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牢掌握住詩之純粹力。--《風球詩社十週年詩選集--自由時代》

2018/12/12  
  
本站分類:創作

牢牢掌握住詩之純粹力。--《風球詩社十週年詩選集--自由時代》

「一本詩社詩選的出版豈是易事?風球以「自由時代」標稱此選集,說明了台灣是處在言論自由、行動自由的年代,在詩的書寫領域裡是絕對的百無禁忌。」──詩人 白靈

「因為校園詩社無論再怎麼跨校,畢竟多屬情感集合體,是友誼團、舒適圈兼青春園。而強者在創作上是不必圍爐取暖的──因為他們自己就能生火,自己便在發光。」──教授 楊宗翰

「除了能讀到個人詩藝的光彩,也清楚看到台灣詩壇的未來。風球正默默捏塑未來台灣現代詩的臉龐,相信此一難得的努力將會給未來台灣現代詩帶來一副亮麗的模樣。」──教授 陳政彥

漫漫十年,自由時代早已展開,一個詩社的熱帶氣旋訊號,宣告仍然生效。風球詩社十週年詩選集輯錄北、中、南和東部社員,合共一百二十首作品,涵融不同主題和風格之創造,無有標幟特定的美學典範。
如詩人瘂弦所言:「不管你寫什麼,點的或面的,局部的或全體的,個人的或民族的,只要寫得好,都有社會意義。」這也許正是風球詩社的社會意義,推行著面貌多元的書寫、讀詩會、詩展、文藝營,甚或跨領域藝術結合的試驗。願風球持續懸掛,那股柔和卻勢猛的力量,尚且旋轉迴環。與詩素昧平生的人,與孤獨的詩人,我們或終將在風中謀面。

立即訂購《風球詩社十週年詩選集--自由時代》

 

內容試閱

▌廖亮羽 ▌

〈觀海路〉

從來是燕鷗抵禦淡水處
頡頏引冷鋒出境
夕陽也疏散防風林
在河海交會地上岸、顛躓
修剪漁人的倒影
際遇背過身
黃昏困在寒流中決堤

白沙灣再深了一些,並闃寂
如一只遺珠的海隅
失語的細沙離群索居
舊事繞道暗礁而來
海平面又下沈了幾尺
多年你隱隱如一截擱淺的纜繩
牽引沉寂船底的地址

陸續有風翻遍碼頭的線索
羅致雨勢纏身的細節
海浪是長堤的演繹,大潮紛沓
目光遠颺燈塔之外
光束遙遙鎖住舟楫的繫念
互許新的身世、未完的語言
河床的意志仍壯遊前行

---------

〈無主之地〉

雖然的確不安和徒勞
沿礦苗凋萎的路徑,以金屬碰撞
靈魂的高溫,直到火花侵蝕夜景
照映朝陰暗處挖掘的沉鐵
在冰冷鑽岩頑抗下
既不是破碎
也未完整

也許幾次後悔
徒然將信物投入洞窟
被棄的恐懼是這樣
從惡夢的祕密開始
荒地的沉睡像掉入蔭影
以蕨類覆蓋的罅隙,絕望地懷疑
穿越這片脈礦的意志
泥濘,危險,難以偽裝

最後礦藏如實留下
礦井裡的骨骸闃黑,貧花虛空
因為棄土的荒涼而無法腐爛
只有不敢想像的天賦
才能接近那裡
縱橫交錯的坑道
如心的縫隙──
鞭子和駱駝偶爾遭遇
隨即分離,黃沙動搖的
無主之地

---------

〈邪念之地〉

是夜,北城一片大火
獸影與異鬼奔竄
夾雜逃了也無法倖存的人
你帶著一隻小獸轉身
後方有萬千鬼魅追趕
前方是諸神的夢魘──
群妖將惡靈放生,你感到惡念
在心底悲涼地竄起
一具絕望的焦屍險些將你絆倒

