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訏文集」經典重現。--《江湖行(上)》

2015/8/17  
  
本站分類:創作

「徐訏文集」經典重現。--《江湖行(上)》

這是一部帶有徐訏半自傳性色彩的長篇小說。故事以流浪人周也壯在江湖上的漂泊人生為主線,透過江湖流浪、都市漂泊、重返江湖、人世浮沉、峨眉徹悟等人生階段,與周也壯和葛衣情、紫裳、映弓、阿清、小鳳凰的愛情跌宕起伏,並著重於描寫戰爭背景下上海的都市風貌,來探討人生的掙紮奮鬥以及生命意義。

 

內容試閱



就在這時候班主與舵伯上來了。舵伯把這個圓臉大眼的人從地上扶起,班主連連地向他道歉。我當時就跑了出來,我想尋葛衣情但已經沒有蹤影。我一個人在街道上遛了許久。我重新回到戲院的時候,舵伯正在等我。他邀了班主,我們三個人那天晚上就到我們旅館裡談了一夜。我陪著他們還喝了許多酒。
現在我知道那個挨我打的人同那個穿緞袍的人是堂兄弟;他們姓劉,是當地有點小勢力的人物,他們祖父靠兩輛人力車租給拉車的做起,後來有了五十多輛人力車,每天租給拉車的,所以很發了點財。劉大的父親已經死了,母親就是葛衣情的過房娘,葛衣情同她母親就住在他的家裡。劉大據說大學讀過書,現在就在管理那五六十輛的人力車;劉二則在一家報館裡做事。他們每天有簇新的包車來接葛衣情母女,所以看來葛衣情的母親也很想把女兒嫁給劉大了。
舵伯知道明天葛衣情的母親要看他一定是談退婚的事,所以先問我意思。我的意思很簡單,如果這光是葛衣情母親的意思,葛衣情自己不願意,那麼我不能接受退婚,如果也是葛衣情自己的意思,那麼我決不勉強,但是我要同葛衣情單獨見面談一次。
第二天,舵伯去會葛衣情的母親,她果然提到退婚的事情。據舵伯說她很會說話,非常婉轉地說當初她答應的婚事,葛衣情自己並沒有知道,現在她女兒反對這個婚約,時世同以前不同,做母親的也沒有辦法。舵伯很堅決也把我的態度說給她聽。她很高興,只是不願意我同葛衣情兩個人單獨見面,後來舵伯作主,由他同班主陪同我與葛衣情見面一次,約定第二天上午在戲院裡。
為想念葛衣情,我曾經受過許多痛苦,但是在那個場合,我心裡倒很平靜。我同舵伯去的時候,葛衣情已經在那裡了。她坐在班主的對面,低著頭,兩手玩弄著兩面垂下來的髮辮,她比以前白皙豐腴,更顯得嬌豔與美麗了。
班主招呼我們就座,舵伯坐下來,我則仍舊站在那裡。我當時就直接地問葛衣情。我說:
「衣情,你是不是想解除我們的婚約?」
「那是我母親的意思。」
「你自己呢?」
「我……我,我覺得我們年紀太輕,太早了,太早結婚對你我都是不好的。」她仍舊用她纖長的手指弄著髮辮,沒有看我。停了一會,她又說:「你對我很好,我知道,但是我還想演戲,也許我可以到上海去演戲……」
「那麼我們何必要……,我們晚一點結婚也可以。」
「可是這是沒有日子的,而且,我們……」她忽然又停了一會,於是說,「我覺得我們都還年輕,我們都沒有讀過什麼書,我現在每天讀兩個鐘頭書。」
「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姓劉的了?」我不會說話,想了半天才問出那麼一句。
「他也對我很好,每天教我書。」
「但是讀書是他們城裡人的事情,」我說,「我們是鄉下人。我已經看好田,我有錢可以買田,買了田我們可以有一個家。讀書有什麼用?況且我也已經認識一些字了。」
「可是我不想過鄉下的生活了。我父親是種田的,苦了一輩子,沒有出息。所以我現在不想嫁人,如果要嫁人,我也要嫁一個讀過書的人。」
「好了,好了;既然這是你自己的意思,我們就把婚約解除好了。」我很痛快地說。說完了我就一個人跑了出來。
我一個人回到旅館,我躺在床上,我心裡很難過,但是沒有哭。隔了許久,舵伯回來了,他帶回了她們退還給我們的兩千元聘金。
