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受傷的孩子需要支持,那些陪伴者、照顧者也需要支援

2019/5/3  
  
本站分類:生活

不只受傷的孩子需要支持,那些陪伴者、照顧者也需要支援

  兒童在經歷創傷之前與之後的人際關係,似乎在形塑他們對於創傷的反應方面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如果孩子們擁有令他們安心、熟悉與有能力的照護者,就會比較容易復原,通常也不會受到創傷事件長期的負面影響。

照顧者要能先保持冷靜,才能安撫受創的孩子
  我們知道,人際關係的「創傷緩衝」效應也是由大腦所調解的。但是,這是怎麼做到的?動物為了在生物鏈中存活,就必須在大腦的指引下完成三個基本指令:首先是活下來,第二是繁殖,第三,如果牠們像人類一樣順利繁衍後代,就必須保護與養育後代,直到後代有能力防衛為止。即便是人類也是如此,大腦數以千計的複雜功能,也都與最初演化來推動這三項功能的系統具有某種關聯。
  然而,以人類而言,這三個必要功能全都仰賴大腦建立與維持人際關係的能力。人如果單獨行動而沒有別人的幫助,會動作緩慢、力量薄弱,無法在自然界長期生存;在我們的祖先演化的世界裡,人類若隻身行動,必定存活不了多久。唯有透過合作,與家族的成員一同分享、生活在群體中,一同狩獵採集,才能生存下來。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小時候看到認識的人就會感到安心的原因;在安全與熟悉的環境裡,我們的心跳速率與血壓會比較穩定,壓力反應系統也會保持平靜。
  綜觀歷史,雖然有些人一直是我們最好的朋友、保護我們的安全,但也有些人是我們最可怕的敵人,人類的主要掠食者正是人類。人的壓力反應系統與解讀和回應社交線索的系統緊密相連。因此,我們對於別人的表情、手勢與情緒非常敏感,我們會觀察周遭的人來解讀威脅並學習如何回應壓力。我們的大腦甚至會有特殊的細胞開始作用,這發生在我們看到他人回應威脅的時候,而不是我們移動或表達情緒之際。人類的社交生活建立在這種「反映」他人與回應這些觀察的能力之上,結果有好有壞。
  例如,你帶著好心情去上班,看到主管情緒欠佳,不久你可能也會覺得心情很糟。假如一個老師表現出生氣或沮喪的樣子,班上的學生也會反映出老師表達的強烈情緒,開始出現不當行為。同樣地,如果想安撫受驚嚇的孩子,你必須先保持冷靜。

>>>影片:《遍體鱗傷長大的孩子,會自己恢復正常嗎?》為身心受創的孩子發聲

現實狀況是:第一線的人員往往處於緊張狀態
  對於有效的治療工作,認清人際關係的力量與關係的線索是很必要的,其實,親子之間、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師生之間及其他人際來往也是如此。在一開始治療大衛教派屠殺案的兒童時,這是很大的挑戰,因為我很快便發現,參與其中的兒童保護服務處的社工、執法人員與心理治療師,全都感到難以承受、壓力過大,而且處於緊張的狀態。
  人類是群體動物,我們個人的神經生物機制與身體的生理機能會受到周遭的人們所影響,尤其是群體公認的「領袖」。這具有無數的意涵,其中,與受創、遭到虐待和感到恐懼的兒童最相關的是,「提供協助」的成人除非自己處於情緒平靜與調節適當的狀態,否則無法教導孩子調節情緒與行為。
  所有的人類──尤其是受創兒童,都可以感覺到恐懼與焦慮,因此與受創兒童接觸的人員必須能夠照顧自己,才能提供有效的治療。第一線的工作人員──家長、老師或照顧者──如果遭到上司或其他掌權者的不良對待,有可能會不慎將壓力傳遞給這些脆弱的兒童。這麼一來,士氣低落、不受尊重與工作過量的醫師,將會難以提供有效的治療;薪資微薄、受到嚴密管控的教師,將會難以鼓勵學生;壓力過大、焦慮與疲憊不堪的養父母也將無法隨時關心、照顧與調節孩子的狀況。

>>>影片:《遍體鱗傷長大的孩子,會自己恢復正常嗎?》為身心受創的孩子發聲

照顧者的創傷和困境
  可惜的是,大多數州政府的寄養制度都難以替孩子找到合格的家庭,而且就算真的找到合適的寄養家庭,政府單位也很少會提供關於發展、創傷、依附關係及孩子面臨的各種挑戰的知識,多數照顧者都是獨自摸索所有的潛在利益與難題。
  一般而言,許多寄養與收養家庭並無法應付這些兒童的需求與問題,多數照顧者也沒有足夠的能力或資源,可以解決孩子們的各種複雜問題。除此之外,就連學校也無法幫助寄養家庭,而且經常忽視家長提供的適當刺激,而是透過禁學、開除、禁閉與限制等方式來管教孩子,而這些手段只會讓孩子與其家庭的狀況變得更糟。
  一般來說,寄養與領養父母大多心地良善。雖然收容或領養孩子的每個家庭之所以會這麼做,都是出於各種個人因素,但大致上,這些父母很樂意提供協助,通常也會盡力替孩子著想。這是件好事,因為這些兒童與青少年需要幫助。但是,如果等到失去了這些家長才懂得珍惜,可能就不是件好事。
  委婉說來,與受到創傷和忽視的兒童一起生活、照顧他們,可能會遇到許多挑戰,這通常會導致照顧者精疲力竭、意志消沉與漫不經心。讓養父母有能力去建立親子關係、發揮同理心與給予關愛的特質,實際上有可能使他們容易陷入這些兒童所帶來與製造的情緒混亂之中。這些家庭可能會受到間接性創傷的影響,就像兒福制度中的社工或醫師一樣──目前的兒福制度在對於寄養與領養家庭的支持、訓練或督導方面,未盡完善,這是我們必須盡快改善的問題,因為仍有許多寄養家庭或兒福單位仍面臨棘手的教養問題,得不到充足的支持。

 

 

《遍體鱗傷長大的孩子,會自己恢復正常嗎?》

遍體鱗傷長大的孩子,會自己恢復正常嗎?.jpg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