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的「日常」構築的療癒物語!--《聽說,明天地球會毀滅》

2019/2/19  
  
本站分類:創作

凡人的「日常」構築的療癒物語!--《聽說,明天地球會毀滅》

日系輕文學/POPO華文創作大賞優選得主.佐渡遼歌,帶領讀者重拾純真韶華、懷抱美好時光的歌頌青春之作!
在有限的生命中綻放微小的奇蹟,由妳我身邊一點又一點凡人的「日常」構築的療癒物語!

在一個小型論壇的討論串,因為一句「聽說,明天地球會毀滅」的發言,使五個人以各自選擇的方式,度過「生命中的最後一天」。
平凡普通的高中少年、即將奔三的單身OL、辭職賦閒的部落格格主、獨自養育女兒的單親父親以及發佈這則討論串、身為幕後黑手的高中少女。看似毫無關聯的五人抱持著不同的想法,試圖在地球毀滅之前的最後一天達成某項目標、了卻某件遺憾、或者是單純想要對某位最重要的人訴說一直無法說出口的真心話。
從這一天開始,也在這一天結束的青春群像劇,就此揭開序幕──他們也終究連結了彼此。

「畢竟居住在這座城市的人口將近三百萬,兩人偶然相遇的機率雖然不及天文數字那麼誇張卻也是微乎其微的數字。」
──以溫柔細膩的筆觸,攫取世界末日前的吉光片羽。那些無法訴諸言語的微妙心思,時而感動,時而惆悵。

立即訂購《聽說,明天地球會毀滅》

 

