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偏鄉弱家庭與教育的暖心故事!--《沿山公路旁的六顆星》

2019/6/18  
  
本站分類:創作

關懷偏鄉弱家庭與教育的暖心故事!--《沿山公路旁的六顆星》

★在屏東「沿山公路」的南邊純樸的農村裡,住著勇敢又自信的一家人。屏東資深兒童文學作家──陳林,以輕快又溫暖的筆觸,描述五個同母異父的孩子,如何無畏外人異樣的眼光,勇敢牽起彼此的手建立自信。這是一段既感動又溫馨的地方故事,看見一家人真摯、無懼且最寶貴的情感!

----------

我叫阿寶,潘德寶,今年十二歲。雖然自己說來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我的功課確實不錯,體育更是沒有人能跟我比!我有四個讓我自豪的四個兄弟姊妹──

大妹陳梅蘭,阿蘭的人緣好得不得了,但有不少同學的家長卻不贊成他們跟阿蘭玩在一起,因為那些家長總是說:「她的阿母不正經」;大弟陳子陽,他的成績很差,拳腳功夫倒是不錯,而且他非常地有正義感;小妹潘英英天生皮膚白皙,像個漂亮的瓷娃娃,不知道為什麼,年紀小小的英英居然可以說一口流利的日文;小弟王英鴻,他不打架,不偷東西,不會在褲子撒尿,但就是有個毛病:喜歡拿著筆到處亂畫!但我覺得英鴻好像很有繪畫天分!

雖然我們的房子很破很舊,外公外婆也說我們家沒有財產,但是我們過得很快樂!我們一家人將會緊緊擁抱在一起,綻放出粲然之光。

立即訂購《沿山公路旁的六顆星》

 

內容試閱

【1】
  我叫阿寶,住在屏東沿山公路南邊,今年十二歲,讀國小六年級,暑假後就要到離我們家有一段路的國中讀書了。
  外公外婆說他們沒什麼閒錢,叫我乖乖到鄉內這間國中報到就好,不要想跟著班上那幾個有錢的同學到明星私立國中就讀,那些國中的學費很貴,就連天天載送學生上下學的校車交通費我們都繳不起。
  而且,國中今年來了一位女校長,聽村人說,她很用心,督促課業品德毫不鬆懈,對於家庭狀況較差的學生,關心也是亦步亦趨。
  外公外婆說我今年十二歲,他們說這是「台灣歲」,不是我們學生所說的十一足歲。
  我的功課雖非全班第一,但也是居於領先群,很少落到五名外。
  功課不錯,體育更是沒有人能跟我比,歐陽老師身高一百八,站在身邊也沒比我高多少,他把我當小朋友,當作自己的孩子(這應該只是我自己的幻想)。
  在運動方面,老師一直把我當成是他最好的球伴,他買網球拍給我,幫我挑運動鞋,教我如何打球,跟我較量球技,雙打時,也都是跟我搭檔,鄉裡很少有人打得過我們,就連國中那些體育老師也都是我們的手下敗將。

----------   
【2】
  我們跟外公外婆住在村外的空地,一棵大樟樹、一棵龍眼樹、一棵番石榴,還有幾棵不知名的小樹環繞四周。雖然我們的房子很破很舊,聽說土地也是一位好心村人借給我們的,外公外婆說我們家沒有財產,但是過得很快樂,我們才不會嫌棄自己的家呢。
  房子幾乎都是由斑剝木材和鏽蝕鐵皮組合而成,聽說是外公自己蓋的,雖然不是村內同學家那種堅固體面的水泥建築,但是屋前屋後盡是盎然的菜園和繽紛的花壇,讓我們的家倍顯溫馨。
  蓊鬱大樹站在屋前屋後,撐起片片綠蔭,樹影給人一種舒服慵懶的愜意,我總是認為這裡就是諸神與天使聚居在一起的天堂。
  抬頭,雄偉大武山就在眼前,屋外不遠處就是屏東的沿山公路,路上車子不多,除了偶而路過的外地人,白天就是幾部村民載運農具或農作物的重型機車疾馳而過。這條大路詩意十足,台灣欒樹、桃花心木、鐵刀木,三種樹木沿著路旁的台糖土地羅列成帶狀樹林。我家附近是兩排綠油油的桃花心木,白天還偶而能聽到呼呼車聲,一到夜晚,整條路就陷入無邊的沉靜,只有村內的犬吠聲和四周蟲鳴伴隨著我做功課。

