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陝西26座古寺,一睹中國佛教傳衍風華!--《陝西佛寺紀略》

2019/3/21  
  
本站分類:創作

從陝西26座古寺,一睹中國佛教傳衍風華!--《陝西佛寺紀略》

東漢至唐代,凡東來弘法或西行求法的高僧,多經長安中轉。
佛教遠播東亞的樞紐,中國佛教各宗並興的搖籃,就在陝西。
本書所錄,係寂園居士康寄遙(1880-1968)於1950年代親自勘察陝西各寺的忠實記載,寂園居士為陝西臨潼人,皈依印光法師門下,與太虛法師、印順法師相交,長期致力於慈善救濟、僧伽培育及地方興學,一生奉行「人間佛教」。他在書中逐一備述各寺的地理位置、歷史沿革、宗派法門、國際關係、當時現狀及文物特色,包括:草堂寺、大慈恩寺、興教寺、大興善寺、青龍寺、大薦福寺、淨業寺、華嚴寺、香積寺、臥龍寺、罔極寺、廣仁寺、法門寺暨釋迦牟尼佛真身寶塔等,從陝西26座古寺,一睹中國佛教傳衍風華!
文革期間,各寺慘遭破壞,雖近年重新修繕,亦難重現寂園居士當年所見的原貌。本書於半世紀後重新問世,特於各寺開篇附上今照,其後多係文革前舊照,呈現今昔異同;各寺文末亦附上現址及簡要地圖,以便讀者前往遊覽時按圖索驥。

立即訂購《陝西佛寺紀略》

 

內容試閱

【序言】/康寄遙

(…前略…)
  最後再略述陝西對於佛教聖業的集中和發展。自東漢至唐代約六百餘年間,所有東來弘法的高僧可考而知的有七十餘人。而以羅什、覺賢、不空等最為著稱。西行求法高僧可考而知的有二百餘人,就中以法顯、玄奘、義淨等最為著稱。所有中外高僧大都集中於長安(法顯由長安西行,由海道回國,在東南各地譯經弘法),故佛教界相傳兩句俗話:「八百師子吼秦川,三千衲子下江南。」義淨三藏有詩曰:「晉宋齊梁唐代間,高僧求法離長安。去人成百歸無十,後者安知前者難。路遠碧天惟冷結,沙河遮日力疲殫,後賢如未諳斯旨,往往將經容易看。」

  以下再舉兩例,可證陝西在佛教傳播發展過程中的重要地位:
  一、中國佛教各宗陸續由陝西傳入日本。如華嚴宗由日僧良辨承傳於唐僧杜順,後創立東大寺於日本。又日僧道昭受學於玄奘,日僧智通等求學於玄奘及窺基。後更有日僧元昉遊唐,求學於玄奘法孫智周,日本始有法相宗一派。日僧空海就學於唐僧慧果,回國始創立東密一宗。其他如三論、律宗、成實、俱舍等宗,均先後由陝傳入日本。至於天臺宗,則早已由東南傳入日本。於此尤當注意的是,隨著佛教各宗傳入日本,佛教經書同時也大量傳入。中國自唐武宗毀佛滅法(八四○-八四六年),佛教大受摧殘,唐室亡後,歷代兵燹不斷,凡中國所亡失的佛典多賴日本而得以保存。清末光緒甲午(一八九二年)前,始由楊仁山居士從日本把中國所亡失的佛典取回一部分。此後日本的《弘教藏》和《續藏經》相繼來中國,以前所失各經論疏遂完全收回。故一般稱日本佛教對中國佛教為反哺,正如印度自被外力侵佔後,佛典散失,近代又由中國反哺一樣。
  二、西藏佛教也多由長安啟蒙。唐太宗文成公主遠嫁藏王松贊干布,公主信佛,曾帶去佛像佛經和僧人。其實在此之前,信仰佛教的尼泊爾赤尊公主已嫁給藏王。當時西藏尚無佛教,是受到這兩位公主的影響,藏王始皈依佛教,且派藏人往印度留學,研習佛法和梵文,從而創制了藏語文字。至唐中宗時,更有金城公主嫁給藏王赤德祖贊,公主也信佛,藏王因而發願弘揚佛法。其後藏王赤松德贊又從印度請來蓮花生大士協同百餘法師入藏,蓮花生就是紅教的開山祖,從此藏傳佛教才得以長足發展。由此可見,早在一千二三百年前(七八世紀間),長安佛教即對藏傳佛教的發展起過間接的促進作用。
  近代以來,陝中佛教衰敗至極,宗風不振,義學久荒,戒德消沉,僧才缺乏。諸祖塔寺雖尚保存在西安周邊,長期以來都處於抱殘守缺的狀態,所謂﹁紹隆佛種,弘宣正法﹂的榮耀久已暗淡無光,遠不能與隋唐時期的盛況相比。
  一九四九年以來,受惠現政府執行的宗教政策,又得到省市領導的特別關懷,陝西佛教界也出現了新生的氣象。近年來重修大雁塔慈恩寺,大修興善寺,對興教、草堂、臥龍、廣仁等寺均先後有所修補。在高年僧人中,有個別人獲邀參加政治活動和國際訪問;在青年僧人中,更有人被選入首都佛學院進修研習。所有這一切都給佛教的新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會。目前中印友好日益加強,中印文化交流日益進展,當此百廢俱興之日,追溯陝中佛寺的緣起和發展,縷述這些寺院的興建在昔日中印文化交流史上值得一提的往事勝蹟,既可備文物保護單位作有益的查考,也可供關心佛教文化的人士方便披覽。正是有鑒於上述的需求和必要,編者編寫了這本記錄陝西佛寺的初編。是為序。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