內容試閱

1.綽號是「蝙蝠」的高中少年的情況

注意到螢幕跳出的提醒之前,我正沉迷於最近很流行的手機遊戲。
發射小兵到敵方陣地,只要擊敗敵方兵力就能夠占領方格,在每次的倒數歸零之前,端看哪方的占據地盤較多者為勝。
遊戲方法相當單純,然而也正因如此才容易令人沉迷其中。
喇叭播放著時下流行的美國歌曲。
我總是將本周排行榜前十名的歌曲全部下載到電腦,接下來的七天就持續循環播放十首歌。原本以為這麼做能夠多少提升英文聽力,然而聽了幾周之後就知道這麼做毫無用處,儘管如此,我依然繼續聽著半句歌詞都不懂的歌曲,畢竟當初一口氣買下一整年份的下載額度,不用未免太過浪費了。
電吉他和爵士鼓交錯的旋律在耳邊迴盪,儘管聽了不下數十次,我依然只能夠隱約聽懂「Yesterday」、「My love」和「Tears」這些單字。
這個時候遊戲的對手忽然使用大量道具同時拋射三位五星角色來到我的地盤深處,眨眼之間就打破對峙的局面將我的防守陣容瓦解殆盡,不及倒數歸零就獲得完全勝利。
螢幕頓時切換成對手角色耀武揚威的畫面。
「呿,垃圾遊戲。」
我憤然滑掉遊戲視窗,壓抑著內心想要出拳發洩的衝動走向浴室打算沖涼,用力脫掉上衣、運動褲和內褲。或許是赤身裸體和憤怒的情緒互相抵銷,將內褲揉成球狀以完美的拋物線扔入衣架旁邊的粉紅色塑膠洗衣籃的時候我已經覺得無所謂了,然而既然衣服都脫了,我還是依照原先計畫踏入浴室,藉由迎頭澆下的冷水讓情緒恢復平靜。
不得不承認這麼做相當有效。
尤其為了節省電費,房間內空氣流通的任務全部仰賴立式電扇,然而即使它「喀喀喀喀」地瘋狂轉動扇葉,依然只是鼓起熱風吹向更多熱空氣的地方。雖然將頭手伸出窗外可以感受到夏夜的沁涼微風,然而房間內部卻是汗如雨下。
托此之福,放學回到租屋處之後,我通常得洗上三次澡。
三次澡的水費和三個小時的冷氣電費究竟相差多少我其實並未認真計算過,不過應該可以省下不少錢吧。
洗完澡之後可以半裸著身子在房間走動,這個也是一個人住的好處。
當初填選高中志願的時候我刻意挑外縣市的學校,為的就是能夠獨自生活。
不滿四坪的房間擺放電腦桌、衣櫥和單人床等必要家具之後就只剩下一條狹窄通道,而緊鄰大門浴室兼廁所的隔間甚至小得無法伸直手腳。儘管如此,我依然因為得到生平第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房間而高興不已。
調整好心情之後,我換穿成輕便的T恤和海灘褲,拿起手機準備進行復仇戰,結果卻是三戰三敗。
「這個遊戲究竟有沒有做好平衡測試啊!根本砸錢就贏啊!」
心情的煩躁似乎也體現在身體的其他部分,明明剛洗完澡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卻覺得又要流汗了。
抱持著某種自暴自棄的心情,我奪起冷氣的遙控器按下按鈕,然後站在出風口的位置,親身感受科技的偉大。
當房間的溫度降至適合人居的時候,我走到電腦桌面前,隨意瀏覽著社群網站。
旅遊的照片、食物的照片、美女的照片、動物的照片、外國街道的照片和嬰兒的照片,類型都在
預料當中,儘管如此,我依然彷彿遵照某種規則似的從最上面一一流覽,直到出現曾經看過的動態消息為止。
結束之後我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反射性地伸手拿起手機,直到想起剛剛浪費時間又屈辱的連敗才再度放下,轉而打開歐美趣圖的網站和論壇。
不多時,某則刷新的討論串標題恰好映入眼簾。
「―聽說,明天地球會毀滅。」
發言的人是「See3823798」。
雖然網路已經算是澈底融入現代社會當中的物品,並非像老爸老媽那種連如何收發信件都不曉得的年代,然而我仍然見過不少直接將本名或密碼用來當作帳號名稱的笨蛋。
姑且複製那串帳號,貼到搜尋引擎進行搜索,不過大多跑出莫名其妙的英文網站,點進去第三個連結之後依然是英文的網頁就放棄了。
反正不可能有人會認真地討論這種事情,更像是無事可做的無聊學生為了打發時間而貼出的主題。
「釣魚的技術未免太差勁了。」
儘管如此,這則貼文仍舊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即使正在打遊戲或看影片,趁著空檔不時切換到討論串看看有沒有新回應,然而大概是內容太過荒誕離奇,過了數十分鐘都沒有任何人留言回應。
我開始思考要不要當第一位發言的勇者。
在我猶豫的時候忽然有一位帳號名稱是「蟋蟀」的網友發言。
「―這樣的世界毀滅了或許也不錯。」
一位名為「灰色大熊」的網友接著回應。
「―如果明天真的是世界末日,我想應該會找女兒吃頓飯吧。」
與之同時,又有一位「玻璃舞鞋」的網友占據了三樓。
「―那樣就不用上班了!萬歲!」
雖然只是三則回應,不過時間幾乎重疊在一起,讓我湧現某種高昂的情緒,急忙端正坐姿準備參與。
「那麼我會―」
打完這四個字之後,我猛然停止動作。
指腹碰觸著F鍵和J鍵的小突起,似乎有股微小的電流倏地竄到後頸。
假如明天真的是世界末日,地球毀滅了,大家都死了,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我又會利用這段最後的時間做什麼?
接觸著鍵盤按鍵的指腹逐漸失去知覺。某種令脊背發癢的情緒如同電流般四處流竄。「揮霍所有財產盡情玩耍」這是許久之後好不容易浮現腦海的念頭,然而實在太過庸俗了。「和相愛的人好好道別」這次卻又太過陳腐,況且自己並沒有女朋友。「做一件瘋狂的事情」、「如同往常的日子平淡度過」、「重新玩一次最喜歡的遊戲」和「到一個可以眺望地球毀滅的高處親眼見證最後一刻」這些念頭也接連浮現,然而不是太過平凡就是太過無趣。
最後我將所有內容消除,重新打出一個回應。
「―蠢死了。你們這群認真討論的智障。」
確定送出之後我直接拔掉電源插頭,將自己摔到床鋪,一邊伸手試圖摸到牆壁的開關一邊彎曲身體用腳將掉在地板的薄棉被勾回身邊。
冷氣機嗡嗡作響。
那是唯有在睡前才會注意到的聲響。
視野尚未習慣漆黑,即使我睜開眼也什麼都看不到。
直到睡著之前,我忽然想起那款遊戲會在零時開始新的任務活動。
一瞬間打算起身打開遊戲以免落後其他玩家,然而一想到明天是世界末日而自己仍然為了這種不可能獲得任何結果的遊戲浪費時間就覺得很空虛。
我維持著躺在床鋪而單手拿著手機的姿勢沒有動靜,湊著窗外透入的光線凝視倒映在漆黑螢幕的自己的臉孔,直到睡著。



