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說書人】一戰時英勇,二戰時龌龊:帝國元帥戈林的光輝前半生

2018/11/14  
  
本站分類:創作

【歷史說書人】一戰時英勇,二戰時龌龊:帝國元帥戈林的光輝前半生

作者:江仲淵歷史

赫爾曼・威廉・戈林的一生與德國軍事航空的興衰環環相扣,但在兩次世界大戰的評價卻天差地別。他在一戰時期身材壯碩,口條有理,行動大膽,曾經擔任里希特霍芬航空隊隊長,威震四方,成為家喻戶曉的空戰王牌;在二戰時期卻轉變成為一名猥瑣的胖子,每天服用嗎啡,望尊自大,不切實際,擔任空軍總司令的他不僅戰術思想老舊,還崇尚古老的騎士精神!可以說,他的狂妄對二戰期間影響深遠,也是最終導致德國戰敗的主要原因之一。

很可惜的是,現今歷史研讀者總是著重戈林在二戰時期的龌龊,而不是前半生的光輝,今天就來和讀者們說說他的前期生涯吧!

貴族後裔的奢華生活

一八九三年一月十三日,戈林出生於巴伐利亞馬林巴德療養院。相比其他納粹高層的血淚童年,戈林的童年是十分平順的,戈林的祖上是一個延續百年的富家貴族,他的父親海因里希・恩斯特・戈林更是一位大官,曾於德國西非殖民地(現在的納米比亞)擔任行政首長,後被派至海地擔任總領事。

由於階級制度的影響,戈林的友人幾乎也是貴族出身,這使得戈林將來的從軍之路如同上了道潤滑油般,扶搖直上。 但,儘管出生在這麼一個富貴家庭上,奇怪的是,一向喜歡自吹的戈林不僅很少吹噓自己顯貴的出身,也不允許別人談論他的身世,他究竟有甚麼難言之隱呢?

原來,戈林的母親給老戈林戴了頂斗大的綠帽子。戈林出生的時候他的父親已經接近七十歲了,而母親泰芬布勞恩那時年僅四十多歲,之所以相差如此之大,與貴族聯姻有關係,在很大程度上是重商主義與貴族精神相結合的產物,總而言之,雙方的結合,並不是因為純粹的愛,而是因為利益間的考量。

Heinrich_Göring
Photo Credit: @ public domain
海因里希・恩斯特・戈林

由於父親的年紀過大,母親對這個婚姻自然是不太滿意,平時喜歡趁著老戈林不注意尋找其他男人逗樂調情,戈林的父親有個好朋友名叫愛普施泰,是個出身於柏林地主的猶太貴族,且還是普魯士皇室的御醫,頗具影響力,由於老格林奔波於事業,無暇管理家庭,所以請愛普施泰擔任戈林一家子女的教父,沒想埃普施泰卻因此與泰芬布勞恩越走越近,甚至發生了戀情。

當他們的愛情公諸於世時,父親因為被蓋上社會主義的帽子而被迫退休,居然自甘墮落了起來,每天在酒精面前麻醉自我,面對妻子大剌剌的綠帽,竟坐視不管。在戈林的成長過程中,對他影響最大的並不是他的父親,而是這位教父。

以古鑑今,繼父繼母大多不疼愛元配孩子,晉代的王祥、春秋的閔損、三皇五帝的舜都是有力的證據,然而這套規則卻不適用於戈林,愛普斯坦最疼愛善於社交、具有冒險精神的戈林,時常帶著他四處遊玩,並賜名為「赫爾曼・威廉・戈林」,「赫爾曼」是愛普斯坦的姓氏,而中間名的「威廉」則取自德皇威廉二世。話說這愛普斯坦可真具有紳士風度,面對老戈林這位大情敵,卻保持著超乎的氣量,慷慨大方地供僅一整座城堡給老戈林生活(別擔心,愛普斯坦有一座更大的)。

愛普斯坦本人憧憬著中世紀貴族的奢華生活,故將城堡裝飾的非常豪華,侍從人員也被要求穿著宮廷風格的服裝工作,愛普斯坦也以城堡統治者的態度來接觸城中的人們。多數史學家認為,日後戈林對於奢華飾品的嗜好,即是在這時期受教父的影響而來的。

1905年,戈林被養父送入一所著名的寄宿學校。曾有一次班上上作文課,題目為「我最欽佩的人」,戈林寫了他的教父,由於教父是一位猶太人,戈林大大讚美了關於猶太人的各種習俗、基因性。當時歐洲已經盛行反猶主義,老師對戈林的文章氣得七竅生煙,校長更是怒髮衝冠,親自約談戈林,對他拍桌大罵,並要他寫悔過書。同學也聞風而起,跟著欺負戈林,在他脖子上掛上「我教父是猶太人」的牌子,並要他罰青蛙跳,戈林對此極為憤恨。1905年一晚,他即打包行李逃離了學校,返回教父的城堡。

Bundesarchiv_Bild_183-R25668,_Hermann_Gö
Photo Credit: German Federal Archives @ CC BY-SA 3.0 DE
1907年的少年戈林

學校給戈林留下對知識深深的厭惡感,以致後來對於舞文弄墨的文人感到十分厭惡,常將一句話掛在嘴中:「一聽到『文化』這個字,我就會去撥我的白朗寧。」(諷刺的是,戈林的白朗寧配槍竟然是美國人發明的!)