----------   
【3】
  十二歲讀國小六年級,這有必要交代嗎?當然!因為我是七歲上國小一年級,這在我們兄弟姐妹中算是正常就學,我底下這個妹妹阿蘭今年都已經十一歲了,還在讀國小二年級,只差我一歲,卻差我四個年級,很奇怪吧?不奇怪,因為在她十歲時,外婆才拜託歐陽老師帶她到國小找校長。
  阿蘭是有一次過年時,才由媽媽帶來外婆家裡的,我也是那時候才第一次見到這個小我一歲的妹妹,媽媽跟外公外婆說阿蘭姓陳,爸爸是開計程車的,外省人。
  「妳想氣死我們,是不是?」外婆氣得語無倫次,外公牽出機車,我不敢跟上去,憂心忡忡地看著那位我很少見面的媽媽,正被外婆罵到連頭都抬不起來。
  「十歲都還沒送她去讀書?」外婆嘆口氣:「唉,連戶口都沒報,是不是?」
  「有啦,只是沒送她進學校。」媽媽對我微微一笑:「阿寶,過來,媽媽看你長多高了?」
  她手中抓著一條絲巾,左右角輪流捏著,跟我說完話後,騰出一手,招呼我走到她身旁,外婆忿忿按下遙控器,關掉電視。
  我不敢立即走過去,怕外婆不高興,媽媽從皮夾裡抽出一張千元大鈔,我緩緩靠近,低著頭接過那張讓我心跳加速的大鈔,媽媽摸摸我的頭,語氣非常慈祥:「好好讀書,要聽阿公阿嬤的話,知道嗎?」
  「妳自己都不聽我們的話了,還要妳兒子聽我們的?」外婆氣呼呼的丟下遙控器,自己走到屋外:「為什麼不早一點帶她回家?」
  阿蘭站在一旁,看著陌生的外婆一直發脾氣,她開始不安地擦著眼角,我走過去牽起她的手:「阿蘭,我叫做阿寶,潘德寶。」
  她先看了一下媽媽,再把眼神飄回我臉上,放開我的手,她朝著我比出兩個小手掌:「我今年十歲,我叫阿蘭……」
  天啊,她好像不知道自己的全名,頓了一下,眼睛又飄到媽媽身上。
  媽媽朝我們笑一笑:「阿蘭姓陳,陳梅蘭。」
  阿蘭姓林?為什麼不跟我們一樣姓潘?還有,她好像不知道自己的全名?
  「校長,這位小女孩這幾天她媽媽才帶回家的,以前媽媽帶她在外頭住,也不知什麼原因,一直都沒讓她上學。」歐陽老師站在校長桌旁,直勾勾地盯著校長。
  當時我也站在校長室,一句話都不敢說,都是歐陽老師一個人在跟校長說:「這孩子資質很好,我到潘德寶他家作家訪時,她很有禮貌,以後絕對是模範生。」
  校長抬頭瞪了歐陽老師一個白眼,然後又斜著眼瞅著阿蘭,打量阿蘭好幾秒鐘,然後站起來,抬頭端詳著我(就算是站起來,校長還是需要抬頭看我),面無表情地緩緩吐出話來:「歐陽老師,把他們帶到教務處辦理入學手續。」
  外婆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人躲在校長室外的樓梯轉角,見我們走出校長室的神色,她就確定校長答應了,她高興地拉著阿蘭的雙手:「有沒有謝謝校長啊?」
  校長好像不想正眼看一下阿蘭,我知道他瞧不起我們這一家,這應該是外婆只肯在外面等,不願進到校長室的原因。 

----------
【4】
  阿蘭一開始讀一年級就是全班第一名,那些功課對她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在課堂上聽一聽老師解說,回家也沒多讀幾遍,每次考試隨便寫寫也是一百分。
  她在班上人緣好得不得了,功課任由大家抄寫,不懂的課業來問她,她一定無償解惑,當然,老大姐的身分也占了不少便宜,班上沒人喊她的名字,都是直接叫姊姊。
  在班上人緣好,但不一定就到處受歡迎,不少他們班上同學的爸媽或是阿公阿嬤,根本就不贊成自己的孩子跟阿蘭玩在一起,因為他們總是說:「她阿母不正經,這孩子最好不要來我們家。」
  更過分的是,有一次我在雜貨店外走廊不小心聽到幾位婦人在聊天,「生一堆雜種,丟回來給老爸老母養,一丟就是五個,長大不是流氓就是太妹,唉喲,以後村裡的治安怎麼辦?」,「唉喲,五個孩子五個爸,真是厲害喔~」,「哈哈~」
  我本來是要進去買醬油,走到門口時沒有跨入店門,就自行離去,老闆娘看我走過去,趕緊朝著那兩位長舌婦,呸,呸,我知道老闆娘是在跟長舌婦打暗號,要她們住口。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