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樣板戲探究文革作為「思想運動」的特徵!--《樣板戲與文化大革命的政治思想》

2019/3/26  
  
本站分類:創作

從樣板戲探究文革作為「思想運動」的特徵!--《樣板戲與文化大革命的政治思想》

以樣板戲的劇本、舞台表演及戲劇評論,與當時重要政治人物的文章和講話稿的相關內容相對照,呈現文化大革命作為一場思想運動的特徵!
本書不僅探討毛澤東、江青與樣板戲的關係,而且深入剖析江青與彭真、劉少奇等人對於現代戲改革的意見分歧,更梳理五部京劇樣板戲劇本的形成過程以揭示樣板戲發展的趨勢與特色。通過分析《海港》、《紅燈記》、《奇襲白虎團》、《沙家浜》和《智取威虎山》五部京劇樣板戲的文本與舞台表演,可以發現:第一,文革期間,毛澤東與群眾的溝通橋樑不再是黨組織,而是忠於毛的個人(即樣板戲裡的革命者);第二,樣板戲把文革期間達到頂峰的對毛崇拜合理化,把毛自文革以來至高無上的地位,描述為一個從來如此的歷史事實;第三,樣板戲裡極力強調階級鬥爭是文革的一大特點,這完全吻合毛在六十年代對階級鬥爭的看法(他認為社會主義裡還會不斷出現階級鬥爭);第四,文革期間階級的劃分與以往不同,改由思想及出身兩方面來判定人的階級。

立即訂購《樣板戲與文化大革命的政治思想》

 

內容試閱

〈樣板戲的特點與江青的貢獻〉

  事實上單從以上的資料並不能看出江青對樣板戲的「貢獻」。因此分析江青與樣板戲創作的關係的一個要點就是:「樣板戲」之所以成為「樣板戲」的特點是什麼,江青有沒有在這方面作出「貢獻」。
  樣板戲的特點包括:第一,「根本任務」指社會主義文藝的根本任務是塑造無產階級英雄的典型、形象及任務;第二,「三突出」指應該如何描寫無產階級英雄的典型、形象及任務:在所有人物之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所有正面人物之中,突出英雄人物;在所有英雄人物之中,突出主要英雄;第三,強調階級和階級鬥爭。(詳細內容可見第三章第二節和第四章第二節)
  江青在屬於樣板戲的這三個特點中做了多少貢獻這個問題,可以從她對樣板戲應有的特點的整體思路及對個別戲的具體指示來研究。江青的整體思路反映在她就文藝問題所發表的講話內容。
如前所說,江青在一九六六年二月的部隊文藝座談會上提到「要努力塑造工農兵的英雄人物,這是社會主義文藝的根本任務」,又說「我們要滿腔熱情地,千方百計地去塑造工農兵的英雄形象」。另外,在〈談京劇革命〉一文中,她明確地講:「我們提倡革命的現代戲,要反映建國十五年來的現實生活,要在我們的戲曲舞台上塑造出當代的革命英雄形象來。這是首要的任務。」這些內容可以反映江青認為樣板戲應該以塑造工農兵的形象為主要任務,即樣板戲三個特點之一--根本任務。
  江青在〈談京劇革命〉一文指出改編的京劇:「對演員也不要過分遷就,劇本還是主題明確,結構嚴謹,人物突出,不要為了個別主要演員每人來一段戲而把整個戲搞得稀稀拉拉的」,她又明確講「搞革命現代戲,主要是歌頌正面人物。」這兩句話可以表現她認為現代戲主要就是要寫正面人物而不是反面或中間人物的看法,恰好正是樣板戲三個特點中的另一個特點--三突出其中的一個內容,即在所有人物之中,突出正面人物。
  對個別劇目的具體指示可見她〈對京劇《紅燈記》的指示〉、〈江青同志在《智取威虎山》座談會上的講話〉(一九六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及六月二十四日兩次)及〈江青同志對《海港早晨》(京劇)的意見〉等文章。這些文章中江青的有關修改指示許多就恰好反映了樣板戲的其中三個特點:三突出、強調階級鬥爭及避免表露一切除了革命及階級感情以外的感情。
  首先是三突出。江青對《紅燈記》、《智取威虎山》及《海港早晨》(即後來的《海港》)中的反面人物、正面人物、英雄人物及主要英雄人物在劇中的形象、氣勢、出場的多少,給觀眾印象深刻與否及比重等都涉及到,每每提到反面人物要少出場,讓正面人物多出場等要求。以一九六四年五月二十三日她對《紅燈記》的第一次指示為例,她指出:「增加吃粥一場戲,表現李玉和機警智慧,作為第三場。刪掉這一場對李玉和的形象有損害。」這個指示很明顯是要表現劇中主要英雄人物李玉和的機警智慧;此外,又提到李玉和赴宴與劇中的反面人物鬥爭時,李玉和要有氣勢;李玉和與劇中的另一個英雄人物李鐵梅在監獄一場戲中,江青要求「加強李玉和的唱,減少鐵梅的唱」,即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又要求劇中另一個反面人物王警尉拉下去用刑後「就不用再上場了,舞台上不要太多出現叛徒的形象。」
  其次是強調階級和階級鬥爭。江青在《紅燈記》的第三次修改指示中對李玉和的建議正符合樣板戲這個特點。在刑場鬥爭一場,李玉和、李奶奶及李鐵梅臨要就義時只喊口號,江青認為除此以外還要加上唱國際歌,因為她覺得「抒情離不開政治感情」。即是說即使講感情的時候,也要以階級感情為主。另外,江青在《智取威虎山》與《海港早晨》兩部戲的修改指示中強調不論寫人民內部矛盾或敵我矛盾,都不可離開階級觀點,而且認為把矛盾衝突大量突出,該戲才更豐富、更精彩。以江青於一九六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對《智取威虎山》的修改指示為例,她認為要把受壓迫的工人李勇奇和國民黨的走狗、山賊座山雕之間的階級矛盾突出,才能解決這個戲的主要問題--「平」。可見她特別強調戲劇裡階級鬥爭的元素。
  總而言之,如果我們承認樣板戲是文革前及文革中特殊歷史背景下,政治和藝術高度結合的產物,偏離了現代戲原來發展的軌道,那麼依據目前的資料顯示,:第一,江青確實對樣板戲成為樣板戲作出了「貢獻」(即使在藝術上沒有任何正面的價值);第二,江青是樣板戲的提倡者。因此,可以總結說江青對樣板戲創作的「貢獻」在於提倡及賦予樣板戲之所以成為樣板戲的特點,至於其它方面的創作,目前還沒有證據證明與她有任何關係。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