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字句句以真實的情感寫就。--《雨到黃昏花易落》

2019/1/10  
  
本站分類:創作

字字句句以真實的情感寫就。--《雨到黃昏花易落》

「心水是一位既有傳統格調又有現代意識的海外華人作家,一位充滿著人道精神的華語書寫者。」
──莊偉傑(廈門華僑大學教授)

本書是多產的澳華作家心水的第十二部文學著作,更是第四部散文集。全書共收錄近七十篇溫熱與感性的文字,除了生活上有感而發的感念與周遊觀光的隨筆外,亦包含多篇介紹何與懷博士與作者文壇友人及學生之作品。全書為回報么兒明仁的一片孝心,字字句句以真實的情感寫就,平易淺顯、自然感人。

立即訂購《雨到黃昏花易落》

 

內容試閱

【朋友】
在短暫的人生旅途上,「朋友」是絕不可缺少的一種人際關係,成年前在家靠父母,長大獨立後,出外靠朋友,幾乎是千古不易的道理。
聖人教我們擇友之道,論語經文中孔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並舉出何者為益友?何者為損友?
益友是「友直、友諒、友多聞」;也就是:「正直的人、誠信的人、博學多聞的人」。
損友是「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也就是「慣於逢迎的人、工於獻媚的人、喜歡花言巧語的人。」
從聖人上述的標準來看,試想想我們週邊的朋友,誰好誰不好,大家心中就有了一把尺。若是損友,最好是敬而遠之,用疏遠方法拉開距離,才不至於被利用、被污染。
通常益友必是君子,損友也往往是小人;遠小人而近君子,對自己才不會吃虧。現代社會比古時複雜得多,朋友種類也肯定比古代更繁,究竟現代社會朋友關係有多少類呢?讓我試著算算:
異性相吸,首先會結交「女友」或、「男友」,最後變成「伴侶」或「愛人」、「夫妻」;關係不好、緣份不夠者,異性朋友有一天就會「形同陌路」分手告終。
物以類聚,愛好文學者交往,因此有了「文友、詩友」,以詩、文會友,是文人雅事。
喜歡品茶、品酒者,由於獨酌無滋味,於是找到了「茶友、酒友」;愛好書畫,互相切磋觀摩,便成了「書友、畫友」。
集郵票的人,交往成為「郵友」;愛種種棋藝者,便成為「棋友」。喜歡唱歌演戲的人,相聚而變為「歌友、票友」。
結隊一起去皇冠賭場摶殺者,或打麻將三缺一時,找來的便是「賭友」;玩各種球類的人,是「球友」。和識或不識者一起組團去觀光,這些臨時組合者就是「團友」。
一同吸毒者結交而成為「道友」;一起去滾去找妓友妓男者,變成了「嫖友」和「滾友」。這幾類久而久之自然變成了「損友」。此外、喜歡吞雲吐霧臭味相投者是「煙友」。
共同出生入死在前線打仗的軍人是「戰友」,同隊者也叫「隊友」;信仰相同的人成為朋友稱作「教友」或「共修」。同一公司工作的是「同事」;同一學校學習者是「校友」,同宿舍者謂之「室友」。同拜一師學武術者稱為「同門」。
集會結社的志同道合者,稱為「會友」、「社友」;在泳池認識的人成為「泳友」,愛垂釣者相交便是「釣友」;影迷們成了「影友」。神交而從未會面的人是「筆友」或「網友」。同病象憐者又同在一間醫院,就成為「病友」。交往數十年者成為「老友」。
愛跳舞的人必有「舞伴」,親戚投緣而成為「親友」;師生關係可發展成「師友」,此外還有「諍友、傍友、良友、伴侶」等。志趣極為相投,成為朋友後還覺得不夠親切,有者便效法三國桃園結義,成為「義兄弟」或「義姐妹」。計算一下,總共有四十六種「朋友」類別之多。(讀者們若想到更多類者,請不吝賜教。)
最為後世人稱頌的友誼,莫過於春秋時期的管仲和鮑叔牙這兩位「推心置腹」的朋友。他們比許多親兄弟、親骨肉的情誼還來得更令人感動。由於他們感人的友誼,使後世因此衍生了「管鮑之交」這句成語。
能成為朋友,也算是一種「緣份」,但大多數人並不太珍惜這份緣;社會上泛泛之交者居多。真誠的友誼,是當朋友遇上危難,不論何時何地何事,都能雪中送炭,主動關懷、協助、幫忙。至於錦上添花,是無法讓對方永誌不忘;這類友情只是過眼雲煙,情誼剎時而淡。
因此、常聽人感嘆:「相識滿天下,知心無幾人」,這是實情。難怪古人會說:
「得一知己、死而無憾!」;足見真誠長久的友誼難覓也。
是故、朋友不必太多,能交到幾位「益友」,也就不枉這生了啊!
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於墨爾本。


