把快凍僵的兩隻手重新插回外套口袋裡,抬起臉來看看左右,再轉過身體又看了看兩旁,儘管這個動作三分鐘以來我重複做了一萬多次了,但還是忍不住又做了一次。「不行!」我告訴自己要鎮定下來,看這個情形應該不是媽媽不見了,而是我自己不見了!她只用了一秒鐘就把我放生了!
我忽然想起在我外套內側的口袋裡放著一支手機,那是半年前爸爸因為工作需要換了一支新手機,於是把他原來用的那一支給了我。爸說有時候他和媽兩人同時加班時可以先傳簡訊給我,好讓在安親班的我知道他們當天會晚一些來接我回家。爸還說平常時間不要用,當我不在他們身旁時,如果發生了什麼緊急的事的時候才可以用來聯絡他們。儘管這支手機看起來有點舊,機身周圍的金屬外框都有明顯的磨損,但我收下它時仍然非常開心,我覺得自己好像一下子變成大人了。這半年以來除了收過幾次他們將會遲來接我放學的簡訊之外,我可從沒想到拿它來和他們通話,頂多是在無聊時玩些陸威廉替我下載的App遊戲,也因為有了這些遊戲才讓我覺得這支手機的可貴。然而,此刻的我發現了它真的是可貴極了!
太冷的關係,我手僵硬而遲鈍地摸出了暗袋裡的手機,發著抖按開螢幕,找到了通訊錄裡媽媽的資料格,按了撥號鍵後將手機貼在耳旁。可是立刻便像觸電一樣將手機拿開,它才離開我的口袋幾秒時間便冷得像是一塊冰。我聽到了手機裡嗶嗶嗶的小聲音,等我拿到面前才發現螢幕上顯示出「沒有訊號!」四個字。
於是我試了爸爸的號碼,接著又試了我安親班好朋友陸威廉的號碼,都沒有辦法接通,最後我也只有失望地將它放回我外套的內袋裡。
「八點三十六分!」媽媽剛才的聲音又在我耳畔響起。
老師曾經教導我們,越是遇到緊急的事情,越要定下心來應付。我鎮定地回想了一下,剛才的我明明是在京華城百貨公司裡的廁所前面,開口問了媽媽一句「現在幾點幾分?」之後我便伸手推開了廁所門,在我推門的同時聽到媽回答我上面這句話的。當我一進廁所便發現,好像我打開的不是廁所門而是冰箱門一樣,一股冷空氣朝我身上襲來。那廁所就像哈利波特裡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或像哆啦A夢的任意門一樣神奇。
我的手錶此時是八點四十二分!
我媽帶我到京華城是吃過中飯後的事,我們在這個……嗯……在那個百貨公司裡混了一整個下午,直到剛才為止。但……我要說的是現在的時間應該是晚上八點四十二分,不管如何,如果依照現在的時間天也該是黑的才對,可是此刻陽光明明照在白晃晃的雪地裡,映得我眼睛幾乎睜不開來,難道現在是上午的八點四十二分嗎?我瞇著眼看了一下太陽所在的位置,它斜斜地在天邊站崗,是的,分明是上午時間,但,怎麼會這樣?
我媽帶我去京華城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每回只要我爸在假日時間加班,我媽就會載著我來這裡晃,她有她的東西可以買,我則有小孩子可以打發時間的「湯姆熊」。當我爸在公司將該做的事情做完後,我媽才會在百貨公司的某個位置打手機問我人在哪裡,然後來將我帶到爸公司再一起回家,在這之前她好像一點兒都不會擔心我會讓壞人給帶走。只要我提出這類問題時,她就會回答「放心!沒有壞人想要帶走比他還壞的人。」這一類讓我聽了不很舒服的話。我媽的舌頭很厲害,「它可以用來殺人!」這是我爸說的。有時候我會想,也許我爸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總是挑假日的時間去公司加班,就好比今天,一個快快樂樂的聖誕節,我爸他還苦命地到了公司做他那永遠也結束不了的事。
每當我和我媽兩人要離開百貨公司時,她也總是會先帶我到了廁所讓我上,不管我的肚子裡有沒有尿。因此,這間廁所裡無論是洗手台或是小便斗的位置,或馬桶間的間數等我都瞭若指掌,但那是現在以前的情形,此刻它們全不見了。我眼前所能見到的是白茫茫地一大片,這算是沙漠嗎?不對,沙漠裡應該很熱,而且顧名思義它也應該全是沙才對呀,所以這應該叫做「雪漠」,此刻我莫名其妙就從百貨公司裡的廁所門進到了一個不知名的雪漠裡了。
我望著前方,那是一片像海一樣看不到盡頭的地方,而我的身後一小段距離也就是我剛才「進來」的方位則有著一棵棵高到天上的大樹,它們本來應該有樹葉長在高處,但此刻完全見不到了,因為上面全覆蓋著白雪,厚厚的一層壓得高處的每一根橫枝都彎了下來,彷彿正低著頭問我來自何方?!
我沒有多做考慮,便轉身往樹林子裡走了進去。這個決定是我平常在家裡看電視,或是看書所獲得的基本常識,因為如果我不幸遇上了任何有可能侵犯我的動物時,至少有這些樹幹可以當我臨時的應急擋箭牌,可能讓我晚兩分鐘被野獸吞下肚,也許就是這救命的兩分鐘,能讓我重回到百貨公司的廁所內。這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我能以兩秒鐘的時間裡從廁所到了雪漠,誰說不能在兩分鐘裡回到廁所?我有這樣的想法讓我覺得自己像是瘋了!
往回走進了樹林裡,這一段是上坡路,當我到達了林子的最高點時,發現了接下來的路似乎與剛才樹林的另一個方向一樣,它仍然是在一段林子的下坡路後接著一大片的雪漠。也就是說,除非我待在這個除了等著被凍死的樹林裡之外,唯一的辦法只有管它三七二十一的離開這片林子,往任何一個方向遠離這個樹林。
我在這片小山丘林的最高點極目四顧,決定朝著樹影的方向走下去,因為那將使我背對著陽光,至少它不會讓照在雪地上刺眼的光線反射得使我睜不開眼。兩年前在學校裡的眼科檢查裡,我被驗出了有一百多度的近視,從那時起,每天晚上上床前我媽都會替我的兩隻眼睛裡各點上一滴散瞳劑,醫師說這樣可以避免我的視力進一步惡化。這好像有一些效果,因為自從我開始點眼藥至今,兩眼也只增加了七十五度與五十度而已。不過,卻有個惱人的副作用,那就是當我上戶外的體育活動時,必須戴上一付讓我看起來像個盲人的墨鏡,媽媽說那是避免我的眼睛因為陽光過度的照射而受到傷害。
而此刻,我沒有墨鏡,所以我選擇背對著太陽,反正我也不知道到底哪裡才是我的出路,我在原地轉一圈,我很擔心會不會這輩子再也回不到我家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