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關於失去,是否可以再找回的故事…… --《流失里》

2018/12/17  
  
本站分類:創作

這是關於失去,是否可以再找回的故事…… --《流失里》

這是關於失去,是否可以再找回的故事……

流失里,一個不在地圖上,也沒有落定地址的地方,據說是這個里的特殊命運。只要送回一千件遺失的物品,就能恢復原狀。因此送回失物變成了里民天賦的責任。

時計,28歲,身為負責還回失物的菜鳥,整日待在家睡覺、吃飯、吃飯、睡覺的流失里第三代。在首次的愛丁堡任務中認識Anna,並將失物芭比娃娃歸還;雖成功將失物交回,但因涉入太多個人感情,安逸的世界開始崩解,內心藏著一個秘密。之後在一次次的失物任務中,對於人生有更多的想法和體悟。

流失里的里民身負某種奇怪的使命,生活在某種安全富足的保護罩內,但每個人卻也都有世俗的煩惱,關於那些愛恨情仇、失去與獲得、離別與重逢。

立即訂購《流失里》

 

內容試閱

【流失里失物招領所】

  今天我穿著自己最喜愛的綠色短褲、白色印著粉紅鳥的短袖棉上衣,騎著那台里長幫我新申請的里民自行車,一路往住宅區外那條最長的山坡路騎, 小腿開始痠痛,因為很久沒運動,小腿沒有力氣,還好新的自行車有變速器, 換到一檔慢慢用力往上騎,終於騎到路的頂點,也是最高點「流失里失物招領所」。
我住在流失里,一個郵差沒有辦法送包裹信件到達的地址,實際上也沒有確切的地址,因為一般人也看不見我們里民住的地方,但我是會到隔壁里的7-11去取網路購物商品,小時候還到隔壁鄉鎮去上學,戶籍地址都登記在「流失里基金會」在隔壁鄉鎮所擁有的大樓。
  昨天晚上「流失里失物招領所」又響起鐘聲,一大早里長就到我家敲門, 這個月又輪到我值班了。
  「里長,這個月每次都是我……」
  「雍奇出國旅遊去了,子薇那幅畫還沒畫完,政璋還在實驗失物新通道,……只能拜託你了!」里長沙啞的聲音配合他的手指頭數數兒,演戲給我看,一種諜對諜的狀態。是啊!我現在是無業遊民,正是全里最閒散的人。
  「但我的自行車摔壞了……」我使出殺手鐧。
  「我知道,所以特別幫你申請了一台有變速的新車喔,比你之前那台好騎多了!」里長露出一副都是為我好的表情。但眼神完全透露出:「我就知道你會拿自行車當擋箭牌」的得意光芒。
  我們的小小裡面積不大,因為特殊的因素,只要小丘陵頂上的大鐘自動響起鐘聲,我們就得來看看到底有什麼失物掉進「流失里失物招領所」,這就是為何現在我不得不用力踏著自行車,出現在「流失里失物招領所」的原因了。
  「流失里失物招領所」原來是我們里民的聚會堂,我們在重要節日、新年,會在這裡辦舞會,但後來某日,里長在聚會堂屋頂上裝了一座鐘,但到現在里長都一直還不願意告訴我原由。
  這座鐘是哪裡來的?為何要裝上鐘?為什麼裝上以後我們住的里別人就看不見?為什麼我們聽到鐘聲,就要去履行里長說的:「這是我們里民天賦的責任。」聽說以前有些里中的老輩知道原因,中壯年的人也問過里長,但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到我們這一輩,已經當作傳統傳承下來,我想過要追問里長, 但我天生是懶惰的人,個性很像隨著大家擺動的草,風吹往哪就往哪,所以也沒有一直到處追問。總之,長輩交代的事就去做,該讓我知道的時候,他們自然會告訴我。
  不過,你一定會好奇,我們那些長輩已經幾歲啦?好像從這個里開始存在,他們就在了。那麼我們里到底存在多久了呢?這是祕密!我知道也不想
告訴外人。
  既然這些人不愛惜他們遺失的東西,我們何必又要千辛萬苦?有時候還要長途跋涉的把失物送到這些人手上?
  我拿出那把古舊的銅製鑰匙,旋開鎖,推開厚重的木門,透過彩色玻璃折射進失物招領所的光映入我的眼簾。失物招領所空間很簡單,因為兼做里民重要節日的聚會場所,所以中間有個圓形舞台,沒有高度,只用大理石拼花拼出圓形的區域,然後旁邊有靠牆壁擺放可移動的座椅,聚會時可以把椅子排在中間,平常就靠牆放,空間中還有幾個裝飾的石柱,純粹塑造華麗莊嚴的效果, 里民也在上面貼上藝術畫作,活動照片等等。
  我喜歡失物招領所的彩色玻璃,更喜歡那些透進來的光,感覺一切都很平靜、那一道道彩色的光,甚至彷彿伴隨著水晶碰撞的聲音,會讓我感到喜悅幸福,我常會在裡面逗留幾個小時再離開。
  不過這還不足以讓我有動力一個月內騎上好幾次長陡坡,來到「流失里失物招領所」,收下世界上不知哪個角落裡的某個人遺失的東西,並且送回他的失物。
  我抱怨的原因是,既然這些人不愛惜他們遺失的東西,我們何必又要千辛萬苦?有時候還要長途跋涉的把失物送到這些人手上,實在不懂啊!我常跟里長抱怨這點,為何我們要扮演類似聖誕老公公的角色,而且這個聖誕老公公不是送禮物給他們,而是送回他們忘記、不要、隨手無心亂丟的東西呢?
  里長只是笑笑,並且露出你年紀還小啦,現在不懂啦的表情。碰到這種時候,我就有種吃烤肉卻沒吃到想吃的那種肉,或是被蚊子咬到一直抓,愈抓愈癢的感覺。

