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今生缘》(第二部分)

2015/8/17  
  
本站分類:創作

短篇小说《今生缘》(第二部分)

二姑父好吃懶做,一年四季的農活都是姑姑一個人幹,二姑父閒時抱個牛鞭子,藍天白雲的放放牛;忙時,就是去跳一場二神兒有酒有肉,解解吃喝的饞。母親死看不上二姑父,說二姑命苦,找這樣一個裝神弄鬼的男人。二姑父家供著黃仙,一塊紅紙,貼到牆上,下面是供桌,長年擺著酒、燒雞什麼的,隔一段,他就替黃仙把那只雞吃了。長大後的麗珍還納悶兒:就算二姑父會乾坤大挪移,變豆包為驢糞蛋兒,可是那些女人,那些被黃皮子迷住了的女人,說哭就哭,說笑就笑,又是怎麼回事呢?

沒有君子,不養藝人。沒那些犯邪病的,大神二神吃什麼去?母親是城裏來的,她不信這些。二姑父通神,可他也只活了六十歲,倒是一年四季戰鬥在農田裏的二姑,活到了九十多,還硬實得能背著一捆柴禾疾步走。麗珍的精神信仰是搖擺的,你不信有吧,那老天爺是怎麼回事?一切有他掌管著呢。二姑長壽,二姑父早死,這不就是天道嗎?而如果相信有呢,那個神,道,老天爺,在哪呢?麗珍也希望能看見,讓他顯顯靈。

她一直以二姑為榜樣,覺得人只要能幹活,就不會有病,老天爺會給免罪的。可是現在,她才五十出頭,就病了,病得查不出病因。幾家醫院,有主張開刀的,有主張化療的,麗珍自己,主張出了院,回家養。她知道自己可能得了癌症,現在的病,一查出就是癌症,沒辦法。

麗珍看麗芬有些氣白了的臉,叫她坐下,喝點水。麗珍始終叫不出麗芬為妙香,而麗芬自己,最煩別人叫她麗芬,她願意聽妙香。把佛祖和姑父那個二流子相提並論,妙香確實氣壞了,她道了一聲法號,阿彌陀佛,很嚴肅的說:麗萍(她也始終不肯叫她瑪麗婭),你們那教不是裝神弄鬼?一個小木頭架子上子釘著一個小人兒,就成神了,還耶穌,天父。如果天上有爸爸,那咱爸,咱爸往哪擺?

咱爸是咱爸,天上的父是天上的父,各司其職。咱爸管小家,天父愛天下。麗萍對答如充。同時反駁:你們佛祖,也不過是泥巴捏起的一塊泥胎,供塊泥巴,就成佛了。他要真能發光看病,中央那些大幹部就不會死了——他們什麼資源動用不得啊,找誰找不到啊。

佛祖至少不騙人,佛說只要修行,人人皆可成佛。而你們上帝呢,就他一個總管兒,他一人說了算,聽他的,才能進天國。這和單位那些領導有什麼區別?

妙香的反駁也很有力。麗珍都有點佩服了。

哦,說的好聽,人人皆可成佛,如果你們都能成佛,那還每天燒香,獻供,給寺裏捐錢幹什麼?叫什麼種福田,真能逗人。修來修去,還不是得討好佛門?誰是佛祖?就是寺裏那些吃得肥胖流油的大和尚。

這時候,麗珍的丈夫回來了,他給麗珍拿回了新煮的黑米粥。他晃一下飯盒說快吃吧,這個沒放“塊兒”,他說的“塊兒”是一種堿和膠。麗珍家是開粥鋪的,兩口子從棉紡廠雙雙下崗後,自謀的職業,就是開一間粥屋。

看兩個姨妹都在,他說正好,你們也別走了,我拿回的粥多,再炒個菜,陪你姐一塊吃。

張大力人高馬大,幹活不惜力,就是腦袋不靈活。三姐妹家的日子,只有他家越過越走下坡。當初都是工人,他下了崗。而二妹夫,也就是妙香的丈夫,從工人變成了幹部,還變成了領導。妙香信佛,緣于這個領導讓她管不住了,領導有了小三小四,妙香的日子離離不得,過,過得苦。她用信佛修佛,找到了生路,修心,心不太疼了。好好修,修到天堂去,是她活著的奔頭兒。

