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才如何從一位南京政府小參謀到「新疆王」?。--《大漠孤客--蔣介石與盛世才關係揭秘》

2019/3/29  
  
本站分類:創作

盛世才如何從一位南京政府小參謀到「新疆王」?。--《大漠孤客--蔣介石與盛世才關係揭秘》

1933-1944獨掌新疆,邊疆孤舟,風雨飄搖,
親蘇反蘇,聯共反共,投蔣叛蔣,幾易門庭!
如何從一位南京政府小參謀到「新疆王」?如何奪取政權並獨霸新疆?

盛世才是個特別複雜的人物,他崇拜史達林,心中嚮往蘇式共產主義,思想言行卻傾向中國共產黨,但又不得不置身於中國國民黨陣營。遊走於國共兩黨之間,一會紅色,一會白色,一會自稱為獨立的政治集團。因此,解碼盛世才,有助於弄清二十世紀三○到四○年代新疆錯綜複雜的黨際關係。盛世才從一九二五年受蔣介石資助讀完日本陸軍大學起,到一九七○年離世,蔣介石對盛世才的影響幾乎伴隨一生。蔣盛兩人的關係,不僅貫穿全書,亦是中國與蘇聯、中央與新疆關係的縮影。
本書整理及考證大量學術著作,包括盛世才回憶錄、辯解錄及其他著述;盛世才五弟盛世驥的口述史;張大軍、大陸蔡錦松的學術著作;新近解密的蔣介石日記;中國、新疆出版的文史資料。透過鮮活的史料,以盛世才的人際關係為緯度,以蔣介石與盛世才的關係為主線,按時間順序排列,完整交代兩人錯綜複雜又密不可分的關係。治疆十二年,善與惡、智與勇,跌宕起伏,交織上演。

立即訂購《大漠孤客--蔣介石與盛世才關係揭秘》

 

內容試閱

【引子 元年復始】

  一九一二年,瀋陽第五中學的學生盛世才離開東北老家,隻身一人來到上海,「就讀中國公學專門部政治經濟科。中國公學在當時是一所名校」。
  斯時,盛世才剛滿十八歲。這個來自黑土地的農村青年,猶如一張白紙,性情樸實,履歷簡單,思想單純。然而,上海這個五顏六色的花花世界,會不會根據他的經歷、敏感、好惡,以及他遇到的老師和所處的環境,給這張白紙塗抹上色彩斑斕的油彩呢?答案是肯定的。無論有意無意,情願或不情願,這些油彩將左右和伴隨著他的一生。
  一九一二年,中國乃至世界發生了什麼呢?當時影響頗大的《民國新聞》月刊,記錄下了民國元年中國社會的主要脈絡。
  一月刊中,孫中山先生風頭無兩。
  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晚間,孫中山抵達「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蒞位典禮」舉行地清兩江總督府,各省代表及文武官吏濟濟一堂,極一時之盛。孫中山揮帽致意,由黃興、徐紹禎陪同步入府邸。晚十時整,典禮正式開始。當孫中山出現在大禮堂時,各省代表及陸海軍代表發出的「萬歲」聲震天動地。孫中山正位中央,大聲宣讀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誓詞。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宣告誕生。
  二月刊中,袁世凱粉墨登場。
  一九一二年二月十二日(辛亥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裕隆太后忍痛連發三道詔書:清帝退位詔、公佈優待條例詔和勸諭臣民詔。裕隆太后在宣統皇帝「退位懿旨」中表示:「皇帝退位是根據國內外大局形勢判斷所做出而順應社會潮流之舉。」至此,在中國歷史上顯赫二百六十八年的大清王朝正式畫上句號。在退位中推波助瀾的袁世凱膺命組建政府。
  一九一二年二月十五日,南京總統府舉行「南北統一成立共和大典」,全票補選袁世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孫中山致電袁世凱:查世界歷史,滿場一致通過者只華盛頓一人,公為再現。同人深幸公為世界之第二華盛頓,我中華民國之第二華盛頓。新總統必須遵守臨時參議院所訂之《中華民國臨時約法》。
  二月二十三日,梁啟超電賀袁世凱,獻計大總統搞「新權威主義」,實行開明專制。

(......下略......)

