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社會派武俠作品。--《亂世無命:白道卷》

2019/1/10  
  
本站分類:創作

原創社會派武俠作品。--《亂世無命:白道卷》

發跡於林榮三文學獎、奠基台中在地的異色作家
當你就是大哥!反烏托邦 ╳ 黑道江湖 原創社會派武俠作品

台中黑道勢力大洗牌!在與白道豪門掌門人林敬書祕密結盟、約定改寫台中局勢的計畫後,謝哲翰如今已穩坐台中海線領袖的位置,成功打入台中黑道的權力核心、踏出了打倒江湖的的第一步。
然而,剛在黑道闖出名號的謝哲翰,很快就發現自己成了各路黑道人馬的眼中釘,甚至還捲入了白道各方諸侯的權力鬥爭、成為暗殺的對象。白道與黑道不同,前身雖然也是黑道,但它們以「政府」之名,將非法的暴力變成合法的暴力,是個遠比黑道更為險惡的江湖,其中又以掌管國家情治單位的國安會祕書長‧金毓訢最為難纏。
面對金毓訢一層又一層的陰謀與黑白兩道的步步進逼,謝哲翰必須擺平錯綜複雜的派系勢力、以台中為立足點來尋求有力盟友的支持,同時設計讓自己的敵人互相殘殺、製造出一場撼動全台權力結構的大動亂。
在這個敵我難分、價值淪喪的是非之地,謝哲翰能否守住自己的底線與愛人、實現自己改寫江湖規則的初衷?更重要的是,他還有機會自江湖抽身嗎?

立即訂購《亂世無命:白道卷》

 

內容試閱

【第一章 亂世無命】(節錄)
林阿彪被殺之後經過一年,我在陳總和林家的支持下,總算坐穩了台中海線領袖的位置。我在台中黑道裡的地位也有了明顯提升,禿鷹、赤蛇和瘋牛,不再將我視為道上新人,而是可以和他們平起平坐的存在。
讓我疑惑的是豺狼的態度,他好像是台中黑道裡的局外人,台中黑道勢力的大洗牌都與他無關,豺狼依然和我維持原本的師生關係,繼續要求我精進武術和各種殺手技能。甚至,他對我的督促越來越緊迫,像是在趕著時間一樣,急著讓我在最短的時間內學到更多的東西。
另一方面,陳總清洗完海線後的這一年當中,為了避免讓台中各方人馬因為海線權力板塊的動盪而引發爭戰,他拋出一個足以令各方人馬暫時停手的誘餌。
陳總宣布,GEP會議會前籌備會,正式啟動!
籌備會開會當天,一輛輛瑪莎拉蒂、藍寶堅尼、法拉利等名車正從台中市區駛上產業道路,準備進入新社這個山間小鎮,在這些名車後頭還有幾輛防彈悍馬車以及能夠防狙擊槍以及火箭炮攻擊的range rover,能坐在裡頭的人,才是真正在台中黑道上呼風喚雨的人。
而我,現在就坐在其中一輛range rover中。
我坐在車裡,靜靜想著這一年來發生的種種事情,過了不知道多久,終於抵達目的地。
一棟氣派宏大的會館,矗立在我的眼前,在會館前方有一片廣大的廣場,停著各廠牌名車,在這些車子的車門旁,都站著兩到三個人,手裡握著槍,警戒地巡視四周,確認沒有任何威脅後,才掩護並引導車裡的人下車,出來的人大多是上了年紀的中年人,有些人我叫的出名號,有些我認不得,但都是台中黑道中有頭有臉的人物。
我戴上墨鏡,穩住氣勢,等站外頭的手下幫我打開車門,我才緩緩地走出來,不讓一絲一毫緊張的情緒流露出來。現在,我代表的是海線勢力的共主。
「老闆好!」
在我身後上百名手下,恭敬地同時高聲呼喊。我繃著臉,戴上墨鏡後更是看不出表情,我向他們微微點頭就邁步走向會館,廣場上有幾個角頭,嘴裡抽著雪茄,打量著我。
我走到會館門口,瘋牛與赤蛇已經在那裡等著我。
儘管我現在只有十七歲,但在這個場合裡,作為台中四獸,也得賣我面子,我和他們兩人握手寒暄後,便一同走進大廳中。
陳總已經出現在大廳裡,他一看到我,便走了過來。
「陳總。」
在他面前,我連忙脫下墨鏡,點頭致意。
「海線太子,越來越有氣勢。」
陳總用力握了握我的手讚許道。
「陳總您過獎了,我如果是太子,您就是真正的台中黑道皇帝。」
台中各方大人物此刻都已聚集在大廳,看著我和陳總的這番表演,立刻讀懂了我臣服於陳總之下而維持台中海線勢力半獨立的局勢。
我隨著引導人員從大廳走進一間會議室內,除了各地盤上的角頭和大佬外,其餘保鑣都被擋在門外。台中黑道中有資格走入會議室裡的人不過三十來位,裡頭的布置就和一般的商務會議室一樣,會議室的正前方掛著投影布幕,西裝筆挺的黑道大佬們紛紛入座,這副景象像是企業內部會議多過於黑道大佬們的聚會。

