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與愛好唐代傳奇之人必讀經典。--《教你讀唐代傳奇--續玄怪錄》

2019/2/1  
  
本站分類:創作

研究與愛好唐代傳奇之人必讀經典。--《教你讀唐代傳奇--續玄怪錄》

唐代科舉制度特重詩、文,乃使詩歌和小說發達遹皇。發展出的劍俠、狐仙、夜叉、愛情等小說,大大影響後代的文學作品。現代「月下老人」為視為姻緣之神,便是唐代牛僧儒《玄怪錄》中一篇〈定婚店〉裡所創造出來的。《續玄怪錄》,因續牛僧孺《玄怪錄》而得名,撰者為李復言,生卒年、籍貫均不詳。

由於《玄怪錄》和《續玄怪錄》曾合抄成一書。千餘年來,分分合合,實在錯綜難解。本書比對自《太平廣記》、四卷本《續玄怪錄》、商務《舊小說》等書,實得真正屬於《續玄怪錄》的二十八篇,依《太平廣記》的卷數排列,逐一校錄解說。

現存市面上收錄最完整的《續玄怪錄》,詳加注釋難解詞句,帶你真正讀懂唐代傳奇!

立即訂購《教你讀唐代傳奇--續玄怪錄》

 

內容試閱

【十、盧生】

  弘農❶令之女既笄,將適盧氏。卜吉之日,女巫有來者。
  李氏之母問曰:「小女今夕適人。盧郎當來,巫素見其人,官祿厚薄?」
  巫曰:「所言盧郎,非長髯者乎?」
  曰:「然。」
  曰:「然則非夫人之子也。夫人之,中形而白,且無鬚也。」
  夫人大驚曰:「吾女今夕適人,得乎?」
  巫曰:「得。」
  夫人曰:「既得適人,又何以云非盧郎乎?」
  曰:「不知其由。然盧終非夫人子之貌。」
  俄而,盧納采❷,夫人怒巫而示之。巫曰:「事在今夕,安敢妄言乎!即盧納采,其身非夫人之也。」其家大怒,共唾而逐之❸。
  及夕,盧乘軒車❹來,展親迎之禮。賓主禮具。解佩約花,盧忽驚奔出,乘馬而遁,眾賓追之不返。主人素負氣,不勝其憤;且恃其女之容也;邀客皆坐,呼女出拜。其貌之麗,天然無敵。指之曰:「此女豈驚人乎?今若不出,人以為獸形也。」眾人莫不嗟歎。
  主人曰:「此女已奉見,眾賓客中有能聘者,願赴今夕。」
  時,鄭騊為盧之儐在坐,起拜曰:「願事門館。」於是,奉書擇相,登車成禮。巫言之貌宛然,乃知巫言有徵也。
  後數年,鄭仕於京,逢盧,問其走狀。
  盧曰:「兩眼赤,且大如盞,牙長數寸,出口之角,得無驚奔乎!」
  鄭素與盧相善,驟出其妻以示之,盧大慚而退。
  乃知,結褵❺之親,事固前定,不可苟求。

[校志]
一、《廣記》卷一百五十九載此文,題名「盧生」。四卷本稱「鄭虢州騊夫人」。我們根據兩書校錄,予以分段,並加註標點符號。
二、本篇中,但云:「鄭仕於京」,並未提「虢州」字樣。故標題以省去「虢州」二字為是。
三、第一段「適盧氏」,《廣記》作「適盧生」。本文未提主人姓、字。但云「李氏之母。」則主人姓李,鄭騊夫人為李氏女也。
四、第二段:李氏之母問曰:「盧郎當來,巫素見其人,官錄厚薄?」《廣記》作「盧郎常來。」若「常來」,他難道從沒見過李家小姐?而說女「兩眼赤,且大如盞,牙長數寸,出口之角。」故以「當來」為是。表示他並沒常來,沒見過李家小姐。

[註釋]

