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世界所發生的種種現象與交錯。--《平行舌頭--馮冬詩集》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生命世界所發生的種種現象與交錯。--《平行舌頭--馮冬詩集》

這是一場關於人的自身陌異性的挖掘,在實驗藝術精神的光照下,試著去鑿開詩與思礦脈豐富的接縫。
多重言語的火舌衝擊日常感知的藩籬,在說出與未說出之間那條看不見的繩索上跳著非常表象的死亡之舞,以看似不可理喻之言勾勒不可面對的真實。
有時,詩句直接從概念出發,激盪起概念內涵與外延的洶湧,構造內在於語言的類似抽象藝術的風景,銳化出一種特別的詩思。
這些漂浮而旋轉的詩句,帶著重音與混響,潛向意識的深層,攪動詩的基底,也使之對自身保持著無限的敞開。

 

內容試閱

〈歌唱到日落的人〉

太陽黑子
做夢的燃料

以即將
熔化的形式
歌唱

崩潰於
瘋狂的長城
──內側

一把木頭的空虛
震聾
幸福大街

黑金取之不盡
歌唱吧
森林,日落

〈觀看沙漠的十四種方式〉


I
洗澡的女人傾瀉整桶的水
在開裂的唇上
沙漠與女人是一體



II
沙漠有三個思想

一個中心
半夜裡紅衣幻影移行

III
東西學者坐在沙脊上
爭論阿拉伯人
長袍的六種黑色



IV
在沙漠中煮麵條

煎了一個血紅的太陽
用閃族的坩堝



V
遷徙之鳥穿越沙漠
在夜裡植樹,白晝到來
鳥拔起它們



VI
千重台幻覺
再來一份沙漠,我在夢裡
對刀叉明亮的侍者說


VII
沙漠計劃,人間蒸發
有一種維納斯
也無法比擬的無臂之美


VIII
黑衣人走在沙漠背面
提著一盞神燈



IX
沙漠中心有一間地下室
陽光射入天窗
鐘停在早晨九點
教皇死了,攤開一本《靜靜的頓河》


X
沙漠在先,他走了很久
看見一個女人
在掛著袈裟的那棵樹下洗澡


XI
開閉的樹葉

遮住沙漠中巨大的陵墓

手挖出箴言,頓河靜靜地流



XII
駱駝穿過針眼

阿拉伯夜晚以雪清洗自己

某物自高空墜落



XIII
被兩座瘋狂的綠洲隔開

水是一種病
只在沙漠中發作



XIV
病人成群結隊進入沙漠

以雪洗澡,跳舞
落下的鱗片長成棕櫚樹

〈嘗試〉

火車衝下山巒,玻璃隧道的盡頭
一個圓弧把你彈回山頂
噢,無法進入的世界,螢火蟲的臉
空中懸掛,它們交談著
隔著玻璃牆呼喊,一個聲音向你暗示
天亮時去,可能突入那個世界

你返回山頭,在燒焦的地方
準備另一次俯衝
山上並非不好,也有些店鋪,它破爛
也能滿足生活,冒煙的樹樁足夠一天柴火
死動物的皮,可以勉強過冬

西伯利亞的雪還未飄到這裡
一些像人的東西
在泥土下面刨,牙關上掛著石鎖
天亮時有一些機會,如果太晚
你將不得不駕著雪橇,奔跑在冰原上
當大雪填平所有山谷

 

了解更都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