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出對生命的洞察、深思與禮讚。--《情與美的絃音--紐約華文作家協會文集》

2019/4/12  
  
本站分類:創作

寫出對生命的洞察、深思與禮讚。--《情與美的絃音--紐約華文作家協會文集》

他們移民海外,扎根「大蘋果」;
他們先後加入「紐約華文作家協會」,賞析文學,相聚相攜,走過移民歲月的歡欣與艱苦;
他們詠「情」談「美」,寫出對生命的洞察、深思與禮讚。

收錄紐約華文作家協會47位作家共55篇散文,並細品「儁思」、「讀美」、「芳香」、「追望」、「縈懷」和「樂活」等六輯,題材多元,情美相映,弦音錚鏦。本書作家以身處紐約的特殊視角,以筆耕者敏銳的描述,觸發各地讀者品味文字深處的人性風景。這部文集也獻給五四新文學運動百年紀念,並祝賀1991年,28年前的五四文藝節,「北美洲華文作家協會」及附屬的「紐約華文作家協會」的正式成立。

立即訂購《情與美的絃音--紐約華文作家協會文集》

 

內容試閱

【文學女人的情關/趙淑俠】

  三毛到底為什麼輕生?一直是人們討論的熱門話題,依一般標準看,三毛有蓋世之盛名,有千千萬萬崇拜她的讀者,有不愁衣食的生活,有可談心的朋友,外型雖不能稱為美人胚子,卻風姿綽約,四十幾歲的年紀,一點也不見老態,年輕人的活潑和帥氣隨時流露,差不多稱得上要啥有啥,很多人得到其中的某一項已心滿意足,她這個樣樣都有的人竟走上死路?當然,她對荷西的刻骨相思,是每個看過她作品的人都知道的,但荷西並非世界上唯一的男人。「以三毛的條件,找個比荷西強的對象容易得很,何必那麼執著不放。」這類話我已聽過數次。於是,到處聽到人問:為什麼?為什麼?
  三毛靜悄悄地走了,留下謎團,最使眾人費解的是,她一直那麼熱心地關懷社會大眾,特別是對青少年的誠懇。她告訴他們做人的智慧,安慰他們成長期間敏銳的心靈,教他們怎樣愛生活和面對挫折,而她的付出也得到了同等的回報,她的讀者愛她,敬她,青少年們奉她為偶像,她的生活看來內容充實,多彩多姿,一個懷著救世胸襟的著名作家,怎麼反而救不了自己?難怪大家要問「為什麼」?
  我與三毛只見過一面,那年回台,返歐的前兩天文友陳憲仁請吃飯,三毛特趕來相識。她一頓飯什麼也不吃,就抽煙談話。兩人雖屬初見,談得倒像老朋友一樣的投機,並約好次年她去西班牙給荷西上墳時,途徑瑞士相見。三毛的作品我也讀過一些。總共得來的印象是:她是一個真正的文學女人。
  文學女人是我自創的名詞,指的是內心細緻敏銳,感情和幻想都特別豐富,格外多愁善感,刻意出塵拔俗,因沉浸於文學創作太深,以致把日常生活與小說情節融為一片,夢與現實真假不分的女性作家。多半是才華出眾的才女。
  這類文學女人,在中國文壇上頗能舉出幾個,最具典型的例子,遠一點的是《呼蘭河傳》的作者蕭紅,近一點的是已逝世四十年,《拾鄉》的作者吉錚,眼前的就是三毛。
  蕭紅在她短短的三十一年生涯裡,一直翻滾於愛情的苦海中,在她生存的那個封閉時代,像她那樣追求真愛的女性可說鳳毛麟角,就算有那企盼也無勇氣行動。但蕭紅不同,她勇往直前,不顧訕笑與批評,堅持找尋她所要的。在死前的病榻上,因結核菌已侵入咽喉,不能發聲,可她還用筆把情話寫在紙上,跟駱賓基大談戀愛呢!愛與被愛的熱望,至死都不冷卻。標準的文學女人。
  那年初夏,突然收到吉錚從美國來信,說是將同於梨華遊歐洲,想到瑞士看看我。梨華是我同學,闊別多年,要見個面是常情,但是吉錚與我並不熟,總共見過兩次;她曾是我昔日低班同學小劉的女友。
  吉錚當時還在讀高中,白襯衫黑裙子剪短髮,尖嘴聒舌,出語狂妄,那時雖然我本人也極年輕,竟已認為她少不更事,對之印象並不特佳。後來聽說她大一唸完就出國了,小劉還為此很鬧了一陣情緒。她要來專程拜訪我,信寫得誠懇,懷舊之情躍然紙上,我當然是歡歡喜喜的張開雙臂來歡迎。
  兩人依約而來,昔日青澀的女孩已長成成熟的婦人。吉錚穿一身綠色旗袍,頭髮挽在腦後,眼角眉梢間有掩不住的輕愁。只見面的短短時間內,我便發現她幾乎已是另一個人。她溫柔厚重態度坦誠,使我無法不喜歡她。她們只待了兩天,話舊與回憶是談話主題。我一點也不懷疑吉錚來拜訪我的美意,但亦更清楚地看出,她此行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目的,是找尋少女時代初戀的舊夢。十分顯然的,我的身上有小劉的影子。她想知道小劉的近況,更想說他的事,我曾是小劉的老友,親眼目睹他們相戀,能陪她回憶,也能聽她傾訴,我也確實都做了。在談話中,我發現她對那段過去的戀情刻骨銘心,欲忘不能,把那位未見得是白馬王子型的劉先生美化得如千古情聖。說到小劉時她目光淒迷,表情像極了熱戀中的少女。當時我便不禁有些擔憂,覺得她已深深沉在自掘的陷阱裡。

(......下略......)