【阿才】
五月底從歐洲回來後、在不到兩個半月內、前後敲打了十九篇作品,包括五篇散文四首詩和十篇雜文。腦內總想著參加那六天五國觀光團的趣味、歐洲遊記早已提不起興致撰稿了。因為自己沒有徐霞客的才情,又非自助遊,在有限見聞中勉強撰文,貽笑大方外,不如藏拙。
參加此次歐洲旅行團,沒想到果真如坊間調侃般像做「高級難民」那樣辛苦;每天十多小時被趕鴨式的穿梭在歐洲超級公路上。年紀較大者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無非將古早人「走馬看花」變成現代方式的「 車看花」。每處景點停留一小時或再加半點鐘,上下大巴排隊入門也已花去了些少寸金難買的光陰。映眼的美景能存留多少在腦內,真是說不清呢?
三十餘位團友,來自中國的占了幾近半數;全團約有七成已退休或接近退休的銀髮族俊男美女。那些五十上下的團友,自然被我等視為年輕傢伙了。
在我右邊座位後排、落單的傢伙正經八百的還打著領帶?行程首日我就倚老賣老的對他建議,何不輕鬆點將領帶除下?他有些腆顏的展示著微笑,親切而真誠的讓人好感。
也不知是誰起鬨,在晨間大巴前進時、興許是大家精神飽滿還不想去見周公,就好熱鬧的輪流表演節目。說說笑話、講故事、唱粵曲、哼京劇、民謠和山歌、甚至醫學專題講解。
來自武漢的阿才、居然唱起了他家鄉地道的民謠,歌聲悅耳、感情真摰,想必當年是他的妙音打動了太太芳心?一直想問他、可總是忘了,反正八九不離十吧?倒真忘了是那一位老先生或老太太首先稱呼他「阿才」?這一叫也夠不客氣的,但拉近距離而倍感親切,難得的是他不以為意,總展顏相向。
那次到汶萊觀光才認識阿才,當然因為初識彼此都客客氣氣,沒想到翌年這位重感情的阿才竟然來墨爾本。不巧的是我們外遊、人在美國,無法盡地主之誼。回家後接到他電郵、還抽空專程前往他住宿的酒店、想拿回他寄存酒店接待處、贈送給我的茶葉。雖然沒要到,可那份情意,一直令我好感動。他竟然為著「一面之緣」的我、帶來「手信」,實在沒想到啊!
特別想起介紹阿才,並非因為那一包中國茶葉;也不是他在車上為大家所唱的家鄉民謠。而是從阿才在此次六天歐遊中的表現,讓我刮目;也讓我對本來有關中國人素質差很感失望之餘,由於阿才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讀者們都已知道,這一團歐洲六日遊,七成團友都是銀髮族;每晚旅遊車到達酒店,笨重的行李箱、團友們都要自理,又拖又拉的從大巴停車處帶回酒店;要命的是歐洲有些兩、三星酒店沒有電梯,我們被安排在二樓或三樓,對著行李箱手足無措,又不能不搬移安頓。
幸好團友中有好幾位如阿才般五十上下的年輕人,都主動或被動的會幫忙我們這些老人家。我與婉冰的行李,每次都是由與我同在墨爾本定居的老朋友沈志敏、或住雪梨的詩人方浪舟幫推幫抬幫拉。由於我是主辦單位的代表,全程負起了義不容辭的「責任」,每次入住或啟程,彷彿是在當「團長」似的,略盡心意的要照顧好團友們。
發現有需要協助的老團友,我就不客氣的點名或出聲要年輕團友們動手協助;而每次都見到阿才主動的拖著、抬著大件行李箱,在上、下樓梯或酒店與大巴之間往返。好幾次見我吃力的拉著大皮箱,不由分說的就搶著幫忙我。
本來他可以在將自己行李搬好入住後、悄悄的關起房門休息了;誰也不會知道誰也無權置啄。果如此的話,那就不是阿才了;向來我是將這句「助人為快樂之本」當成做人守則,見到團友中阿才的表現,恰恰符合了我的德性,才會樂而撰文,對阿才在此次「荷蘭中西文學暨文化研討會」後,我們主辦的六天歐遊觀光團,表揚他在全程旅途中樂於助人精神!
同時應該表揚的還有廈門中醫學院王彥暉院長、楊際嵐會長、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財務沈志敏、詩人方浪舟等,常熱心協助團友們。
至於拙文主角阿才是何方人物呢?
竟然是「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新聞與文化傳播學院」院長、胡德才教授是也。老朽斗膽也學著團友中諸位老學者、老作家們在旅途上,對這位高素質的胡教授親切的稱呼一聲「阿才」!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於墨爾本。


