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篇海外生活實記。--《矽谷百合》

2019/6/27  
  
本站分類:創作

八十七篇海外生活實記。--《矽谷百合》

【一朵踩不死的矽谷玫瑰,一本由時間淬鍊而出的勇敢智慧。】

八十七篇海外生活實記,寫景、寫人、寫生活,忠實記述作者李嘉音十四歲離台到矽谷打拚的生活,單親育兒的甜蜜艱苦,以及探詢各地美景的旅遊散記。

那些觸動她的人事物,都變成她「昨日的心情」;而歲月淬鍊後的勇敢,讓她繼續勇闖更多「明日的路程」。

作者李嘉音十四歲即離台赴美就學,現居住於世界級忙碌及壓力頂尖的矽谷。全書以【昨日的心情】、【明日的路程】貫穿,分別講述作者移民到美國的各種生活體驗,以及遊歷世界各地的見聞感想。那些懷著漂流的鄉愁,以及打拼向上的日子,都在她風趣幽默的文筆下,化為鮮明生動、五彩繽紛的人生記趣。

立即訂購《矽谷百合》

 

內容試閱

〈功夫夢〉

  從小就愛看武俠片,狄龍、姜大衛、岳華……都是我心中偶像,夢中情人。每次看電影他們飛天遁地,武藝高強,俠氣沖天,就羨慕的要命。巴不得一飛入鏡和他們一起鏟除孽障,為民除害。
  國中畢業,來紐約唸書,媽咪因為怕我被黑人打(媽咪眼中,黑人多是壞人),於是國二時便要我課後去上武術學校,以備不時之需。我興奮到幾個晚上睡不著覺,心想我很快就會武功高強,飛簷走壁了。而且當時李小龍大大有名,在美國只要一說 Bruce Lee,個個聞風喪膽。李小龍姓李,我也姓李,祖宗八代,至少有一代是親戚,看誰敢欺負我?
  當時班上有個阿碧,和自家弟兄習武多年,五短身材,說是女生卻又像男生。走路、講話、個性,沒看到一點女生氣息。心想她將來會嫁給誰呀?結果自己白擔心,後來阿碧嫁給泰雅族王子(媽媽說是最好戰的那一族),真是一山還比一山高。我每天就和阿碧放了學去學中國功夫。
  功夫老師是達摩三十幾(數字不重要)代嫡傳弟子,也就是說我學的是少林功夫。哇!聽起來就很過癮。每天除了做踢腿、折腰、倒立等基本功之外,也學習前滾翻、後滾翻、空翻以及刀戟劍棍和少林拳術。二年下來,雖然不會飛但也會跳,走路有風。
  來美之後,出入小心,所以未曾出手過,因此所學荒廢。一年年的過去,畢業、做事、生兒育女,為事業家庭打拚,我的功夫夢早就碎了。一直到李安的《臥虎藏龍》出來,我又看到當年的飛簷走壁、蜻蜓點水,一口氣看了七遍,看得我老淚縱橫、不勝唏噓,因為覺得時不我與。
  不知什麼時候,家附近開了一間武林寺,每天開車經過都會見到他們教學項目:雙節棍、九節鞭、九龍關刀……看得我心癢癢,可惜坐四望五,年老體邁,這都是過眼雲煙。一天,琴來找我,她交了個摔角冠軍,同時也會武術的男友,大概想要和他有共同話題,於是找我一同上武林寺學武。好!要死一起死,小姐她年齡比我還大,我們都是為愛犧牲,兩人進了武林寺報名。
  武林寺中有七、八位師父,都是國內來的武林高手,大多是少林寺武術學校畢業的,年齡都是二十歲上下。武林寺學生大部分年齡約六歲至十六歲,四十歲以上的,幾個手指都算得出來,我和琴大概是全寺中年齡最資深的兩位。大人小孩一同上課,以不同腰帶顏色分級分班。一起跑,一起跳,一起翻,一起踢。每次上課,我跑得最慢,跳的最低,可是最專心學習,因為我是自己繳學費,其他的小同學都是被父母打鴨子上架,趕來的,愛學不學的。琴和男友幾個月後分手,於是留下我一人,繼續學了五年。
