鐫刻了平凡或不平凡的景緻,常駐心頭。--《吹不散心頭上的身影--王建生散文選》

2018/10/2  
  
本站分類:創作

鐫刻了平凡或不平凡的景緻,常駐心頭。--《吹不散心頭上的身影--王建生散文選》

本書共計三大篇:〈山中生活篇〉,記述作者久居大度山豐實的生活點滴,山之雨、山之鳴……閒情記憶,說不盡的山上風華;〈師友篇〉,談及作者與東海大學的師生情誼,掛記往日情懷,念茲在茲;〈親屬篇〉,歷數與親人間的真摯情,雖是平淡,卻能真情相待。全書提及的人事景物,皆鐫刻了平凡或不平凡的景緻,常駐心頭。

立即訂購《吹不散心頭上的身影--王建生散文選》

 

內容試閱

【大度山居】(節錄)

〈山之晨〉

大度山的早晨,陽光和煦,除了冷冷寒天,總可以看到綠葉上光波灧瀲,涼風習習。排列在鐘樓兩旁的院館、大樓,立在坡上,浮離市囂,猶如空中仙居,一塵不染;古典而莊嚴的形象,是師者所以傳道、授業的地方。六十餘年來,黌宮學府,絃歌不輟,不知蘊育了多少人才!道旁的榕樹,館院間的相思林、竹叢,濃濃鬱鬱,古老蒼勁,時時傳出鳥鳴、蟲聲,與心上下。

金碧輝煌的路思義教堂,合掌膜拜地矗立雲端,貫通天人,上帝愛世人,總是時時刻刻提攜子民,向上向善,化育學子;求真、篤信、力行,指引迷津。何以有些菁菁學子自嘆「失落的一代」、「無根的一代」?甚至迷失在燈紅酒綠之中?

越過小橋、流水,沿著林木芬芳的柏油路面,幾番曲折,遠望農牧場,平疇牧野,綠波似海。近處青青草端,透著晶亮的水珠,一閃一爍。牛廐上的牛群,一口一口的咬著乾草,在兩腮間嚼來鼓去,好似童年時代,媽媽做年糕時,用磨子磨呀磨地,把粗粗方方的米粒,磨成一股白色的米漿,沿著糟溝流到桶子。人在滾滾紅塵中,磨呀磨呀,原來顆顆的米粒,是否也化成一道道水流,順流而去。

牧場上的太陽又大又紅,太陽的光芒,無偏私的照臨大地。萬物因此生長,也因此枯萎;或消或長,總是不停地循環。晨光綠野,提攜多少英雄豪傑,亦送走多少遊子浪人,如潮去潮來,永無止息。

〈山之雨〉
藍藍的天,忽而烏雲片片,由毛毛細雨,到斗大雨滴,有如傾斛珠,浙瀝嘩啦, 門前排排水流,夾著黃土,匯成滔滔滾滾濁流,覆蓋青青草地。平昔活潑兒童、頑皮貓狗,瞬間遯身不知去處。

望著窗外雨景,記起小時候提著「腳桶」(水桶),和弟弟欣賞天上掉下的雨, 落在桶子裏,泛著圈圈的淪漣,就像爸爸抽煙的煙圈般,好多好多,數不盡。接著,就是兄弟倆打水仗了。有時,碰巧爸從田地裏扛著犁、牽牛回來,全身濕漉漉的,看到我們兄弟在雨天玩水,不由得怒罵幾聲。

唸大學,離開家鄉,雨珠滴在手上,沒有聽到弟弟的嘻笑聲,也聽不見阿爸的怒呵聲。看不見笨重的簔衣、斗笠,而是滿路撐著黑傘、花傘的人,時而可以看見傘在空中旋轉。有的人縮進車子,只見擋風玻璃前的雨刷,像時鐘不停的左右擺動。

前二年,雨來得特別少,據家人說田地乾裂了,裂成一塊一塊。土地上的稻子,一株株的枯死,我望著天空,天空依舊藍藍。今年,老天或許是為著補償前些年的「內疚」,黃梅雨、颱風雨、西北雨……夾著雷霆萬鈞的氣勢,一次又一次,淅裏嘩啦的下著,大水搶奪了無辜生命,淹沒了稻田,攘奪了財物,又成了災害。該謝天呢?還是恨天?只是天空依舊默默。