【感動】
意外收到一本詩集「最美的祝福」,由游啟慶兄親自帶到舍下;放在信箱中,因外出未能接待。黃昏時游夫人來電話告知,始出去取回;詩集作者著名王周麗雲,定居南澳,對這位作者、可說完全陌生。百思難解為何會想到贈我新著?
隨手翻閱,扉頁內小膠袋中存放著剪報詩作一篇,居然是我三十六年前的作品:〈探親的快鏡頭〉,寫於一九七三年五月。這位筆名云云的詩友,原來是我原居地的讀者,令我感動的是,悠悠幾十年歲月流逝,她仍保存著拙詩的剪報,這首我早已無從記憶的詩作,重讀後真的感慨萬千,忍不住打字輸入電腦,讓「它」重見天日,將投去詩刊再發表。
云云和我生肖相同,少我十二歲;竟然都是「福建中學」(後改名福德,變成女校)的校友,我算是她的學長了。也都是一九七九年獲澳洲人道收容,分別定居於這人間淨土。這些資料都是從獲贈的詩集中發現,過往是一無所知了。當然、她對我這位作者早已神交了幾十春秋,算是我早年忠誠的讀者之一了。
作家或詩人,視其作品流傳廣度及深度,而成正比的有著數之不盡的讀者。但並非所有讀者都喜歡同一位作家或詩人;能啟發人生方向、勵志或載道的文字,是較受一般讀者歡迎。涉及意識形態、社會問題等大道理的雜文,影響大也往往有正、反讀者,或喜之或惡之。
美國最大的中文《世界日報》,每日銷售八十萬份,擁有超過百萬讀者,每天的「論壇」版,百花競香百鳥爭鳴。過去多年、我用「醉詩」筆名所創作的雜文幾乎都在該報先發表,再轉投澳洲、加拿大、紐西蘭等地的週報、月報或網站,因而讀者不少。其中一位未謀面的讀者喜歡拙作,我訪美時無意知悉;原來其女兒是家岳母所居住養老院的經理,結此文緣,這位經理對家岳母也格外照顧,給予多方面協助,很讓我感動。
以文會友,成為作家能廣交各地朋友,這也是我多年來執著創作的動力。每到一地觀光或開會,必有該地的文友接應招待;這份精神財富,足可傲人。那年與黃惠元兄一起深夜到達新加坡機場,本擬乘計程車;出到機場即見詩人郭永秀來接機,意外兼感動。(開會通知早聲明報到的作家要乘公車前往酒店。)
兩度到曼谷,首次半夜抵機場,七十多高齡的老作家陳博文親臨接待,由他公子駕車陪同我入住酒店。亦因此文緣,與陳先生成了忘年交,他的十餘本著作都寄贈予我。年初泰國動亂,心中記掛就打電話去問候,以釋遠念。
幾年前去紐西蘭、作家阿爽正好回香港深親,她特意安排夫君榮基宗兄到酒店帶我們觀光奧克蘭;傾談下,無巧不成書,他原來是婉冰當年鄰居,都在一個胡同內,老街坊談起老王曆的故事,彼此都歡喜無限。奇異網站站主黃游子伉儷也專程導遊並宴請午茶,盛情令我難忘。
年初與婉冰赴雲南采風經香港,素未謀面的詩人飄雪熱情接機,日日前來導遊,那份情意實在濃郁。神交的二位詩人楊永可、楊永超昆仲亦趕來相見,共遊大嶼山,愉快無比。
與云云同在澳洲天空下,至今尚未踫面,有緣的話,或南澳或維州,將來總能相會。收到詩集,更喜見為我保存舊作剪報並轉贈,這份感動令我忍不住敲下這篇文字,感恩感激兼感動,~\(^ ^\)(/^ ^)/~啦!(表情符號代表「謝謝」。)
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初春於墨爾本。

附錄舊稿詩作品如下:
探親的快鏡頭

動的人頭把烈日
壓出一片陰影
眼睛放射著加倍的亮
期盼照到一張熟悉的臉


妻的淚和媽的叮嚀
總得一起吞飲
穿起戎裝的漢子
那塊面像烏雲


笑著的聲音都說
有一張定期的出營證
可以把明天 暫時
塗得七彩繽紛


在人堆裡尋覓孤獨
到處的離情或歡笑
都不能撼動自己
無人探視的落寞


哨子淒厲的嚷著降幕
觀眾和演員不忍也得散去
下個禮拜天再趕早場
不管天陰天晴天雨
(悲劇喜劇恆常滿座
戲院的頭家以及
售票帶票和黃牛們
都喜地歡天的一直狂笑)
一九七三年五月作品、寫於越南堤岸。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