------

【「爵士之王」路易.阿姆斯壯故居博物館/石文珊】

  你知道嗎?紐奧良以「爵士原鄉」自豪,紐約市的皇后區卻號稱「爵士之家」!
  上世紀中葉有超過百位爵士樂壇的歌手、樂師在這裡安家,其中不乏國際知名的巨星,包括Count Basie、Louis Armstrong、Ella Fitzgerald、Milt Hinton、Billie Holiday、Tony Bennet等。相對於曼哈坦大都會,皇后區的靜謐、郊野、寬廣和族裔寬容的氛圍,吸引了尤其以非裔為主的爵士樂手來定居。從1930年代後期,一個牽引著一個,遷入皇后區,到了1950和60年代儼然發展出幾個爵士樂手聚居的重鎮:可樂那(Corona)、聖厄爾班斯(St. Albans)、森林小丘(Forest Hills)、阿斯多莉亞(Astoria)、亞買加(Jamaica)等,都臥虎藏龍,人才濟濟。此時的皇后區與紐奧良、芝加哥、曼哈坦齊名,不但滋潤了爵士樂的生命空間,更孕育無數創作靈感。其中最動人的例子,莫過於「爵士之王」路易‧阿姆斯壯(Louis Armstrong)。
  「路易‧阿姆斯壯故居博物館」座落在藍領區可樂那,離華人聚集的法拉盛不過十分鐘車程。這幢紅磚兩層民宅,在一條以拉美裔和非裔聚居的小街上,看來恢弘但不顯赫,以當年爵士之王的國際盛名和富裕身家來考量,實在算簡樸平實。然而,從1943年路易和第四任妻子露西窈(Lucille)搬來,直到他1971年過世,始終敦親睦鄰,蔚為街坊中最隨和的國際名人。露西窈則繼續住到1983年往生,留下遺囑把房子捐做博物館。經過紐約市立大學皇后學院多年紀錄、整理和規劃,直到2003年才對外開放,目前是國家歷史地標,也是紐約市的重要文化地標。博物館全年提供導覽,夏季還時常在後花園舉辦爵士樂演出和街坊派對,發揚路易的遺愛。
  十餘年來,爵士樂死忠粉絲不斷循址來到路易的故居,感受爵士之王最家常的一面,也希望能在這裡一窺老紐約爵士盛世的原汁原味。「每年路易生日也是美國國慶那天,都有一批日本樂迷遠道來訪呢!」年輕的非裔導覽員欣慰而嘆服的說。他自己是皇后學院音樂系的爵士鼓手,對路易的生平如數家珍。他說,大門前的石階是全美最有名的石階,因為路易常坐這兒跟鄰居聊天說笑,甚至教附近的小朋友吹喇叭。就是在這台階上,孩子們等待著路易巡迴演奏回來,車子一到,他們就都簇擁著為他提行李,一起擠進客廳裡團團坐下,邊看電視邊吃冰淇淋。老照片補捉了路易開懷友善的神采,咧嘴大笑一口白牙,彷彿傳來陣陣爽朗的笑聲。
  這是貧困出身的路易第一次擁有房產,也是露西窈為常年風塵僕僕巡迴演出的丈夫挑選的避風港,在一次他演奏回來時給他的驚喜賀禮,深深觸動了他,從此在這裏安身立命。路易生於紐奧良,祖輩是奴隸,父親在他出生時即出走,母親窮無立錐之地,他七歲就獨立,送報拾荒,學歷只有五年級。後來在音樂上因著無比的才華有了不凡的崛起,不但為爵士樂主導了即興獨奏的形式和風格,還發明了低沉粗礪的唱腔和模擬器樂聲的獨特唱法,影響超越爵士樂進入其他流行樂種,是種族隔離和冷戰時代絕無僅有能打動所有愛樂者的非裔名人。他吹奏喇叭、小號和演唱,出了幾百張唱片,演過幾十部電影,並在廣播、電視界走紅;他遍跡各國,據說只有蘇聯和中國沒去演出過,不愧是全球的音樂親善大使。但即使他如此發跡,卻從不忘本,認定這幢房子是永久的家,雖有餘力換豪宅,卻從無搬走的打算。他曾說,「我們不覺得會有比這裡住得更自在、享有更好鄰居的地方。我們不會搬走,畢竟這是個十分可愛的家!」在這裡他不是明星,是個平常人。

(......下略......)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6  累計人次:5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