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膩文筆帶你走進永無島的最終大結局!--《不會飛的彼得潘.歸花路》

2018/8/23  
  
本站分類:創作

細膩文筆帶你走進永無島的最終大結局!--《不會飛的彼得潘.歸花路》

▷ 我們在對方的青春裡駐紮,以為幸福遙不可及,
▷ 直到我能夠看見,永無島原來一直都在這裡,在我們身邊。

譚子媛是拒絕長大的「彼得潘」,曾受過李想的幫助,
她決定闖進他的生命,鼓勵他回到棒球隊,替他帶來無數希望。
他們改變了彼此的人生,相互扶持,一起成長,
直到高中畢業各奔東西,她才驚覺自己距離李想太過遙遠。
不想再傻傻望著他的背影,她決定放手一搏,下了重大的賭注,
想要變得強大,強大到能夠與他並肩同行,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

在外頭繞了一圈,小草苗蛻變成了花,花開花燦爛,她終將回到原地。
踏上花瓣鋪成的歸路,回到有大家在的這裡,
四季如春的溫暖島嶼,屬於他們的永無島……

立即訂購《不會飛的彼得潘.歸花路》

 

內容試閱

【第一章】

  三人照約定,週六上午在圖書館前集合,一進到裡頭便能嗅到濃濃書香味,圖書館內相當寧靜,從安靜衍生出的些許壓迫感,曾經是譚子媛很反感的,感覺就像進入異次元空間,一到這個地區就必須全神貫注地讀書,長時間投入在文字當中令她感到渾身不舒服,以前的她非常討厭讀書,甚至只要一打開書籍就會想睡。
  自從李想這個模範出現後,她的想法也稍稍改變了,為了朝著他邁進,自己也必須付出努力。
  走在方瑀和寧寧身後,譚子媛環顧四周尋找座位,可能是假日的關係,來圖書館的人特別多,放眼望去沒有幾個多出的座位,她也不習慣與陌生人一起坐,於是三人開始走到靠近牆邊的座位,直到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她帶著懷疑,緩步朝那個人走去。
  「李想?」她輕聲喚道,眼前的人抬起頭望向自己,果真是李想!她都忘了,李想其實並不是個天才,他只是個比別人還要努力數倍的普通人,所以自己才會如此欣賞他。
  「嗨!」曾逸哲傾身,從李想後方探頭出來揮手。
  沒有想到連逸哲也在!李想應該是比較喜歡一個人安安靜靜讀書的,譚子媛感到相當訝異,「為什麼連逸哲也在?」
  「因為有人頭腦不好使,需要開導。」李想無奈地嘆了口氣,繼續低頭看書。
  「對啊,我功課不好,恰好有個資優生朋友可以當免費教師。」被李想揶揄一番的曾逸哲並沒有尷尬反駁,反而一臉燦爛,真不愧是樂觀的陽光男孩。
  「我們也可以坐這裡嗎?」方瑀指著他們身旁的座位,得到兩人的同意,三人才終於能夠坐下。
  正好是靠近牆邊的位置,和其他桌隔了些距離,既不會打擾到別人也不會被打擾。
  寧寧先行坐下,望見坐在桌子對面的三人,仔細一瞧發現是矮人、眼鏡男和嘻哈,不自覺發出嫌惡的聲音,「呃!為什麼連你們也在?」
  「妳就可以來讀書,我們就不行喔?」和寧寧是舊識的嘻哈立刻回了嘴,與寧寧一觸即發,兩人一見面就是以鬥嘴為樂。
  「小媛,妳來坐這裡啊!」見譚子媛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曾逸哲貼心地讓出了自己的位置,譚子媛開朗地點了點頭,小跑步跑了過去,在李想和逸哲的中間坐下。
  方瑀沒有動作,看著曾逸哲刻意讓出李想旁邊的位置給譚子媛,不禁有些感傷。
  雖然逸哲一直沒有明確的表示和動作,但她隱約感覺得到他對小媛的心意,一聽見小媛出事時,事情都還未搞清楚,他二話不說急忙趕去現場。
  還有他看著小媛的時候總是輕輕笑著,憐愛的眼神,都在訴說著他對小媛的感情,明明那麼濃厚卻拚了命將其掩蓋,甚至在她身後推她一把,就是為了讓她朝李想前進嗎?是因為不想和最好的兄弟搶?還是因為認為自己比不上李想而自主棄權呢?
  方瑀想不通,在她眼裡,曾逸哲這個人比任何人都還要神祕,就是因為總是擺著一臉燦爛笑容,更無法理解他心裡所想,真讓人在意。