隔天是個悶熱無雲的夏日晴天。
雖然目前正值暑假期間,然而如果加上暑期輔導的天數,長達兩個月的假期瞬間縮減至兩周不到,讓人不禁懷疑既然如此為什麼要特別制定暑假,直接讓學生放假兩周然後繼續正常上班上課不是更好嗎?
打從清醒的瞬間大腦就以高速思考諸如此類的疑問,然而某處卻也極為冷靜地知道這些想法只是為了替逃避暑期輔導找一個明正言順的藉口。
儘管如此,如果正當藉口這麼輕易就可以想到,過去數天的我也不會繼續孜孜矻矻地前往學校。
當陽光逐漸移動到枕頭的位置,受到日曬直射的我不得不起身離開床鋪,同時中斷大腦的思緒,前往浴室盥洗。
用冷水洗完臉之後總覺得清醒不少,我換上稍嫌太大的制服,將手機塞入書包,離開租屋處。
租屋處的位置距離高中約有十分鐘的路程,途中會經過不少家早餐店。我通常都順路挑選剛好沒有客人的店家購買三明治和奶茶。
身穿同樣制服的學生們三三兩兩地成群行動,就像受到強力磁鐵吸引的小鋼珠一樣紛紛向學校集中。無論有多麼疲憊、無力或愛睏,最後依然會出現在教室,畢竟小鋼珠絕對無法違逆磁鐵的磁力。
我開始思考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小鋼珠不受到磁力吸引,然而尚未得到結論就已經踏入位於校舍二樓的教室了。
飛快掃了一眼,教室只有十多位同學。大多數的人都坐在座位吃早餐或趕作業,只有角落聚集了三名男同學正在玩手機遊戲,不時高聲吵鬧。由於自己的座位正好在那群人勉強會察覺的附近,我先做好打招呼的心理準備才邁出腳步。
就像遊戲當中有一條只要超過敵人就會進行攻擊的反應線,現實中也有類似的系統,只不過是以打招呼代替攻擊。
「―早。」
埋首於遊戲的三人各自用眼角瞄了眼,最靠近我的那位同學隨口說:
「喲,蝙蝠今天這麼早就來了?」
我開始思考該如何接續這個話題,然而那位同學在說完的瞬間就轉開臉龐,繼續拼命敲擊手機螢幕。從音樂可以判斷應該是我最近也在玩的那款拋擲兵力的遊戲。
將書包掛到桌沿,我默默坐下。
最初使用「蝙蝠」這個稱呼的同學是誰已經忘記了,不知不覺間所有人都使用這個綽號稱呼我,有時候甚至老師也會脫口叫出這個綽號。
我認為這個綽號相當貼切,沒有什麼不好。
至少比起被當作視而不見的透明人更好。
在國小三、四年級的時候,同學們有個共識―即是「不要和那名同學太好」。
那名女同學蓄著剛好碰到肩膀的半長髮,戴著眼鏡,個性相當文靜,說話總是略帶膽怯的輕聲細語,成績也在平均之上,在我看來就是一名普通平凡的女生,儘管如此,我也沒有主動釐清事情全貌的行動力和意願,同班的兩年間表現得對此事漠不關心,繼續和其他同學一起無視她。
小學生的作法雖然簡單卻出乎意料地難以被老師抓到。
我們不會明目張膽地做出排擠的舉動,分組活動的課程那名同學最後也總會找到同伴,如果被她搭話大家也會回答,然而私底下沒有任何人會主動和那位女同學說話。
沒有人明目張膽地表現出對於那位同學的厭惡、敵意或怒氣,單純就只是漠不關心地無視她。
我直到今日仍然不曉得大家為什麼要這麼做。
或許大部分的同學也和我一樣,不曉得原因,單純順應著這股氣氛。
分班之後,某次全校集會的時候我偶然瞥見那名同學將頭髮留長、綁成馬尾,露出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和同學們嘻笑打鬧。
明明只是短暫的一瞥,然而那個畫面始終鮮明地烙印在腦海,現在即使從遠處看見綁馬尾的女生我依然會立刻想起那個畫面。
現在這個班級雖然沒有以捉弄人為樂的同學存在,然而依然有些許狀況。像是有一些人會故意無視某位同學;有一些人會半開玩笑地要某位同學去福利社幫忙買飲料;有一些人會故意在擦身而過的時候用肩膀撞人;有一些人總愛大聲鼓譟推舉某個人接下各種職務,然而這樣的班級才正常吧。
如果所有人都和樂融融地相處,朝氣十足地認真向學,只要發現同學有困難就露出微笑全力幫忙,那樣的畫面實在太過驚悚了,光是想像就覺得寒毛直豎。與之相比,我寧願待在現在的班級,在角落的位置縮著肩膀閱讀小說,默默倒數著距離畢業的天數。
孤高或特立獨行並非壞事,不過唯有少部分的人能夠處之泰然。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