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材敦煌「飛天」題材!--《天訣》

2019/3/14  
  
本站分類:創作

取材敦煌「飛天」題材!--《天訣》

茶館內,說書人以一番精彩駭人的入話開場,他句句玄機、透漏無人了解的朝代,娓娓道來一段兵燹戰亂的故事……

在中原大陸的上頭,也就是天的那端,有著一個國家──「邢國」。飛天,由仙界失墜至邢國的天女,各個美麗絕倫,卻殘忍無道,燒殺擄掠,讓一代王國淪為無間地獄。
邢霍斌,新上任的邢國皇帝,為了抵禦飛天入侵,不惜全民皆兵,展開一場為了捍衛人類尊嚴與生命的聖戰,是敵是友僅由種族判別。
裘昊天,裘家軍的領袖,邢霍斌的摯友。可以為了摯友出生入死,並一同扛起與飛天抗衡的重責大任,終結天地大戰。

戰火下的兄弟情耀眼,然而說書人的眼神卻如此迷離,因為他知道再堅強的情誼也難逃詛咒魔爪……

立即訂購《天訣》

 

內容試閱

│第一回:生之天女者│

  週遭景色急促幻遷,我任由馬匹駝著蜷縮的無力身軀奔馳。痛意自頸、腹、心源源而出,四肢無不痛得痙攣。
  馬匹汗血淋漓,腰際懸掛的長劍即將脫落,我已沒有氣力將它抓得牢靠,只能將臉塞入臂膀,不忍去看。
  諸魂歸天,業已入魔的我,就此與天訣別。

  琮琤之音令我惶惑坐起,玲瓏小杯同時因手拙摔落,碎成一瓣瓣剔透。
  茫然的思緒壞了一只好杯,我向掌櫃頷首致歉,亦表明將如實賠償。
  我整衣,將茶館川流不息的來客盡收眼裡,清清嗓子,以中氣十足的嗓音開始我周而復始的入話。
  我的入話一如往常,這是我唯一不需要更動的部分。我揮腕,吟誦間刻意讓紙扇倏地開展,誇張的動作瞬刻吸引茶館內男女老幼目光。
  「這個故事奇異的程度讓你們無法猜想,然而它卻絕絕對對是真實故事。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句話說得真真不假!在你們這個國家的上頭,也就是天的那端,尚有另一個國家存在,她叫做『邢國』。
  邢國歷史悠久,依據我的研究,我只能概括推測邢國與秦代大致在同一個時間線,同樣也是個民不聊生、兵燹戰亂的時代。」
  我觀察聽眾的表情適時頓了頓,開頭不論我如何刪減,依舊冗長。
  「邢國這個國家看似有條不紊,與諸位所在的『這裡』不論季節氣候、風土民情都極其相似。唯有一點是你們不曾經歷的!自遠古之初一脈流長的邢國,神魔、人類相互群生,人類與魑魅魍魎始終維持危險平衡。
  可惜這種假相終究逃不離時間摧殘。變數孳生。
  變數乃生之天女者,凡夫俗子、文人雅士口中的『飛天』。飛天原本生活於仙界,因為不明理由墜落邢國。
  唐代李太白不是有那麼一段詩句──『素手把芙蓉,虛步躡太清;霓裳曳廣帶,飄拂昇飛行』?
  聽來很美,然而相信我,時至今日,不曾出現比飛天更讓人頭皮發麻的生命。
  她們有著冶艷的外表,內心卻比毒蛇更加狠辣。受天之驕寵,生為天女者,無所謂生死命數,她們生而不死。」
  「哇!不會死耶!好羨慕喔!」
  扎著雙辮的女孩托著腮幫子,眼神迷濛地喃喃自語,那份不實嚮往令我蹙眉。
  「照理來說不生不滅確實值得傾羨,然而飛天雖不死,仍舊會衰老力竭。
  就算不會色衰肉弛,不死也是令人畏懼的。諸位想想,物換星移、人事已非難道不是地上煉獄?
  好了,別再打岔!讓我好好把這個故事說完吧。」
  見著她摀起嘴的頑皮模樣,我靜靜繼續。
  「我試著具體形容邢國吧!
  對了!世界就像東坡肉,是分層的。
  簡單來說可分成三層,最上一層乃仙界,存在神魔鬼怪。第二層則是我所說的邢國,一個與秦漢差不多為同一時間線的相似國家,最下一層則是這兒,各位居住的中原大陸。
  即使三個世界未有實際交集,有一件事情卻是萬事萬物的通則―美好的事物都是帶刺的。即便帶刺,美麗的生命依然萬眾矚目。
  飛天正是最好的例子。」
  在過往的經驗中,我這番形容總能引起人們興趣。一般說書多半以英雄豪傑為內容,不像我以女色為開端,正文更混雜神怪俠義。
  物以稀為貴,故事也是。
  「方才我提到的飛天,外表皆是最美艷脫俗的女人,她們的身材濃纖合度,婀娜多姿的體態配上柔情似水的嗓音,男人都會臣服於她們……」

  即便貂蟬、西施這樣的傳世美女再度臨世,於飛天面前也不過是庸脂俗粉,不足為提。
  有道是最毒婦人心,就像褒姒這種九尾狐妖,飛天亦屬駭人的妖精鬼魔之流。她們嗜血好鬥,有的飛天更會奇異妖術,令人難以防範於未然。
  身為天之驕女的飛天能騰雲駕霧,她們各個穿著輕薄的霓裳羽衣,於蒼穹上自由奔馳。
  本來生於仙界的飛天應該與下頭的邢國百姓井水不犯河水,只可惜,艷絕飛天因不明原因從仙界失墜至邢國,她們被滯於世,無可回返。
  怨懟助長氣燄,恨意竄升,擁有所有置人於死地恐怖仙法的殛天芙蓉就此降世。
  絕對不會有比殛天芙蓉那雙烏黑眼眸更懾人心魂的眼睛、絕對不會有比那頭飄散雲霧間的烏絲更柔軟的秀髮、絕對不會有比那白皙酥胸散發的芬芳更讓人頭腦空白的迷香,遑論那只輕露皓齒、豐滿的朱紅唇瓣,以及她清脆如黃鶯出谷的甜膩嗓音。
  可惜如此完美的女人卻擁有殘缺乖戾的心靈。殛天芙蓉能拎著稚子親手生剝,茹毛飲血分食也面不改色。
  英雄難過美人關,君王喜好美色似是常態,擁有後宮三千佳麗的帝王所在多有。聽說世間出了如此美女,君王不囊括為后妃才是違背常理。
  然而當時的皇帝,年輕的邢皇邢霍斌卻沒有這麼做。他不受女色誘惑並非出於他熟悉飛天醜惡的內心,而是國事紛亂,他分身乏術,沒有多餘心力在乎兒女情長。
  殛天芙蓉出現的前後,身體硬朗的前任邢皇邢釋天突然駕崩,致使旅居外地多年的皇太子邢霍斌只能倉促繼任皇位。
  邢霍斌在成年前就被邢釋天祕密送到皇城外訓練武藝,宮中朝臣對這新皇一知半解,邢霍斌對朝中大臣同樣所知甚少,一切狀況未明朗下,他無奈只得沿用舊有官人。
  內憂外患接踵而至,對一個甫上任的新皇而言,絕對是極為悽苦的年代。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10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