❶弘農令之女既笄──《新唐書》卷三十八〈地理志〉二:虢州弘農郡。所洽弘農等六縣。弘農屬緊縣。《通典》唐縣分七等:赤(即京)、畿、望、緊、上、中、下、弘農是緊縣。弘農令姓甚名誰,文中未交代|真怪。既笄、女子十五歲把頭髮用笄安起來。及笄,及許嫁之年。既笄,當然要出嫁了。
❷納采──古婚禮之第一事。就是行聘。
❸唾而逐之──吐口水把女巫趕走。
❹軒車──高車。大車。
❺結褵──結婚。什麼是褵(縭),眾說紛紜,總之,今日已沒有這種東西了。

------

【二十、李靖】

  衛國公李靖微時,嘗射獵霍山中❶,寓食山村,村翁奇其為人,每豐饋焉,歲久益厚❷。忽遇群鹿,乃逐之,會暮,欲捨之不能。俄而陰晦迷路,茫然不知所歸,悵悵而行,困悶益極,乃極目有燈火光,因馳赴焉。既至,乃朱門大第,墻宇甚峻。叩門久之。一人出問。公告其迷,且請寓宿。人曰:「郎君皆已出,惟太夫人在,宿應不可。」公曰:「試為咨白。」乃入告而出曰:「夫人初欲不許,且以陰黑,客又言迷,不可不作主人。」邀入廳中。有頃,一青衣出曰:「夫人來。」年可五十餘,青裙素襦,神氣清雅❸,宛若士大夫家。
  公前拜之,夫人答拜曰:「兒子皆不在,不合奉留。今天色陰晦,歸路又迷,此若不容,遣將何適。然此山野之居,兒子往還,或夜到而喧,勿以為懼。」
  公曰:「不敢。」
  既而命食,食頗鮮美,然多魚。食畢,夫人入宅。二青衣送床蓆裀褥,衾被香潔,皆極鋪陳❹。閉戶,繫之而去。
  公獨念山野之外,夜到而鬧者,何物也?懼不敢寢。端坐聽之。
  夜將半。聞扣門聲甚急。又聞一人應之。曰:「天符大郎子報當行雨,周此山七里,五更須足,無慢滯!無暴傷!」應者受符入呈。聞夫人曰:「兒子二人未歸。行雨符到,固辭不可,違時見責。縱使報之,亦已晚矣。僮僕無任專之理,當如之何?」
  一小青衣曰:「適觀廳中客,非常人也,盍請乎?」夫人喜。因自扣廳門曰:「郎覺否?請暫出相見。」
  公曰:「諾。」遂下階見之。
  夫人曰:「此非人宅,乃龍宮也。妾長男赴東海婚禮。小男送妹。適奉天符次當行雨。計兩處雲程,合踰萬里,報之不及,求代又難,輒欲奉煩頃刻間,如何?」
  公曰:「靖俗客,非乘雲者,奈何能行雨?有方可教,即唯命耳。」
  夫人曰:「苟從吾言,無有不可也。」遂黃頭被青驄馬來。又命取雨器,乃一小瓶子,繫於鞍前。
  誡曰:「郎乘馬,無漏銜勒,信其行❺,馬躩地嘶鳴,即取瓶中水一滴,滴馬鬃上,慎勿多也。」
  (公)於是上馬,騰騰而行,其足漸高,但訝其穩疾,不自知其雲上也。風急如箭,雷霆起於步下。於是隨所躩,輒滴之。既而電掣雲開,下見所憩村,思曰:「吾擾此村多矣,方德其人,計無以報。今久旱苗稼將悴❻,而雨在我手,寧復惜之?」顧一滴不足濡,乃連下二十滴。俄頃雨畢,騎馬復歸。
  夫人者泣於廳曰:「何相誤之甚。本約一滴,何私感而二十之。天此一滴,乃地上一尺雨也。此村夜半,平地水深二丈,豈復有人?妾已受譴,杖八十矣。袒視其背,血痕滿焉。兒子並連坐,如何?」公慚怖不知所對。
  夫人復曰:「郎君世間人,不識雲雨之變,誠不敢恨。即恐龍師來尋,有所驚恐,宜速去此。然而勞煩未有以報。山居無物,有二奴奉贈。取亦可,取一亦可,唯意所擇。」於是,命二奴出來。一奴從東廊出,儀貌和悅,怡怡然❼;一奴從西廊出,憤氣勃然,拗怒而立❽。
  公曰:「我獵徒,以猛為事。一旦取奴而取悅者,人以我為怯乎。」因曰:「兩人皆取則不敢。夫人既賜,欲取怒者。」
  夫人微笑曰:「郎之所欲乃爾。」遂揖與別,奴亦隨去。出門數步,迴望失宅。顧問其奴,亦不見矣。獨尋路而歸。及明,望其村,水已極目,大樹或露梢而已,不復有人。其後竟以兵權靜寇難,功蓋天下,而終不及於相,豈非悅奴之不兩得乎?世言關東出相,關西出將。豈東西而喻耶?所以言奴者,亦臣下之象。向使二奴皆取,即位極將相矣。

