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類型異想大作 。--《軸心失控--長篇懸疑科幻小說》

2015/7/9  
  
本站分類:創作

跨類型異想大作 。--《軸心失控--長篇懸疑科幻小說》

人類面臨末日,能扭轉局勢的只剩下三個選項:1、電影工業,2、巴貝奇怨靈,3、女武神謀刺案後的元首命令!
西元1946年,歐陸戰爭如火如荼,同盟軍計畫在南法舉辦第一屆坎城影展。同一時間,義大利一個電影團隊來到了喀爾巴阡山,拍攝一部恐怖電影,小助理安東不經意發現,影片中的神秘場景,已似有若無地滲透到真實世界中……
希特勒自兩年前的謀刺案後,始終伏隱不出,這時卻派出一支秘密隊伍搶拍紀錄片,他們的真正目的為何?與義大利團隊相遇後,彼此會擦撞出甚麼樣的火花?
歐陸戰爭以奇怪的態勢陷入膠著,超現實「黑色的雪」,宛如末日一般在各地肆虐,軸心國到底掌握了甚麼,能拯救本已岌岌可危的第三帝國?女武神謀刺案後,希特勒的元首命令,又憑甚麼如有神助一般每料必中?神秘的女孩雪兒,口中提到的機器「巴貝奇怨靈」,難道就是解開一切謎團的關鍵?

 

內容試閱

Prelude 背叛

武士將劍從夜魔的小腹抽出來,鮮血沿劍槽狂噴,邪壯的身軀轟然倒下。
少女躲在坍塌的牆角,暗自計算倒下的夜魔數目,一共有三隻,在她印象中好像還少了一隻。
一條黑影磅咚落在她背後,龐大的壓迫感,伴隨著一股奇異惡臭。
惡臭來自一張醜陋的嘴,她緩緩回頭,不斷有熱氣從那張嘴裡噴出來,帶有腐蝕性一般掠過她頸項。
她還是頭一次那麼靠近夜魔,自從被武士救出來,一路不斷往東方躲,從喀爾巴阡山逃到阿爾巴尤利亞總教區,而後又來到摩達維亞,夜魔沿路不斷追襲,死傷了無數名武士。
夜魔的正面令她移不開眼,完全不是她想像中那樣,有一張蜥蜴般的臉,頭頂長著一顆顆骨瘤,血盆大口中滿是獠牙。相反的,那張臉有著清秀的五官,宛如一名美青年活人,被硬生生擠入妖異的軀體內無法逃脫,充滿毀滅的憤怒。
那雙螢光綠眼球瞠視著少女,像要將她一口吞下,不曉得是出於慾望,還是一種毫無來由的羨妒。
「快點趴下!」
武士擲出長矛,命中夜魔兩眼之間,夜魔碩大的頭顱往後一仰,矛槍從牠硬皮上反彈掉落,絕無一絲損傷。
武士的雙手劍比矛還快,像天上劈下來的雷電,夜魔揮爪抓向劍刃,整隻爪被劍削斷。
牠發出痛苦的嘶號,血噴在少女衣服上,往不知名的遠方逃遁而去。
武士確認夜魔敗走後,才將那把十字形吞口的劍插在地上,溫柔地扶起少女。
「沒事了雪兒,夜魔都已死光逃光。」他擦拭少女身上的血,充滿憐愛,「只要有我在妳身邊,沒有邪惡能傷妳。」
少女的眼如星空般明璨,傾慕地望著武士,「謝謝你一路以來的保護。」
周遭一片斷垣殘牆,頹圮的房舍內有幾道低矮欄杆,欄杆背後是十來間斗室,擺著閱讀的木檯,幾本殘破的羊皮紙手抄書,散落在地上。
房舍的長邊嵌有十字架,閱讀檯雖已腐朽,但不難想像多年以前,裡頭人夤夜讀經的景象。
「這裡應該是座修道院。」少女喃喃說。
「的確是,而且以蒐藏眾多古老的手稿而知名。」武士緬懷地看著房舍。
「修道院看不到修士,可有些夜魔身上,卻穿著修士的袍服,難道兩者會有關連。」
武士注視死去的夜魔,的確有幾個穿著修士斗篷,有些還罩著兜帽。他暗自佩服少女的觀察力,然而夜魔與修士之間,難道真有關連,他實在難以索解。
「你看他們的臉,說不定那些夜魔從前也是修士。」
少女不知哪來的臆想,令武士倍感詫異,他拔起劍護衛少女,總覺得黑暗之中,有幾雙眼珠在窺伺他。
少女指著屋後的山巔,「你看。」
薄霧起伏的山巔上,有一座巍峨教堂,教堂正面是直屹的鐘塔,在水霧中忽隱忽現。
武士和少女爬上山頂,來到教堂門口,厚重的橡木門鑲著鐵條,微敞出一條黑縫,黑縫內看不見教堂裡面,然而在教堂最深處,有一種規律的金屬雜音不斷傳來,彷彿有無數齒輪和條桿,在教堂深處運作。
武士和少女靜靜聽著,後者臉龐亮了起來,說:「我們找到那部機器了,被惡靈附身的大機器。」
武士摀住她嘴巴,「噤聲,裡面說不定也有夜魔。」他將手貼在門板上,想把門推開,少女緊張摟地住他手臂。
武士感到一陣溫暖,拍拍腰帶上的劍說:「不用擔心,我腰際這把雙手錫劍,是阿爾巴尤利亞總教區的聖物,當年聖喬治屠龍,曾經以此劍浸泡過龍血,只要有它在,任何邪惡都能刺穿。」他頓了頓說:「可惜我沒法像他那樣,摘一朵玫瑰花贈送給妳。」
他俯視少女,和後者經歷過那麼多事,他對少女的情感,早就越過了那條線,不論發生任何變故,他將不計代價保護她—

主啊,請諦聆我的禱告,領我們戰勝這邪惡之域
請降給我一支聖靈大軍
讓祂們配戴您的鎧甲與槍矛,殲滅這裡的一切鬼魔
我們的天父,在天上的父
願您的名受到顯揚,願您的國來到
願您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奉行在天上

教堂的門打開後,金屬怪聲更清晰了,空氣中揚滿灰塵,衰敗而陰森。
他們一先一後走進教堂內,武士傾聽聲音來處,朝教堂的主祭台緩緩靠近。
他心中有一把火在燃燒,所思所想都是少女,在黑暗中對少女說:「藉仁慈的天主之助,等摧毀那部邪惡的大機器,如果上帝應允,我們……我們以後……」
他吞吞吐吐還沒把話說完,腰帶上發出鏘啷聲響,他反射性想抓,不料卻抓了個空。
他驚愕回頭,少女握著他的劍退開好幾步,拿劍尖指向他。
他強笑說:「雪兒,別胡鬧,那把劍很鋒利,快點拿回給我。」
少女臉上浮現出奇異笑靨,很甜美,但也很陰冷,一步一步緩慢退後。
「雪兒,別胡鬧啦,快點把劍還給我!」武士緊張地伸手。
教堂內肋骨般的支撐穹梁上,窸窣爬出幾條黑影,砰咚碰咚跳下來,都穿著修士袍服。
武士驚恐交集,上前想搶回自己的劍,少女揮舞劍身,靈巧地退出教堂門口,握著門板上的環扣,把門關上,用那柄劍穿過兩只門環之中,將橡木大門固定住。
武士駭然叫說:「雪兒!」
門被關起來的那一瞬間,雪兒臉上堆滿微笑。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