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勞動使人快樂

2019/5/24  
  
本站分類:生活

【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勞動使人快樂

《浮士德》是一部德國古典主義巨著,在世界文學史上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和影響。這部作品是歌德根據一個在德國流傳很久的民間傳說創作而成,它分上下兩部,全劇以主人公浮士德的思想發展變化為脈絡,主要描寫浮士德這一生為探求人生真理的痛苦經歷。

 

浮士德一生所經歷的五個階段,作品分別從學者生活、愛情生活、宮廷生活、藝術生活和勞動生活等五方面詮釋浮士德形象。在《浮士德》第一部作品描述中我們可以看到,浮士德畢生都在不斷地博覽群書,鑽研各種學問,然而到最後卻發現他的這些學問離現實已經太遠。為了尋求新的人生真理,他不惜以靈魂做抵押,與魔鬼梅非斯特訂下契約,僅僅是為了想去體驗他以往生命中所沒有感受過的東西。當他看到那些大學生們只是單純地追求物質和肉體上的享樂,他認為這並不是“美”,可是當他自己沉迷在與葛麗卿的愛情生活中時,卻發生了一連串的悲劇,使得飽受良心譴責的他不得不拋棄葛麗卿,繼續去探索新的人生。這時開始了《浮士德》第二部的作品描述。當他從過去的愛情失敗的痛苦中蘇醒過來時,又因為自己腳下的這片生機勃勃的土地激起一股事業熱情,可他看到羅馬帝國裡的皇帝昏庸無能,荒淫無度,臣子更加愚蠢、腐敗,結果導致民不聊生,而自己卻像個小丑似的伺候這些君臣,甚至還要把古希臘美女海倫拘來給皇帝欣賞,除了這些,任何有意義的事情他都不能做,他對政治現實感到失望,他放棄了宮廷生活,再一次開始他的探索,這一次的探索他鎖定為尋找古希臘美女海倫。海倫是古典美的化身,尋找她,也就等於在尋找古典美,當他找到海倫並與她結合生下兒子,一家幸福的生活時,兒子死了,這時的海倫認為“幸福與美不能長久結合”,離開了浮士德,這又說明浮士德對藝術生活的追求走上了“死亡”的道路。終於,在經歷了學者生活、愛情生活、宮廷生活、藝術生活的層層痛苦後,他在圍海造田、改造自然的勞動中找到了人生的真諦:為人民開拓疆土,讓他們安居樂業,這才是人生的真正意義。同時也因為他有參加這個創造性的勞動,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與滿足。

 

我很懷念四十年前在農村的勞動,手掌皮膚撕裂的那一刻,過去的一切都在裂痛中轟的一下閃回。我想起了四十多年前的墾荒,把鈀頭齒和鋤頭口磨鈍了,磨短了,於是不但鐵匠們叮叮噹當忙個不停,大家也都抓住入睡前的一時半刻,在石階上磨利各自的工具。

我們勞動在一塊寂靜的荒坡上,想望未來滿地莊稼,心裡的滋味就很美。陽光如此溫暖,土地如此潔淨,一口潮濕清冽的空氣足以洗淨我體內的每一顆細胞。我讓勞動恢復手足的強壯和靈巧,恢復手心中的繭皮和面頰上的鹽粉,恢復自己大口喘氣渾身酸痛以及在陽光下目光迷離的能力。 

坦白地說:我看不起不勞動的人。一個脫離了體力勞動的人,會不會有一種被連根拔起沒著沒落的心慌? 海德格爾說,“靜觀”只能產生較為可疑的知識,“操勞”才是瞭解事物最恰當的方式,才能進入存在之謎——這也許是一種勞動者的哲學罷。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