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婚姻往事》(第三部分)

2015/8/22  
  
本站分類:創作

中篇小说《婚姻往事》(第三部分)

4

赴宴時,成萬平換上了銀灰色的襯衫,外套純正的深灰山羊絨,淺配深,一下子就像大學教授了。這身行頭,是亞光給他置辦的,也只有帶他去娘家露臉時,才准許穿。而平時,成萬平肥腿褲就肥腿褲,大褲襠就大褲襠,皮鞋上落灰也不提醒,像農民工,就像農民工吧,這個年齡的男人,不倒飭更讓人省心,落魄點也保持了女人安全的級別。

她們進門時,迎賓禮儀躬身躬得很由衷,笑臉笑得很虔誠,成萬平自我感覺良好,用大姆指向後彎了彎,說看見沒有,本老爺一出場,美女們大禮侍候。

亞光抿住嘴角的笑,成萬平就這點好,靠嘴皮子就能讓女人開心。

家人到得很齊,二姐亞明主位,見亞光她們進來,很有架兒,很官派,嘴角略咧,算笑,露出三分之一的牙,全是白金烤瓷的,粲然,美麗。然後右手一伸,示意她們坐。座次跟單位開會時一樣,也是按著級別、資格來的。因為缺席魯韋釗,成萬平直接挨著章士力。亞光叫了聲大姐夫,大姐夫對他露出親人般的憨笑。大姐心寬,就像亞光沒跟她催過債,幫亞光拉椅子,放大衣,還叮囑她小心包,說昨天老七在飯店,小常的包就被偷了,六七千塊錢呢。

小常算老七的家丁。老七是最小的弟弟,亞男。

人坐好了,靜場,由亞明致詞。單位那一套,搬到家裏也管用,群眾也配合,兩個嫂子,一個弟媳,她們就像亞明單位那些追求進步的女人一樣,仰著臉,作認真聽狀,虔誠地看亞明,聽亞明講話,然後贊許,點頭,誇獎二姑子亞明“明明真不一般!”而她們管亞光,一直叫老三;管亞傑,叫老大。輪到亞麗,連老四都不叫,根本就懶得提她。

兩個哥哥也是禮敬亞明的,那份客氣有點像表兄妹。亞光暗暗算過,亞明的權力究竟有多大呢?不是市長,勝似市長了。亞鯤的兒子進不去重點高中,亞明打電話,進去了。亞鵬的兒子上不去好大學,輾轉了數日,也是亞明費力,把他弄進去了。就是老七的小兒子,入園入託,省直機關難,亞明愣是找人給解決了。老七的媳婦黃巧巧在單位買斷工齡,歸國資委管的事,還是亞明打了一圈電話,幫她辦妥的。全家的大大小小,過不去的關,都是亞明擺渡的。亞明是家中的活神仙,女菩薩。

但救苦救難不是無條件的,無償的,有挑選。亞麗惹過她,這輩子,她的事就不管了。大姐亞傑和老三亞光在亞麗的問題上,站錯過立場,她也很難原諒。比如大姐借錢就從不敢跟她張口,張也白張。今天,她的兒子要結婚了,才把大家請到一起,這是給她們面子,也是給她們將功折罪的機會。

沒看到上禮包,但亞明的精緻手提包,已經鼓鼓的了。宣佈任務時,大家都積極請纓,另一桌的小吳小常,聽到分配他們類似安保的工作,都恭謹的站過來,走近兩步,洗耳傾聽。他們一個是亞鵬的司機,一個是老七的手下,長年跟這個家戰鬥在一起,堪稱忠實的家丁了。

後來,進入自由吃喝的階級,大家就不再那麼繃著了,亞明左右的,繼續給她出主意,完善細節。嫂子們,則小組討論,竊竊私語,她們一定是在議論亞麗,家宴,有亞明沒亞麗,她們不共戴天,從不在一個桌面上吃飯。姨子姐夫的家醜,讓嫂子們一輩子都有談資,什麼時候舊話重提,都樂此不疲。

很可能要錢的事大姐跟棟樑說了,棟樑的目光一直不跟三姨對視。他拔著身板,一身大品牌的毛西裝,側影看非常尊貴。他什麼好吃吃什麼,什麼有營養來什麼,上等人一樣,輕輕的,內行的,剝著蝦的第三節,細細品味,吃得頗為考究。亞光心說小狼嵬子,喝你媽的血,都不嫌腥啊。看看你哪里像個下崗工人的兒子,分明是省長家的公子哥嘛。這時,對面的老七說話了,他說三姐,那房子,昨天又貼告示了,他娘的,開發商——亞光急向他眨眼睛,示意他別說,可是大姐耳尖,她聽見了風向,她接話問老七,是不是那房子又變了?不拆了?

“可不是。這開發商,一天一個屁八個晃兒!”老七說,前兩天還讓大夥整錢整錢呢,錢整來了,他又不拆了,說成本太高。這回去他娘的吧,我不操那個心了,大夥咋整,我隨大流兒,我擎現成的。

大姐說聽見了吧,老三,那房子沒影兒的事,不用急著整錢了。

亞光散瞳一樣只看著眼前的菜。她原想借老七拆遷,她也買一套,跟大姐討回借出的錢,現在,老七一說,這討債的理由又不充分了。

大姐趴她耳朵說,多多那件毛衣,快織完了,等她放了寒假,就能穿上了。水粉色兒的,可好看了。

多多是亞光女兒家蓓的小名兒。

亞光說別挨那個累了,現在商場什麼都有。

“買是買的,那跟大姨一針一線織的,能一樣嗎?”

是不一樣。家蓓小時,不但毛衣毛褲都是大姐織,就是棉襖棉褲,也是大姐一針一線給做的。這樣想著,亞光猛往嘴裏填了一口菜,同時,又給大姐夾了一大箸。

大姐說老三,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說,你姐夫不是該退休嗎,前兩天聽人說,你姐夫要想順順當當的退,辦下來,最少得兩萬。

“上供?”

“可不是咋的。”

亞光知道大姐又要跟她借錢了。大姐夫是重體力,按工齡,55周歲,可以領養老金了。可是在老家那邊,辦事的人把退休當成了唐僧肉,合格的,隨便找個理由不給你退;不合格的,花了錢照樣能辦。大姐說你姐夫這個要是辦不下來,不但不領錢,還得倒交錢。五年,裏外得十萬。我尋思著,老三,你再借給我兩萬,閻王小鬼的,我打發他們。現在這世道不就是這樣嘛。等辦下來,你姐夫的退休錢補了,我湊個整兒,一堆兒還你。

大姐夫章士力正停止了咀嚼,向這邊看。他可能聽見大姐的話了,那張長年風吹日曬的臉,在酒精的作用下,紅光滿面笑呵呵的,彌樂佛一樣。

“反正你不看僧面看佛面!老三。”大姐說。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