  進入了武俠的世界,開始接觸到許多同好,也見到了許多場的武術表演及比賽。記得有一次柏克萊武術大賽,我去為同學加油,一位老美同學問我:「Lily,你為什麼不參加比賽?」我差點沒笑掉大牙。老美就是這點可愛,不知天高地厚,此地高手雲集,想出醜也不用到此。接著他說:「四十五歲以上可以參加老人組,那兒比賽功夫的人少。老的都去打太極了,你想想!」咦!這招英明!我還有一年半就四十五歲了,指日可待,於是我努力不懈,等待四十五歲的來臨。但心中仍是許多的不確定,所以每年還是來柏克萊觀摩比賽和為同學加油。
  觀摩的幾年期間注意到一個老美老頭,功夫打的極爛,可是年年參加。每年見到他參加的項目愈來愈多,功夫裝也是一套一套的換。當然持之以恆,他的功夫也稍有進步。後來居然看到他開始拿獎牌,原因不等,可能報名人數不足或高手馬失前蹄、犯規等等,於是大大的鼓勵我進軍比賽的心願。
  有了目標就有了決心,有了老頭更有了信心。除了每星期按時上課,專心學習,兵器、拳術愈學愈多。南拳北腿、長短兵器,時時考試晉級,腰帶顏色也愈來愈深,快與黑色接近。同時也參加寺內比賽,以增加臨場經驗。
  柏克萊加大武術大賽(UC Berkeley Chinese Martial Arts Tournament)是每年四月在柏克萊校園內舉行。各路英雄好漢齊聚一堂,從早上八點比到晚上十一點半,多種項目同步舉行,目不暇給,精彩萬分。我則是在比賽前一、兩個月便開始增加練武時間,摩拳擦掌,每日聞雞起武。但是也無法練得太多,因為一大早體力耗盡,還得上班、帶孩子、洗衣做飯。
  緊張的日子終於來到,武術比賽報到手續繁複,規則又多。若是搞不清狀況,會是白練一場,得再等一年。那年,我比長短兵器,想想大概還要等很久才會上場,於是先坐在看台吃午餐,三明治才咬一口,就聽到大喇叭播音叫我的名字,叫三次如果沒出現便喪失比賽資格。我丟了三明治,拿起兵器就往場下跑。在場外跑了三大圈不得其門而入,最後衝進鐵門,氣喘如牛,滿頭大汗。因為大會找不到我,正預備進行下一項目。見到我,問我需要暖身嗎?我說,謝謝,已暖好了,喘呀喘的。上場第一步是檢視兵器,我畢恭畢敬的走向裁判,一面鞠躬一面呈上兵器,就像武俠片裡徒弟對師父一樣。結果裁判說,這是短兵器比賽,你的短兵器怎麼這麼長?我這時一看,哎呀!我一心急,抓了兵器就跑,根本沒看抓了什麼?手上拿的是長棍,於是就向看台上大叫:「快把劍扔給我!」(那時真恨不得會輕功),他們哪敢扔?劍就由觀眾席上一層一層的運下來交到我手上,我才完成短兵器比賽。
  我總共去到柏克萊參賽兩次,一共拿到六項金牌:小洪拳、刀、劍、棍、太極功夫扇和八福獻瑞(扇)。其中扇子是集體比賽項目,集體難度高在必須動作整齊劃一,開扇合扇只能一個聲音。我們這組六位老人家打敗了所有UC的年輕小伙子,大家都刮目相看。孩子們也很可愛,和我們這群老太婆照像。
  最後要在此聲明,老來習武不容易,寺內四十歲以上的學生幾乎都受傷。我也是全身瘀青,夏天不能穿短褲短裙,因為腿上青筋爆露,而且練兵器打到割到比比皆是。練兵器,未先打人會先打到自己。翻呀滾的也容易筋骨受傷,一定要三思而後行。現在已改打太極,但功夫底子是太極很好的基礎,沒有白學。雖然我沒有成為雪山飛狐,但有時去摸摸我的金牌,也算沒白忙一場。狐,但有時去摸摸我的金牌,也算沒白忙一場。