                    * * * * *

  今天「流失里失物招領所」的圓舞台地上躺著一個芭比娃娃,娃娃還在粉紅色的包裝盒裡,沒有拆開。我一看到馬上自言自語起來:「是哪個頑皮的小孩,竟然把新買的娃娃搞丟,她爸媽應該把她痛罵一頓了吧?」
  我把粉紅芭比娃娃裝進後背包,稍微把失物招領所打掃一下,灰塵擦一擦關上門,迎著正午的烈陽,騎上單車滑下長陡坡,一路飆去里長家,里長正在吃午餐。
  我自動擠進里長家的餐廳,拿起空碗添滿飯,就夾菜配飯吃了起來,里長無奈搖搖頭,問我:「這次的遺失物是什麼?」
  我含著一口飯,來不及咀嚼就回答他:「有個小屁孩不愛護她爸媽送她的新玩具,把它弄丟了!」
  「嗯…」里長沉默,陷入思考的狀態。我自顧自大口吃著里長桌上的飯菜,里長的手藝真好,桌上的菜太美味了,每次到失物招領所拿回失物,我一定會在里長家吃一餐霸王餐。里長雖然是獨居老翁,但壯得跟年輕人一樣,平常只聽古典音樂,現在音響正在播放巴哈第十四號鋼琴奏鳴曲,休閒娛樂就是海釣、慢跑、聽音樂、烹飪。現在若有所思的樣子,還挺帥的。大概胡思亂想都容易嗆到,我不小心被炸過的小魚干卡到喉嚨,開始嗆咳,里長趕快倒杯水給我,然後直直地看著我,對我說:「你心電感應嗎?怎麼知道我要派任務給你?」
  「啥?我只是嗆到!是要派什麼任務給我?我才剛拿回失物招領所的東西啊!又有工作?」我一副不公平的眼神回看里長。
  「我想派你送回這件失物!」聽完里長的話,我忽然聽到音響播放的音樂,變成馬勒的悲愴交響曲。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