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段迷人的愛情故事。--《圍牆情人》

2019/6/13  
  
本站分類:創作

兩段迷人的愛情故事。--《圍牆情人》

作者以電影般的剪接手法、詩化的敘述、留白藝術,講述兩段迷人的愛情故事。在充滿隱喻的生命對話,以及謎樣、奇幻又荒誕的氛圍中,一步步走進主角的想像世界和現實困境。

------------------
兩人之間的情感,就像柏林的圍牆,拆除後仍有隔閡要跨越。
而這世界極其荒誕又複雜,就像河馬大便時會甩尾巴一樣──毫無道理。

|圍牆情人|
歷史曾經記載二戰後的德國分裂,最後得出一條結論,那就是不管往後德國的發展如何,實質上的問題還是存在,因為長久以來,兩邊已經發展出不同的文化和生活習性,就算圍牆已經倒塌,象徵了雙方的友好,但仍需要時間來磨合彼此間的差異。
我看著柏林圍牆本身,就像看見自己──
她有她的圍牆;當然,我也有我的。
雖然我們一找到對方,就要分離了,但沒關係,只要彼此都在。
我願意擁抱她孤獨的靈魂,我願意為她卸除自己的防備,
認認真真的愛上她,給她一份溫柔的愛。

|搖擺河馬|
「我」在路上不經意的遇見一名外星女孩,「我」帶著她尋找地球上的水源地,可是行進過程中「我」被一股巨大的神秘力量牽引住,進入一塊奇異又不可思議的空間。
我分不清那裡究竟是過去還是未來,我不確定。
總之,我似乎掉入宇宙的祕密。
我可以知道,眼前的路不一定是路。
不管多努力走到哪裡,抵達哪裡,結局都一樣。
我迷失了。總之,我迷失了。
醒來時,我呼了一聲說:「簡直就像『搖擺河馬』。」

立即訂購《圍牆情人》

 

內容試閱

|圍牆情人|

  我想,多少還是能說點什麼吧。
  關於生命。
  關於圍牆。
  關於孤獨。
  關於我們相愛卻能彼此獨立。
  妳有妳的圍牆;當然,我也有我的。
  雖然我們一找到對方,就要分離了,
  但沒關係,只要彼此都在。
------------------
   
【1】
  上上個夏天發生好多事,生活淹沒了夢想,庸碌消耗了時間,青春一下子就消失無蹤,曾經寫下的永遠、一輩子的好友、保持聯繫、永遠愛你,這一切的一切現在全癱在鋪滿灰塵的木頭櫃子中,沒有人在意。
  偉大的時代巨輪,牽動著城市汰換的樣貌,一季季的趕上流行,又一季季的退貨,生命流轉如昔。每天我們都是這樣活著,不知不覺來到下一個階段。
  好像就是這樣,時間一到,我們都假裝長大。
  上個夏天來的時候,我落在一間充滿洋風的學校,平時喝的是法國咖啡,吃的是義大利麵條,聊的是世界主義,跳的是拉丁舞,學的是德國分裂,看的是好萊塢電影,愛的是英國腔調,做的夢是古巴革命英雄。
  似乎有過那樣一段日子,……
  ……那時我睜開眼,清楚記得自己右腳踩在二十一世紀初,左腳踏上二十一世紀末,想著這百年中,人口將塞滿地球,海洋會吞掉四百個島嶼,鳥類以及高等植物即將滅絕,紐約、倫敦、舊金山、威尼斯、東京、曼谷、雅加達、上海、里約熱內盧將會一一淹沒,成為新的歷史。
  就是那麼一回事。我的腦中塞滿知識,卻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而生活則是一補破洞,充滿無止盡的虛無。
  我筆直望著前方,開始頭暈腦脹,開始視線錯亂,開始看不見自己,開始遠離自己。我拚命抬頭挺胸,站在現實上,卻驚然時間正往兩邊輾壓,一邊是過去,一邊是未來,而我只是瞬間。
  就是這樣。再過一百年,不管我往哪個方向走,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終會化為烏有。
  反正什麼都帶不走,我試著安慰自己。
  左手按著計算機,右手數著生命。一根手指頭是十年。截至目前為止,我用光了三根手指頭,發現裡面充滿了煩惱。若將手指頭的長度對照煩惱的數量,那真是不可思議的真實。不過,這就是事實。
  寫下這段話時,我正處於一個要死不活的狀態。那時我是大一新生,做什麼都提不起勁,覺得生命是一團垃圾。而學校的事更不用說,我對那一點也提不起勁。一方面我選的科系是參考《學生大企業》雜誌的年度企業最愛大學生科系排行榜,並不真的狂熱於此;另一方面,休學工作或重考也不被家人允許。
  然而,自己究竟喜歡什麼、適合什麼,一點也沒有頭緒。我覺得每一條路都可以走,但似乎走不到最想要的那一條道路。至於自己擅長什麼、天賦在哪,通通無法確定。檯面上的科系或者專精的領域也並非我的渴望,念大學好像就只是活著的一部分。必須隨著時代、期待而待下來的暫時棲息地。好像就只是我總得待在什麼地方,安插進去,然後學著適應和妥協。
  ○九年的夏天,心情實在煩悶,於是我買了一張單程機票,坐上生平第一架飛機,在島的上方看島的落寞,意識到自己渺小得可怕。
------------------

【2】
  地點:距離紐約二五五英里。背包:錢、墨鏡、防曬霜、短褲、巧克力、地圖。
  七月四日,美國獨立日。一間合租的小木屋。背包客。打工。遊樂園。旅行。尋找。久別重逢。分道揚鑣。
  
  「所有事都一樣,只要想著空間和時間,一切就容易多了。」說這句話的同時,我們正待在遊樂園的鬼屋。我穿著吸血鬼裝,而他穿著像史瑞克那種塊頭的兇狠裝扮。
  「為什麼?」
  「就是那樣啊。」他說:「世界上發生的事全都不值得一提,大抵人們的生活都一樣,周遭充滿著悔恨和遺憾,而且老實告訴你,尤其是感情這一塊,沒什麼好講的。」
  「啊?」我說。
  「太渴望完美的結果,有一天你會把自己逼到絕境。這是達不到的事,因為你就是會遇到差○.五米的人;就算已經成為情人,雙方的心底也還會存放著另一個情人。這件事你明白嗎?」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