妙香說不行,姐夫,我一會還有事兒,得跟他們去放生呢,不在這吃了。張大力已經挽袖子進廚房了,大姐家只有一室廳,老房子,四十多平,廚房就是倉庫。張大力咧嘴嘿苦笑了一下,說你姐這兒,確實不招人吃,太埋汰了。

瑪麗婭說二姐,這就是咱們兩個教的區別。你看我們,從來不嫌誰家埋汰,越是貧病疾苦,我們越是給予關愛。每到團契的日子,我們就去農村,照顧那些孤寡,殘障。我們像耶穌一樣,去愛所有的人。別說自己的兄弟姊妹了。

這一軍將住了,妙香停下了自己移動的腳步。為了顯示自己更不嫌棄,她開始給大姐梳頭,洗臉。麗珍的頭髮,已經全白了,臉上身上的皮膚,也在一塊一塊變淡,醫院拿不出好方子,民間淘的辦法,是說她缺色素,要多吃黑米。她們家的粥鋪,什麼米都煮,一把米加一個“塊兒”,就能變出一大鍋粘稠的粥,還泛著香味。市場批發的米,非常便宜。今天給麗珍拿回的,是從超市買的。

洗完臉,妙香給姐姐喂粥。麗珍要張口時,瑪麗婭提醒她:大姐,你吃前,在心裏禱告一下,感謝上帝,感謝在天之上的父,是您給了我們陽光,水,空氣,食物,是您……她的禱詞沒有說完,妙香打斷她,妙香說其實我們每個人的現世,都是前因後果的結果,前世積了大德的,這輩子必有福報。同樣,做了孽,也難逃懲罰。這跟上帝給不給食物沒關係,如果上帝真那麼靈,那麼萬能,那世界上每天都在發生的戰爭、洪水、地震,是怎麼回事?他怎麼不管管?

妙香把麗萍問住了。

這個問題麗萍初入教時,也有過。教友給她的解釋:戰爭,洪水,地震,這些跟上帝沒有關係,那都是人為,是人在作惡。天父給人的是愛,溫暖,希望,為此,他都把自己唯一的兒子,耶穌舍出來,獻給人類,為人類流血,替人類受罪。神父還說,這世間看似缺少公義,但是最後都有審判,到了最後的審判,誰也逃不掉。

這個解釋麗萍當時半信半疑。因為聖經上還說,洪水是上帝發的,是要湮死不聽話的人類,另造一個方舟,供他撿選的人上。她深層考慮的是:既然上帝愛世人,陽光照好人也照壞人,為什麼方舟還不讓大家一起上呢?

所以妙香的詰問,她有點語塞。

但是有一段話她還是信服的,上帝只管拯救,審判,他管不了那麼多。人類要想過上好日子,得靠自己。上帝給了人道路,真理,希望,想怎麼走,那是人類自己的事——她把這段話端出來,供妙香參考。妙香說這不得了,每個人想要有好的來世,都得靠自己修,這輩子修好了,下輩子享福。這輩子作孽,下輩子遭罪。麗珍搶過話,說我就是上輩子做了大孽,這輩子罪才遭不完了。

大姐夫在廚房喊,讓麗萍過去幫忙。問麗珍這大頭菜她是吃軟的還是硬一點?麗珍自從有病,嘴可挑了,從前吃什麼都沒事,現在,軟一點,硬一點,她都咽不下,她說嗓子裏像有塞子。

麗萍邊向廚房走,邊說上帝肯定存在。如果沒有造物主,我們的世界就是一片黑暗,一口倒扣著的鍋。是神,讓我們看見了日月,天地,和光。

我還是相信老天爺。麗珍說。舉頭三尺有神靈,就是說老天爺在看著我們。老話說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老天爺管著大家的命呢。他讓你井裏死,河裏就淹不著。他讓你三更滅,你等不到五更天。你們呢,也都別為我操心了,現燒香現抱佛腳,肯定來不及了;麗萍讓我吃飯前念叨念叨,怕是也不管用。要說啊,我除了謝老天爺,也得謝你姐夫,沒他,我早死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