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胡桃鉗也能擁有甜蜜又幸福的一生。--《我愛,不愛你》

2019/3/21  
  
本站分類:創作

原來胡桃鉗也能擁有甜蜜又幸福的一生。--《我愛,不愛你》

繼《如果我們都能勇敢》,戀愛之神 申緣結 又一苦澀甜蜜的青春物語──
翻轉童話故事,睡王子就由我來播放起床號般的月光奏鳴曲,定時喚醒他!

***

說起為什麼我跟莫亦海會被人誤會,因為莫亦海有病,真的有病。
他那個病說簡單也很簡單,說複雜也滿複雜的。
──他有嗜睡症。

「從高中第一次跟妳對到眼開始,我就知道妳跟別人不一樣,」他說,
「妳一定是最笨的那一個。」

我曾經自負的以為,縱使我們的開始並不是因為相愛,
但是因為你愛我,結局也不會太難看。
我曾經驕傲的想著,被愛就是永遠站上風,卻在最後的最後體會,
原來我們倆的愛情主架構根本就建築在天秤的兩端。

當愛情從漫天煙火的熱情,凋零成枯枝殘葉的孤寂,
你不明白我的心碎成片片,儘管多努力拼湊,也永遠不會完整。

「我離開的那幾年,妳有想我嗎?我很想妳,非常想妳。」莫亦海說。

立即訂購《我愛,不愛你》

 

