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泰被暗殺的內幕

2015/6/16  
  
本站分類:創作

楊永泰被暗殺的內幕

北伐成功,訓政之始,需才孔殷,時黃郛方息影於莫干山,蔣介石一再挽其復出,黃郛堅決婉却,乃薦楊永泰(暢卿)自代,他向蔣介石稱道:「楊暢卿才識卓越,好學不倦,世界古今政治、經濟、社會、軍事,俱有深厚研究,足以佐治。如以郛有一具之長,則暢卿具備之,而暢卿所能者,郛有時還不及。訓政伊始,繁難正多,望破格延攬之,免失去此一在野之幹才。」一九三0年楊永泰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參議,參與密笏。一九三一年五月,寧粵分裂,楊以粵人,曾奉派到香港對粵軍進行策反工作,頗著勞績。同年,兼軍事委員會秘書長。一九三三年任軍委會委員長南昌行營秘書長。一九三四年任豫、鄂、皖三省剿匪司令部秘書長。嗣任軍委會武昌行營秘書長、國民黨候補中央執委。被蔣介石稱為「當代臥龍」。據楊永泰的舊友陶菊隱回憶當時楊永泰得寵時的情形說:「同年(指1933年),我由南京回長沙掃墓,便道到南昌去看他(指楊永泰)。當我到行營二樓秘書長室時,看見對面一間就是委員長(1932年,蔣介石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室;同時得悉,在行營內,秘書長的名次僅居委員長之下,而居參謀長之上。像這種排列法,在軍事機關中是無前例的。因此可以說,這時蔣對楊是信任有加,幾乎達到了言聽計從的地步。」名報人雷嘯岑(馬五) 也說:「楊氏以其先天的智慧與後天的學養,在擾攘紛爭的中國政治界,北走胡而南走粵,馳驟一二十年,對於縱橫捭闔之術,經驗充足,而於撥亂反正的因果關係,亦具有獨特的見解,不愧為一代突出的謀臣策士,殆如王闓運所謂『名法家』之流,很容易膺受一般要想建大業、打江山的英雄豪傑之士的賞識親近。」

?喟?憭?jpg

     陳立夫

受到寵信的楊永泰已開始拉幫結派了,從南昌行營內的黨政委員會六個處長名額就可看出,其中五個竟是楊永泰推薦和與楊有密切關係的政學系人物,這一點引起了CC陳立夫、陳果夫兄弟大為不滿。後來楊永泰甚至想當行政院長,於是國民黨內好多高官也紛紛彈劾楊永泰,蔣介石也感到楊永泰政治上野心太大,於是在一九三五年十二月把楊永泰放出去當上湖北省政府主席兼任省保安司令。

楊永泰以才氣縱橫,鋒芒畢露,易遭人忌,他自己確也深知,只是生性使然,無法自行抑制。他出任湖北省主席後,亦隨時警惕戒備,非遇開會拜客,很少外出,遇必要外出時,亦必著防彈衣,以防意外。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楊永泰在漢口江漢關輪渡碼頭遇刺殞命。關於楊永泰被刺經過,據當時也在現場的關棠的回憶:「美國駐漢領事夫婦曾預約楊主席夫婦、漢口市長吳國禎夫婦、漢口特別管理局局長郭泰祺夫婦及我夫婦於民國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正午在家裡共進午餐。……屆時暢公夫婦偕我夫婦同坐省府差船過江,抵碼頭吳市長已備車在等候。午餐完畢,適值大風雨,差輪很小,不宜乘坐,楊夫人提議暫不宜過江,……堅持改乘普通乘客輪渡江,楊夫人力阻不聽。刺客早已在碼頭左右守候,瞥見暢公並無衛士跟隨,且在普通輪渡碼頭乘來往乘客擁擠之際更易動手,遂趨前連放兩槍逃匿。楊夫人偕司機急送同仁醫院救治,因彈中要害(當天因匆忙,並未著防彈衣)旋即逝世。」

