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鑽漏洞,華人遭殃/徐望雲時評

2016/3/9 上午 09:30   資料來源:徐望雲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你鑽漏洞,華人遭殃/徐望雲時評

圖片來源/Hans

有篇報導說溫市西區一幢估價744萬元、屋齡約20年的獨立屋擬拆除重建,遭抗議人士指如此拆卸重建不環保。該屋華裔屋主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出,重建正是考慮到環保問題,因為現有的大型室內游泳池浪費水源,且維修費用高昂。此外,重建費用要低於裝修費。

抗議人士幾乎都是該獨立屋附近的鄰居,他們的「環保」說詞背後──大家都心知肚明──其實隱藏著對屋主的「不放心」,不放心重建之後,再賣出去,以推高樓價。

那些鄰居,有很多都是久居該區,從未想過要靠賣屋大賺一筆,但附近的樓價和地價推高的結果,就是地稅上漲,別說這批人有很多是沒有收入的退休人士,即使有工作,也很難付得起過高的地稅,更不要說還有龐大的維修費等在前面。最後,有很多人只能被逼得賣屋,再搬到遠一點的城市。

無巧不巧,在這篇報道出來後,省新民主黨房屋政策評論員尹大衛(David Eby) 召開記者會,指有大溫的地產經紀透過多次轉售方式,推高物業樓價,從中抽取佣金之外,還可避過繳付物業轉讓稅及資本增值稅等相關政府費用。

尹大衛的記者會針對的是《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較早時報道,溫西區一幢豪宅被銷售代理經紀,利用合約中的「轉讓條款」,一年之內把樓價由520萬元,推高至620萬元,從而多次賺取佣金。

他在記者會中說,在溫西選區還聽到許多抱怨,例如舊屋被推倒後重建,而建好的新屋卻被空置著,並被多次轉手倒賣,「讓溫市房屋成為投機商的一個籌碼」 。 

這也是前述華裔屋主(可能)單純的重建工作,都會被鄰居聯想到「居心不良」的因由。

尹大衛的記者會(從媒體的報道中),沒有指明這些推高樓價的地產經紀的族裔,但我想,你我看到這樣的陳述,腦海中浮現的兩個字,多半就是「華人」。

事實上,早在溫哥華的房價這幾年近乎反常的飆升之後,就有人(包括學者專家,還有你我這類的凡人)指出,是華人在後面「搞鬼」,只不過,當時的說法是來自中國的買家,帶來一筆錢炒房。

直到《環球郵報》的報道出來,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都誤會來自中國的買家了,根本就是本地的地產經紀從中做怪(中國買家很可能才是受害人),只是,很不幸的,這些地產經紀,還是──華──人!

關心這系列新聞的讀者都知道,合約中的「轉讓條款」乃容許買家在成交日之前出售或轉讓物業,換言之,地產經紀沒有違法,「轉讓條款」的初衷是讓房屋買賣更具靈活性,但現在的問題是,這個「轉讓」動作是地產經紀暗地裡去做,又不告知買賣雙方,使得自己能夠從中牟利──雖然沒有違法,但是沒有道德。

這讓我想起中國劇戲學者齊如山在《國劇漫談二集》中講的一段往事。

他當年帶著中國工人搭火車走西伯利亞鐵路出洋,這些工人除了來自北京者,幾乎沒人能坐著大便,要大便,都愛蹲著拉。他很清楚,因此在工人上火車前,特別三令五申。但上了火車後,工人們照樣我行我素,大便時,仍然蹲在馬桶上。

這些工人的鞋底都有釘子,蹲在馬桶,久而久之,就在馬桶的漆面上踩出了很多洞孔,最麻煩的是,火車一搖動,大便多噴到外面,弄得齊如山只好在鐵路沿站取水來洗刷這些髒污的糞便。

齊如山勸工人要自愛,工人反駁說:「洋人怎麼知道是我們拉的?」

齊如山回道:「自有火車以來,沒有人在恭桶(馬桶)外大便過,今天車上有中國人,便有此事,則當然是中國人拉的。」

工人再反駁:「那麼洋人知道是哪一個人拉的嗎?」

齊如山說:「怕的就是他們不知道是何人……如果他們知道是你,丟臉的只是你一個人。因不知道是誰,他們便說是中國人做的事情,則咱們都跟著蒙垢,無法洗刷;這還是輕的,反正他們議論不會出了我們在車上的這一些人。倘日後談起此事,他們一定說,某年月日,有中國人在恭桶外大便,則吾國全國人都在內,豈不是全國丟臉麼!」

我也想起,十多年前我初移民來加拿大時,搭架空列車是自行買票,沒有收票員,也沒有人查票,因為政府相信你,但隨著逃票者越來越多,開始有查票動作,同時今年元旦起,實施康百世卡(Compass)刷卡制,顯示政府與人民開始互相「攻防」了。坦白說,這真的很糟糕。

造成這種情況的,顯然是那些逃票者,但如果你有機會隨便抓十個非華人談這個問題,你猜他們中大部分會想到哪個族裔?

我的擔心跟齊如山當年類似,很怕日後任何人在談起溫哥華房價被狂炒失控或哪些防範性政策出台時,第一個就聯想到(全體)華人!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75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