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個短篇小說,巧妙貫穿為一個完整故事。--《重修舊好》

2018/12/28  
  
本站分類:創作

6個短篇小說,巧妙貫穿為一個完整故事。--《重修舊好》

致我們的青春歲月!王育群、吳瑪麗、郝譽翔、馬幼娟、唐宏安、葉珊、劉瑄庭、楊永智、楊力州、謝哲青、簡永彬,好評推薦!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你最想和誰重修舊好?

阿樂和阿壯是對「不打不相識」的好友,兩人從小在眷村一起長大,隨著年歲的增長,生活經歷也各自不同。因為生活環境的轉變,他們發展出不同的人生,甚至漸行漸遠,終至失去聯繫。而開啟兩人重修舊好的契機,來自阿壯的一封信……

這是一部友情、愛情和親情環繞的故事,全書共六則故事,看似獨立,卻又巧妙相連成一個完整故事。年少除了輕狂,更是充滿回憶,邀請你重返那個時代,跟著阿樂舊地重遊,一起重修舊好。

立即訂購《重修舊好》

 

內容試閱

│口袋│

【一】

  口袋沒有幾塊錢,我取出個銅板攤在手心,陽光照射熱熱燙燙,只是還差一枚才可以買碗麵吃。決定不回家了,我盤算著探險的計畫。
  拉了拉溼透的襯衫,我發現背部流了好多汗。盡量靠著陰影邊走,除了防止中暑,也模擬昨晚閱讀的偵探小說福爾摩斯辦案。尾隨我的那隻貓輕盈地跳在柏油路上,不過右前腳好像受了傷。
  我再拉了拉溼透的襯衫,讓風灌進來多一絲涼爽。指甲好髒,我的手不該抹著牆,都怪自己望著像是飛碟船的油庫出神,肚子好餓,是不是該回家喝碗仙草還是綠豆湯。
  再探了探身上所有口袋,還是只有十五塊沒有增長。
  走到眷村旁的中正台,看著老兵下棋、泡茶、談天好自在,那位整頭光的老伯揮揮手要我過來,滿嘴鬚的大叔拉張木色的圓凳讓我坐著端正。整頭光的開始舞旗指揮馬五進四,滿嘴鬚調兵遣將車二退三,楚河漢界上還有打翻茶杯的汙漬留下,我的肩膀被滿嘴鬚摟得緊緊,溼透乾不了的襯衫,好像沾染上戰爭後無奈的風霜。
  瓜子盤上空蒼蠅打轉,我想抓一把卻想到自己指甲很髒。滿嘴鬚大喊「將軍」,整頭光被殺敗落荒而逃懊惱到竟然想抓起頭髮來。
  我跟著笑呵呵,倒退地離開,目送這個紙上戰場。貓兒蜷著窩在棋桌下,陪伴老兵三五成群坐落公園四方。啊,我忘了跟滿嘴鬚要點賞。
  沒有幾塊錢在口袋,陽光照射頭髮摸起來熱熱燙燙,小巷外面是菜市場,蔥油餅跟水煎包的攤位已經開始準備,杵麵團的豪爽好像打太極借力使力,我站在旁邊蹲著馬步依樣畫葫蘆跟著模仿。
  餅皮下鍋油濺起,我退了個凌波微步閃得漂亮。
  再拉了拉溼透的襯衫,盯著皮包骨的身材,哪一日練到媲美十八銅人我也要上半身脫個精光。
  「怎麼沒在學校。」電捲燙大嬸摸著我的頭說道。
  「今天段考,師父說我可以下山了。」我揉著乳白色嵌著點點綠蔥的麵團驕傲地回答,下巴與脖子構成的注音符號ㄑ的模樣,意氣風發。
  「拿去吃吧。」一份蔥油餅加顆蛋對半再切半又對半,電燙捲大嬸拿了油紙袋裝進了小塊熱騰騰。
  其實我還想拿個塑膠袋裝些鐵筒裡的飲料,可是看她累得滿頭汗應該不是裝忙,悻悻然的我只能見好就收,總不能拿已經吃兩口的蔥油餅換冰豆漿。
十五塊不但沒少,更開心肚子有一點飽。
  油膩膩紙袋沾手,我順勢一拋,看它在風中呼嘯。幹得好,自由的感覺簡單來說就是轉呀轉、看再看、玩又玩,然後不知道到哪裡去好。
  我想到還有阿壯。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門鈴是鳥鳴聲嗡嗡作響,阿壯阿壯快來陪我一起曬太陽。