後來在教父的幫忙之下,戈林考入有「德國西點軍校」之稱的「利希菲爾德軍事學院」,沒想到生性調皮的戈林在戒律森嚴的普魯士軍事體制下混得得如魚得水,一年後,在學院最後階段的考試中,戈林取得了軍事訓練科目的最高分數,兩百三十二分,並在隨後獲得陸軍少尉軍階。

王牌飛行員

一九一四年七月,隨著塞拉耶佛的幾聲槍響,歐洲各國間爆發了戰爭,開始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當時年僅二十一歲的戈林並沒有加入航空隊,而是做為一員普通的陸軍士兵在法國境內邊緣作戰,與當時盛行的個人英雄主義不同,戈林不強調出風頭,而是擅長利用團體作戰來取得戰果。

在一次突襲當中,戈林的小隊靠著分頭包圍的方式俘虜了四名法軍士兵,因而獲得了二級鐵十字勳章。但陸軍生涯並沒有持續很久,隨後因為戰壕過於潮濕而得了風濕熱,被送往醫院療養。這是戈林人生的重大轉折點。

戈林住院期間,他的貴族朋友布魯諾・羅爾薩趁著空閒時間前晚醫院探望,並炫耀自己即將加入航空隊,現在正進行飛行訓練,隨著羅爾薩的繼續訴說,戈林眼睜得斗大,對於飛行隊充滿了憧憬,在羅爾薩推波助瀾之下,戈林交付了調遣的志願書,可是軍方卻拒絕了戈林的請求。

然而,生性叛逆的戈林又怎麼能放棄他的夢想呢?風溼熱的毛病治好後,戈林為了表示抗議,竟私自離開醫院,玩起了失蹤!當時已經成為飛行員的羅爾薩因為陰錯陽差的關係,並沒有收到觀測員,而戈林則在羅爾薩的掩護下,偷偷跑進航空員學校躲了起來,冒充羅爾薩的觀測員,坐上信天翁式觀測機觀測員的位置上,在羅爾薩的指導下進行飛行訓練。

不久後此事被軍方發現,照著當時軍法,戈林本該被處以死刑的,但由於他是貴族後裔,僅被判處拘留於兵營21天,然而戈林的教父不知從哪聽來這份消息,利用身為普魯士皇室的御醫的崇高地位找到了第五集團軍司令威廉王,讓他親自頒予特赦令,還順利讓戈林轉進航空隊單位。

頭上的集團軍司令威廉王可真懂得人情,將戈林派遣至第五集團軍下的第二十五野戰航空營,順利成為了羅爾薩的觀測員。1915年春天起,羅爾薩與戈林的飛機開始進入戰場執行偵查任務,這種行動傷亡率十分高,為了讓偵查照片得以清晰,兩人必須在到戰場後降低高度、速度至防空炮能夠輕易擊落的狀態。

不僅如此,由於當時的觀測技術並不成熟,戈林除了要忍受自於地面的砲火攻擊,還必須在沒有任何降落傘、保護繩一類的保護措施下(當時並沒有大量裝備),在躲避砲火而左右晃動的飛機上站起來拍照。還好,戈林兒時曾迷戀於爬山,高海拔的致命缺氧對他並不算什麼,因此得以在高空上靈活作戰,不只命保住了,還成為一名拍攝多張高清晰照片的優秀觀測員,不久後威名在軍中片地發揚,還被取了個「飛天鞦韆」的美名。

Nicola_Perscheid_-_Hermann_Göring_um_191
Photo Credit: Nicola Perscheid@ public domain
1917年的戈林中尉

一九一五年三月,羅爾薩與戈林兩位搭檔在砲火最密集的凡爾登要塞,拍出了高清晰照片,一同被第五集團軍司令威廉王儲授予一級鐵十字勳章,比希特勒早了兩年。戈林並沒有因此滿足,他通過進修,終於如願的當上戰鬥飛行員。這是戈林一戰身份的又一次蛻變,但一開始的戰鬥飛行員歷程卻不是一帆風順。

