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末傳奇志怪小說代表作!--《教你讀唐代傳奇--甘澤謠、河東記》

2019/4/22  
  
本站分類:創作

唐末傳奇志怪小說代表作!--《教你讀唐代傳奇--甘澤謠、河東記》

《甘澤謠》由袁郊於唐懿宗咸通九年所撰,共一卷,原書九篇,現僅存八篇。文筆華美,設想超奇,多具傳奇色彩的怪異故事。其中〈紅線〉一篇流傳最廣,紅線更成為中國古代文學中急人之難、藝高膽大的俠女形象。《太平廣記》中,列有採自《甘澤謠》之文共八則;商務《舊小說》卷八只列了三篇;世界本《唐人傳奇小說》五篇。

《河東記》唐薛漁思撰,共三卷,三十四篇。所記多為唐憲宗元和與唐文宗太和時代事,多記怪譎之事,更以神異故事反映唐代現實社會的問題,書中大膽諷刺晚唐政治的腐敗荒誕,以及皇帝臣民的昏聵愚昧,也批判社會上謀財害命、自私相殘的行為。

罕見收錄完整的《甘澤謠》、《河東記》,
詳加註釋難解詞句,帶你真正讀懂唐代傳奇!

立即訂購《教你讀唐代傳奇--甘澤謠、河東記》

 

內容試閱

【一、嬾殘】

  嬾殘者,唐天寶❶初衡嶽寺執役僧也。退食即收所餘而食,性嬾而食殘,故號懶殘也。晝專一寺之工。夜止群牛之下。曾無倦色,已二十年矣。
  時鄴侯李泌❷寺中讀書。察嬾殘所為,曰:「非凡物也。」聽其中宵梵唱。響徹山林。李公情頗知音,能辨休戚。謂嬾殘經音,悽惋而後喜悅。必謫墮之人。時將去矣。候中夜,李公潛往謁焉。望席門通名而拜。
  嬾殘大詬❸。仰空而唾曰:「是將賊我!」李公愈加敬謹,惟拜而已。
  嬾殘正撥牛糞火❹。出芋啗❺之。良久乃曰:「可以席地。」取所啗芋之半以授焉。李公捧承,盡食而謝。
  (嬾殘)謂李公曰:「慎勿多言,領取十年宰相。」公又拜而退。
  居一月,刺史祭嶽,修道甚嚴。忽中夜風雷,而一峯穨下。其緣山磴道為大石所欄。乃以十牛縻絆以挽之。又以數百人鼓噪以推之,力竭而愈固,更無他途可以修事。
  嬾殘曰:「不假人力,我試去之。」
  眾皆大笑,以為狂人。
  嬾殘曰:「何必見嗤❻?試可乃已。」寺僧笑而許之。遂履石而動,忽轉盤而下,聲若雷震。山路既開,。眾僧皆羅拜。一郡皆呼至聖。刺史奉之如神。嬾殘悄然,乃懷去意。
  寺外虎豹,忽爾成群。日有殺傷。無由禁止。
  嬾殘曰:「授我箠❼。為爾盡驅除。」眾皆曰:「大石猶可推,虎豹當易制。」遂與之荊挺❽。皆躡而觀之。纔出門,見一虎銜之而去。嬾殘既去之後,虎豹亦絕蹤跡。後李公果十年為相也。