舵伯看我不快樂,他說:
「不要難過了,為女人難過是不值得的。你還年輕,將來要碰見女人正多。多碰見一些女人就會覺得女人都是一樣的。一個男人碰見第一個女人,正如女人養第一個孩子,以為只有這是一個奇跡,等多養幾個孩子,就會覺得這是平常得同大便一樣了。」
但是我沒有理他。他又說:
「老實說,像你這樣的年紀結婚也太早,我根本就不贊成你這麼早成家。男子漢大丈夫,到處都可以找女人,什麼女人都可以做老婆,稀罕什麼。」
我又沒有理他。他於是又如此這般同我講,足足講了兩個鐘頭,我還是沒有理他,最後他可是發怒了,他圓睜了兩眼大聲地說:
「野壯子,你同我在一起,我一直沒有罵過你打過你,今天我要打你了。為一個女人,這樣想不開,你還像個男人不像?」說著他就提起粗厚的手掌批我的面頰,他說:「起來,給我起來。」接著他又打了我兩下,把我推倒在地下。
我從地下爬起來,我說:
「好,你打我。」
「我教訓你,你需要教訓。你要是像一個男人,你也打我。要是你打倒我,我把葛衣情搶來,做你的老婆;要是你打不過我,你聽我的話,跟我去玩玩女人。你不是女人,睡在床上撒什麼嬌?」舵伯說著又過來打我一個耳光。
我一氣,冷不防的就在他肚裡打了一拳,但是他竟是毫不覺得似的,握著我的手臂,又打我的耳光。我就用左手在他的臉上打了一拳,他忽然哈哈大笑,一翻身就把我扛在他的肩上,輕輕地把我拋在床上,他用一隻手握住了我的兩隻手腕說:
「你不要以為你的力氣大,老實告訴你,那天在杜氏宗祠,你帶著葛衣情到後面去的時候,誰在為你抵擋許多追你拉你的人呢?你以為你自己有本事麼?」他哈哈大笑地說,「笑話!你會什麼?你什麼都要從頭學起。打架,哈哈哈哈。」
這時候,我才想到那天在杜氏宗祠我所以能夠這樣順利地把葛衣情帶走的道理,但是那天我竟一點沒有看見舵伯也在打架。他一隻手握著我兩隻粗壯的手腕把我按在床上,我除了兩隻腳瞎踩以外,什麼都不能動了。我於是不得不認輸了,我說:
「好,我認輸了。讓我起來。」
舵伯鬆了手,我從床上起來。他握緊了拳頭對我晃搖幾下說:
「看看這個,我就不能用這個打你。」
我用手摸摸他鐵一般的拳頭,我知道他為什麼不用拳頭打我了。
「告訴我,那天在杜氏宗祠,你在什麼地方?我怎麼沒有看見你?」
「我在後面,看見你跳上戲臺,我就跑到前面,許多人都想跳下去,都被我攔住了,否則你怎麼走得脫。後來你帶著葛衣情從後面下去,我就跳上戲臺,於是大家都跳了上來,有的看見葛衣情,嘟囔著來追,就是我把守著台門不讓他們下來的,你都不知道。」
「那麼說,我同葛衣情的事情也是你造成的。」
「我早就知道你喜歡那個妞兒了。」他說,「好,現在不要談她了,穿好衣服去玩玩,明天我們開船去做生意,有了錢,我們到上海玩玩去。」
在我洗臉穿衣服的時候,舵伯又說:
「現在你還想買田麼?」
「我不想了,沒有老婆,我沒有法子學我爸爸,我要……我要……」
「你要學我了,是不?」
「我不知道。」
其實我知道我即使要學舵伯也是不可能的。他的樂觀,他的氣魄,他的對什麼都不在乎都不是我所能學的。
現在我知道他的生意並不是正當的生意,他走私,他販土,他也為人家販賣軍火。他先是不讓我知道,等我知道了他也不隱瞞,但是對於我膽小憂慮害怕的情形,知道我是不配做他的夥伴的。
而實在說,我對於發財並沒有多大興趣,我雖然已經並不以葛衣情為念,但是對於葛衣情羡慕讀書人的事情,始終在我腦子裡。
於是,當舵伯知道我對於他的發財夢想沒有十分興趣時,他問我打算怎麼樣,我告訴他我要讀書。他想了一想,表示並不反對。
他告訴我他在上海有一個朋友,我可以到上海去,讀書的事情可以同那位朋友商量。他把錢分給我,教我把所有的存款匯到上海,存在上海的銀行裡。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