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在感情的鋼琴上,你只能依據震動,鋸掉琴腳:邢詒旺《法利賽戀曲》/每日一詩

Top

〈冷氣室內〉

冷氣室外,樂隊正在步操

四點多陽光

發出大鼓的跫音

 

明天又要送殯了

我乃思考花生、礦泉水

鞠躬、等候、以及每一天

都發生的事

 

覺得笑和淚都不必計算

覺得冷氣和環保

就像心和睡意:

 

「你會原諒我嗎?」

如果天氣會說話:

「如果半夜四點多

再次緊緊,把你熱醒?」

 

Top

〈鸚鵡〉

他張開喉嚨

發現鸚鵡躲在肺部

啄食他的舌頭─啊

他的夢曾經是千鳥頡頏

果樹爭長的

熱帶雨林

但他的舌頭,他的舌頭

始終只有一根

 

他張開喉嚨,他曾經想像

沉默是語言的翅膀─啊

無身的鸚鵡揮動純粹的翅膀

飛進肺部,啄食

他的舌頭越來越重

像累積了一萬顆落日的地平線

飽含時間的澱粉

 

越來越像

一塊番薯了─他乃順便想像

沉默是根狀之翅(嘿根狀之翅

難道不是象徵年齡與妥協?)

他張開喉嚨,發現自己

怯懦的聲音……

 

怎麼辦?為了保住番薯

他該趕走鸚鵡

呱?

 

邢詒旺相關新聞

詩人邢詒旺獲「馬華新詩獎」感言:除了「自得其樂」,想來還有某種非寫不可的推動

賀!秀威作者邢詒旺獲第七屆「游川短詩獎」首獎

 

Top

〈老人圍坐在麻雀檯邊〉

老人圍坐在麻雀檯邊

影子皺皺如汗衫

吸滿時間的腳印

和味道,留給我們穿


他們的表情是脫漆的麻雀

拇指搓搓就知道格局

和應對,收起來打出去

結局難定但可以了然於心

面無表情還不是最深城府

談笑之間牙齒鬆動如算盤珠

萬事俱備仿彿只欠死是東風

籌碼來去如往事和情人


吃糊是夢,爆棚是短暫的末日狂歡

摸索了一生,誰可以和誰約定

一起歡喜抽身?內方,外圓

老人圍坐在麻雀檯邊


伸手可及的外在

還有什麼好期待

孫輩換上一杯熱茶

痰盂,可吐痰

 

banner_500.jpg

Top

〈淋過雨季的雨:四、鹹魚〉

知識會讓你昏睡

就像鹽巴會讓你

變成鹹魚?

 

也許,你會想起臭味與寒酸

(其實不便宜)

也許,人類最初的目的

只是克服腐爛與飢餓

卻發現:鹹魚可以讓一碗白粥

融化成一口

滿足的海洋

 

面對生活,我們總得有一部分

要像鹹魚─忍受知識的醃漬(常用的比喻:

在傷口撒鹽)因為青春就像新鮮的魚

轉眼就會腐爛;因為時光就像一碗白粥

為飢餓帶來一口

平淡的滿足

 

面對生活,我們總得有一部分

要像鹹魚(什麼時候完全變成鹹魚?

那是歷史的課題了:讓你的死

變成別人的糧食)

 

Top

〈法利賽戀曲:一、黑聲〉

從墜落開始

那果實就無止境地

腐蝕、穿透

不斷深入的聲響彷彿汽水泡

誘你打撈:



一口

永無倒影的



如果愛意是風─

風使一隻鷹

幾乎忘了飛翔

是需要振翼的



我知道,且不敢忘記

俯伏是怎麼回事─

我知道罪

我知道塵埃,塵埃的滋味



像我們這種人

在真誠的背後

總是另有一種

黑色的真誠:



我恨透了你手上的戒指

它太像

你看我的眼神



渾圓得

使我破碎



(如果愛意是風)

我又怎能阻止

風,破碎地

完整著……

 

分享: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97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