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述毛澤東對魯迅從崇敬到惡用的過程。--《毛澤東之於魯迅--從崇敬到惡用》

2015/7/10  
  
本站分類:創作

論述毛澤東對魯迅從崇敬到惡用的過程。--《毛澤東之於魯迅--從崇敬到惡用》

本書論述了毛澤東對魯迅從崇敬到惡用的過程。以1942年延安文學座談會開始,毛澤東為了不僅主政治領域而且在文藝領域建立絕對權威,主高唱「學習魯迅」的幌子下,對魯迅肆行貶斥。文革期見,卻又把魯迅當作打擊異己的「棍子」,魯迅被惡用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作者以豐富的史料和生動的記述,帶領讀者認識兩位當代在政壇與文壇各據一方的知名人物,分析其關係與對歷史之影響。

 

內容試閱

貳、崇敬階段(1937-1941)

毛澤東對魯迅的感應和認知,由於史料湮沒,無從查考,只能從1934年末說起。那時,馮雪峰從上海到江西蘇區,與毛澤東有多次接觸。他向毛澤東介紹了魯迅的情況。毛澤東對魯迅不肯去蘇聯而要留在上海堅持對敵鬥爭的態度深為感佩。1935年末長征抵達延安後,毛澤東從陜西第四中學圖書館裏發現有魯迅著作的單行本,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讀完了那裏全部魯迅藏書。1936年10月19日魯迅逝世後,中共中央發表的《告全國同胞和全世界人士書》中,稱魯迅為中華民族「最前進最無畏的戰士」,稱「魯迅先生一生的光榮戰鬥事業,做了中華民族一切忠實兒女的模範,做了一個為民族解放、社會解放、為世界和平而奮鬥的文人的模範」。當時毛澤東在前方指揮作戰,不在延安。但《告全國同胞和全世界人士書》對魯迅所作的崇高評價,應該是毛澤東的共識。1937年魯迅逝世一周年,毛澤東在陜北公學紀念大會的講話,是毛澤東第一次直接向大眾亮出他對魯迅的崇敬之情。

毛澤東這樣說:

我們今天紀念魯迅先生,首先要認識魯迅先生,要懂得他在中國革命史中所占的地位。我們紀念他,不僅因為他的文章寫得好,是一個偉大的文學家,而且因為他是民族解放的急先鋒,給革命以很大的助力。他並不是共產黨組織中的一人,然而他的思想、行動、著作,都是馬克思主義的。他是黨外的布爾什維克。(略)
魯迅是從正在潰敗的封建社會中出來的,但他會殺回馬槍,朝著他所經歷過來的腐敗的社會進攻,朝著帝國主義的惡勢力進攻。他用他那一支又潑辣,又幽默,又有力的筆,畫出了黑暗勢力的鬼臉,畫出了醜惡的帝國主義的鬼臉,他簡直是一個高等的畫家。他近年來站在無產階級與民族解放的立場,為真理與自由而鬥爭。魯迅先生的第一個特點,是他的政治的遠見。他用望遠鏡和顯微鏡觀察社會,所以看得遠,看得真。他在一九三六年就大膽地指出托派匪徒的危險傾向,現在的事實完全證明瞭他的見解是那樣的準確,那樣的清楚。
魯迅在中國的價值,據我看要算是中國的第一等聖人。孔夫子是封建社會的聖人,魯迅則是現代中國的聖人。(略)
魯迅的第二個特點,就是他的鬥爭精神。剛才已經提到,他在黑暗與暴力的進襲中,是一株獨立支持的大樹,不是向兩旁偏倒的小草。他看清了政治的方向,就向著一個目標奮勇地鬥爭下去,決不中途投降妥協。(略)
魯迅的第三個特點是他的犧牲精神。他一點也不畏懼敵人對於他的威脅、利誘與殘害,他一點不避鋒芒地把鋼刀一樣的筆刺向他所憎恨的一切。他往往是站在戰士的血痕中,堅韌地反抗著、呼嘯著前進。(略)
綜合上述幾個特點,形成了一種偉大的「魯迅精神」。魯迅的一生就貫穿了這種精神。所以,他在文藝上成了一個了不起的作家,在革命隊伍中是一個很老練的先鋒分子。
我們紀念魯迅,就要學習魯迅的精神,把它帶到全國各地的抗戰隊伍中去,為中華民族的解放而奮鬥!(《論魯迅》,《毛澤東文藝論集》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年版,第8-12頁)

毛澤東對魯迅的評價,比《告全國同胞和全世世界人士書》站得更高,看得更深。
毛澤東做出這個講話的時候,全面抗戰的號角剛吹響不久,廣大軍民正在同瘋狂入侵的日寇進行生死搏戰。而聽講的對象陜北公學的學員不久就要奔赴抗戰第一線,從事動員群眾組織群眾的工作。毛澤東的紀念魯迅的講話,通篇強調的是魯迅反帝反封建的戰鬥精神和革命精神,這是必須這樣的。其中有兩處對於魯迅身分定位的論斷,是頗為驚人的。一處是:「他並不是共產黨組織中的一人,然而他的思想、行動、著作,都是馬克思主義的。他是黨外的布爾什維克。」這是從黨員的角度來看取魯迅的。一個黨外人士能夠獲得如此高度的評價,是罕有的。另一處是:「要算是中國的第一等聖人。孔夫子是封建社會的聖人,魯迅則是現代中國的聖人。」聖人,根據傳統的理解,指知行完備至善之人,「才德全盡謂之聖人」。這是從才德的角度來看取魯迅的。一個作家能夠得到如此高度的評價,也是罕見的。從這裏確實反映出毛澤東發自內心的對於魯迅高山仰止的崇敬之情。

毛澤東給予魯迅如此崇高的評價,自然是他對魯迅做了研究的結果,但也未始不同魯迅在《答托洛斯基派》中對毛澤東的讚譽有關。魯迅在那封公開駁斥托派的信中這樣提到毛澤東:

你們的「理論」確比毛澤東先生們高超得多,豈但得多,簡直一是在天上,一是在地下。但高超固然是可敬佩的,無奈這高超又恰恰為日本侵略者所歡迎,則這高超仍不免要從天上掉下來,掉到地上最不乾淨的地方去。因為你們高超的理論為日本所歡迎,我看了你們印出的很整齊的刊物,就不禁為你們捏一把汗,在大眾面前,倘若有人造一個攻擊你們的謠,說日本人出錢叫你們辦報,你們能夠洗刷得很清楚麼?
那切切實實,足踏在地上,為著現在中國人的生存而流血奮鬥者,我得引為同志,是自以為光榮的。(《文學叢報》第4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