內容試閱

誇張而且接近懸在半空中的吊燈,讓坐在底下的我雞皮疙瘩像泡泡一樣不斷冒上,不時還要分神和身旁的朋友們交頭接耳,假裝很用心聽的樣子,其實也是很累人的。
  「這間餐廳啊,是我特別挑的,它最大的賣點就是從一樓可以看到二十一樓的天井,還有現在掛在我們上空的大型吊燈!不用怕,它不會掉下來。」佐安拍拍我的肩膀,用著彷彿安慰小朋友的溫柔語調,沒預料到會被點名的我一驚,旋即拿出隨身鏡,認真的關心起自己是不是真的看起來很害怕。
  佐安是學校的校花,不過我們並不熟,幾乎從確定同一班開始就註定是不同族群的人,現在會說話完全只是因為一件我不願再提起的事,或說是一個人吧。
  她如數家珍的開始解說這家飯店的設備,還有吧檯的酒有哪些待會喝了可以回本,而哪些不能,餐前餐後酒該點哪個等等。
  「這家飯店的設施很安全喔,所以大家都放輕鬆點。」佐安露出一個美翻眾人的微笑道,但手還是勾在我的肩膀上。
  我僵硬的給了一個乾到不行的微笑,對她做出這種故意想要讓大家以為我們很好的行為有些難以忍受,但是一掌拍掉似乎又過頭了,等一下該好好拿捏力度帥氣的打滑才行。
  我不知道為什麼她要把我的位置安排在她的旁邊,又或者她沒有安排只是我剛好入座,她也剛好就跟著坐在我旁邊,反正我們是坐在一起了,而且是很不甘願地坐在一起。誰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不甘願?
  「佐安,聽說妳跟這家飯店老闆的兒子在交往,所以才會選在這家飯店舉辦同學會嗎?」坐在整張長桌斜對角的黃毓珊忽然拔高嗓音,意在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聽到她這麼說,先不提她的問句其實很怪,我和藍藍互看了一眼,心裡猜想的都是同一個,這應該是有人故意先說出來的消息,好讓這個同學會有點話題。
  「……哦這個啊,哈哈,事實上我並沒有跟這家飯店的兒子交往,我們只是好朋友,我男朋友另有他人啊,你們知道的,就怕某個人知道以後受傷,所以沒有清楚交代,讓大家誤會真是不好意思。」佐安一邊乾笑一邊將頭髮給勾向耳後,臉上掛著滿滿的自信。
  藍藍很擔心的扯扯我的衣袖,因為她覺得廖佐安就是為了要讓我難堪,才在兩個月前就逼我今天一定要參加。
  「啊,對了,黔黔呢?」佐安突然將自信的臉龐朝著我的方向一轉,「我記得大二下學期的暑假,妳好像終於答應跟顧孟然交往,現在還在一起吧?」
  提起顧孟然我心一頓,旋即又恢復以往的僵笑到,「是、是啊……」
  「那也在一起好久了耶,有五年了吧?想當初我一直誤會妳也喜歡學長,還因為這樣跟妳冷戰,現在想想真的好對不起妳喔。」佐安撒嬌著說。
  不是冷戰,是排擠,號召所有她的加油團們對我排擠。
  早就有準備她會提到那個人的事情,所以也不怎麼意外。
  當年的廖佐安可是打著校花的名號在追莫亦海,校花追校草,其實也就是剛好而已。我和莫亦海是高中學長學妹的關係,高一那年我也追過他,當他的粉絲,只是和他對到眼的瞬間我也徹底覺得沒希望,所以放棄罷了,沒想到當年那個高二的學長又和我讀了相同學區的大學,陰錯陽差的會面也只讓我和他的距離不這麼陌生,僅此而已,卻被廖佐安誤會了。
  當然我的反應是否認,完全否認。
  「我沒放在心上。」我聳聳肩,認真的回答。
  雖然我已經很坦白的這麼說了,但是女生總是這樣,她們只願意相信自己相信的,所以在她們的認知裡,都覺得我只是表面說說,其實心底還是在意的。
  「沒放在心上那真是太好了,那我們來交換名片吧?妳有名片吧,聽說妳在我公司附近的企劃公司當業務呢。」她俏皮的將頭歪向一邊,露出一種很違和的笑容。
  就是明明看起來是在笑,但眼神就是感覺不到笑意的那種。
  「嗯……可以。」對上眼又是一股胃液翻騰,我很快的自皮包裡拿出一張名片遞給她。
  她接過我的名片認真的打量了一番,接著直接將上頭的號碼給輸入進手機裡,看到她打上我的名字那刻,心裡真是五味雜陳。
  在場的人都不自覺嚥著口水聽我們的對話,看我好不容易挨過這個話題以後,藍云妮立刻就跳出來替我解圍,將話題快速的帶開到工作上,我不著痕跡的喝水喘氣,默默祈禱永遠沒有下一回合。
  「服務生可以上菜了!」輸入完電話的佐安開朗地笑,接著高舉手機,「各位各位,這場萬眾矚目的同學會要正式開始囉!今天的主角其實不是我,只是為了要掩蓋真相製造驚喜的謊言而已,大家都能接受這種善意的謊言吧?真正的主角告訴我他已經到達現場了,現在大家開始倒數期待吧!」
  「誰啊誰啊?真正的主角是誰?」
  氣氛開始熱絡,所有人紛紛交頭接耳、緊張興奮的交談,就我一個人意興闌珊。
  「該不會是校長吧?肯德基爺爺?」
  此話一出,所有人紛紛捧場的大笑起來。
  是誰?誰來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上班族當久了,年紀漸漸上漲開始,我每到一定的時間腦子裡的內容就只有「回家」兩個字,其他什麼也不想。
  眼角餘光,我默默的撇到屋外似乎正在下雨,這家飯店走一個巴洛克式的風格,連窗戶也做的很有異國風情,雕花的大理石牆上一幅幅天使浮雕美得令人屏息,周遭還佇立了很多天使的雕像,加上背景環繞的純鋼琴樂音,整個氣氛是放鬆的,讓我打定主意下次再約藍云妮來喝下午茶。
  餐廳外的門廊跑進了一個人,因為忽然闖入我的視線,讓我不自覺就聚焦在他身上。那人甩甩自己手上的外套,還順手撥了撥自己微濕的頭髮,帥氣的麂皮大衣掛在手臂上,擰著好看的眉毛瞪了瞪外頭的雨,似乎是在怨恨雨下得太突然,害他沒來的及準備雨傘,接著才打開餐廳的大門走了進來。
  門開了,而我卻懵了。
  ……是莫亦海。雖然穿著打扮跟髮型我都不再熟悉,但他的臉可沒變過,他就是莫亦海!
  一發現是他,我馬上就收回視線,卻意外發現佐安閃亮亮的大眼睛正盯著我瞧,還有藍云妮一臉苦瓜的對著我。
  門上的鈴鐺清脆響亮,佐安對我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然後才從容不迫的站起身迎接來人。