海線、山線都徹底臣服於陳總的手下。
「好了,各位兄弟,我們來切入正題吧。」
陳總很是親切地對著大家笑了笑說道。
陳總話說完,便由Simon走到投影布幕前來做解說。
Simon是陳總手下的重要文職幹將,也是我的學長,台大法律系出身,一畢業就考上律師。他的外型就像一般人對於菁英人士的想像,相貌斯文又不失幹練的氣質。陳總底下養著一批像是Simon這樣的金領白手套,有律師、會計師、職業經理人、高階事務官、檢察官甚至還有法官。
第一張投影片跳出來,就是一幅世界地圖。
「我先向各位介紹一下,目前四大黑幫的動態。X19已經成功併吞智利最大的幫派,但是他們的動作太大,被美國盯上了,現在財路很吃緊。最近義大利警方也在西西里島加大動作,黑手黨正忙著掩蓋跨國洗錢的證據。三合會的人一向神祕,只知道之前已經把美西的所有新興亞裔幫派都拿下來。竹林幫的生意最穩,但是現在東南亞政府也開始獅子大開口,讓竹林幫很為難。」
Simon跳到下一張投影片,台灣驟然在世界地圖中放大。
「幸好有台灣這個幽靈地帶,當作國際黑幫的組織中心,俄羅斯、日本、南韓、印度的黑幫對我們都很有興趣。我們只要解決掉三重幫,確立台中作為GEP中介站的地位,我們光靠抽成就賺翻了,而且台中的軍火、毒品、小姐也有更大的市場!」
Simon的兩眼放光,黑道企業化,才是他們這些文職幹將的野心所在。
「那我們台中黑道負責幹什麼?」
一個角頭冷靜地提問道,他並沒有完全陷入投影片上的大餅。
「變成整個黑道世界的跳板,協助國際黑幫從各國的掌權者的眼皮下溜過。讓世界黑道聯合起來建立新的體制。」
Simon說話的語調越來越高亢,底下聆聽的那些大佬們,終於被勾起興趣了,他們再次轉頭望向陳總,除了恐懼之外,他們對陳總多了幾分敬佩。
Simon是這個計畫和籌備會的主要執行者,具體細節和數字都在他手上,他在概略說完籌備計畫的執行流程後,大佬和角頭紛紛提出問題。表面上看起來他們只是就具體內容和方向進行提問,事實上是各派系和地盤的領導人在展現自己的眼光見識和策略手腕,以期能夠多分一杯羹。
我此刻心裡頭想的,是從另一個角度思考Simon所說的中介站計畫。但我的樣子在外人眼中看起來反而像是因為無法理解Simon的提案所以只能放空。
「阿哲,你有沒有什麼想法,還是代表海線發表一下意見。」
陳總突然開口點我的名字,我才回過神來,看到那些大佬輕視的眼神,我立刻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我不在乎他們的看法,但眼前這個發言機會,已經準備要說的話,是我和林敬書推演過無數次,早已準備好的。
「如果這個計畫只有考慮到這種程度,所有人必死無疑。」
我話一說完,眾人譁然。
我拿出一個隨身碟交給Simon,他疑惑地看向我。
「Simon哥,幫我放一下裡頭的一段影片。」
Simon接過隨身碟,將裡頭的影片撥放到布幕上。影片畫質不甚清晰,背景是在一條寬敞的馬路上,時間正值白天,充滿了行人和車輛,馬路的正中間有一排車正在行駛。
「這個車隊是屬於墨西哥南部最知名的毒梟帕西納的,接下來的事,大家仔細看下去。」
影片播放的同時,我一邊解釋。
車隊往前走了一小段路,突然從旁邊的巷道竄出一個身材高佻的女人,帕西納的車隊一看到她就立刻停下來,其中幾輛車的車門立刻打開,跳出好幾個手拿AK47的人,他們毫不猶疑直接將槍口瞄準那個女人準備開槍。