[校志]
一、本文據《太平廣記》卷四百一十八〈李靖〉與宋臨安書棚本《續玄怪錄》校錄,予以分段,並加註標點符號。
二、傳奇中,如杜光庭的〈虬髯客傳〉和本文,都是以李靖為主角,前者絕非事實,學者考之甚詳。本文亦非真實。《新唐書》卷九十三〈李靖傳〉載靖少時便通書,常和他的舅舅韓擒虎論兵。韓擒虎常歎息說:「可與語孫、吳者,非斯人尚誰哉」?仕隋為殿內直表,吏部尚書牛弘誇他:「王佐才也!」左僕射楊素拊其牀謂曰:「卿終當坐此。」可見靖年少已得志,何須靠狩獵為活。且靖之外祖父韓擒虎,其父為「北周大將軍,洛、虞等八州刺史,他的女婿,也就是李靖的父親,不可能是貧窮人家子弟,不致讓兒子狩獵過活!靠村民周濟,文中且說李靖:「功蓋天下而不及相,豈非取奴之不得手?」我們看《新唐書》卷二〈太宗本紀〉:「四年……八月甲寅,李靖為尚書右僕射。」卷四十六〈百官志〉云:「初唐因隋制,以三省之長:中書令、侍中、尚書令共議國政。此宰相職也。其後以太宗嘗為尚書令,臣下避不敢居其職,由是僕射為尚書省長官,與侍中、中書令號為宰相。」而于貞觀八年,靖破突厥,賞賜甚多。靖因感功高,上書乞骸骨。帝授特進,准「三日一至門下(省)、中書(省)平章事。」平章政事,當然是宰相。是以,李靖可真是既出將,又入相。本文作者的話不正確(新書卷六十一〈宰相表〉上:「貞觀四年庚寅,八月甲寅,靖為尚書左僕射。」)

[註釋]
❶李靖微時,嘗射獵霍山中──李靖京兆人,即長安人。霍山有三,一在山西。一在河南。一在安徽。隋大將韓擒虎的外孫。世家子弟。不知為何要到霍山打獵為生。
❷村翁奇其為人,每豐饋焉,歲久益厚──村裡年長的人覺得李靖待人接物都不錯,常豐豐盛盛的餽贈他。年代久了,更為豐厚,好像李靖在村子裡住了多年的樣子。
❸青裙素襦,神氣清雅──衣服樸素,而氣質高雅。像是「夫人」級。
❹衾被香潔,皆極鋪陳──被單被縟都很乾淨,非常氣派。
❺郎乘馬,無漏銜勒,信其行──你乘馬,莫管馬銜馬勒,由他走。
❻久旱苗稼將悴──久旱未雨,禾稼都要枯死了。
❼儀貌和悅,怡怡然──容貌儀態都很溫和愉快。
❽憤氣勃然,拗怒而立──憤怒的樣子,傲然站在一旁。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