早期在空中戰鬥中,戈林所操縱的飛機被一台英國的重型轟炸機打得體無完膚,硬拖著身體的重傷以及冒著白煙的飛機逃離戰場,光是療傷就脫離了戰場約一年之久。在這一年間的休息中,戈林發現僅靠著信天翁戰鬥機的兩把機槍是不夠的,只得仰賴團體作戰,他開始著手研究團隊作戰戰法。

重返戰地後,戈林在一次次的行動中履立戰功,飛行技術和戰鬥素養也開始穩定提升。他的戰鬥技巧與鬥志開始獲得多方的認可,不只是軍營廣為流傳“鐵人赫爾曼”的美稱,就連德皇威廉二世都聽聞了戈林的威名,親自頒予藍色馬克斯勳章。最終,戈林被選中成為德國王牌飛行中隊隊長。

1918年7月7日,戈林被任命為德軍最強飛機聯隊──第1戰鬥機聯隊的隊長,也正是大家口耳能祥的「里希特霍芬聯隊」,此聯隊第一任隊長為外號「紅男爵」的曼弗雷德・馮・里希特霍芬男爵,擁有80架擊落敵機的戰績,卻於1918年4月21日遭到流彈擊中,墜毀身亡。繼任者威廉・萊茵哈特卻在不久後於新型飛機的公開比賽中墜毀身亡。下一任的隊長職務一般被認為將由擊落數排名第二與第三的恩斯特・烏德特(62架)與埃里希・羅溫哈特(53架)繼任,但出乎眾人意料地是由戈林被任命擔任隊長。

戈林的戰鬥機生涯共擊墜了22架敵機,雖然已經稱得上是王牌,但相比於里希特霍芬聯隊成員烏德特、羅溫哈特、洛塔爾・馮・里希特霍芬等諸多王牌,又顯得不足,但航空兵的上級認為擊落數是一回事,團隊合作性又是一回事了,戈林注重與飛行員的配合作戰,而非追求個人的累計戰績,是不二人選。

戰爭的結束

當戈林正式擔任里希特霍芬聯隊隊長時,德軍的戰局已經徹底惡化,聯隊的飛行員們開始面臨著補給和燃油不足的困境,協約軍的攻勢卻從未停歇。 1918年9月,戈林的副官在日記中寫道:「(局勢的)緊張也在戈林中尉的臉上表露無遺,他的容貌轉為消瘦和嚴峻,我們全體人員亦然。」

11月初,一通不尋常的電報從司令部打來:「戰爭結束了!立即調派全體里希特霍芬聯隊飛往斯特拉斯堡向當地的法軍投降。」戈林悲憤至極,不願投降,反飛向德國的一座南方小鎮,在降落時故意將飛機著陸失敗,把各機摔成一堆廢鐵,作為對協約軍的最後的反抗行動。戰爭結束,戈林的戰鬥機生涯共擊墜了22架敵機。

在里希特霍芬聯隊解散的典禮上,戈林舉起覆滿烈酒的玻璃杯,哽咽道:「現在的德國只剩下蒙塵的名聲、被人遺忘的記錄、受人嘲笑的軍官,但自由、正義以及公理的力量將獲得最後的勝利。我們將同企圖奴役我們的勢力作鬥爭,最終也將獲得勝利。里希特霍芬聯隊則將會發揮它們無論是在戰時還是在和平時期所具備的資質與榮耀。我們的時代將再度來臨,諸位,乾杯吧!為了祖國!為了里希特霍芬聯隊!」

戈林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並將玻璃杯擊碎,其他隊員跟著照作,並一起悲傷地痛哭。戈林終其一生都未曾忘記過他的隊友們,除了在成為達官貴人後曾將烏德特和波登紹茲升至將官外,一九四三年時,其中一個前猶太隊員遭到蓋世太保所拘捕,戈林隨即冒險將該人救出、置於個人保護下。

戈林在猶太人方面是抱持著感性主義以及機會主義的混合體,在飛黃騰達後,他既捨不得先前並肩作戰的猶太人好友遭受屠戮,卻又為了功名利祿而簽署、默認了屠殺猶太人的協定,但又為了讓空軍持續壯大而收留猶太人人才,如同納粹唯一一位猶太元帥埃哈德.米爾希正是受到戈林保護才保住了烏紗帽。

或許正如馬修・庫珀(Matthew Cooper)所道:「戈林這個人有如一個謎,他身上有著許多英雄和惡棍的本質,是一位融合諸多矛盾的人物,他既懶散又充滿衝勁、既清楚現實又懷著浪漫之情、既殘忍又和藹可親、既怯懦又勇敢、既文雅又粗魯、同時有著精明、自負、幽默、冷酷等諸多特質,令人揶揄與厭惡。」

想看更多有趣歷史歡迎訂閱作者FB粉絲頁:歷史說書人History Storyteller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20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