  原來,他們還有在聯絡。
  「黔黔,我踢妳的腳踢到都快把我的腳踢斷了,妳怎麼就是無法回神啊?」藍云妮非常生氣的說。
  「妳剛剛有踢我?我怎麼沒感覺啊。」我愣愣的看著自己的腿,還沒完全回神。
  「妳該不是看著莫亦海看到忘記回神了吧……」她頗無言的看著我,在我要回嘴的時候用手堵住我的嘴,「就是!」
  呿,都已經認定了幹嘛還要問我啊?真是的。
  「各位,Surprise,這是我今天特別準備的驚喜,相信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他是誰吧?」佐安親暱的勾著莫亦海的手臂,笑的滿臉幸福洋溢。
  「是莫亦海學長!」
  眾人齊沉默了三秒,坐在對角的黃毓珊首當其衝的站起來指著他,驚訝程度恍如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兄長,但氣氛也因為她的尖高嗓音而被帶起,大家都興奮而且愉快的對望歡呼,讓原本以為是一場宣布婚訊的飯局提高成一場粉絲見面會!
  莫亦海本人面對這麼熱情的歡呼與歡迎倒是沒什麼反應,視線和我對到了一起,微微勾起一邊唇角朝我的方向走來,問也不問一聲,便坐在佐安剛剛落坐的位置上。
  我渾身僵直,正在猶豫到底該不該跟他說我旁邊這個位置是佐安的,佐安已經自己跟服務生另外要了椅子,還直接請人坐旁邊一點,好讓她可以坐在莫亦海身邊。
  藍藍坐在我的對面,不安的看著我,我輕咳了一聲,並且將頭撇到一邊去,發了封簡訊告訴藍藍我即將要先離開。
  「大家都認識他吧?莫亦海學長他剛剛從美國留學回國,這次舉辦同學會的時間很巧就是他歸國的時間,所以我就『順便』約了他一起來,雖然有點突然,但應該沒有人會介意吧?」佐安一臉就是寫滿了就算有意見她也不在乎的樣子,但周遭的人視線全聚焦在莫亦海學長身上,沒人發現這樣的小細節。
  莫亦海也沒打算要跟別人招呼的意思,坐在我身邊沉默的讓我快窒息。
  我還寧可他說點什麼或者酸人的話,都好過現在的無言啊。
  藍云妮見我似乎很尷尬,也飛快傳了封簡訊要我可以現在離開,她會幫我善後。
  於是我鼓起勇氣,咳了一聲道,「那個佐安,我想先……」
  「佐安,有沒有水。」莫亦海忽然出聲在我之前,宣布完消息就坐好的佐安像是收到什麼命令般,快速的重新確認一次後,很快地找服務生要水去了,完全對我置若罔聞。
  「胡依黔?」莫亦海對著桌面叫了我的名字,我渾身一僵,想著應該要怎麼面對才好,他就忽然說,「妳好像踩到我的腳了。」
  害我下一秒就立刻跳了起來,連到底是有沒有真的踩到都不知道!
  那一跳,撞翻了幾張椅子還撞到人,在我連連賠不是的低頭時,眼角餘光又再度撇到他戲謔的笑。
  嘖,這是在玩什麼貓捉老鼠的遊戲嗎?
  班上的人以及即將回到這個座位上的佐安,都看到了這一幕,我現在沒心情管她們會怎麼想,只想要快點離開!尤其是看到他的笑臉以後。
  「佐安我想……」
  「好久不見了。」
  正當我才剛又抓到機會要說話的同時,莫亦海既刻意又不那麼刻意的說,語氣是一貫的微揚。
  「妳現在是做什麼工作?」他放下佐安給他的水杯,轉向我的方向。
  「她現在是在企劃公司當業務。」藍藍搶著說。
  「就一間公司的小業務而已!在我們公司對面。」佐安的語氣明顯就是在說「這沒什麼好探究的」但如果是莫亦海有疑問,那她當然還是願意回答。
  我手指敲著大腿,隨著話題為什麼不結束的疑問,節奏越來越快。
  「那應該也在我公司附近。」
  話落,眾人好奇的開始詢問莫亦海「學長」現在到底是做什麼樣的工作。
  佐安撥撥頭髮,帶著一抹驕傲的笑,「阿海學長現在是以製作人的身分回國的喔,而且還會編劇,在國外已經小有成就了呢!」
  「是、電影公司嗎?電影公司的製作人?」藍云妮結巴的語氣充滿了不可置信,她的眼神漸漸發光,轉成崇拜。
  「他這次回來台灣並沒有很長的時間,只是因為有部好萊塢的片子要在台灣取景,他才跟著回來的,拍攝時間一過,他也得要跟著回去美國。」
  我漸漸的發現,佐安的驕傲並不是莫亦海的職業,而是她對莫亦海的了解勝過我們,所以她覺得很驕傲。
  「也不是那麼一定。」原本一直沉著臉聽著佐安說自己事的莫亦海,突然出言稍微反駁,「不一定會回去,如果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發生的話。」
  他看著我的眼神仍然像貓,而我就像老鼠一樣不自在。
  「柳橙汁!有沒有人要喝柳橙汁!」一旁有服務生遠遠的端來了幾杯柳橙汁,我焦急的想把話題給轉開,於是認真的對著所有人詢問有沒有人要喝柳橙汁。
  「來這種地方喝什麼柳橙汁啊?」佐安非常的不屑,好像在這裡應該要點紅酒,柳橙汁是小孩子的玩意兒。
  「我!」藍云妮第一個表示贊同,她也想幫助我快點轉移話題。
  見藍云妮都如此捧場,我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在座幾個人也零星的舉起手來說她們想喝,我開始清點人數,然後看見不知道跟著舉手舉了多久的莫亦海。
  當人數清點到他的時候,他揚起了虎牙笑,「加一。」
  我承認那笑容對外是很難得一見,但就因為這樣,不知哪來的快門非常快速的閃了我們好幾下,我被不知道從哪裡發射的閃光燈嚇了一跳,跌出自己的座位不說,還不小心勾到就往我方向走來,端著柳橙汁的服務生。
  他也嚇了一跳,手上的柳橙汁就這麼全數飛了出去,不偏不倚的全落在了我和莫亦海身上。
  一瞬間,美好的氣氛破壞殆盡,眾人傻眼之餘,閃光燈便剩下了零星的一兩盞,看也知道是因為傻眼,但手還落在快門上,茫然按下去的。
  他臉色微暗,很明顯就把帳通通都算在我頭上,因為他盯著我的眼神就是寫滿了「煩躁」兩個字,跟他剛剛盯著外頭忽然下雨的表情如出一轍。
  「對不起!」三個字莫名其妙的衝口而出,身後好不容易站穩的服務生也還沒回過神,我已經先認錯了。
  自古以來,先認錯的就是輸啊,不是嗎?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