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台灣詩學吹鼓吹詩人叢書出版緣起/蘇紹連

首頁圖來源:Pezibear

「台灣詩學季刊雜誌社」創辦於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六日,這是台灣詩壇上一個歷史性的日子,這個日子開啟了台灣詩學時代的來臨。《台灣詩學季刊》在前後任社長向明和李瑞騰的帶領下,經歷了兩位主編白靈、蕭蕭,至二○○二年改版為《台灣詩學學刊》,由鄭慧如主編,以學術論文為主,附刊詩作。二○○三年六月十一日設立「吹鼓吹詩論壇」網站,從此,一個大型的詩論壇終於在台灣誕生了。二○○五年九月增加《台灣詩學‧吹鼓吹詩論壇》刊物,由蘇紹連主編。《台灣詩學》以雙刊物形態創詩壇之舉,同時出版學術面的評論詩學,及以詩創作為主的刊物。 

「吹鼓吹詩論壇」網站定位為新世代新勢力的網路詩社群,並以「詩腸鼓吹,吹響詩號,鼓動詩潮」十二字為論壇主旨,典出自於唐朝‧馮贄《雲仙雜記‧二、俗耳針砭,詩腸鼓吹》:「戴顒春日攜雙柑斗酒,人問何之,曰:『往聽黃鸝聲,此俗耳針砭,詩腸鼓吹,汝知之乎?』」因黃鸝之聲悅耳動聽,可以發人清思,激發詩興,詩興的激發必須砭去俗思,代以雅興。論壇的名稱「吹鼓吹」三字響亮,而且論壇主旨旗幟鮮明,立即驚動了網路詩界。 

「吹鼓吹詩論壇」網站在台灣網路執詩界牛耳是不爭的事實,詩的創作者或讀者們競相加入論壇為會員,除於論壇發表詩作、賞評回覆外,更有擔任版主者參與論壇版務的工作,一起推動論壇的輪子,繼續邁向更為寬廣的網路詩創作及交流埸域。在這之中,有許多潛質優異的詩人逐漸浮現出來,他們的詩作散發耀眼的光芒,深受詩壇前輩們的矚目,諸如鯨向海、楊佳嫻、林德俊、陳思嫻、李長青、羅浩原、然靈、阿米、陳牧宏、羅毓嘉、林禹瑄……等人,都曾是「吹鼓吹詩論壇」的版主,他們現今已是能獨當一面的新世代頂尖詩人。 

「吹鼓吹詩論壇」網站除了提供像是詩壇的「星光大道」或「超級偶像」發表平台,讓許多新人展現詩藝外,還把優秀詩作集結為「年度論壇詩選」於平面媒體刊登,以此留下珍貴的網路詩歷史資料。二○○九年起,更進一步訂立「台灣詩學吹鼓吹詩人叢書」方案,鼓勵在「吹鼓吹詩論壇」創作優異的詩人,出版其個人詩集,期與「台灣詩學」的宗旨「挖深織廣,詩寫台灣經驗;剖情析采,論說現代詩學」站在同一高度,留下創作的成果。此一方案幸得「秀威資訊科技有限公司」應允,而得以實現。今後,「台灣詩學季刊雜誌社」將戮力於此項方案的進行,每半年甄選一至三位台灣最優秀的新世代詩人出版詩集,以細水長流的方式,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之後,這套「詩人叢書」累計無數本詩集,將是台灣詩壇在二十一世紀中一套堅強而整齊的詩人叢書,也將見證台灣詩史上這段期間新世代詩人的成長及詩風的建立。 

若此,我們的詩壇必然能夠再創現代詩的盛唐時代!讓我們殷切期待吧。 

二○一四年一月修訂

延伸閱讀
蘇紹連《時間的背景》好詩共賞
詩人評詩人:莫渝〈蘇紹連的詩解說〉
蘇紹連:寫詩的養成是靠「自學」,靠著不斷地「讀」和「寫」
穿梭星際間的一詩一句——蕭蕭X蘇紹連詩性對談紀錄

Top

東河桐花雨

又相遇於小別之後的五月
披著白色薄紗的妳
悄悄打開天空
寫下一朵朵的花語
又翻身挑逗階前的仰慕

當步聲與桐花雨落的聲音合奏
東河的水就日夜織著賽夏女人的布
以及一枚笑聲
聽說妳的天空一直都豔麗且高
但也有不停紛飛的雪花

妳依舊織著不可遏抑的晚春
我慢慢化成一道梅雨
並緩緩從妳的花心滴下
雨聲輕輕叩問落花
英雄在那裡?