  看著方瑀一人佇立在原地發呆,眼鏡男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擺出平時輕浮的姿態,朝她揮了揮手,「社長大美人,要不要來這裡坐?我旁邊剛好有個空位喔。」
  方瑀面無表情望向他,見他帶著一絲挑逗戲謔之意,她也回以一個笑容:「我是前社長,也不是大美人,空位的話,逸哲旁邊也有。」
  直接拒絕了他的邀請,她快速收回笑容,帶著一身冷酷走向逸哲身旁的座位。
  目光移不開刻意裝作冷酷的方瑀身上,舉手投足都相當誘人,她拉開椅子優雅地坐下、將頭髮撥至耳後的模樣都如此挑逗人心。
  眼鏡男捂住自己的胸口,被邱比特的箭直直射入心裡,他忍不住驚嘆:「好正點喔……」
  「啊?拜託一下,在這裡不要發情啦,你前陣子才吃掉的學妹們怎麼馬上被拋到腦後啦?」矮人無奈。眼鏡男很會搭訕,再加上他長相和家境也都不錯,幾乎百戰百勝,遇到態度這麼冷淡不屑的女人可能是第一次,沒想到他更吃這一味。
  「你不是和他們互看不順眼嗎?怎麼會一起坐在這裡讀書?」譚子媛好奇問起身邊的逸哲,當初就聽說逸哲和那三人完全不認識,唯一共通點就是看對方不順眼,如今坐在一起簡直是奇觀。
  「我也不知道,他們不請自來的。」
  「沒辦法啊,就只有這裡有空位,原本看到李想才過來的,誰知道這傢伙也在這。」嘻哈一副不屑一顧,立刻引來寧寧的嘲諷,「這麼委屈現在就可以離開啊。」
  寧寧和嘻哈之間的戰火又再度燃起,再加上矮人和眼鏡男、譚子媛和逸哲這兩對都在說話,周遭充滿了細微的吵雜聲,窸窸窣窣地令人煩躁。
  「喂。」李想忍不住瞪向聲音來源,僅僅是發出一個單音,便能使在場瞬間安靜,「你們如果要聊天就去別桌,吵得我沒辦法看書。」
  見李想周遭開始瀰漫出低氣壓,所有人只好乖巧地閉上嘴低頭讀書,見大家都拿出自己要看的書籍開始埋頭苦讀,譚子媛還未動作,她探頭看李想在讀什麼,發現他面前是厚厚一疊外文書。
  她簡直不敢相信,雖然知道李想很努力也很聰明,沒想到他居然讀得了全英文的書!
  沒多久前才被李想唸過,所有人都低頭不敢發一語,唯獨譚子媛傻裡傻氣不懂得看氣氛,為了看清楚外文書上頭寫了什麼,她越來越靠近李想。
  無聲的壓力讓李想忍無可忍,「妳來這裡是為了看我的書嗎?」
  「不是啦,我只是很好奇自己看不看得懂上面寫的嘛。」
  面對一臉惡狠狠的李想,譚子媛依然開朗,「對了,你想要讀哪所學校?台北第一志願的那所大學嗎?北部的國立大學有哪幾間呢……」
  見譚子媛一臉單純,李想沉默許久,輕輕歛起謀,「我不會留在台北,也不會讀普通大學。」
  聞言,所有人放下手邊工作,一臉驚愕地抬頭望向他,譚子媛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錯愕詫異,「……為什麼?」
  「我會去台南,老闆介紹我去的學校。」他抬眸與譚子媛對視,「那裡培養了很多厲害的職業攝影師,我做過很多資料也問過很多人,考慮了很久才決定的。」
  她沒想過李想那麼能讀書卻不打算讀普通大學,更沒想過李想會離開台北,可能是日子過得太過和平寧靜,這一切來得太突然,自己竟然會如此受打擊。
  望著李想滿心期待的眼神,她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會感到難過不捨,其實內心是很不想要和李想分開的,又不能這麼自私,李想有自己想要走的路,他一定也是掙扎了很久才下這個決定的……
  李想想要當攝影師,好像是在很久以前就一直沒有變動過的夢想,每個人都很清楚未來想要從事什麼工作,直直地走在決定好的道路上,但她睜開眼卻只有煙霧瀰漫……
  為什麼自己……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呢?
  「要一起來嗎?」
  李想的一句話喚醒了她,她傻愣地咦了一聲,李想泰然自若地將書闔上,「妳國中的時候不也是不知道該去哪,才跟著我來到這的嗎?」
  他輕輕勾起唇角,「既然不知道要去哪,就一起來吧?」
  因為不知道自己要何去何從、因為不相信自己,所以才會一直都維持現狀,直到遇到李想,才讓她這個不好學的孩子來到前三志願的高中,所以他希望此次譚子媛也一樣能夠以他為目標,勇往直前。
  這讓她想起了之前父母離婚時,她和李想的對話。
  