?喳???jpg  

     陳布雷

陳布雷在次日日記中有很簡短記載:「今日閱報知楊暢卿於昨日下午在漢被狙擊逝世,即電唁其家屬,暢卿為人自負太高,言論行動易開罪於人,一般對之毀譽不一,然其負責之勇,任事之勤,求之近日從政人員中亦不可多得,竟犯非命,致足惜也。」陳布雷是否知道被殺內幕,從日記中看不出來,但楊得罪人太多他是知道的。

?典噸??jpg     

     周德偉

楊永泰被刺,蔣介石聞訊,尤為震悼,急電湖北省府治喪公葬,優典飾終,並親撰輓聯云:「志慮忠純,治績永為江漢式;謀謨直諒,艱危長念范韓才。」褒揚備至。並嚴令緝兇追查主使。當時戴笠正任執軍委會調查局,他親自主持此案的偵查工作。抓獲兩名刺客龔柏舟、陳夔超,供出幕後指使的是胡漢民的得力幹將劉蘆隱。一九三七年初,得知劉蘆隱從香港回到了上海,「藍衣社」在法租界密謀綁架未遂。他們通過淞滬警備司令部與法租界進行交涉,最終將劉蘆隱引渡到了武漢。不久,南京政府秘密偵查廳正式對外公告,楊永泰遇刺案結案,判處陳夔超、龔柏舟死刑,判處幕後指使者劉蘆隱十年徒刑。周德偉在其回憶錄《落筆驚風雨》一書中說:「劉(蘆隱)乃一木訥無能之人,向不接近群眾,且亦無嘍囉,有何能力行暗殺之事。此事係CC系首腦陳果夫、陳立夫忌楊居蔣之左右,勢力日張,乃使中統局之秘密人員殺之。此事蔣知之,亦不過問。CC系乃造為劉蘆隱主謀之說,幽禁之於四川,無從申辯。此已成為公開之秘密。」一九三八年,陳夔超、龔柏舟被轉押到武漢行營準備處以極刑,死刑尚未執行,正好趕上日本對武漢大轟炸。兩人又被轉往陪都重慶,行船途中龔柏舟抱著必死的決心,借著霧大水急跳江僥倖逃脫,陳夔超被押解到渝,慷慨就義。這樁懸案總算將就著有了一個不算是答案的答案。

而在一九九六年,這樁懸案經過半個世紀之後,曾經是軍統別働總隊的一員,後因提出「若能攘外,內則自安」的主張,被總隊隊長康澤下令密捕,而潛逃至上海,組成「中華青年抗日鋤奸團」的陳有光(1910-1996)在彌留之際,道出此案是「中華青年抗日鋤奸團」所為,並由他策劃。他說:「是月二十五日下午二點過鐘,發現楊與其妻由武昌過江到漢口,赴日本駐漢口領事館之宴。但因江面風浪大,未坐差輪而改乘普通輪渡。除平時的警衛人員外,又增加了四個武裝警察護送,戒備非常森嚴,無法行動,只能眼巴巴地看楊坐上汽車揚長而去,護送的警察完成任務後便回武昌去了。我們暗將車號記下,將行動人員暫時撤離,寄望於楊返回武昌的機會。下午四時,行動人員準時回到預定位置等待。五點過鐘,楊乘車到江漢關輪渡碼頭,下車偕同妻子走下碼頭的石階,龔柏舟、陳夔超(譚文信)二人箭步跟上狙擊,連發數槍,楊應聲倒地致命,其妻被驚駭得呆若木雞,警衛人員不知所措,江岸行人聞槍生而四面奔跑,龔、陳二人乘人群混亂之機,按預定路線撤退。陳卻在慌亂之中,走錯了方向,背道東行,孤軍無援,到了江漢路就被逮捕了。龔雖順利地到達預定地點,並安全地轉移到南京,但後來仍不幸被捕押送武漢。」

有人說:政治上只有勝敗的定評,而沒有是非的定評,因為政治上許多黑暗內幕,除了雙方當局者深切瞭解外,局外人是無法知道的,有時弱的方面一旦落在強的手中,其是與非,雖然恰與事實相反,但一經指證,百口莫辯,「莫須有」的冤案,於焉造成。由此觀之,劉蘆隱應是蔣介石剷除異己的替罪羔羊罷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