[校志]
一、 本文據《太平廣記》卷九十五、世界《傳奇小說集》暨商務《舊小說》第七集《甘澤謠》校錄,予以分段,並加註標點符號。

[註釋]
❶天寶──唐玄宗的年號。共十五年。自西元七四一至七五五年。(最後一年與肅宗至德一年重疊。)
❷李泌──字長源,七歲知為文。開元十六年玄宗召能言釋、道、儒者,答難禁中,員俶九歲,竟與會。帝以為無童子能出其右。俶曰:「臣舅子李泌勝過。」召泌至,帝使宰臣張說試「方、圓、動、靜。」即答曰:「方若行義,圓若用智,動若騁材,靜若得意。」安祿山反,肅宗即位靈武,泌以布衣相從,即拜元帥廣平王行軍司馬。大閹李輔國疾之,因隱衡山,帝賜隱士服,給三品祿。代宗立,為宰相元載忌。載誅,又為常袞忌。德宗在奉天召赴行在。他出入宮禁,歷事四君。貞元三年,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相職),封鄴侯。五年去世,壽六十八歲。(新書卷一百三十九本傳)則李泌居衡嶽寺時,當是十八九歲的少年。
❸詬──大罵。
❹撥牛糞火──我國北方,冬天寒冷,牛糞晒乾,即可當柴燒。撥牛糞火,正是以牛糞生的火爐。
❺啗──吃。拿利益來誘人,也叫「啗」。
❻何必見嗤?──何必要譏笑。
❼箠──音錘。打馬的鞭子。
❽荊挺──應為「荊梃」之誤。梃、植物之幹曰梃。木杖叫梃。荊是有刺的植物。

------

【六、素娥】

  素娥者,武三思之妓人❶也。
  三思初得喬氏窈娘,能歌舞。三思曉知音律,以窈娘歌舞,天下至藝也。未幾,沉於洛水,遂族喬氏之家❷。左右有舉素娥者,曰:「相州鳳陽門宋媼女❸,善彈五弦,世之殊色。」三思乃以帛三百段往聘焉。
  素娥既至,三思大悅,遂盛宴以出素娥,公卿大夫畢集,惟納言狄仁傑❹稱疾不來。三思怒,於座中有言。
  宴罷。有告仁傑者。
  明日,(粱公)謁謝三思曰:「某昨日宿疾暴作,不果應召。終不覩麗人,亦分也。他後或有良宴,敢不先期到門?」
  素娥聞之,謂三思曰:「梁公彊毅之士,非款狎之人❺,何必固抑其性?再宴不可無,請不召梁公也❻。」
  三思曰:「儻阻我宴,必族其家。」
  後數日,復宴。客未來,梁公果先至。三思特延梁公坐於內寢。徐徐飲酒,待諸賓客。請先出素娥,略觀其藝。遂停杯,設榻召之❼。
  有頃,蒼頭出曰:「素娥藏匿,不知所在。」
  三思自入召之,皆不見。
  忽於堂隩隙中❽聞蘭麝芬馥,乃附耳而聽,即素娥語音也。細於屬絲,纔能認辨。曰:「請公不召梁公,今固召之,不復生也。」
三思問其由。
  曰:「某非他怪,乃花月之妖。上帝遣來,亦以多言蕩公之心,將興李氏。今梁公乃時之正人,某固不敢見。某嘗為僕妾,敢無情❾?願公勉事梁公,勿萌他志。不然,武氏無遺種矣。」
  言訖更問,亦不應也。
  三思出,見仁傑。稱素娥暴疾,未可出。敬事之禮,仁傑莫知其由。
  明日,三思密奏其事。
  則天歎曰:「天之所授,不可廢也。」

[校志]
一、 本文據《太平廣記》卷三百六十一校錄,予以分段,並加註標點符號。

[註釋]
❶武三思之妓人──三思為則天皇後的娘家姪子,其人無惡不作,既和韋后私通,又與上官昭容亂。他說:「我不知什麼樣的人是善人。只有支持我的都是吧!」妓人―─唐時有權有財的人都蓄妓人。
❷遂族喬氏之家──把喬氏一家人都殺了。族誅―只因為自喬家得來的姬人死了。
❸宋媼──今日所謂的「宋媽媽」。媼、ㄠˇ。年老婦人。
❹納言狄仁傑──納言、門下省長官。即侍中。官階正三品。狄仁傑,武後時任宰相。封粱國公。
❺梁公彊毅之士,非款狎之人──素娥知道粱公是正直堅毅之人,不是親狎小人。
❻再宴不可無,請不召梁公也──再次邀宴是一定要有的(不可無、雙否定。)但不要邀請狄某人。
❼設榻召之──設座位召素娥來。
❽堂隩隙中──堂隩、堂的深邃之處。隙、縫。在廳堂角角的一處小縫中。
❾某嘗為僕妾,敢無情──我曾是您的妾侍,可不能無情。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55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