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這一過程的知青講述的切身經歷。--《中國知青半個世紀的血淚史(三)--青春凋零的悲愴》

2015/8/28  
  
本站分類:創作

親歷這一過程的知青講述的切身經歷。--《中國知青半個世紀的血淚史(三)--青春凋零的悲愴》

本集收錄的幾起四川、湖北和雲南知青因為與農民農工利益的衝突,而慘遭血腥殺戮的慘案讓人觸目驚心;列舉的農村農場一些當權者對知青人權踐踏和身心傷害的種種恐怖手段,如內蒙兵團20團粗暴毆打知青的場景令人心如刀絞。更讓人憤慨的是,雲南、海南和黑龍江等兵團的權勢者和農村的無賴對女知青的凌辱簡直肆無忌憚。同時還講述了許多知青因為缺乏自然常識和安全保護而喪生於水火雷電之中的悲劇。尤其痛惜的是因「瞎指揮」而造成的黑龍江兵團上百名知青燒死燒傷;內蒙兵團69名知青燒死;廣東珠海某農場36名知青慘死於颱風海潮之中等特大傷亡事故。然而,最為悲痛的還是謀殺陷害海南知青官明華、雲南知青陸寶康和震驚全國的呼倫貝爾盟歹徒強姦殺害留守知青等冤案大案,讓人不勝噓唏、淚流滿面……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因利益衝突引發對知青的殺戮
第一節 一棵樹引發的南江知青大慘案
以人性關愛的視野再俯視當年知青一路行進的旅途,就會感歎這確實是一悲愴的群體。他們如同古往今來遷徙的流民一樣,其中不僅要面對惡劣自然環境的侵襲,還要受到其他群體的傷害。尤其是在有利益相爭衝突之時,這個缺少人際交往經驗和頑強生存能力的群體,就在所難免地要受到野蠻殺戮……
在當時貧窮又落後的農村,農民本身生活已苦不堪言,知識青年的到來,擠佔了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和房屋,使他們本就貧困的生活雪上加霜,因此,知青與農民日常免不了因為利益衝突發生流血事件。下面這個可怕的慘案,就是因為知青迫於生活無奈,砍伐了一棵樹,而引發農民對知青大動干戈,最終釀成知青3死1傷的可怕命案。在已故知青楊二哥的〈南江知青大慘案〉一文中,我們痛心地看到了知青慘遭毆打殺戮的血淋淋場景:
大家還記得南江知青慘案嗎?還記得無辜慘死在當地政府、農民手中的萬啟超、吳行成、蕭潤澤嗎?還有死裡逃生,大難不死的王遠明嗎?可能很多的知哥知妹都不知道吧,他們幾位都是一九六四、一九六五年由重慶北碚區到南江縣團結公社社辦林場的老知青。
砍樹風波 一九六八年底,文化大革命中期,開始解散社辦林場,林場知青插隊落戶,幾人或一人到一個生產隊,這樣林場知青全分散了,多數知青被安置在當地農戶的空房或公戶(保管室)居住。在安置過程中出現很多不如人意的事情,很多知青家中一無所有,連最起碼的木凳,盛米的木桶,裝衣的木箱也沒有,更別談其他的東西。一個字難呀!就是在這安置過程中的不協調才引發出的這場血案。
記得大難不死的王遠明,外號「小伢狗」,當時巳婚。與另一老知青鄭開忠,外號“大鼻子",落戶於南江縣沙河區團結公社二大隊一隊。當時被安置一戶農戶的空房中,除了四壁一床,房中空空如也。當時王遠明,鄭開忠就找到隊上反應情況,請求隊長幫幫忙,求他們砍棵樹讓他們做點小家具。可時間一天拖一天,隊裡始終沒有回復,後他們又向公社革委會反映此事,也同樣杳無音信。當時的幹部正為那點小權成天勾心鬥角,根本就沒把知青的利益放在心上,誰管他們的死活。就這樣反復多次,王遠明、鄭開忠在萬般無奈之下就商議自已動手解決眼前的困難,反正沒人管—砍樹!
這天王遠明、鄭開忠在柴山看到棵較大的柏楊樹,滿心歡喜,這麼一來做點家具就不用愁了噻。二人忙回家提來斧子就開工了,「叮咚、叮咚」的伐木聲敲醒了沉睡的山林,這充滿希望,充滿歡快的伐木聲卻引來了過路的一位農民。當樹砍到一半的時候,一農民趕了過來:「喂,幹嘛的?這樹也是你們能動的?知道這樹是誰家的嗎?」王,鄭二人當時就給問呆了:「誰的?」「生產隊會計吳騰祿家的。」「不可能吧,這明明是生產隊的嘛!」王鄭二人打量著對方:「你誰呀?」「我就是他屋頭的,這樹說是他家的就是他家的,就不許砍。」這下可把王、鄭二人惹毛了,心想「媽喲,比老子還橫。」「爬開點喲,你說是他的就是他的,這明明是隊上的樹,我還說是我的呢,別理他,老鄭,砍!」那人一見苗頭不對轉身溜走了。後經調查,這樹確實屬生產隊的。
倆人累了大半天終於把樹給放倒了,接著請了好些社員把樹鋸開抬回了住地。三人(還有王妻)忙裡忙外的款待社員們,又忙著商議該先做啥後做啥的,心裡那個美喲,特別是王妻劉坤珍當時已有身孕,那份開心就更別提了,家總算有點希望了呀!就在他們滿懷希望扎根農村的同時,誰也沒有想到,一場悲劇,一場震驚華夏的慘案也隨之而來!
當生產隊會計吳騰祿得知知青砍走了他看中的樹,心頭的火騰地竄了上來:我吳騰祿,隊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這倆膽大妄為的知青這不明擺著當著眾人搧我耳光嗎?大小我也是個幹部呀,你才來的知青就這麼橫,要以後再多來點知青那還得了,不行,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可不是好惹的,一定要好好教訓一番這幫知青。吳於是四處祕密找人商議,準備打王、鄭二人。
一九六九年七月上旬某日。這天王遠明家中熱鬧非凡,高朋滿座,知青、社員坐了一屋,談笑聲,鬥酒聲不絕餘耳。這可是王家公子滿百日的喜慶日子,再者好多知青自農場解散後還是首次團聚,那般情也只有我們才能體會。正當大家沉浸在這喜悅之中時,隊上一社員李某滿頭大汗跑了過來,李某是王非常要好的朋友,王正要埋怨他咱這時才來,他卻把王拉出門告訴他說「不好了,會計吳騰祿約了好多人帶著兇器要來修理你,他們把東西藏在秧田邊的,他們正在薅秧可能待會來找你。」「我又沒惹他?」王遠明感到不可思議。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