【二】

  阿壯長得圓滾滾,手指跟黃色的甜不辣很像,眼睛因為臉部的肥肉過多所以擠成一條細線,笑起來跟我們家客廳那尊彌勒佛簡直一模一樣。聽阿壯的父親透露,小時候阿壯的頭可能常被蚊子叮到很癢,真的什麼都撞喔,枕頭、書本、馬桶、浴缸甚至磚牆都定時按三餐還有宵夜撞,來者不拒,撞久了孱弱的身子反而像吞了十全大補丸變健壯。
  啊撞呀撞!啊撞呀撞!撞得家喻戶曉身體硬朗,阿壯的父親看見孩子撞得開開心心,所以小名取其同音異字,壯。
  門開了,吵死人的機器鳥鳴聲才跟著停止。
  「不要按門鈴了啦,你把我妹吵醒,我媽媽很生氣!」阿壯穿著白色汗衫,明明只是從客廳走出庭院他就已經滿身大汗。
  「我們出去玩。」我說。
  「我也有這打算,而且剛剛我跟媽媽吵架,現在不想待在家。」阿壯答應爽快。
  「考試成績不好喔!」我隨口問問。實在太熱,拉了拉溼透的襯衫也沒用,只好再把袖子拉到肩膀旁。
  「沒有,是我媽說你這個小鬼頭只會帶壞朋友,要我別跟你出去玩。」他的理由非常夠義氣。
  「講那麼重的話,太嚴肅了吧!」我嚇一跳,連左邊的袖子還沒拉好就先回過神來。
  「對呀,我也覺得她講話不經大腦很過分,所以要她道歉。」阿壯講起話來理直氣壯,感覺得到剛剛鳥鳴門鈴聲引起的爭執大概不會輸給核爆。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還是你夠義氣。走吧,我們去辦案!」我拍了拍阿壯,雖然沾染整手汗水黏膩,不過福爾摩斯總算找到助手華生。「反正都跟媽媽吵架,你再去冷凍庫拿兩支巧克力雪糕。」
  「好像只剩蘇打冰棒了啦,你等我一下喔!」他思考了一下說。
  摸了摸口袋我確定十五塊錢還在,伸了個懶腰,看到阿壯的母親牽著阿壯的妹妹隔著紗門瞪著我,明明我是在外頭曬著大太陽,卻不自覺打了個冷顫。
  阿壯才走幾步就抱怨快被烤成黑炭,我啃著冰棒沒注意到他的精神渙散,似乎再不休息他就會掛點曬成豬肉乾也說不定。
  「阿壯,我們來比賽。看誰做的竹蜻蜓可以飛最遠。贏的人可以吃口笛糖。」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我拿出褲子右邊口袋的粉紅色口笛糖,拿來激勵阿壯的鬥志也好。
  「做竹蜻蜓,那你身上有竹筷喔。」阿壯擦了額頭的汗珠說。
  「沒有耶,我們去老王牛肉麵店拿幾雙。」我把掛在右肩的書包卸下,轉過身對阿壯說。「幫忙背一會兒書包,放學之後我都沒有回家。」
  「重死了,裡面都裝什麼呀!」老實的阿壯義無反顧,臉色沒有絲毫不悅地從我手上把書包接過去。
  「明明今天就是考試,只有你最大膽不帶參考書。你不要學我用手拿,用背的比較不會累。」
  「真的耶!這樣手也不會痠。」阿壯胖歸胖,動作倒是很迅速,一個扭腰就把書包牢牢掛在自己背脊上。
  「當然啦!所以我才要你用背的,夠朋友吧!」等等阿壯應該就知道塑膠皮的書包沾黏到汗涔涔的背有多不舒服。我拉了拉溼透的襯衫,想到阿壯汗流浹背的模樣實在有點不忍心。「數到十開始跑,慢到老王牛肉麵店的是烏龜王八蛋!」
  厚重的書包在背上彈跳碰碰響,我奔跑中伸手摸摸口袋,零錢一二三四五六,六枚都還在。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