【閒情散記】(節錄)

〈草坪〉

踏進學校大門,一片片寬廣的草坪。

遠望草坪,像舖了一層層青綠的氈子。當你接近它時,它散溢著芳香,淨化你的心靈。眼看株株小草,堅毅地生長在乾硬的土地上,由秋至冬,它的顏色,由金黃、紅棕,而乾枯。第二年春,又轉為青青,周而始的循環著。也許你會盛讚蘭花,色美氣香,依緣蛇木生長;可知小草在乾裂的土地上苦澀與堅定的生長,更該我們深思。

土地是小草的根源,有土地有小草;地養育草,草保護地,就像皮膚養毛髮,毛髮護著肌膚。土地也是人類生存的依據,土地養育人類,也如父母養育子女一般,所以《周易》說:「乾為父,坤為母」。每當我腳踩著大地時,總有無比的興奮,就如孩子親近了父母,可以盡情的撒野。

草坪,你可以盡日的躺在那兒,隨著,口中唸著王維的〈相思〉詩: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詩情餘意,令人惓懷。或躺在地上,仰觀天地間「春花春鳥、秋月秋蟬」(鍾嶸語),偷得浮生半日閒,總是愉快的;偶而還可以無憂無慮的作無邊春夢呢!

溫煦的陽光,穿過樹林,斜照在草坪上,你更可以在草坪上欣賞來來往往的男女、男的少有看頭,女的花樣可就多了,從腳上的鞋、裙襬、上衣、頭髮,各種款式的變化,令人眼花撩亂。

〈長廊〉

遠遠望去,迷人的四合院建築,使人彷彿置身在漢唐的國度裏,過著優游、文雅的生活。登上階梯,仰視長長的廊腰,好像迴旋地流動著,有如蜿蜓的蛟龍,正蜷局著身子平臥在綠叢裏。站在臺階上,流觀長廊暗紅的支柱、斗栱、勾欄、屋簷,都是那樣的古色古香,來東海遊賞的人,住在東海的山中人,總是被這古典的形象迷惑著。因為它蘊含著漢唐以來深遠的文化,不知有多少人,有多少次,激起對漢唐宮殿的憧憬。全唐詩第一首,唐太宗的〈帝京篇〉說:

秦川雄帝宅,函谷壯皇居;
綺殿千尋起,離宮百雉餘。
連甍遙接漢,飛觀迥凌虛;
雲日隱層闕,風煙出綺疏。

詩篇描了帝京是如此雄偉、壯觀,唐朝不論是國勢、文化,是遙接漢的,世界第一,此刻的我們呢?是否承繼唐代?漢代?還是正努力的遙接著?

走在學院的廊下,教室傳來朗朗讀書聲;讀書,自古以來是成龍、成鳳的唯一道路。今日讀書的目標,雖不同於往昔,但處在「知識就是力量」的時代,博通古今中外,是我們的理想。長廊似父母親的雙臂,緊緊圍成大圈擁抱著,牽引著學院下的子民,在知識的領域裏,個個成龍、成鳳。


【春山猶蒼翠,年年杜鵑紅─懷念蕭繼宗老師】(節錄)

春天,是美好的季節,大度山上樹多影重,在雲霧飄渺的時刻,好似襯著薄紗的青年,活躍其間。路旁許多美麗的杜鵑及各類草花,紅白、橘黃相次,突出在青青草地。尤其近幾年,杜鵑花多,開得更盛,繽紛璀璨,不比六月的火鳳凰遜色,山花就在路旁,增添一分親近。