  「我真的不知道……我該去哪。」
  「那就留在這吧。」
  
  我真的能留在這嗎?真的能……留在你身邊嗎?那樣的我,真的能找到未來的自己嗎?
  在內心掙扎了一番,譚子媛緩緩點頭,見她無聲同意,李想從包包拿出一疊厚重書籍,沉甸甸放在桌上,甚至能看見隨風揚起的層層灰塵,見譚子媛一臉疑惑,李想輕輕笑了,「加油吧,那所學校是南部的前三志願,隨便考是不會錄取的。」
  前……前三?!又是一次前三志願?
  這傢伙一定是故意不事先告訴我的!為什麼這傢伙要去的學校門檻總是這麼高呢?我真的有辦法考得上嗎?怎麼可以拿我這顆傻子腦跟他的天才腦比……
  望著眼前堆積如山的書籍,譚子媛簡直欲哭無淚。
  唉……看來之後的日子不好過了。
  
  答應了要和李想考上同一間學校,立下了要拚了命準備考試的決心,譚子媛揮去一往的迷惘,在這一刻找到了目標,也代表她能夠奮不顧身地勇往直前,事不宜遲,她立刻拿起放在眼前的書籍,埋頭苦讀。
  突然一陣安靜反倒有些不習慣,李想轉過頭望向譚子媛,才發現她非常專注於看書,還是第一次看見她如此全神貫注的模樣,和以往不成熟的譚子媛大相逕庭,現在看上去的她相當有魅力。
  「這個單字是什麼意思?」她拿起書,伸出食指指向書上的一串英文字。
  李想瞥了一眼,意味深長地對上她的目光,「愛。」
  正巧她轉過頭望向他,眼神不小心對上,在一瞬間彷彿被他的眼眸吸引住,差一點就會跌進其中,她立刻僵硬地撇開視線。
  「……愛不是love嗎?」
  「那個有感情、情意的意思。」他從容不迫,一手撐著頭,側著身盯著她,「就是愛啊。」
  譚子媛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如此動搖,明明只是在跟她講解單字意思,卻感到很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李想盯著自己的視線太過熾熱,無法與他對視,好像只要不小心對望就會被他投射出的陷阱抓住,譚子媛只好默默拿起書本遮住自己的臉。
  見她因為自己的言行而感到不好意思,李想忍住了上揚的嘴角,卻掩蓋不住心中的高興,他總是很享受於這種時刻,即便譚子媛只是感到尷尬,至少她有意識到自己,這點就能夠使他滿足了。
  不奢望能和她成為戀人、不期望她會給自己回應,只要能一直陪在她身邊就足夠,這樣微小的願望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他就是這麼喜歡她,喜歡到無可自拔的地步。
  在所有人專注地埋頭苦讀的同時,時間很快地流逝了,一轉眼就到了下午,曾逸哲放下手中的筆,大大伸了懶腰,瞥向一旁的譚子媛和李想,李想認真地教導、譚子媛全神貫注地學習,這個畫面太過和諧,使他心中又悄悄浮起了一層薄薄的感觸。
  努力壓抑住自己的想法,曾逸哲腦筋一轉,「啊~讀得好累喔,去買個飲料好了。」
  「麻煩幫我們買三瓶可樂~」矮人比出拇指,有求於人就馬上變臉變語調,膚淺的三人,雖然心裡這麼想,但寧寧也跟著照做。
  「啊、那我要泡沫紅茶……」寧寧才剛舉起手,話還未落,立刻迎來逸哲微笑回應,「一起來嘛?讀這麼久的書了,去外面走一走,讓眼睛休息一下啊。」
  「喔……好像也是……」比起被說服,倒不如說逸哲的笑似乎順帶散發著壓力?!
  「咦?你們要出去喔?那我也……」譚子媛原本想闔上書,馬上被逸哲阻止,「不用啦,李想不是在教妳嗎?」
  譚子媛有些為難看向李想,他給予無情的眼光,「還不趕快把錯的地方都訂正五遍。」