──2008年客委會桐花詩選獎。東河為南庄鄉東河村,是賽夏族人的部落。

Top

南庄桐花

到了南庄
請把忙碌隨便停停就好
如果身上還有銅臭或口業
也請隨意掛在樹梢
午後向天湖的風
會偷偷把它當成點心吃了

當五月的桐花愛上風
我們就在初夏的深處檢到雪 
沿著東河蒐集梅雨洗滌後的腳印
黃昏至此都被擠成桂花巷的喘息

妳愛用瓦祿的音符笑
我取東河的流水聽
妳應飲盡我唇間的déjà vu 
我就永不再有jamais vu 

當黃昏擱淺在車窗
寂寞就只剩車前菊的高度
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我一定允許遠遠近近的眼淚與回憶接合
然後,妳的心就會比我的桐花更早開

註:déjà vu意為似曾相識感,jamais vu意為似陌生感

──2010年第1屆桐花文學獎新詩第三名

Top

雲豹還在嗎?一位田野調查者的報告

「台灣還有雲豹嗎?」
小獵人很原住民地回答:
「今天晚上,我去作夢看看,明天再告訴你答案。」

循著古老儀式,你踏入獵人的聖地
春雨漸漸柔化山勢的野性
南風帶著熱帶水氣在大武山書寫雨季
你試圖以霧氣和水痕拼湊傳說的身影
牛樟的軀幹上,那橫渡的雲狀斑痕
是最初的狂傲與最後的撒野嗎
大貓的身世像一陣陣交錯傳播的風聲
以荒蕪的速度靜下來

如果有星火把暗夜燒亮
有雲霧包圍一棵檜木
你當緩步行走,低鳴為了存活
在巨大的石頭上,時間趴下
水鹿、山羌謹慎切過視線
樹影盤根錯節向著孤獨蔓生
你在等候最後一擊

所有的聲音都會消失
移動的軀殼都會回到石板屋
你選擇成為雙鬼湖的化石 長久居住
山川河嶽命定是時間的雕刻品
記憶遠遠超過陽光能銷毀的距離
你的長尾微微垂下、擺盪
一隻雲豹正閉目悠閒地夢想
從夜行的深谷出擊
爪痕從此深深印入田野調查的夜空

──2012年10月文化部「好詩大家寫」三獎

Top

阿塱壹古道的晨昏練習

阿塱壹古道有千百種走法
我決定遵循斯卡羅族遷移路線
時而潛行,時而漫遊
練習阿塱壹的自然呼吸
摹擬山羌的敏捷
在山與海的夾擊下 走進去

古道宛如被神遺忘的傷痕
有最艱苦的輪廓
在太平洋前,有懸崖
拔地而起,旅人需要
堅忍的鬥志,方能攀越高繞路段

瓊崖海棠前,我們坐起身
關掉風聲,聽
太平洋說他的不安
鉛筆石則用力站好姿勢
學習如何與遠方長浪相撲

黑潮從千里外捎來遠方漂流物
寶特瓶與瓶中信
決定投宿在泰勒之路
看斯卡羅族高歌走過塔瓦溪
漂流木躺在古礫灘
選擇荒涼的臥姿
與綠蠵龜一起品嘗海的鹹味
而高高的椰子傘
把天空的淚水都擋了下來

單調的日子,需要
南田石的鏗鏘
日夜演奏黑潮的音節
以及太平洋的千百種曲調
一排排海蝕礁岩朝向我
反覆解說浪濤的意義
有時天地的眼神悲傷

鬆動、崩塌成一片土石流
摧毀旅人的記憶
古道依然不肯撤退
繼續守護阿塱壹的山海
守住礫石灘上 麥飯石
篩洗過的傳說與歲月

──2015年10月第14屆大武山文學獎得獎作品

本文整理自《寫給邊境的情書》,作者曾元耀
編輯、整理:盧羿珊

秀威與詩相關的專區
詩.jpg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02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