美好的環境,應該有美好的聯想,只是,在這時節,總會想起蕭幹侯(繼宗)老師,因為他的形貌、才華都如春景般的美好,也消失在春的懷抱。

蕭老師上課時,風采翩翩,上他的課,有如醉在春風裡。譬如上老師的「詞選」課,講到韋莊的〈思帝鄉〉:「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描寫少女春遊,草木青青,蟲聲處處,鶯飛蝶舞,紅杏吹滿頭之際,忽然瞄見一位帥哥,直覺迷上帥哥,愛戀的衝動,甚至想到「縱被無情棄,不能羞」,意念之變化,不可思議。又如蘇軾的〈定風波〉詞: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東坡路上遇雨,喻人生道路險境,泰然自若,寄託自已經歷的政治風暴。是老生之詞,內化堅韌,不怕外在風雨摧殘,令人印象深刻。這樣情景,大度山上是可以體會的。

後來,老師擔任過系所主任、教務長等行政工作,但他清廉,對於學校經費一絲不苟,做事認真,是非分明,愛護同學,視同己出。雖然公務如此煩忙,他還是不停地寫作,著作等身,令人敬仰。他指導論文的學生很多,記得唸大學部跟我同班的蔣萬益,和研究所同班的徐照華(任教中興大學),都是老師指導的學生。

昨日、今日、明日,很快地變化,然而年年蒼翠的大度山,春天的杜鵑紅遍山頭, 蕭老師的身影,隨著日子的增進,離我愈遠,只是這份思念之情,久久不能相忘。


【中國山水畫井松嶺大師】(節錄)

說起井松嶺大師,出生地在河北(今改隸山東)東明縣井庄村。書香門第,從小對書畫有濃厚的興趣,尤其山水畫,更是一生如癡如狂的喜好。在大陸念書時,就有卓越的表現。來臺後,定居臺中,任教於光明國中、省立二中,教授國文、美術。平日經常參加聯展,舉辦個展,大大小小,參展次數,幾乎難以計數。此外,與同好創立大道中國書畫學會,指導有志同好,為推廣美術教育,也到中部各大專院教授國畫,私下,也招收弟子學習書畫。一時之間,臺中地區學習書畫的人口大增。也因此,他教授的學生滿天下。後來,他離開省二中教職,專門創作、研究水墨山水,隨著歲月的推進,井老師的畫技漸漸成熟,終至成為人人口中的「井大師」。有人說他是:目前國內外少數「可以靠繪畫來過生活的畫家。」現在一幅全開水墨,至少臺幣三十萬元起跳,就可以知道井大師在畫界的行情。前陣子在北京,拍賣價是五十幾萬,以前還有一張畫賣到上百萬,令人羨慕。

井老師師承黃君璧、傅狷夫等名家,尤其受傅狷夫老師影響大,除了自己研究、創作外,如傳承傅老師裂隙法,並創滾筆法、逆筆法等,也向國寶級畫家張大千先生請益學習潑墨,井大師的潑墨可說已是自成一家。

除了繪畫的成就,井老師更重要的成就是創立大道中國書畫學會,提倡美術教育,並且藉由「美術」的「美」,提倡「高尚」、「美好」的人格,來改善汙濁的社會環境。人人知道社會混濁,但不知如何澄清?井老師認為美術教育,可以美化人生、美化人格,除去濁穢的社會。所以每次美展開幕,井老師總是大聲疾呼的提倡美術教育,來淨化人心,改變社會風氣。現在社會,尤其媒體,為了行銷,引起眾人注目,往往報導「怪、力、亂、神」的事,怪力亂神報導多,讓人覺得我們不知是活在什麼世界?也造成人心浮動,社會不安的現象。相反的,提倡美術教育的書畫家, 淨化人心的宗教家,關心社會變遷的學者專家,往往啞口無言,少有報章媒體特別報導、宣揚。因此,這些人物遭受冷落。這是社會的悲哀呢?還是社會「多元」的好處?為了貪名逐利,不擇手段,甚至喪盡天良,殘害他人,令人痛心。


【父親】(節錄)

記得小時候,父親常常幫忙「展叔」推銷蔬菜,「展叔」不知是父親結拜的,還是親戚的關係?還有,因種田認識的「黑胸」叔,也常互贈有無。另外,父親參加當時的勞役、義工,也是常有的事。父親與其他兄弟間,也都和睦相處。

記得有一次,大約是我唸初中時,父親種西瓜賺了一點錢,於是大手筆的買了一個大同電扇,市價約五百元,當時五百元是一個很大的數目,他感到很滿意,常常在黃昏,或者休閒時,躺在床上,吹著電扇,哼哈一些民間歌曲,樂天安命,一副好不快活的模樣。