  「可惡……」她無法反駁,氣得咬牙切齒,只能乖乖捂著紅筆繼續訂正。
  「要考上一樣的學校就要更努力啊,要站在李想身邊是不容易的。」逸哲開朗地露出燦爛笑容,動作溫柔地撫摸譚子媛的頭,給予她鼓勵安慰。
  寧寧和其他三人都乖乖地闔起書本、站起身,唯獨方瑀沒有動作,她輕輕揚著嘴角,一臉就是看穿了曾逸哲想要做什麼,曾逸哲拿這種人最沒轍,或者說是很討厭,就是因為不想被看出來,才會訓練自己笑得越燦爛越能騙過人。
  在方瑀面前,他感覺自己築的保護色瞬間成了透明,她看透了自己虛假的模樣,愜意自如的模樣好似在嘲笑,十分惹人厭。
  明明最想嘲笑的人就是自己。
  「你真的很愛沒事找事做。」方瑀在他耳邊輕喃一句,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包,走向寧寧身邊將她帶離現場,見狀,其餘三人也立刻跟上腳步。
  那一句話,深深刺進他的心,隱隱作痛。
  受了傷的小鳥沒有再度翱翔的信心,一旦被看穿了就沒有再築起保護色的自信了,明明笑容看起來那麼虛假,直到被人看穿了,他才深切體會到……
  原來自己是那麼脆弱的嗎?
  「我知道,我會加油!」譚子媛朝著他展露純真笑容,燦爛猶如太陽,彷彿一股暖流,溫暖地令人感到安心,「逸哲,謝謝你,有你真好。」
  只要妳的一句話,就能替我的世界帶來一道曙光。
  將她的笑容畫面盡收眼底,逸哲只是輕輕地勾起嘴角,再次將大掌輕覆在她頭上,「傻瓜。」輕柔的語氣,淡得幾乎快要消失在空氣中,留下兩個字,他壓抑住心中激動,快速離開現場。
  見所有人都離開,眼前的長桌一下子幾乎全空了,突然感到有些空虛,譚子媛動作緩慢地放下手中的筆,發現眼前書上的文字變得越來越模糊,身子順勢趴了下去,「嗯……反正大家都不在,我先睡一下好了……」
  「訂正完了沒?」
  「一下下就好,等一下再……訂……」睡意瞬間朝她襲來,譚子媛趴在桌面上,聲音漸小,話都還沒說完便進入夢鄉。
  見譚子媛才剛趴下沒多久就昏迷了,想必真的是讀得很疲憊,而她會這麼努力、這麼拚命,都是為了要追隨著自己的腳步,看著她奮不顧身地朝自己狂奔而來的模樣,令他感到無比動容。
  朝著我來吧,主動靠近我吧……
  來到我身邊吧。
  想起了方才逸哲那副令人心疼的笑容,李想深不可測的烏眸黯然下來。逸哲是他最好的兄弟,有福共享、有難同當,只要逸哲開口,他什麼都能給。
  他動作溫柔地捧起她的一縷髮絲,輕輕在上頭一吻,包含了他所有一切,最濃厚的感情,在此刻全部釋放。
  什麼都可以給他,唯獨只有譚子媛──
  「就只有妳,哪裡都不准去。」
  譚子媛竭盡所能在準備此次考試,下了約定和決心,她就會全力以赴,就連身邊的人都被她影響,大家常常會像之前那樣約去圖書館讀書,除了假日會去圖書館和認真上課之外,就連下課去合作社的時間都省下來念書。
  「啊!」譚子媛太專注於書本上,沒有注意到前方,直接撞上別人,她抬頭正準備道歉才發現是李想。
  「不是叫妳不要邊走邊看?」
  「哈哈……抱歉,因為太想搞懂這題了……」
  李想彎下身,快速瞥了一眼她指著的題目:「……C。」丟下一個單音,又逕自走起自己的。
  「C……?啊!是指答案嗎?等、不告訴我原因嗎?等一下啦──」
  所有瑣碎的時間她都不放過,吃飯、洗澡、走路都不忘看書,只要她能看見的地方,房門、冰箱、浴室鏡子等等,上頭都貼滿寫了英文單字的便條紙。
  見她勤奮努力,原本不相信她會成功的人反倒開始欽佩。
  