曾經傾軋扭曲的城
此刻,陷落在烈焰的墳場
從成堆陌生的屍骨,恨意
疊在一片空洞的焦土
他們曾經惡鬥,彼此燒灼地怨恨

未曾離鄉,你從小就被擄走
一個被他們綁架的孩子,像月球表面
毫無生機,在盜匪的慾望中成長
在首領的語言中習得欺詐
與共犯劫掠的財富
換得官位、權勢,在你的故鄉
只有更多的,不必遮掩的
盜匪與騙徒,沒有減少過的衰敗
與恥辱

成群的毒蛇地鼠四散奔逃
那時,國家將背上的你丟下
你攜著負傷的小獸像那場大火
以瘴癘瀰漫的深度
陰鬱地憤怒
尋找庇護的時候,濃煙高溫
已在傾頹的學院裡等候

在月光拉扯船隻的河面,黑夜即將斷裂
你不捨切斷纜繩,在崩塌的角落
讓良善離岸,載著最後的人
渡向腐爛的大陸,船底黏附水草
瘟疫、噩夢以及荒蕪的人性

────────────

▌聶豪 ▌

〈簡譜〉

我側身於碎紙機的間隙
任由痛苦
將我撕成疏離的羽翼

當我鳥瞰孤獨
像一個誤點的天使
發現拿氣球的小男孩在人群中倒立

那些低迷的雲彩之所以徘徊不去
只因一聲執拗的鹿鳴
喚醒我的回憶

---------

〈博弈〉

靈魂消融,墨水滴落
一顆捨生忘死的棋子
被擱置在生活的角落

那是生命
賦予自己的形態
猶如散漫的葡萄藤攀附的支架
夜拆開曇花
從交響樂裡抽身而退的喇叭
激勵著我,曲解著我

(蝴蝶點燃了一千座花園
我的神思在月亮上滑雪)
旅人拉起沒落的帆
「行善是我為惡的動力。」

---------

〈索居〉

老邁的牧神在死蔭的幽谷野餐
隨後將篝火熄滅,狂放的回憶呼嘯而過
不屑多做停留。被召回的事物
總是以另一種方式現身
那讓我感到溫暖的
不是別的

---------

〈寧日〉

密林中的低語者
像惟一的一塊空地,不斷向前延伸的孤寂
被視為畏途的
心,對脛骨而言
只是安靜的瀝青,忍受著軀體的叛離

軀體將自己平放於空地
任憑青草淹沒口鼻
培養夏天的心情

你是我寄放在夏天那裡的白矮星
一顆變化的下墜球
急停的瞬間。剪票口前猶豫不決的人
不可抗的外力推著他
越過此刻

當火焰蛻變為羽翼
復生的伊卡洛斯
隱入無限分割的森林

────────────

▌梁評貴 ▌

〈他在哪裡〉

他本來不會在這裡的
山 都是只在相片裡的山
是梅花鹿奔跑過 那條茂密的小路
可能是太熱了
樹木的長髮 被推土機一併切齊飛去
土黃色的冰淇淋
變成一球融化的泥泉
夏天的舌頭
舔走了三、四個的部落

他本來不會在這裡的
小心地把呼吸伏在林間 獵槍瞄向山羌
「莫那,好的獵人懂得等待。」
扣下扳機 槍口餘煙響起
動土大典的聲音

他本來不會在這裡的
時間穿起藺草 編過母親交疊的雙手
「你們住組合屋就好了。」
想想 反正
連母親的搖籃 航向海上的船
也都是組合的

他本來不會在這裡的
投下兩枚硬幣 加值而直到機器說
「不再投入,請按下一步」

下一步 就踏入揚弓射出箭尖的頂端
其實只是 大樓的避雷針
刺入山羌的體膚 牠發出哭泣的哀號

他本來不會在這裡的
扛起獵物 他想告訴哭泣的山羌
懂得哭的時候
你就再也 不輕易笑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