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今生缘》(第三部分)

2015/8/18  
  
本站分類:創作

短篇小说 《今生缘》(第三部分)

大姐你這樣想就不對了,這輩子來不及,修個來世,也好啊。六道輪回,你下輩子能輪出鬼道畜道,別進人間地獄,也是好啊。

人間地獄是什麼樣?麗珍問

妙香說你沒看見,上禮拜接你出院,醫院裏那些缺胳膊斷腿的,開膛破肚的,腦袋瓜開瓢兒的,身體上插個泵換血漿的,他們遭那罪,就差下油鍋了。

也是。大姐夫端著菜進來聽了直點頭。他說可不是咋的,那摳眼球的,屁股上取骨頭安到腦瓜頂的,唉,那罪受的,我瞅著都難受。

所以我不治了嘛,回家,聽天由命!麗珍說。

麗萍幫大姐往起扶,要她上桌吃。起猛了,麗珍突然開始咳,咳得整個人都佝成一團。一口吐出,帶血了。黑痰輕,黃痰重,一口紅痰要了命——這是民間的順口溜,也是對生命的判斷,鄰居丫蛋她媽,就是咳血而死的,還不到三十歲。母親去世,也是因為吐血。大力眼疾手快,他想把痰盂移開,可是麗珍看到了。

她一下就坐那兒了,差不多癱了。

麗珍一生皮實得像牛馬,她從不感冒發燒,腳步也從未送過醫院。多少年來,她從早到黑,兩隻手就沒停下過,身體健康得像農村那個二姑。兩口子下崗,開小粥鋪,用那一碗碗兌了膠的米粥,維持了兒子的大學,工作,買房,娶媳婦。現在,日子稍能喘口氣,麗珍,卻得病了。

麗珍也是怕死的,看到血,她眼淚下來了。待她再坐到桌前,她開始打聽:芬子,你說的那個女的,叫什麼劉姐,她,真的磕頭磕出了兩手蓮花?皮膚病,也好了?

光碟裏有,明天我帶來。妙香說。

麗珍嘀咕,佛也好,大神兒也行,還有萍子說的上帝,信誰都行,能讓我好了就行。唉,咱二姑父死得早,要是他活著,我真想讓他來給我跳跳。

大姐你這就叫有病亂投醫。人一有了病,就瞎尋思了。麗萍對大姐說。信天父,讀聖經,也有不少好了病的。有一個姊妹,高校搞聲樂的,嗓子長了瘤,話都說不出來。後來,有人引領她走進教堂,天天讀聖經,做禮拜,現在,跟沒病一樣,唱詩班裏連唱帶彈,中氣十足,教堂裏的四壁都有她的回聲。臉色也紅潤,根本看不出是一個病人。

這個例子也很打動麗珍,她問:真的?

當然,這還能騙你。我上個禮拜去,還見著她了呢。

大力端起碗,說兩個妹妹不嫌你姐窮,不嫌家埋汰,我真替你姐謝謝你們了。你姐不管信啥,她要是能好就行。你看你們倆,一個信佛,一個信上帝,不管信啥吧,都比你姐命好。你們姐仨,就不像一個媽養的。

妙香沒有接茬兒,三姐妹的命運,確實差距太大了,當初踩著小板凳幫母親做飯,給妹妹們吃的那個大姐,她終生的理想,就是過上好日子。一晃,三十多年過去了,妹妹的日子都不差,妙香和瑪麗婭家都雇著保姆,只有她,還苦巴苦熬。妙香和瑪麗婭的信仰不同,但是對生活的品質要求,卻基本一樣。妙香開車上班,瑪麗婭也是以車代步。妙香住著上下加起來二百平米的房子,瑪麗婭家別墅。妙香的一隻手提袋,抵得上麗珍粥鋪一年的房租。瑪麗婭的一款鞋,也差不多頂了麗珍的半年收入。沒辦法,造物主也偏心,或者,他也有人的毛病,造物就像寫作業,頭一個,草稿版,粗枝大葉,麗珍小眼睛,小嘴巴,小個頭,小劑兒子。到了妙香呢,他才有心思。麗芬是標準個兒,標準范兒,凹眼睛,懸膽鼻,還有一口燦爛的牙。到了瑪麗婭這,上帝就像要和自己的手藝比試,麗萍是細腰身,黃金段,尖尖的下巴白晰的臉,環肥燕瘦,各有千秋。只有她們的這個大姐,才不像一母所生。更不能比的是麗萍還讀了許多書,黨校教職,在很多人眼裏已是金飯碗了,但麗萍不滿足,她有改變全人類的理想,特別是兒子留學後,去了幾次美帝國主義的國家,麗萍被深深吸引,她開始讀聖經,找上帝,她要做那個“臨走時一定要讓這個世界比她出生時變得更好”的人。她的偶像是昂山素季。

一隻蒼蠅嗡嗡飛來,在菜盤上盤旋,張大力用筷子一抽,神鞭手啊,那蒼蠅竟然被打中了,應聲而落,可惜落在了菜盤裏。落下後還在掙扎,細細的小爪兒,一對一對,摩拳擦掌,一拱一拱的向上爬。張大力繼續使筷子當兇器,要夾住它。妙香看出了他的殺機,止住他,讓他別夾死它,或者別扔下水道裏。妙香說,你給它扔下水道,就相當於向它發了洪水。

瑪麗婭則責怪姐夫,拿筷子整來整去,多噁心人呀,還咋吃呢?

張大力說我一看見蒼蠅就生氣,還有蚊子,它們也專找窮人欺負。這才幾月呀,就滿屋子來嗡嗡,我覺著你姐的病,就是它們招的。

蒼蠅被大力用筷子杵著,扔到了水盆裏,他要擰開水籠頭,過一次上帝發洪水的癮。妙香念了聲阿彌陀佛,說要修行,就不能殺生,蒼蠅也是一條命。

瑪麗婭問:那蚊子叮到你的胳膊,你打不打呢?

妙香說蚊子不叮我。

瑪麗婭說蚊子連佛祖都敢叮,你知道當初人們為什麼進香嗎?最初佛祖講學,四周都是蚊子,那些門徒,弟子,就點上香,給佛祖舉著,是為了熏蚊子。你說蚊子不叮你,難道你比佛祖還厲害嗎?……瑪麗婭多讀書的功夫終於派上了用場,她滔滔不絕,一段一段的,說得妙香都啞了言。那頓飯快吃完的時候,她們都沒有結束,關於佛,關於基督,誰更有威力。大姐麗珍吃下那碗粥,有了些力氣,她商量著看她的兩個妹妹,說:要不,我也信基督,也信佛,也信天老爺行不行?多信幾個神,沒什麼壞處吧。

一直沒說話的張大力,在往下撿碗。他說其實呀,說了歸齊,大夥信的是一個意思,就是老天,老天爺。一切事兒,都有老天爺給掌著呢。啥也別說了,以後,咱煮粥別放那膠塊兒了,你姐這病,說不定是從那得的呢。

                                        ——寫于2015年夏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