------

【第一章 張季鸞:青春偶像】

季鸞先生,一代論宗,精誠愛國,忘劬積瘁,致耗其軀。握手猶溫,遽聞殂謝。斯人不作,天下所悲。其中「握手猶溫」一句是說前一天蔣介石到醫院探望張的情景。除唁電外,蔣還簽署了國民政府「褒獎令」,並寫下挽聯:天下慕正聲,千秋不朽;崇朝嗟永訣,四海同悲。──李滿星

  精神導師

  張季鸞(一八八八-一九四一)是盛世才人生遇到的第一位精神導師。如果說,盛世才一生崇拜什麼人,那就是這位名滿天下的張季鸞。如果再問,蔣介石由衷地尊敬和佩服什麼人,那也是民國政論神筆張季鸞了。
  蔣、盛與張結緣大約均在民國元年。不同的是,二十六歲的張季鸞為孫中山起草《臨時大總統就職宣言》,自然引起了二十五歲的蔣介石矚目。瀋陽五中十八歲的學生盛世才考入中國公學,「就讀上海公學專門部的政治經濟科,報界名人張季鸞就是他的西洋史老師。」
  他們師生關係保持良好,盛氏也被張氏所器重,一直到盛在新疆後來當了督辦,張已主持大公報筆政,不僅經常有書信來往,而且還曾派記者到新疆採訪新聞。
  說起盛世才的這位西洋史老師,可是當時大名鼎鼎的人物。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政府,結束了二○○○多年的封建帝制。一九一二年元月,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任臨時大總統,經于右任舉薦,年僅二十六歲的張季鸞出任總統府秘書,在參與起草《臨時大總統就職宣言》上小試牛刀。
  一九一三年,張季鸞離滬赴京,創辦北京《民立報》,任總編輯。其時,袁世凱向英法美德日俄六國銀團洽借二五○○萬英鎊,為消息靈通的張季鸞獲悉,即投稿上海《民立報》。內幕一揭,震動全國,遂成了孫中山領導的討袁之役的導火線。袁世凱惱羞成怒,下令封閉北京《民立報》,逮捕張季鸞。羈押三個多月,經多方營救張才得以釋出,立即被驅逐出京。
  張季鸞因此名聲大噪。回滬後,《大共和日報》總編輯胡正之盛邀他但任國際版主編,同時兼上海中國公學教員。
  張季鸞何以能勝任中國公學的教職呢?
  話要從一九○五年說起。是年,陜西高等學堂派遣三十一名官費生留學日本,張季鸞以優異成績入選,成為本次留學生中年齡最小的一位。
  國內千里挑一的學子,在國外亦不孚眾望。闖過日語關後,張季鸞考入早稻田大學,不久升入東京第一高等學校。這個「一高」,在當時的日本牌子最硬,聲望最高,非常難考。學習兩年半畢業,可直接升入有名的東京帝國大學。當時清政府規定,凡是考上日本的「一高」、高等師範、高等工業、千葉醫專等五個日本國立學校的中國留學生,一律享受官費待遇。據說當時中國在日本常年有八百多留學生,考上「一高」的只有兩人,其一為張季鸞。
  張季鸞潛心研究世界發達國家的政治經濟理論,特別關注日本自明治維新之後的發展變化。好學慎思的張季鸞,對日本的歷史、政治、思想、文化,尤其是明治維新以後的經濟社會變化,以及社會思潮、風俗人情,都作了絕非浮泛的調查和研究。日文水準也相當高,在留日學生中名列前茅。當時日本學者評價說:中國留學生中,日文寫的流暢清麗的,首推張季鸞的論文和戴季陶的書信、小品。甚至傳說他會背誦日本的百科全書。有意思的是,這兩個一流的才子,後來都成為輔佐蔣介石的摯友。

(......下略......)

