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詩人白靈而言,詩是靈魂的飛行器,有誰規定飛行器必須長什麼樣子嗎?--《野生截句》

2018/11/23  
  
本站分類:創作

對詩人白靈而言,詩是靈魂的飛行器,有誰規定飛行器必須長什麼樣子嗎?--《野生截句》

所謂「截句」,一至四行均可,可以是新作,也可以是從舊作截取,深入淺出最好,深入深出亦無妨。截句的提倡是為讓詩更多元化,小詩更簡潔、更新鮮,期盼透過這樣的提倡讓庶民更有機會讀寫新詩。
《野生截句》共分為五輯,輯名各自成詩,輯一【銀紋沿階草愛上了走遠的軟底鞋/黃昏映山紅,晚蟬是秋的計步器】、輯二【誰敢說哪個字不是詩的野種/鬚根很長,花可開得極小極小】、輯三【有時是字與字的拍手/有時是心 滴在 心上】、輯四【插入鑰匙/就轉動了靈魂】與輯五【舌頭一天都懶於起身/咖啡了黎明,茶了黃昏】,附錄【臉書評論摘錄】則收錄十篇精彩分析。
對詩人白靈而言,詩是靈魂的飛行器,有誰規定飛行器必須長什麼樣子嗎?截句可以是蜂鳥、是蜜蜂、是粉蝶、是果蠅、是斑蚊、是蒲公英、是翅果、是顯微鏡才可看清堂奧的小種籽、小果、小花,是野生的,乃至野種的。有誰規定牠們必須長多大或多小才能生存、飛行、散播其魅力嗎?

立即訂購《野生截句》

 

內容試閱

〈詩的原因〉
有時是字與字的拍手
有時是心 滴在 心上

────

〈躺在里約海灘的舌〉
閃躲過喉與唇齒的擦摩
舌頭一天都懶於起身
一隻水獺與你一起發呆

咖啡了黎明,茶了黃昏

────

〈時近中秋〉
發燒的氣候誰來派員送醫?
臨窗的宮粉仙丹說要戴口罩
銀紋沿階草愛上了走遠的軟底鞋

黃昏映山紅,晚蟬是秋的計步器

────

〈野生〉
誰敢說哪個字不是詩的野種
鬚根很長,花可開得極小極小
再小的花不也叫花嗎

綻瓣之際,宇宙都感受到震顫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