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04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04

04

 

【這世上有一種毒叫愛情,中毒的都是傻瓜。】

 

  是什麼能讓一個人做盡蠢事還義無反顧?也許過來人都會回答一句:「因為我喜歡。」

 

  只是單純的喜歡,所以願意站在校門口等一個小時只為了一起搭車回家;會買自己不太常用到的自動鉛筆,只因為跟他用的一樣;去福利社也一定會幫忙買一瓶水,即使回到教室才發現他自己帶了水壺;上學的時候會幫他在自己身邊留一個座位,然後遭受整車的人白眼而他卻沒有上車……

 

  但這些事情,我根本沒有做過,所以不算喜歡吧?

 

  想要一起搭車回家,只要在放學前說一聲,誰也不用等誰就會很自然的走在一塊;買筆也不會刻意買一樣的,因為我們很巧合的發現彼此都喜歡同一種自動鉛筆;去福利社也不會幫對方買些什麼,因為也沒有多的錢;上學的時候也不會刻意留一個位子,因為也不能確定會不會答到同一班車。

 

  理智一點來說,我們是朋友;感性一點來說,我們是感情還不錯的朋友。

 

  當別人問起我跟他的關係,我也只是笑著把自己的「朋友理論」拿出來講,要說喜不喜歡,我只能回答「不討厭」。

 

  「不討厭就是喜歡了吧?」坐在我右邊的女生這樣反問我。他叫亞如,長得還蠻漂亮,不像我普普通通,雖然他喜歡違規穿過短的裙子和高過膝蓋的襪子,偶爾再違規戴個粉色的髮夾--校規規定女生的髮飾都必須是黑色的。

 

  「不討厭,應該是比喜歡的成份還要再少一點吧?」我看向窗外,在洗手台前面互相噴水打鬧的詩彥和于佳。「而且你說的是哪一種喜歡?」

 

  喜歡有很多種,愛情的喜歡、悸動的喜歡、友誼的喜歡、親人的喜歡、寵物的喜歡、自作多情的喜歡,若要仔細分類,這個世界上所謂的「喜歡」肯定不只這幾種。

 

  亞如羞紅了臉,而我牽起了笑容,心裡卻有些苦澀。「不討厭」,如果要形容我跟詩彥的關係,大概是一種過度的保守,因為……「沒有人會跟自己不喜歡的人做朋友,對吧?」

 

  他沒有再說話,而是沉默的點頭,臉上的紅也沒有退去的跡象。

 

  「你們在說什麼?」說話的是詩彥,他一蹦一跳的進來,制服襯衫還有一點玩過水的痕跡,他身後跟著走進來的于佳有過之而無不及。

 

  「秘-密-!」亞如回頭一笑,跟我一樣側坐在課椅上。「對吧,曉語?」

 

  我笑著聳聳肩,其實也不是什麼秘密。

 

  「曉語,放學後陪我去一個地方。」詩彥拿出毛巾遞給比自己濕了好幾倍的于佳,後者則毫不客氣的又用他的毛巾抽打了他的背。

 

  看來是于佳輸了這場潑水大戰。但是我喜歡這樣的他們,甚至是羨慕,這樣貼心的詩彥,還有這樣隨性的于佳。

 

  「可是我今天放學沒空耶。」要去書店。

 

  「好吧,沒關係,」他笑了笑,一個回頭,伸手在于佳的頭上亂撥。「屁桃,曉語說不能去,那就只有你了。」

 

  「好啦好啦!不要弄我頭髮!」那樣攻擊性的動作當然惹得于佳相當不高興,拿下頭上的毛巾又對著詩彥一陣抽打……好吧,也許他這樣才能一解敗戰的氣。

 

  「你承認你是屁桃了!」

  「去死吧你!」

 

  鐘響,我笑著收回視線,卻看見亞如的眼睛,裡面藏了什麼不明的情緒,我猜不出來,也沒想過要猜。

 

 

 

  或許我已經開始適應了一群朋友在身邊的感覺,可是原本就有的習慣還是有的。就像現在,一個人走在路上、一個人戴著耳機聽喜歡的音樂、一個人腳步輕快、一個人走進書店、一個人徜徉在書頁與書頁之間的香氣,放鬆了一陣子緊繃的課文荼毒,彷彿找到了一處休息的港灣。

 

  我喜歡一個人逛書店,或者拿一本書就坐在地上看了起來,即使忘記時間。

 

  書架上有本放在最角落的書引起了我的注意--《世界上最致命的毒》,看起來跟愛情沒有關係的書名卻被放在純愛小說區。封面寫著一段發人深省的話:「這世上有一種毒叫愛情,中毒的都是傻瓜。」

 

  我笑了笑,這是一本很吸引我,卻跟我本身沒什麼關係的書。友情對我來說已經是奢侈了,何況愛情,那更是癡心妄想,當然,我連那種妄想都沒有過。所以我很珍惜現在,有詩彥、有于佳,還有偶爾找我說話的亞如,這樣已經很幸運了。

 

  從小我就有一種吸引嘲諷和排擠的奇異體質,久而久之我開始麻木、開始害怕人,也收起了自己的開朗,不喜歡麻煩人、不喜歡主動說話,不麻煩人就不會煩到人、不主動說話就不會說錯話,我是這麼覺得的,所以就算現在有了比較要好的朋友,我還是下意識的想要保持一點距離。

 

  因為對於別人的善意,我更不懂得拒絕。

 

  「曉語!」

 

  我轉頭,是詩彥和于佳。「你們怎麼……」

 

  「原來你說的沒空是因為要來書店啊?」詩彥抽走我手上的書,沒等我回應就逕自說了下去。「《世界上最致命的毒》?你喜歡愛情小說喔?」

 

  「也不是喜歡,而是它的名字很吸引人。」我看向站在詩彥身後的于佳。「你們怎麼來了?」

 

  「陪他來買文具。」于佳滿臉無奈。「你要來書店也早說嘛,剛好可以陪這傢伙來啊,我趕著回去畫畫!」

 

  我看見了,他手上的筆記本,還有那款我們都喜歡的自動鉛筆。

 

  「畫什麼畫啦,就跟你說你的漫畫沒有人要看了。」詩彥的毒舌總是招來于佳的重打,我只能說是自作自受。

 

  「那是你沒眼光!」講完再補一掌,接著就是一聲因為在書店裡而壓抑的慘叫。

 

  于佳喜歡畫漫畫,而且畫得還真有那麼一回事,就我這個很少看漫畫的人來說。「于佳,你下次有完成品的話,借我看好嗎?」

 

  「當然可以啊!」于佳笑開了臉,然後又得意的朝詩彥昂了昂下巴。「你看人家曉語多識泰山!」

 

  「喔~咿喔咿喔~~」

 

  又是一掌,然後接著被摀住的慘叫。

 

  如果可以這樣一直打打鬧鬧下去,就好了。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