  日復一日,每過一天就會在月曆上畫上叉號,以此警惕自己還剩多久時間,直到月曆即將被畫滿一半,所有人全力以赴的考試即將到來。
  她緊張地整晚睡不著覺,即使是臨時抱佛腳也好、能再多記兩個單字也罷,就在今晚,她要將這半年來看的知識全部鎖在腦海裡。
  從她開始準備考試的半年後,要驗收實力的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她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考完試的,最後一張考卷被收走她才回過神,驚覺自己緊攥著筆的手掌滿是汗水,發現考試已經結束了,強行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出教室,她才像是靈魂被釋放一般,一下子倒在寧寧身上睡著了。
  方瑀和寧寧互望一眼,忍不住笑了,她真的盡力了,這些努力大家都看在眼裡,也讓曾經嘲笑她的人刮目相看,譚子媛真的長大了。
  考完試、距離畢業還有幾天,大家將長久以來的壓力一次發洩,拚命過後就是一陣狂歡,慰勞自己這半年來的辛苦,譚子媛對分數抱有信心,雖然考試當下她感覺自己隨時會昏倒,但試卷上的題目對她來說都不是難題。
  就這樣,在一陣狂歡中迎來了畢業典禮,和去年目送小綠學姊離開一樣的地點,他們今天就要從這所學校畢業了,回想起來,自己從高二開始纏著李想,這兩年過得很快卻又充實,自從生活中有了李想,變得色彩斑斕。
  最終要走出校門口的時候,譚子媛和方瑀、寧寧共同想了一個計畫,邀請了畢業生們一同站在廣場中央,一人拿著一顆氣球,倒數完一起放開氣球。
  「三、二、一!」聽見指示,所有人放開手中的氣球,數百顆不同色的氣球同時間緩緩上升飄至空中,「哇──」彩色氣球飄在空中,替天空增添了無數色彩,場面相當壯觀,每個人都在此時忘了分離與不捨,只剩下驚嘆和感動。
  「真虧妳想得到這個。」望著滿天氣球,李想不禁輕笑。明明是象徵結束的一天,在這一刻看起來天空卻是如此明亮,各種不同顏色的氣球在空中,看起來就像是彩虹一樣。
  「不錯吧?」譚子媛回以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這是只有譚子媛能夠帶來的希望,溫暖感染在場所有的人,使站在廣場上的畢業生們臉上充滿幸福洋溢的笑容,就像能帶給他希望的人,也只有她一樣。
  在這裡,曾經被欺負、被找麻煩,也曾經被保護、被幫助;在這裡,學會了知足、學會帶給別人笑容、學會對自己負責任。
  在廁所前被刻意絆倒、在體育館的舞台上唱歌表演、在一樓走廊上與李想不歡而散、在操場和棒球隊們迎接李想的歸隊、在廢棄大樓被方瑀寧寧和逸哲拯救了,哭過笑過,走到哪都充滿了回憶,不管是壞的還是好的,都是令人難忘的。
  高中生活,就在今天畫下了句點。
  
  鈴聲從耳邊響起,擾人美夢。
  「喂……?」譚子媛緩慢接起電話,半睡半醒無法集中意識。
  「妳啊……一放暑假就每天睡到天荒地老。」電話另一頭是李想的聲音,有些低沉沙啞,充滿磁性而悅耳。
  「嗯……怎麼了?」
  「分發結果出爐了,還不快去看,順帶一提,我錄取了。」
  「啊?!」像是觸電一般,譚子媛從床上跳起,睡意一下子全無,無法掩飾心中激動,不小心咬到舌頭,「太、太好了!雖然早就知道你一定可以,但確定錄取了還是超高興的!」
  明顯聽見電話另一頭發出細微的笑聲,但很快地又回到原本的語調,「妳的分數不是也不錯?錄取的機率應該很大,還不快去看。」
  「嗯!等會再打給你!」她快速丟開手機,興高采烈地衝到電腦前,手忙腳亂地點開網頁,眼神快速掃過頁面、尋找她目標的學校。
  找到了!她排在第一志願的大學。
  李想已經確定錄取,他也說自己錄取的機率非常大,只要考上,就能夠和李想一起去了!
  雖然對自己有信心,手心仍不自覺冒汗,為了抑制緊張感,她開始做起深呼吸,心臟大幅跳動。
  帶著既期待又怕受傷的心情,目光緩緩移到最後面的文字──
  
  未錄取。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8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