----------------
〈滑雪記〉

  我在紐約長大,所以每年都必須與雪共存。踏雪上學,到後來鏟雪才能上班(因為要先把車從雪中挖出來),這都是加州陽光下想不到的人間疾苦。到了冬天,如果不滑雪,就得在家發霉幾個月。  
  第一次滑雪是大一的寒假,因為搞不清狀況,再加上窮學生裝備不齊,戴了副毛線手套就上場。手套結冰,加上跌個半死,手指凍僵,大姆指摔斷了都不知道。直到吃晚餐時手指解凍,不能拿筷子才發現,這就是此生第一次滑雪的下場。
  搬來加州後發現滑雪是一項奢侈活動,不再像紐約每個週末都可去,或是今天下大雪就打電話到公司請病假,去滑雪。到太浩湖(Lake Tahoe)滑個雪,千山萬水,還得住在那。滑雪票比紐約貴得多,因為都叫 Resort,有的還有商場可以瞎拼、溜冰、洗溫泉、高空彈跳。不但如此,每個人穿的都是色彩鮮艷的滑雪套裝,用的都是名牌雪具。和紐約式滑雪大大不同,穿的是每天鏟雪的冬衣。第一次來加州滑雪就被人當做難民看待,當然這一點立即就得修正,花錢囉!  
  由於加州滑雪路途遙遠,所以機會變少,技術也愈來愈爛。再加上年歲的增長,膽子愈來愈小,體力愈來愈差,與滑雪的距離就愈來愈遠。每次看電視上的奧林匹克選手們閃電般的速度飛馳下山,或是高空騰跳,轉幾個東南西北、前後的空中翻滾,再平安落地,都羡慕得要死,希望能是自已多好!  
  幾年前參加了一個滑雪俱樂部(Nisei Ski Club),日本人辦的。日人滑雪歷史悠久,高手也多。我在裡面技術爛到不行,只有招歧視的份。加入三年,都是掛車尾。有一年他們決定舉辦滑雪比賽(Downhill Ski Speed Racing Contest)。我想這哪有我的份?結果有幾位會員大概想找人墊底,一直鼓勵我參賽。我前思後想,辦一場滑雪比賽不容易,我也老大不小,今日若不參賽,可能一輩子都沒機會了。而且在 Squaw Valley USA 比賽,是如假包換的奧林匹克比賽場地。想想就算能上場有個經驗也不錯,於是鼓起勇氣繳錢、報名。
  Squaw Valley USA 真不是蓋的,大戶人家辦起事來就是氣勢磅礡,有模有樣,世界級的比賽場地,一共有十二對紅藍旗幟。兵分兩路,槍聲一響,一起出發,這樣才有競賽感。往下滑時左彎右拐,曲道飛馳,不可轉錯或錯過旗幟,和電視上一模一樣。我不停的問我自己,知不知道在哪嘛?真的是愈看愈心驚肉跳!輪到我時已是兩腳發軟,兩眼發昏,問他們到底藍旗紅旗,哪個左轉哪個右轉,問了三次,別人都在瞪我!站上跳台,大家都是前後移動,增加起跳的速度,我也依樣劃葫蘆。在腳前有
  一隻活動的小棒子,一衝出去,觸碰了棒子,就開始計時。我管他三七二十一衝了出去,左啊右啊媽啊爹啊,見了旗子就轉,也不知顏色對不對,這輩子沒衝過這麼快的速度,真是不要命了。心想如果今日屍骨尚存,此生再也不玩這種遊戲。衝到了最後的一副旗幟,居然插在大樹旁,大樹邊因為溶雪,在樹的圓周邊形成了一個大洞,洞邊和旗幟的中間只有一呎寬(也就是十二吋的意思),一定要對準通過,不然就是死相很慘。我告訴自己:我不行了,已力不從心。我不是撞樹,就是跌入洞內,急的想哭,心中已經放棄。忽然眼前見到幾位好友在那揮舞大叫,「YES! Lily, You can do it!」哇!我居然還有粉絲?怎麼可以讓他們失望?鼓起勇氣,專心一致,過了這一關,永遠不再回頭!就這麼衝過了終線。
  回到了起跑處,才知道,有人見到連 Lily 都參賽,報名人數激增。這次比賽分三組進行,初級、中級與高級。因為自己覺得技術不夠,所以參加初級組,結果初級組人數最多,大家都說應該參加高級組,競爭者少,容易拿牌。一共五十六人參賽,三十八人在初級組。每人有三次機會,以最好的那次計分。結果那天許多高手因為求好心切,滑得太快,失速跌跤,或轉錯旗幟。更多的在最後一關,撞到那棵要命的大樹,或是跌入洞內。結果高手馬失前蹄,最後我拿到了第三名,現在是銅牌選手,光宗耀祖,哈!
  人生苦短,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一定要把握機會。輸了,得人生經驗;贏了,為自己留下證據。龜兔賽跑,參加就贏了一半!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