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博雅講壇——重看民國人物(7)

2015/6/4  
  
本站分類:創作

海上博雅講壇——重看民國人物(7)

陳老師:蔡兄講話蠻有意思的,以後是表揚我,表揚我的目的是表揚他自己。我這個就是說我的感受是怎麼樣,講出來,大家交流。

蔡老師:子善老師非常用功,他走遍了張愛玲景點,走過了郁達夫,走過了徐志摩走過的景點,這些景點現在都很難找,他一一找出來,所以讓《作家身影》這個影集拍得相當精彩,別人拍的可能無法做到,包括中央電視臺,BBC來都沒有用,他的厲害就在這個地方。

??憭?jpg

   郁達夫

陳老師:他講的這個事情我有一個感觸,就是說前兩天上海剛剛有一個什麼洋行被拆掉了,實際上當時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時候拆掉了很多房子,很多作家的故居都被拆掉了,他們來的時候,趕上最後一波,有幾個地方沒有拆掉的,趕快去拍,包括他和我都沒有意識到這個房子已經被拆掉,現在看來,這個拍是非常及時的,否則的話,就沒有了,後來日本有一位導演,這位導演的名字我還記得叫牛田成一,日本最早的記錄電視片的導演,很有名,在日本是得獎的,他跟我聯繫,我要在上海拍一個作家,要拍郁達夫,他跟我說,說得很明確,我們日本人對不起你們中國人,我們把你們重要的作家郁達夫殺掉了,我覺得這個是日本人犯的罪,所以我必須要通過這樣的一種方式來表示我們的贖罪,他要拍這麼一個電視劇,我在上海,我以前又是專門研究郁達夫的,就像我協助蔡先生,他來了,自己帶一個翻譯來,他提了很多問題,非常專業的問題,是看了很多郁達夫的資料,不是一般的問題,非常專業的問題,明確講,這個地方你能不能帶我去,那個地方你能不能帶我去,我一看,他是有備而來,這次是先來踩點,下一次來拍攝,但是那個翻譯,是中國留學生,日文學得不錯,但是專業不懂,這個很麻煩,我回答的問題,他只有40%到50%可以翻譯過去,還有50%到60%翻譯不過去,這個日本的牛田先生一看就知道,很多你翻譯不過來,他是工作狂,當場一頓飯吃完,第二天我們又見面,來的一個新的翻譯,原來那個翻譯被解雇了,下午的飛機送回日本去了,我說這個很抱歉,我把你翻譯的飯碗敲掉了。後來他來拍這個電視劇,他自己又是導演和製片人,親自出鏡,這個很奇怪,這樣的拍法比較少見,一般不這樣拍,就在同仁路,現在是在新造的五星級的賓館的地方,已經房子拆得差不多的,就在一片廢墟上面,他問我答,這個鏡頭在這個片子裡面都有,這個地方就是當年的郁達夫的故居,這個片子在日本的NHK放出來以後還是很受歡迎。

     所以我覺得很多事情要搶救,人要搶救,就是說他的材料,他所知道的要搶救,他們的故居,我們個人的能力是極為有限的,資本的力量有時候難以抗拒的,我呼籲說這個是文物,有什麼用。所以這個是很可惜的事情,一拆以後,你無法再復原了,當然,這個是一個矛盾,就是經濟建設跟文化保護兩者怎麼協調,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需要專門研究的,尤其像上海這樣近代以來有歷史積澱的城市,當然,魯迅的故居保存下來的,但是還有很多沒有保存下來的,同樣為上海這個城市的文化做出過貢獻,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剩下一點時間向蔡先生提問。

蔡老師:我再補充一分鐘,剛剛子善老師講的,有些我們做任何工作,比如說紀錄片,一定要尋求專業,這是非常重要的,包括我們當時做的片子,我們後來寫OS(旁白)是找專家學者寫,我們先把片子剪接完再寫OS,很多人要翻譯成英文,我都不給,包括翻譯社,他們說可以用最便宜的,我都不給,為什麼,因為裡面太多專業的術語,這個什麼創造社,很多不能直譯的,後來請王德威教授翻譯的,在哈佛做的翻譯,然後,我找了老外來錄旁白,因為,錄成英文,中國人再怎麼錄聽得出來是中國人錄的,你要做到BBC那種味道,就是考慮到專業,因為紀錄片任何一個環節都不容有所閃失,你的專家,你的剪接,你的OS,都要做到一定的水準,我們看BBC、NHK怎麼做,所以,臺灣還有大陸,海峽兩岸其實在做專題報導都還是蠻欠缺的。

                            (未完,明日待續)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