------

【第七章 史達林:獅豹鬥法】

在那時看來,我似乎又為人所左右,任意擺佈,如同棋盤上的兵卒一樣。──盛世才

大哥崇拜史達林,進而研究史達林,他知道他的能耐,絕非泛泛之輩,更何況處於事業巔峰的史達林,可以說無所不能。大哥學史達林治理國家的方式,也學他的機巧對付他,所謂「以其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如果史達林是頭獅子,那麼,大哥就是一頭雪豹,他護土的決心,絕不讓史達林在新疆得逞。──盛世驥

  關於盛世才與史達林及蘇聯的關係,毫無疑問是新疆民國史的核心問題。然而,由於盛世才首鼠兩端的表現,忽左忽右,時紅時白,加之新疆地位與領土問題的敏感性,前蘇聯、中國大陸、臺灣都有意無意迴避,任由盛世才自相矛盾地百般辯解,大陸學者由於史料有限,使這一關鍵問題,一直處於語焉不詳的狀態中。
  鐵幕之下,暗箱操作,必生出一個個謎團。解開盛世才與史達林及前蘇聯關係的謎團,需要借助新的史料。好在已有盛世才寫給王明的信、史達林接見盛世才會談紀要、前蘇聯部分外交檔案的公佈,還有一些盛世才的親隨寫的回憶錄,新疆民國史上撲朔迷離的謎團漸漸真相大白。

  蘇聯出兵之謎

  從地緣政治上觀之,新疆毗鄰前蘇聯,新蘇有著幾千公里的邊境線,許多民族跨境而居;新疆遠離內地,喀什、伊犁遙距南京四千餘公里,距最近城市蘭州亦有近三千公里。其間,沒有鐵路,沒有現代公路,一旦發生事變,中央政府鞭長莫及,只能望漠興歎。由此以來,新疆在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諸多方面,不得不依賴蘇俄。
  盛世才深諳對蘇外交與鞏固政權之理,從現實出發,他要找靠得上且靠得住的靠山,抓住能救命的稻草。

當偉大的「四‧一二革命」(指一九三三年四月十二日新疆發生的推翻金樹仁統治的政變)發生時,我正巧被全疆各族各階層人民推舉為新疆邊防督辦。在取得政權之後,我對蘇聯駐烏魯木齊的總領事茲拉特金表示友好,然後,立即命令陳德立和姚雄帶著我給史達林與共產國際的親筆信去莫斯科,我在信裡寫道,我信仰馬克思列寧主義,並表示願意接受史達林的領導。

  史達林十分明瞭,一個政治上親蘇、經濟社會穩定、民族關係和諧的新疆,對橫跨歐亞大陸的蘇聯有著怎樣的戰略意義。他密切關注新疆亂局的發展,謹慎選擇新疆的政治代理人。
  一九三四年一月十二日,數九寒冬之夜,馬仲英擁兵七千餘人,進襲迪化。至十六日晚,城東,馬部已攻佔了飛機場和無線電臺,繳獲飛機二架;城西,馬部又佔據制高點雅馬里克山,迪化城暴露於炮口之下;北邊,馬部攻打孚遠(呼圖壁),旨在切斷迪化的糧源。省垣迪化城破,危在旦夕之間。
  邊防督辦盛世才似熱鍋螞蟻,急得團團轉,幾乎每天都要打電報詢問蘇軍是否入境。連問新疆省政府外交署長兼財政廳長陳德立:怎麼辦?怎麼辦?
  負責與蘇方祕密聯絡的陳籠統地答曰:「領事館裡講:快了!快了!」
  一月中旬,蘇聯紅軍三四千人(一部分是騎兵,其餘是乘卡車的步兵)攜帶山炮、野炮、裝甲車進入邊卡,換上了中國軍服,向迪化開進。
  十八日,蘇聯飛機由塔城直飛迪化,轟炸馬軍。迪化守城軍民士氣大振。蘇聯派兵支援盛世才政府的序幕由此拉開。
  一月二十日,聯共(布)中央政治局召開新疆問題會議,史達林簽署文件:一、劃撥一萬金盧布給蘇聯人民委員會國家政治保安局用於業務之需。二、為在新疆的部分白衛軍調撥二千件民用服裝。
  二月三日,從塔城南下的大批紅軍開到距迪化四十里處的舊飛機場。八日晨,紅軍炮擊馬部,迫使其從西大橋、水磨溝撤退。
十一日,馬仲英見紅軍源源而來,人強馬壯,武器精良,無法抵擋,下令退往南疆。
  十二日,持續一月的迪化危局終於解除。

(......下略......)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4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