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許家結:光學與我的一些事

2019/3/22  
  
本站分類:生活

【歐華作協專欄】許家結:光學與我的一些事

        來到德國黒森州的小城威茲拉,不覺已三十多年。這是一個美麗的小城,城中擁有古色古香的老城,然而鮮為人知的是,它同時也是德國光學工業的大本營,著名的德國萊卡照相機、蔡司望遠鏡和袖珍米諾克斯照相機等廠商都深藏於這小城裡。

        我的本科是學物理,畢業後就在這裡就業。在那三十多年內從沒有離開過光學領域,頭十年的主要工作是用電腦之電子版接上光譜儀器,自編程序讓使用者方便操作光譜儀器和做數據處理。後廿多年是負責鏡片的鍍膜研發和製造,也因為有了自動化的多年經驗,在蔡司公司裡負責鍍膜機器的改善,全面以電腦控制生產,兩年內完成使命,在威茲拉的蔡司公司已經是全自動化生產望眼鏡的所有鏡片鍍膜。接著也在歌庭根的蔡司顯微鏡部門完成自動化。

        不多久蔡司公司打算到東歐國家設廠,我負責在匈牙利的東部,位於烏克蘭和羅馬尼亞的三國邊界的光學重鎮馬蹄沙克市內,建立鍍膜部門和培訓工作人員。經過三年的努力,匈牙利的生產已經可以供應給東歐地區的需求量,十年後還可以供應給德國,蔡司公司也因此得以降低望眼鏡的成本而增加了總銷售量。這也是我在職場上的頂峰時期之一。自從蔡司和飛利浦合作生產積體電路石英片的投射機,賣給全球,台積電是他們的主要客戶之一,我也投入了生產特大的鏡片鍍膜工程,為蔡公司爭取了多項專利,台積電也因為有了這些非常精密的投射機,站上了世界積體電路之頂尖。

        2014年公司提出了讓59至63歲的員工提早退出職場的措施,我剛好符合這條件申請退休,明知道我領到的退休金比上班時之薪資少了17%,也提出申請,當時的情況是考慮到如果我們這些老職員不同意早退休的話,公司就打算從年輕的員工內找出72位讓他們離職,因此我和其他12位自願簽名提早退出了職場。

        在這之前半年,我由於常和亞洲地區的光學產品供應商有密切的來往和交情,加上自己在語言上和技術上擁有的優勢,我便打算東山復出,退而不休,把自己40年所學到的光學納米薄膜技術傳授給中國的供應商,使他們能在短時間內提高光學工業產品之品質和數量,超過目前日本之光學技術,增加供應給西方國家。

        納米薄膜技術對光學工業上是一革命性的新發展,它經過將近一百年的研發後,從很簡單的單層納米薄膜使用在減低玻璃表面的反光,至多層納米薄膜用在許多光學上的技術來達到其特殊功能,不止減低鏡頭的反光、增加了透明度,並且還可以有選擇性的過濾不同波長不同频率的光譜(用紅內光透過鏡頭來量距離並自動調焦),或阻擋如紫外線和激光(雷射)等會傷害眼睛之強烈光線。近二十年來還進一歩的增加了防霧(否則在出入冷暖空氣時鏡片上組成了一層霧水而變模糊)、防花(加強玻璃表面的硬度)等功能。在許多新建設的樓房之玻璃窗都有納米薄膜技術用來隔熱或隔冷,達到了節約能源之效果,又能用其反射之彩色美化大廈之外觀。

        我的第一站是去丹陽市一家光學公司。這家老板曾經留學日本,學成之後到新加坡一間光學公司上班,負責的是行銷工作。後來得幸接收了他岳父之光學工廠,經過他幾年後之努力,以將這工廠生產的光學配件提升到可以進軍到歐洲的市場的水準了。

        德國公司當時向中國進口的是其生產之20%,還仍保留80%在德國生產,因為只有少部分的簡易光學配件能夠從中國進口。王老板邀請我到其生產部門,希望我幫他提高生產的品質標準,並增加西方工業所需求之新產品。經過一年的努力,德國公司從中國進口的數量已達到80%,就是因為中國生產的品質提高了不少。

        第二站,是一光學公廠位於四川成都郊區的都江堰。今年春天的某一天早上,我接到認識了廿多年的朋友一個電話,他問我是否有興趣和他合作,到中國的工廠指導某一項目。我們約好在一咖啡廳見面詳談後,我才知道是一家德國著名的相機和望遠鏡製造商,想從中國進口高性能的望遠鏡,但是他們的供應商之產品未能滿足他們之要求,因此希望他去中國指導這供應商提高品質,並且必須在今年秋季有高性能的望遠鏡供應給德國市場。他覺得有我的中文和光學之知識,和他合作,工作任務上將無溝通的問題,也因此可以縮短工作的時間,否則只有一個夏季的時間是非常的緊迫。

        我們決定一星期後就起程去都江堰,他已有一年效期的中國簽證,我也在三天後取到了簽證。那天的早上約好專程出租車送我們去法蘭克福的機場,乘國航直飛成都。第二天清早,在機上用早餐前,我們填寫入境表格時才發現他的簽證已在兩天前過期了。一下飛機,我幫他找海關人員幫忙補簽,但成都機場的海關人員沒有補簽證的權力,因此他要立刻飛香港,希望在香港補簽證後才回來成都。我只好單身一人先到成都休息一天。

        第二天中午李老板接他的機後來到酒店和我見面。原來李老板是台商,他父親在2008年都江堰的大地震後,得到當地之優惠買下五千平方米之工地,建立了光學工業區,內有生產、員工宿舍、辦公大樓等,但又在周圍種植上百的銀杏樹。這些年來除了光學配件的生產,還收穫了無數的銀杏果。員工們都允許帶回家食用或賣給商家。李老板除了在都江堰設廠,在廣州和印尼也有生產,但前二年因為印尼員工之語言、宗教和文化之差異太大而關閉了,他把所有可用之機械都轉移到都江堰。李老板的父親去年因病過世了,現在由他太太和兒女接管。母親掌財政,女兒理業務,兒子理生產。我們選擇週末到成都,是打算休息一天後才上班,所以李老板也因此帶我們在成都市區吃了午餐又去巷子裡看一場變臉的表演,因為場面小,可以在近距離看清楚變臉的功夫,和在幾年前首次到成都在大劇院裡看的不一樣。

        從品質方面來看,都江堰這家沒有丹陽公司那樣的水準,但經過我多日的考察後,發現了主要的因素是︰他們只用成都生產的玻璃原料,而丹陽公司是進口德國的玻璃原料。成都的原料標準低又不穩定,造成光學配件的組合透明度差了5%。在光學配件都要求在95-99%的透明度。除了玻璃原料之差別,在薄膜技術上,其採用的化學化合物和多層納米薄膜之設計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因此我們開始向代理商購買德國的玻璃原料和化學化合物,二天後就可以採用我們新設計的多層納米薄膜做了第一歩的實驗。每一鏡片的透明度都能提高了2-5%,達成鏡片組合的透明度由90%增高到93%,但仍未能滿足95%以上之期望。經過多日的驗證,是因為當地的濕度高而鍍膜機之設備不能在鍍膜前將水氣完全的除掉,造成了水氣參進了多層納米薄膜之間而減低了其透明度。這家光學公司為了要達到能供應給在德國的顧客之要求,立刻買了最好的德國鍍膜機之設備,把透明度又提高了3%而終於達到96%,完成了雙方之協議,終於成為了交易伙伴,打開了這公司向歐洲市場進展的門。

 

今日人氣:15  累計人次:11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