但下一秒發生的意外,讓他們再也沒有機會開槍了。
車隊旁邊的民眾突然全都像發瘋了一樣,紛紛用肉身撲向那些槍手,他們毫不在意自己的身軀被射成蜂窩,拚了命攻擊那些槍手。如果只有這些人,槍手們絕對能夠輕易地擺明,但是發瘋的不只是車隊旁邊的那些民眾,整條馬路上的人,全都從四面八方如洪水般湧向帕西納的車隊,有的人拿著石頭,有的人拿著刀具,更不少人手上持著槍,瘋狂攻擊這個車隊。
那個女人從出現的那一刻開始都沒有任何特別的動作,她僅僅是在車隊的周圍兜著步,袖手旁觀眼前的瘋狂景象,一群人被步槍射成爛泥倒在車前後,馬上又有另一群人衝上去攻擊車輛和槍手。
這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十幾分鐘才結束,等到雙方的衝突結束時,整個車隊的車門都已經敞開,再也沒有一個活人,同時,整條馬路上全都鋪滿了屍體,他們身上的血甚至匯流成一條淺淺的溪流。女人優雅地踩過一具又一具屍體,走向車隊中間的一台車,從中拉出一具中年男人屍體,接著從身上拔出一把刀,把屍體的頭顱割下來拎在手上,又走回去她一開始走出來的巷弄中。
看完這個影片後,所有的角頭和大佬全都沉默了,他們都是在台中黑道打滾十幾、二十年的人,對於這種搏殺場景絕不陌生,他們很快就掌握到這個影片中的關鍵。
「各位看的這段影片,是從暗網中流出來的。在座應該不少人都知道三年前帕西納因為得罪X19,他在全副武裝的情況下,仍然被X19輕易殺掉,剛剛那段影片就是事發的現場。至於影片中的那個女人,大家應該都知道她是誰了,X19的王牌殺手Lilith,她傳聞中的群體催眠控制技術,剛剛大家應該都看得很清楚了,她的催眠技術是可以達到這種程度。竹林幫、三合會、黑手黨的王牌殺手不會遜色Lilith多少。如果他們有心要直接拿下台中的地盤,把交給台中黑道的仲介費省下來,各位覺得自己活得下來嗎?」
在場的角頭和大佬都安靜了。
「那你有沒有什麼比較好的想法?」
陳總發話了。
「我只是覺得目前的計畫是有這個隱憂,但是具體的解決辦法,我也還沒有想到,還請陳總見諒。」
陳總從座位上起身,接過麥克風,走到螢幕前。
「剛好阿哲拿出來的影片,大家都看到了,面對這些國際黑幫和他們的頂尖殺手,如果大家不團結起來,還要扯自己人後腿,就準備被他們吃個乾淨。剛剛阿哲提出的問題,各位不用擔心,就交給我處理,我已經在跟武譚的人談了,必要的時候,我們是可以借用台灣軍方的勢力來應付這些國際殺手。至於三重幫那些人,我也準備的差不多,不久之後就能處理掉。我還是老話一句,我來分,大家都有得賺。我話說完,有沒有人反對?」
各個角頭和道上大佬看了剛剛那段影片,加上陳總透過變性黃的敲打,在場的人再也沒有半點雜音。
大家對於GEP的事達成共識之後,這場會議很快就結束。那些大佬和角頭都把細節性事務交由手下去談,自己則趕緊離開會館,畢竟這裡不是自己的地盤,誰都怕被暗算。我也直接上車返回大甲的總部。我坐在車上,思考著今天Simon的提案,以及我和林敬書的後手安排,不知不覺中就過了一個多小時,車子也開到台中市區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