我研究所畢業後,很幸運的留在母系服務,父親常常帶著鄉下土產來看我,我嫌他乘車不方便攜帶東西,勸他別帶。有次,內人文璞生育,父親老遠從屏東家鄉帶來土雞,還有其他食物。可惜,那一次在屏東火車站被「金光黨」騙了,洗劫一空。進了家門口,他竟然掉下眼淚!從小,我沒有見過他掉眼淚,我總覺得他是鐵漢,可是,為了給媳婦坐月子,失去了土雞還有手指上的金戒指,竟然掉了淚,那種摯愛子女的心情,令我難忘。

父親嚴肅的臉,往往令子女不敢親近。平日,我們兄弟也都不敢隨便跟他苟言談笑,所以父子之間,有些隔閡。不過,他的真情,不須用言語說明,而是在他的舉止動作。擘如,父親的幾個兄弟中,他先加蓋房子,讓我們兄弟有較寬的活動空間。最早,我們二位姐姐,四位兄弟,同父母住在一個約五六坪的房間,另外有間廚房,煮飯作菜用餐的地方,大概三四坪吧!生活的侷促可知。以後父親加建三間的房子,讓我們兄弟可以讀書作息的地方,已經極盡他的財力了。

在大雨天,或者颱風天,父親常常外出到田裏,抓青蛙,或者拾田螺之類,讓我們有可口的美食。或者到附近竹叢,摘取竹筍,水邊摘取「過貓」當蔬菜。使得平淡艱苦的日子,增添一些樂趣。

讓我記憶最深的,是一大早他扛著犁,牽著牛到田裏工作,夕陽斜照,又是同樣的畫面,珊珊歸來。一位標準的農夫,一生艱苦、困難的生活寫照,讓我終生難忘。也許他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工作精神,便是我終生學習的地方。
父母親晚年偶爾來家小住,疼惜二位孫女,偶爾也全家一起出遊到遊樂園,享受天倫之樂。


【母親】(節錄)

就勤勞方面說
我從小看著母親從早忙到晚。當然最辛苦莫過於將我們五六個小孩拉拔長大。平日一早,便準備全家早餐,也準備飼豬的早餐;在廚房煮飯(鄉下都吃乾飯)、炒菜,以前燒菜作飯不像現在瓦斯爐一開即可。舊的灶爐,燒著是木柴、乾草,升起火來,往往很燻,到處是煙,雖然有煙囪,不過煙氣往往四散。媽媽準備好早餐,還得準備飼養小豬或母豬的食物,然後餵食。早先,我兩位姐姐因為沒有上學,從小幫母親餵食豬仔。等全家用過早餐,母親忙著整理、清洗碗盤,光是早上就得忙上二、三個鐘頭。接著,隨著父親到田裏工作,有時工作一半,先回家燒中飯,有時留在家中整理雜物,中午準備飯菜,送到田裏一起用餐。種種瑣事,都由母親負責。要是過年過節,那可就更忙。因為還要做年糕,準備拜拜的貢品,都落在她肩頭上。不僅如此,孩子的衣服破了,要補;孩子頭髮長了,要剪;沒錢了,要借;都是母親經手。比起現在職業婦女,母親辛苦多了。

再就忍耐說
母親的忍耐,可從幾方面講。先說工作上的忍耐。她經常陪著父親到田裏工作, 工作的份量,雖比不上父親的沉重,可是回家後,要負責全家清潔、整理、三餐, 甚至牲禽的餵食等工作。再說金錢方面,母親要負責三餐的菜錢、籌小孩上學的學雜費、過年換新裝的治裝費,萬一身上錢不夠用,還要向鄰居借貸,真是辛苦。再次, 父親心情不佳時,往往批評母親工作不利,真是冤枉。因為外祖父母家境不好,母親很少回娘家,也沒有餘錢孝敬娘家,心裏上一定很辛酸、淒苦。還有,對於小孩的職業、出路,念茲再茲,遇見孩子工作不順,難過之心,只能縈繞在自已腦海中。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8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